【宋詞欣賞】浣溪沙

作者:任一仁

喝著一杯美酒,聽一首曲子,又想起去年還是在同樣的樓台和亭子裡。圖為宋 趙伯駒 《山水樓閣》局部圖。(公有領域)

  人氣: 1416
【字號】    
   標籤: tags:

晏殊《浣溪沙》

一曲新詞酒一杯,
去年天氣舊亭台。
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識燕歸來。
小園香徑獨徘徊。

【作者簡介】
晏殊 (公元991-1055年),字同叔。詩屬「西昆體」,詞風承襲五代詞人馮延巳,閑雅而有情思,語言婉麗,音韻諧和。當時名臣范仲淹、富弼、歐陽修和詞人張先等,均出其門。

【字句淺釋】
題解:這是作者最有名的一首膾炙人口的小令。語言流利圓轉、明白如話,意蘊深廣、富於哲理。其中「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兩句因對仗工巧流利、富於內涵而成為千古名句。

【全詞串講】

美麗的花兒總要凋落,這是讓人無可奈何的事。圖為明 沈周 《落花詩意圖》。(公有領域)

喝著一杯杯美酒,聽著一首首歌詞翻新的曲子。
憶起去年同樣的天氣,還是同樣的樓台和亭子。
天邊西下的夕陽啊,你什麼時候才又轉回這裡?

美麗的花兒總要凋落,這是讓人無可奈何的事。
那翩翩歸來的燕子好生眼熟,就像舊時的相識。
在瀰漫花香的園中小路上,我獨自地走來走去。

【言外之意】

此詞不免使人生出對美好景物的愛憐,對逝去光陰的流連,希望美景的重現:夕陽再現為東升的旭日!(pixabay)

清歌美酒、對酒當歌,何等快樂!然而卻觸發了對去年經歷的類似境界的回憶:同樣的晚春天氣,和眼前一樣的樓台亭閣,一樣的美酒清歌。這不免使人生出對美好景物的愛憐,對逝去光陰的流連,希望美景的重現:夕陽再現為東升的旭日!

花兒落去,無法挽留,但似曾相識的燕兒飛來,給人安慰、減少了一些哀愁。美好事物的消失,不是生活的盡頭,或許是更美好事物即將到來的一個兆頭。

──轉自正見網

#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何許?」萬千感概,難以言表;「柳」本來柔弱,加之又「殘」,更是無力,但仍然在寒風中勉力而「舞」,蒼涼中透出悲壯,暗示國運衰微,心中萬般無奈,讀之使人暗然神傷。
  • 何人半夜推山去?
    四面浮云猜是汝。
    常時相對兩三峰,
    走遍溪頭無覓處。

  • 在都城長安的古道上,騎著馬兒緩步徜徉。圖為清 唐岱、孫祐、沈源、周鯤、丁觀鵬《畫院本新豐圖》局部。(公有領域)
    而作者卻騎著「遲遲」之馬,可見對名利祿位已經灰心淡漠,且心懷滄桑之感慨。
  • 此詞化用唐代大詩人白居易《自詠》中「百年隨手過,萬事轉頭空」的內涵,更進一步說,不轉頭也空,因為夢也是空。
  • 人生能有多少像中秋這樣的佳節良辰?一轉眼眉毛、頭髮都白了,卻落得這樣孤獨寂寞。這紅塵中混跡一生,還不和夢遊一樣麼?
  • 後人每每嘆息後主亡國。殊不知人間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上天要惠贈一個偉大詞人給炎黃子孫,我們又何必非要希望他成為一個強悍的君王呢?
  • 我們在這個系列提到的著名詞人,有風華絕代的布衣書生,也有溫婉嫵媚的淑女佳人;有經世治國的文臣宰相,也有馳騁疆場的百戰神將,這些人幾乎涵蓋了兩宋風流人物的各個階層。
  • 古人寫詩詞,有的即眼前事,道心中曲,抒寫人生聚散離合的情懷;有的思接千載,視通萬里,闡發古今人事盛衰的幽思。詩詞的容量,或微小到一時一地,或洪大到無限時空,形式極為靈活,內涵又極為豐富。
  • 和美的姻緣令人羨慕,但畢竟世事難料。如果兩人不幸分開了,那深切的思念與無盡的追憶,定格在文字中,更有著悱惻動人的力量。南宋初年,就有這麼一對年輕的夫妻,原本才華相當、兩心相許,但不過兩三年,丈夫迫於母親的壓力,不得不與妻子離婚,多年來兩人音訊全無。某一天,丈夫在一座「沈園」遊賞,偶然遇到了前妻和她現在的丈夫。
  • 岳飛
    宋朝是一個風雅繁華的時代,也是一個熱血悲壯的時代。靖康之難後,歷史上湧現出一代代捨生忘死的抗金英雄。今天我們要介紹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他可算作不是詞人的填詞大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