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23)

弱水三千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2月13日訊】

我回到寢室,收拾了一些衣物,一副要遠行的樣子。曉青睜大眼睛看著我:「妳要回家嗎?」

「不是..」我一邊收拾一邊回答:「去旅行。」

「哇..」她嚷了起來:「好好喔!」

整好行李,我就坐中興號到新竹去。到清華站下車,就像過去許多次那樣,我用附近的公共電話聯絡小田,告訴他我到了。

「妳等一下喔,我過去接妳。」

「好。」

掛了電話,我對著馬路發起呆來,閃爍的車燈從我眼前晃過來又晃過去。

「喂,我看到一個人在發呆喔!」小田倚在摩拖車上,笑嘻嘻地說。

我們先回他的住處拿行李。果然,跟以往一樣,他還沒收拾好,東翻西找了好半天。我看看他桌上的照片,是兩個可愛的小女生。想起去年生日,在這裡看到她的照片。不過,後來小田就收起來了,我跟她,也就只有那麼一面之緣。

待他整好行李,我們把東西丟到他的FIAT後座去。這學期他成了有車階級,出去玩也方便多了。

一切就緒,我們往台中的方向出發,開始討論起究竟要去哪裡。

「去日月潭好不好?」小田提議。

「OK!」我當然是不會反對囉。

「那我們今天先在台中市過夜,然後明天再去日月潭玩。」

幾秒鐘之內,就大致確定了這兩天的行程。

途中,小田本來想聽廣播的,可是前一陣子被他〞修〞壞了,什麼都收不到。後來放錄音帶聽,卻發覺也有問題,不斷地走調,只好都作罷。

「妳唱妳們雞小孩大學的校歌給我聽嘛。」小田說。(作者按:雞小孩大學=National Chicken Child University=NCCU,Got it?)

「不要,唱了一定會被你笑!」我太瞭解小田了。

「不會啦,唱嘛唱嘛!」

「好啦。」我清清嗓子,唱了一句:「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

「什麼?妳剛才唱什麼?」小田打斷了我。

「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啊..」

「好好…繼續繼續。」我發覺他在忍住笑,顯然覺得很有趣的樣子。

「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我們就是管理眾人之事的人。管理眾人要身正,要意誠,要有服務的精神,要有豐富的智能..」

「哈哈哈..」小田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看!我就知道你會笑,不唱了啦!」我蹶起嘴,臉對著窗外。

「好嘛,對不起,再唱啊。」

「才不要!」哼哼,早就知道他對我們學校有偏見了。

我們走中山高,因為時間很晚了,所以暢行無阻,不一會兒就到了台中市。小田把車停在路邊,說是要去看電影。

因為小田對台中也不是太熟,只知道第一廣場有電影院,所以我們也沒別的選擇。後來我們就決定看莎朗史東和依莎貝艾珍妮演的『驚世第六感』。

我發現三更半夜的第一廣場蠻恐怖的,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總是覺得有些人看起來怪怪的。雖然小田是男的,我還是感到有一點害怕。

坐了電梯上了戲院,發覺還是有三三兩兩的人和我們一樣趕最後一場電影。廳旁的電動玩具還有幾台是開的,我們就隨處走走,看人家打電動來打發等待的時間。

天啊,這時候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我想只有和小田在一起時才會這麼隨心所欲了。

待時間一到,我們就進去看電影,我想全部的觀眾加起來不會超過十人吧。我們邊吃著不會發出聲音的零食,邊觀賞著電影,不過不很好看,只是一部很普通的好萊塢商業片而已。

電影結束,我們走出第一廣場。我發覺路上的人都以十分好奇的眼光打量著我們兩個,叫我有點毛毛的,都不敢往旁邊看,只裝著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拼命往前走。

然後我們趕緊去找下榻的旅館。因為是在市區裡,所以貴了點,不過倒真是我們有史以來住過最好的一家了,設備齊全又很乾淨,好像新的一樣。

梳洗畢,我們打開電視看了一會兒,覺得十分疲倦,便熄燈就寢。這一次,我不再睡不著了。

隔天早上我們便出發前往日月潭,沿途的風景點我們都會停下來看看,途中還出了不少小狀況。像是有一回,車子卡在石縫間,怎麼也動不了,情況蠻糟的,幸好有一個熱心的駕駛經過,用他4WD 的小貨車幫我們把車拖出來,不然我們可就慘囉。

