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傳統繪畫:畫具與材料(下)

  人氣: 146
【字號】    
   標籤: tags:

  顏料

  中國的繪畫發展到唐代,以重彩設色為主流,自從宋代水墨畫盛行以來,在文人標致淡雅的趨勢下,色彩的運用有逐漸衰退的傾向;然而習畫者應該對傳統的繪畫顏料有所認識,作 多面性的發展,或與水墨作更佳的結合。傳統的顏料兩大類。

  礦物性顏料從礦石中磨煉出,色彩厚重,覆蓋性強,常用的有:

  (一)石綠:通常呈粉末狀,使用時須兌膠,石綠根據細度可分為頭綠、二綠、三綠、四綠等,頭綠最粗最綠,依次漸細漸淡。

  (二)石青:性能與用法大致與石綠相同,石青也分頭青、二青、三青、四青等幾種,頭青顆粒粗,較難染勻,應多染幾次才好。

  (三)朱京:朱京又叫辰京,以色彩鮮明成朱紅色者較佳,也有製成墨狀,朱京不宜調石青、石綠使用。

  (四)朱膘(朱標):是將朱京研細,兌入清膠水中,浮在上面成橙色的部份。

  (五)赭石:又称士朱,從赤鐵礦中出產,呈淺棕色,目前赭石大多精製成水溶性的膠塊狀,無覆蓋性。

  (六)白粉: 可分成鉛粉、蛤粉、白堊等數種,蛤粉從海中的文蛤殼加工研細而成,日久易「返鉛」而變黑,用雙氧水輕洗則可返白,至於白堊 (白土粉) 在古代壁畫中常用,亦歷久不變色。

  植物性顏料,透明色薄,沒有覆蓋性能,常用的植物性顏料有:

  (七)花青:用蓼藍或大藍的葉子製成藍澱,再提煉出來的青色顏料,用途相當廣,可調籐黃成草綠或嫩綠色。

  (八)籐黃:南方熱帶林中的海籐樹,從其樹皮鑿孔,流出膠質的黃液,以竹筒承接,乾透即可使用,籐黃有毒,不可入口。

  (九)胭脂:用紅藍花、茜草、紫梗三種植物製成的暗紅色顏料,但以胭脂作畫,年代久則有褪色的現象,目前多以西洋紅取代。目前的中國顏料商品,多將顏料研漂或處理後再出售,大致可分為已加膠和未加膠兩種形式; 已加膠 (如花青、赭石 、朱膘等 ) 製成塊狀存於小杯中或製成小片狀,裝成一小包,這類顏料沾水後隨時可用較方便,但以「輕膠」者較佳,未加膠者 (如石綠、石青、白粉、硃砂等) 多呈粉末狀,需調和膠水才能使用,較為麻煩。近年來代用顏料漸多,用品質較佳的罐裝廣告顏料或水彩顏料 (牙膏狀) 替代,日本也生產盒式簡便顏料,每種顏色都調好膠水,製成等大的長方塊、整齊的排列於盒中,適合學生使用,但色彩比較鮮艷,品質尚待改進。

  其它工具

  除了上述的筆、墨、硯、紙絹、顏料之外,上需準備相關的用具:

  (一)調色(儲色)工具:以白色的瓷器製品較佳,調色或調墨應準備小碟子數個,儲色以梅花盤及層碟較理想,不同的顏料應該分開儲放。

  (二)貯水盂:盛水作洗筆或供應清水之用,亦以白色瓷器制的較佳。

  (三)薄毯:襯在畫桌上,可以防止墨滲透將畫沾污,舖紙後畫面也不易被筆將紙擦壞。

  (四)膠和礬:上石青、石綠、硃砂等重色時為防止顏色脫落,可用膠礬水罩上,礬有粉末狀和塊狀,膠則有瓶裝的液狀鹿膠與條狀或塊狀的牛膠、魚膠、鹿膠等,最好備置一套杯、酒精燈,以便融膠調兌清水。

  (五)乳缽:粉狀顏料粒子太粗時,需用乳缽研磨再置於燒杯中飛漂。此外掛筆的筆架、壓紙的紙鎮、裁紙的裁刀、起稿的炭條、吸水的棉質廢布(或廢紙)、以及鈐印用的印泥、印章等皆可酌情備置。

