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20)

弱水三千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2月11日訊】

寒假到來,班上幾個同學約著要去合歡山玩,辦個小畢旅。我們租了一輛十一人座的小客車,再借了一輛龐帝克,大夥兒便很興奮地出發了。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就是覺得不太好玩。

風景很美。站在三千多公尺的高峰上,強風噗噗地拍打著我們的大衣。天上的雲,很迅速地一朵朵從我們頭頂溜過,離天空,好像很近很近似的..同學們拿起相機到處留影,我也跟著他們喧笑了起來。旅行,就該放鬆心情、開開心心的不是嗎?

但我覺得怪怪的,好像有哪裡不對勁。為什麼班上同學說的話,都讓我覺得很無趣呢?我忽然開始希望在我身邊的,是小田。跟他一起去旅行的時候,不管到哪裡都好玩,是真的!

就這麼悶悶地玩了三天,回程的時候,我和一個很好的朋友小婕兩個人坐在最後面的位子,各自沉思了起來。她是這趟旅程中最能瞭解我心情的人,因為她也有同樣的感受。

「我希望和我一起出來旅行的是學長。」小婕幽幽地說。她的故事,是另一個難解的愛情習題。我一直都認為,像小婕這樣聰慧善良重感情的美麗女子,不該在感情的世界中遭遇這些,苦苦等候的,竟是這麼一個毫無責任感的人。

不知道有多少次我苦口婆心地勸她放棄,心中卻也明白那有多不容易做到,或許這都是命吧。

我們兩個各自望向窗外,也都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些什麼。忽然,我的眼淚開始像洪水般決堤,停都停不住。我沒發出一點聲音,沒有人知道車後座的我心情的變化,除了小婕。

她的眼光從窗外移回車內時,看到我正默默地哭著,睜大眼睛愣了一下,隨即遞給我幾張面紙。不過,她沒說什麼話。

我哭了一會兒,覺得發洩夠了,便擦乾眼淚,發起呆來。

「妳是不是又在想他了?」小婕問我。

「嗯。」我點點頭。

小婕瞭解地笑了笑。

旅行結束後不久,就是小田的生日,好些天沒見,蠻想看看他的。於是我撥了通電話給他,問他那一天是否有空,想把生日禮物拿給他。但我沒想到他生日的那天正好是考預官的日子。他猶豫了很久,最後說:「沒準備去了也考不上;如果我這樣去考還考上,準被人打死咧!再說,不當預官又沒有什麼關係,當兵沒有想像中那麼恐怖啦。」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見面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出乎異常地平靜,沒有什麼喜悅的感覺,分別時也沒有什麼不捨,淡淡地說笑著,不再像從前一般為他大喜大悲。

一切,似已雲淡風輕。

寒假糊裡糊塗地過去,轉眼就是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學期了。回首來時路,我發覺自己這一年來過得好辛苦,但是我所得到的,遠比失去的多。

一些知情的好友,像惠、何屏和小婕,經常耐心地傾聽我訴說和小田之間的種種,並給我莫大的支持和鼓勵。至今我仍心存感激,沒有她們,那段宛在海上浮沉、攀不著浮木的日子,我真不知道要如何走過。

那陣子正好流行著范曉萱的『深呼吸』,我總愛輕輕地哼著,然後再深深地呼吸。它所傳達的情境,不正是我和小田的寫照嗎?

早知道愛你註定是無盡的憂鬱    我卻不知該如何收回我的情意

不能說出的故事          一場美麗的相遇

直到你對我說你的心        已被人佔據

深深深呼吸            不讓淚決堤

我最愛的你            深鎖在心底

深深深呼吸            回頭不看你

有你的往日            一幕幕湧上眼底

心碎 在擾嚷的街         我的傷悲你沒發覺

心碎 下著雨的夜         整個世界都在流淚

雨不怕風吹            夢不醒最美

你在我的心輕輕的飛        就讓愛是一場不悔的沉醉

就讓我永遠都學不會        離別

最後一個學期,我們也都確定了自己的方向。小田對戲劇很有興趣,希望將來能夠成為一個編劇。我大概也能瞭解他為什麼想走這條路,一來他有滿腦子希奇古怪的想法可以發揮;再則,他那愛好自由的天性,是不適合乖乖當個上班族的。

