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21)

弱水三千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2月11日訊】

我帶他到附近的飯館吃飯,那家的小妹長得圓圓的,很喜歡和男生聊天,尤其是那種一個人來吃飯或是和一個女生一起來的。室友的男朋友就曾經有過這樣的經驗。

我本來還半信半疑,心想在學校這幾年我也不知道來吃過幾次了,怎麼她就不跟我聊天?今天正好帶小田來做個試驗。

結果還真的,我們剛坐下,小妹把菜單遞到我們面前,便開始向小田搭訕:「你是什麼星座的呀?」小田愣了一下,看看我,我努力忍住笑,看看會有什麼有趣的發展。

「水瓶座。」小田簡單地回答。

「真的?我也是水瓶座耶!」小妹顯得很興奮。

「啊?」

「那你告訴我水瓶座有什麼特質?」小妹越聊越起勁了。

我忽然有種感覺,在她眼裡我是不存在的,可是我沒有任何不悅喔,我只是覺得好好笑,真的。

小田有點受不了,向我望過來,帶著求救的眼神,我才不管他咧。

好不容易那小妹去忙了,小田這才鬆了一口氣。我們開始聊了起來,因為心境的不同,我的語氣、態度,在在看來都是一副什麼都無所謂的樣子,以一種再普通不過的心態來對待他,和我其他的異性朋友都沒啥差別。

「我覺得妳好像和以前不一樣了。」小田看著我說。

「有嗎?哪有什麼不一樣?」快樂一點就是和以前不一樣?由此可知我前一陣子有多麼的〞悲情〞了。

小田停頓了一會兒,然後小心翼翼地問:「妳最近有沒有偷偷喜歡誰?」這什麼問題!喜歡就喜歡,還問我是不是〞偷偷〞喜歡,天啊!

「我哪有喜歡誰。」我只淡然地說。

「我好餓喔。」小田忽然說:「怎麼這麼慢啊?」

「那不然你叫小妹過來陪你聊聊天解悶吧。」我笑嘻嘻地調侃他。

「不要,我看到她就飽了。」

吃完晚餐,我們各自去忙。他到屏風,而我去補日文。

我一直在想,如果小田沒有考上研究所,那麼他就得去當兵,若真是這樣,那麼這一切,大概就會隨著畢業而結束了。

有一天,在台中唸書的妹妹忽然跟我說:「姊,要是我是妳,我一定不會跟妳一樣!」「什麼?」不明白她在說什麼。

「我覺得妳還在等那個小田學長。」她直截了當地說。

「妳為什麼會這麼覺得?」我有點好奇。

「姊,我先告訴妳一個故事吧。」

「妳說。」

「有一個女孩子,她就像那位學長一樣不能定下來,她有很多男的朋友,跟他們的感情也都很好。其中有一個男孩子很喜歡她,一直都在她身邊等待著。不管那個女孩遇到了什麼挫折或是不愉快的事,他都站在她這邊,靜靜地聽她說。但是其實他每次聽到那個女孩告訴他,她和其他男孩子在一起的事,他都很痛苦,只是一直都沒說出來。直到有一天,他終於受不了了,才告訴那個女孩子:『其實我根本不想聽妳說這些事!』那個女孩子才驚覺,自己無意間帶給對方這麼大的傷害..」妹妹停了一下,說:「那個女孩子就是我,而那個男的是我學伴。」妹妹是水瓶座的,而她的學伴竟然這麼巧也是處女座的。

「妳是要說我和小田學長的關係就像你們這樣嗎?」

「嗯。」

我想了想,不無道理,可是..

「可是,現在妳知道妳學伴喜歡妳了,妳還是不能接受他對吧?」

「這倒是…」

「所以呢,我就算告訴小田我的想法,事實也不會改變的。」

「嗯..」妹妹想了一下:「我學伴人是很好,可是我覺得他太無趣了。」

「妳是在暗示我小田學長可能會覺得我很無趣?」我笑了笑。

「這..我也不知道..」

唉,喜歡一個人還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啊!

某日,小田打了一通電話給我,讓我如墜五里霧般,沒有頭緒。

「小茜,妳是我的好朋友,也可以說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很高興能認識妳。」

「嗯?」

「但如果我們兩個改變了彼此的關係,也許就不會像現在這麼親近了。」

「為什麼?」這句話什麼意思?我不清楚。

「因為這樣我們就要顧慮很多事,怕傷害對方,有些話反而就不能講了。」

「你跟我說這個做什麼?」我真的是弄糊塗了,沒頭沒腦跟我說這個幹嘛?

那天的對話我已經記得不是很清楚了,只知道掛掉電話後我才忽然覺得我應該生氣。他對我說這些話,莫不是又嫌我礙著他什麼了?可是我什麼都沒做啊!

後來上站,又看到他的一封信,叫我要為了朋友,尤其是他,好好保重自己,不要做什麼傻事。看完之後我更是不悅,越看越覺得他認為我還有意想改變些什麼,我很不平,我又沒有做錯什麼事!

於是我賭氣地回了一封信給小田,告訴他如果我做了什麼讓他誤會的事,那麼是我不好,不過我真的想不起來我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要是他覺得我造成了他的麻煩,那麼我可以在他面前永遠消失。

過了兩天,收到小田的回信,輕描淡寫地帶過我的疑惑,我至今仍不懂他當時在想什麼。小田說:「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只是想告訴妳我比較喜歡Mulder和Scully的那種感情(作者按:就是X 檔案的男女主角囉)..還有啊,我也很高興身邊有個這麼愛挑我語病的人..」

我的怒氣頓時轉為無奈,這樣一來,我倒像個無理取鬧的小孩子了。
優秀文學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寒假到來,班上幾個同學約著要去合歡山玩,辦個小畢旅。我們租了一輛十一人座的小客車,再借了一輛龐帝克,大夥兒便很興奮地出發了。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就是覺得不太好玩。
  • 輕輕把照片放回原處,我倒在床上,不過眼睛仍睜得大大的。我想把所有的事看清楚,不願意再玩這種猜心的遊戲了。我抓起床上的兔寶寶,捏它一下還會發出〞I LOVE YOU"的聲音。不知不覺,我的眼皮越來越沉重,終於睡著了。

  • 看完電影,我們到便利商店買了幾瓶水備用,然後就開始找落腳處。找著了之後鬆了一口氣,總算是可以休息休息了。
  • 不一會兒,天空乍然放晴,於是繼續了我們的行程。
  • 我忽然覺得,往屏東的路好長好長,遠得我無法承受。心中的鬱結,幾乎讓我呼吸困難。好想趕快下車,離開這個地方。
  • 這學期小田寄來的信件,有些時候是很認真地和我討論某些問題。也許他開始認為我是一個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會跟我說一些心裡的話。而我也都盡我所能地幫他,回信經常都是一封封長篇大論。
  • 「妳懂我的意思嗎?」蘇琳看著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達心裡的感受。
    「嗯。」
  • 我走近學長,他卻躺在地上,沒有起身。

    「學長,你還好吧?」我蹲下去輕輕拍拍他。

  • 不知在湖邊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許入夜後的涼意,下意識地拉緊了外套。

    「來,把手給我。」學長說。

    我順從地伸出雙手,學長則用他溫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雖然心情頹喪,因為我可以預期到學長的表情會有多麼冰冷,可是還是得去啊,畢竟是我辦的,還得出錢請客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