──轉自《世華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筆

      毛筆以其筆鋒的長短可分為長鋒、中鋒和短鋒筆,性能各異。長鋒容易畫出婀娜多姿的線條,短鋒落紙易於凝重厚實,中鋒則兼而有之,畫山水以用中鋒為宜。又根據筆鋒的大小不同,毛筆又分為小、中、大等型號。畫山水各種型號都要準備一點,一般「小山水」小狼毫、「大山水」大狼毫各備一支,羊毫筆「小白雲」、「大白雲」各備一支,再有一支更大的羊毫「斗筆」就可以了。新筆筆鋒多尖銳,只適於畫細線,皴、擦、點擢用舊筆效果更好。有的畫家喜歡用禿筆作畫,所畫的點、線別有蒼勁樸拙之美。

  • 郎世寧來華以前,已具西洋繪畫素養,故早期畫作大多以西法為主。供職內廷後,又潛心學習中國繪畫,逐漸形成中西合璧的嶄新畫風。
  • 自由時報記者凌美雪╱台北報導
     在立體畫派繁衍出來的眾多技法與理論之外,現代畫家面臨創作思維的重構,而為了在傳統與創新之間展現繪畫的生命力,後立體派畫會成立並於四年前開辦會員聯展,今年邁入第四屆,將於明天正式展開,展期至十二月二十五日。
  • 〔自由時報記者杜怡靜╱彰化報導〕「人的困頓造成的靈魂纖細,使他更能用纏綿的心看待記憶,也更能在無助中呈現敏銳的善良。」為世界暢銷書「潛水鐘與蝴蝶」代序的作家南方朔如是說,而彰化縣民吳厚岐十五年前被槍擊要犯誤擊,脖子以下完全癱瘓,宛如動彈不得的潛水鐘,但靠著以口繪畫,他也得以像蝴蝶般自由翻飛,舞動人生。
  • 法蘭西對我而言,不光是一個國家的概念,她更是一個厚實實的文化沃土,作為藝術土壤或是藝術思想的腹地,她的價值和作用遠遠超過了作為國家的法蘭西,她是一塊鑲嵌在歐州大陸的青金石──深幽幽的藍地上,不時可以找出一顆顆閃著光的金星星──她的包容與吸收,造就了在保持自己本真的底蘊上,不斷有新的華彩變奏,因而在世界通盤的舞台上成化為一個不可替代的範式──法蘭西繪畫如果被省卻,西方繪畫史就無法書寫;法蘭西的大菜,是世界級的格局,法蘭西的香水飄在地球的許多角落,法蘭西的時裝誰也不敢小瞧,法蘭西麵包、紅酒、乳酪叫人回味無窮──還有,在巴黎某個小咖啡館露天的小桌子旁邊那彩色蘑菰狀的陽傘下,款款把著一杯ESPRESSO,就可以和你聊上半天畢加索的法蘭西淑女──她會將簡單的上裝配上最合情理的鞋子,顏色一定是恰如其分的。
  • 被藝文界稱為「功夫畫家」的楊清富在中風後,一度昏迷如植物人,然而他醒來了,在家人的鼓勵下咬牙重新站起來,挑戰醫學上不可能的任務,也挑戰畫作的極限,著手創作「萬牛圖」。楊清富曾經擔任中國武技協會理事長,經常巡迴養老院、孤兒院演出,關懷弱勢團體,他也對繪畫有興趣,常常將鄉土風情及農村景像做為繪畫主題,最喜歡繪畫的對象就是牛,還辦過幾次畫展,得意畫作是「百牛圖」。
  • 全器選取一塊沈香木雕製而成,只見峰壁偉聳,刀斧痕歷歷可見,頗具繪畫中「斧劈皴」意。
  • 記者徐竹思報導/十一月六日,第八屆耶魯醫療組藝術展在耶魯大學醫學大樓開幕,澳籍中國畫家章翠英的繪畫作品與其它二十多名西方藝術家的作品一起在此展出
  • 顯示馬麟在山水、人物等方面的繪畫才能。此圖繪深山流水間古松兩株,老幹橫偃如虯龍蟠空。一高士憩坐於松根,其身向後倚斜,右手支於松幹,左手輕執衣襟,傾首凝神諦聽,其有一侍童,操手執扇側立。
  • 源畫山水,喜作江南風景,草木豐茂,秀潤多姿,峰巒清深,充滿生意,尤能體現風雨明晦變化。這種畫風,後人常以平淡天真形容其繪畫風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