一旦決定了自己的方向,小田也劍及履及地逐步朝夢想前進。他先在屏風表演班找到了一個打工的機會,然後打算去考中文研究所,以充實自己的文化涵養。

為了理想不顧阻礙地努力前行,這是我十分佩服小田的一點。他在學校也已修了中文輔系,還說唸中文比唸本科系快樂多了,成績也較高。我雖然非常希望他能完成自己的夢想,卻也不禁暗暗替他擔心起來。他總是無法專注在某一項特定事物上,這會影響他原可能達到的成就。不過,除了默默祝福,我也不好多說什麼。

而我,做了最簡單的決定-出去工作。我竟然開始迫切地期盼畢業。我想,不是為了考試的壓力或是那永遠也做不完的報告,而是因為,我想要完全地逃離這個生活圈子,我想過一種新的生活,讓自己重新開始。至於自己到底要的是什麼,卻仍在茫然困惑中。

「妳不是真的那麼想要畢業吧?..」小田在寄來的e-mail中說道:「像妳現在這麼像個小孩子,出社會以後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呢?」他竟然感歎了起來?呵..

我忽然發覺,活潑開朗的小田,內心其實要比我脆弱多了。他看似能勇於接受未來任何不可知的挑戰,實際上卻總是有意無意地在逃避某些東西。

我認為,我比他堅強。

這最後一學期我們見面的機會非常少,因為小田不但兼了補習班的課,還要到屏風打工;更重要的是,他得挪出時間來唸書。為此,小田連網路都很少玩了,經常一兩星期不見人影。

想起他的次數說真的是比較少了,但也不可能完全忘掉。

屏風表演班在興隆路上,說穿了就在我們學校附近。小田來打工的時候,偶爾會和我聯絡。他曾抱怨過我好幾次,說是每次打電話來找我我都不在,一天到晚亂跑。有一回甚至叫室友曉青留話給我,她啼笑皆非地留了一張紙條在我桌上:

『某人留言:

       小笨蛋,不知道妳又溜到哪裡去了!』

我去哪兒了呢?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在忙些什麼。這就是典型的大四生吧,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不過,小田哪有資格怪我呢?他不也是這樣?何況我不是為了等待他而活的。

那天在線上難得碰到小田,他說他一會兒要上台北屏風,問我有沒有空一起吃個飯,我就和他約在政大的校門口碰面。

因為剛好是下班的尖峰時間,所以塞得一塌糊塗,小田遲到了好久。好不容易他終於來了,一見到我,拉拉我的頭髮:「妳怎麼剪那麼短?快把它留長!」
優秀文學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輕輕把照片放回原處,我倒在床上,不過眼睛仍睜得大大的。我想把所有的事看清楚,不願意再玩這種猜心的遊戲了。我抓起床上的兔寶寶,捏它一下還會發出〞I LOVE YOU"的聲音。不知不覺,我的眼皮越來越沉重,終於睡著了。

  • 看完電影,我們到便利商店買了幾瓶水備用,然後就開始找落腳處。找著了之後鬆了一口氣,總算是可以休息休息了。
  • 不一會兒,天空乍然放晴,於是繼續了我們的行程。
  • 我忽然覺得,往屏東的路好長好長,遠得我無法承受。心中的鬱結,幾乎讓我呼吸困難。好想趕快下車,離開這個地方。
  • 這學期小田寄來的信件,有些時候是很認真地和我討論某些問題。也許他開始認為我是一個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會跟我說一些心裡的話。而我也都盡我所能地幫他,回信經常都是一封封長篇大論。
  • 「妳懂我的意思嗎?」蘇琳看著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達心裡的感受。
    「嗯。」
  • 我走近學長,他卻躺在地上,沒有起身。

    「學長,你還好吧?」我蹲下去輕輕拍拍他。

  • 不知在湖邊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許入夜後的涼意,下意識地拉緊了外套。

    「來,把手給我。」學長說。

    我順從地伸出雙手,學長則用他溫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雖然心情頹喪,因為我可以預期到學長的表情會有多麼冰冷,可是還是得去啊,畢竟是我辦的,還得出錢請客咧。
  • 我還有學伴對不對,聽平偉學長說的。」
    「呃…是沒錯…」嘖!這學弟真難搞,本來想隨便辦個單支的家聚就算了,這下可好,我還要和林平偉討論家聚的地點,真傷腦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