我們循著地圖、路標的指示,總算找著了魚池鄉,日月潭終於到了。

我很小的時候曾經來過這裡,可是我印象中的日月潭好像沒有這麼美,簡直像畫裡的風景似的。清澈的湖水襯著藍天,映著遠山綠樹,教人都看呆了。

我們把車停在路旁,逕自到碼頭邊的石頭上坐著望向湖心。然後,就有人過來問我們要不要環湖遊船河。可是價錢實在太貴了,對我們兩個窮學生來說,有點過於奢侈,只好作罷。

我們打算先找好落腳處,再慢慢遊玩。問了幾家比較過價錢之後,我們決定當晚在涵碧樓歇腳。因為是旅遊淡季,所以還可以打折。

訂房間的時候,小田填了自己的資料。「嗯,職業?填FBI 吧。」他是標準的X file迷,不是開玩笑的,他的夢想真的是在聯邦調查局工作。

櫃台小姐是一個看似十分年輕的女孩子,小田一邊填資料,還不忘跟她聊天搭訕:「妳在這裡工作多久啦?在這裡工作會不會很無聊?」

「嗯..還好啦..」那個女孩有點不太好意思的樣子,看來稚氣而未經世故。

「呃,妳的名字咧?我忘了。」小田轉過頭來,裝傻似地問我。

「寫Scully吧。」我賞了他一個衛生眼。

訂好房間,我們就繼續行程。那一帶大大小小的寺廟還真不少,而且沿湖的風景也都很美麗。

到了文武廟的時候,最吸引人的自然是那兩隻大石獅子。小田指指石獅旁的階梯,要我坐在那裡,說是要照相。

照完了之後,我們發現有兩個印度旅客,一男一女。喜歡交朋友的小田就走上前跟他們聊了幾句。那個印度男子看看我們兩個,問了一句:「Honeymoon?」

這句話可真讓我們兩個嚇了一跳,我們只好連忙搖頭擺手:「Nonono..Of course not!」

「Just friends.」我解釋道。

「We are brother and sister.」小田笑嘻嘻地加了一句。

這大概是他的真心話,內心真正的希望:像Mulder and Scully ,像哥哥和妹妹。

「And you?」小田好奇地問。

「The same.」那個印度男子笑著回答。

「他們自己還不是一樣。」小田用中文小聲地跟我說。

剛才我還看到那一對印度人十分親暱的樣子,原來只是普通朋友?看來,奇怪的人不只我和小田呢。 優秀文學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帶他到附近的飯館吃飯,那家的小妹長得圓圓的,很喜歡和男生聊天,尤其是那種一個人來吃飯或是和一個女生一起來的。室友的男朋友就曾經有過這樣的經驗。
  • 寒假到來,班上幾個同學約著要去合歡山玩,辦個小畢旅。我們租了一輛十一人座的小客車,再借了一輛龐帝克,大夥兒便很興奮地出發了。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就是覺得不太好玩。
  • 輕輕把照片放回原處,我倒在床上,不過眼睛仍睜得大大的。我想把所有的事看清楚,不願意再玩這種猜心的遊戲了。我抓起床上的兔寶寶,捏它一下還會發出〞I LOVE YOU"的聲音。不知不覺,我的眼皮越來越沉重,終於睡著了。

  • 看完電影,我們到便利商店買了幾瓶水備用,然後就開始找落腳處。找著了之後鬆了一口氣,總算是可以休息休息了。
  • 不一會兒,天空乍然放晴,於是繼續了我們的行程。
  • 我忽然覺得,往屏東的路好長好長,遠得我無法承受。心中的鬱結,幾乎讓我呼吸困難。好想趕快下車,離開這個地方。
  • 這學期小田寄來的信件,有些時候是很認真地和我討論某些問題。也許他開始認為我是一個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會跟我說一些心裡的話。而我也都盡我所能地幫他,回信經常都是一封封長篇大論。
  • 「妳懂我的意思嗎?」蘇琳看著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達心裡的感受。
    「嗯。」
  • 我走近學長,他卻躺在地上,沒有起身。

    「學長,你還好吧?」我蹲下去輕輕拍拍他。

  • 不知在湖邊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許入夜後的涼意,下意識地拉緊了外套。

    「來,把手給我。」學長說。

    我順從地伸出雙手,學長則用他溫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