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學長(28)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2月1日訊】我走近學長,他卻躺在地上,沒有起身。

「學長,你還好吧?」我蹲下去輕輕拍拍他。

竟然沒有反應!我真的是嚇壞了,又怕他哪裡摔著了不敢動他,只好再試著喊一次:「學長,你沒事吧?不要嚇我啊…」

正當我想打電話叫救護車的時候,學長有些顫抖地半坐起身。

「後!還好戴了安全帽,不然這一摔可就慘了,我的頭好昏啊…」學長脫下安全帽甩甩頭說道。

「天啊!幸好你沒事!」看到學長是平安的,我就這麼蹲在大馬路旁,忍不住地掩面大聲哭了起來。

「小寧…」學長呆呆地看著我哭,似乎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只擠得出一句:「對不起…」

他勉力站起來,然後伸手拉我一把,然而我還是哭個不停,沒有辦法克制自己激動的情緒。

「妳有沒有受傷?來,我看看。」

學長檢視了一下我手臂和膝蓋上的傷痕,然後就帶我去醫院擦藥。

「幸好妳沒什麼大礙,不然我一定不會原諒我自己。」離開醫院的時候,學長這麼對我說。

到了我木新路上的住處,學長放我下車,然後準備回宿舍。

「好了,那我…」

「今天晚上可不可以留在這裡陪我呢?」也許是因為驚嚇過度,到現在我都還有些微微地發抖。

「可是…這樣好嗎?」我想我知道學長在猶豫些什麼。

「我已經沒有辦法去想這樣到底好不好了,我只知道現在我不能讓你離開我的視線…要是下一秒鐘你就不見的話那怎麼辦!我真的無法想像這種可怕的情況…」

我從來也不知道,原來學長在我心裡,竟是這麼地重要。

於是學長點了點頭,跟著一拐一拐的我一起上樓。

「好令人懷念喔。」開了門,進了我的小房間,點亮了溫暖的燈光,這裡的擺設,一直沒變過。

「喏,拿去。」我拉開抽屜,翻翻找找地拿出了一套換洗衣服給學長。

「哈,我都忘了我還有衣服放在妳這裡。」

「是啊,你夠狠心,一分手什麼都忘光光了。」

「哪有!不過說真的,」學長環顧著四周:「這裡很有一種家的感覺…」

「為什麼呢?」

「因為這裡有妳咩!」學長捏了捏我的臉頰:「懂了嗎?」

「後!好痛喔!你這個呆子!」我拿起一個大抱枕丟向學長,快狠準地擊中目標。

於是我們兩個”傷患”很幼稚地玩起了枕頭仗的遊戲。

到後來,覺得累了,便癱坐在地上,喘噓噓的。

學長坐近了我,輕聲說:「我現在很想抱抱妳,可以嗎?我想確實地感覺一下妳的存在,不然我覺得這一切好像很虛幻,像做夢一樣,我竟然又在這裡了。」

我靠在學長的肩上,以此做為回答,於是學長輕輕地攬住了我:「其實我真的不懂,既然我們對彼此都這麼重要,那為什麼要分開呢?」

「我也不懂。」我靠他更近了些:「不過經過這些日子,我覺得我們那時分開是對的。」

「怎麼說呢?」學長似乎不解。

「如果不是因為這樣,我想我永遠也學不會怎麼獨立。」我笑笑:「所以囉,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總不能老是等著別人來給我幸福吧?」

「小寧,妳真的長大了喔。」學長摸摸我的頭。

經過今天晚上這件事,我們更加了解在彼此心中的地位,握緊了的手,是再也不願意放了。

※※※※※

隔天,因為我行動不便,學長來接我去上課,然後送我到教室門口,看著我找到了位子才離開。

「我看到了喔!」蘇琳跑到我的身邊坐下,很高興地說:「昨天放你們鴿子果然是放對了!」

「還說咧…」我故意怨怪地說:「我們昨天摔車了啦。」

「什麼!」蘇琳大吃一驚:「怎麼會這樣?」

於是我把昨天晚上的情況跟蘇琳說了一遍。

「這個就叫患難見真情…」蘇琳知道我們兩個都沒事後,鬆了一口氣說道:「懂嗎?」

「現在我對這句話有很深的體會。」我嘆了口氣:「席慕蓉的散文集裡有句話,”愛是不能獨善其身的”,我終於明白那是什麼意思了。」

「你們能對對方用情這麼深,其實我是很羨慕的。」蘇琳誠懇地說。

「說到這個…」我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妳學長昨天晚上有沒有什麼表示啊?」

「什麼啊?」竟然裝白痴!

「什麼什麼啊!」我用手肘頂頂她:「在我面前裝蒜是行不通的喔!」

「哎呀,老師來了!」

嘿嘿,以為這樣就能逃過我的拷問嗎?

台上教統計學的教授,哇啦哇啦地講解著一堆公式,數學不好的我聽得超痛苦的。不過,反正現在我和學長、蘇琳都和好了,不怕沒人教我。

好不容易捱到下課,我馬上把蘇琳拉到教室外的走廊上。

「妳幹嘛這樣賊賊地笑啊?」蘇琳K了我一下。

「妳很不夠意思喔,快點快點啦!」

「昨天我們走散以後,我學長載我去兜風,我們聊了很多,讓我對他有更進一步的了解…」蘇琳紅了臉:「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氣氛很浪漫的關係,那個時候我忽然覺得他真的是個可以依靠的人…」

「喂喂喂…是誰說”靠山山倒,靠人人倒,靠自己最好”的啊?」我故意調侃蘇琳。

「妳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嘛…」蘇琳急著辯解:「我想說的是,他是個值得信賴的好人。」

优秀文學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知在湖邊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許入夜後的涼意,下意識地拉緊了外套。

    「來,把手給我。」學長說。

    我順從地伸出雙手,學長則用他溫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雖然心情頹喪,因為我可以預期到學長的表情會有多麼冰冷,可是還是得去啊,畢竟是我辦的,還得出錢請客咧。
  • 我還有學伴對不對,聽平偉學長說的。」
    「呃…是沒錯…」嘖!這學弟真難搞,本來想隨便辦個單支的家聚就算了,這下可好,我還要和林平偉討論家聚的地點,真傷腦筋。
  • 說真的,最近還好嗎?」
  • 續我們的行程逛了一會兒之後,小田把旅遊手冊交給我:「小茜,妳來看地圖吧。」「好。」

    我是個有點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圖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認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時我就停下腳步對著地圖研究起來:「假如這邊是東邊的話,那..」

  • Check in之後,老闆娘領我們到房間去,原來就在一樓櫃台的旁邊而已。我們檢查了一下設備,該有的都有了,便心滿意足地打開冷氣打開電視把自己扔到床上。
  • 這個暑假似乎特別炎熱漫長,不知道要怎麼打發好。本來和阿惠約好了要去九份住一天,卻因為她媽媽的一句:「只有兩個女孩子去那裡多危險啊!」而取消了。好可惜,少了一次出去散散心的機會,有點鬱悶。
  • 了車之後,我們開始大眼瞪小眼的:「然後..往哪裡走?」「不知道..」

    我拿出了背包裡的公車手冊,開始翻起士林區的地圖。

  • 小田是個最最標準的水瓶座,滿腦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開始我還不太能夠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後來習慣了,也覺得還頗有趣的。不知不覺,我的個性竟然漸漸被他影響,連身邊的朋友都感覺到了,這使我訝異不已。
  • 後來天色漸暗,我想我該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車,還幫我買了車票。我掏出零錢包,想付他票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