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22)

弱水三千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2月14日訊】

馬上就要畢業了,我似乎不該再花時間去想這些有的沒的;我的前途、我的未來,才是最需要好好考慮的吧。於是我寄了一些履歷表出去,開始找工作。但我其實有點猶豫,不知道畢業後該搬回家還是繼續留在台北。我問了小田,看他有什麼意見,雖然我並沒抱太大的希望他會給我什麼認真的回答。

沒想到小田真的幫我分析了一下,還列出好幾點叫我留在台北的理由。最後一點最好笑了:「因為這樣朋友可以到妳那裡去玩(This is for myself)」然後還不忘提醒我:「妳媽問起可別說是我講的喔!」真是的。

這之後隔了好一段時間沒見到他,連e-mail連絡都少了。我知道他正在準備研究所,也衷心希望他好好加油,能夠如願以償地考上。我沒再與他主動聯絡,一切都順其自然,日子平平淡淡的,自有另一種樂趣。

某個星期六的早晨,我還在家裡睡覺,忽然接到小田的電話:「喂?我現在就在妳家附近,過去妳家看妳好不好?」

原本睡眼惺忪的我,被他這麼一驚睡意全消:「什麼?你說什麼?現在嗎?」

「對啦,妳就出來站在妳家門口讓我看一下會死啊!」後..什麼話嘛!一點都不覺得他真的想來看我。

我告訴小田路要怎麼走,他說他一會兒就可以到了,等到了之後再打電話給我,我去路口接他。

掛掉電話,我還是覺得有點莫名其妙,怎麼忽然說來就來,也不早告訴我呢?我跟媽媽說:「等一下小田要過來喔。」「啊?」連媽媽都嚇了一跳咧。

小田是開車過來的,他把車停好之後,就到路口找我。他本來沒打算進來我家的,可是後來我們兩個待在車上,實在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於是我說:「我想..你還是進來坐一下吧,不然等一下我媽會怪我沒招待客人。」

「可以嗎?那好吧。」

到家之後,我向媽媽介紹小田,其實這很多餘,他們兩個早就認識了。

家裡的兩個小朋友雪兒和宇婷見到陌生的小田,一點都不怕生,馬上就拉著他玩起來了。小田被這兩個小鬼纏著,玩得不亦樂乎,到最後都快精疲力竭了。

「太皮了!」這是小田的結論。

兩個小傢伙去睡午覺之後,我們就坐在客廳裡看電視、聊天,妹妹也在。

我和小田跟往常一樣,講一些幼稚的話,鬥一鬥嘴有時還轉過頭叫妹妹評評理,但她用一種大人似的語氣說:「天啊!我不要跟你們講話!」

聊著聊著,小田指指肩膀說:「這裡好痠喔,幫我搥一下。」「喔。」

因為我們一向都是這個樣子,也覺得這沒什麼大不了,只是我一時忘了是在家裡,都沒發覺妹妹在旁邊,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們。

媽媽對我的朋友都蠻好的,對小田自然更不例外,一直拿東西出來給他吃,吃到最後小田都撐了。我就說:「媽,妳未免也叫人家吃太多了吧。」

「男孩子耶!有什麼關係!」媽媽理直氣壯地說。

「妳的家人都好好喔,」小田說:「妳媽媽煮的東西好好吃;妳爸爸比我老爸好一百倍咧!」我看,是因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吧。

自從這次之後,媽媽更不相信我們只有普通朋友的關係,妹妹更是半開玩笑地嚷著姊夫姊夫。是真的也就算了,問題是實在不是那樣啊!最後我索性不理她們,反正事實勝於雄辯。

也許是因為準備研究所考試而帶來的壓力讓小田心煩吧,他有時打電話給我,聲音聽起來都不太有精神。

「要不要出去走一走?」這時我會這麼問。

「嗯?」

「因為我覺得你的心情好像不太好。」

「果然知我莫若小茜!」他笑了起來。

我是不能不管他。

終於到了要考研究所的時候,我不知道小田自己有幾分把握,可是我總是覺得理工背景的他去考中文研究所是很吃虧的,考上的可能性似乎不大,但我仍希望他盡力而為。

放榜時,我並不急著看有哪些同學考上會計所或企研所,而是先找中文研究所的榜單。可是,我沒有看到小田的名字。

會不會是漏看了呢?我再仔細地查了一次榜單,還是沒有。

我心裡有數了,可是又不敢直接問他,完全不聞不問也不對..

正當我在猶豫時,小田寄了封e-mail來:「..差了十幾分呢,要去當兵了..也好,總算了了我一樁心事..」語氣淡淡的,似乎並不太傷心,我好像比他更難過,但有誰知道那是不是又一次的假象?

我和小田很久以前就約好畢業之前要再一起去旅行一次,我想,算是我們兩個人的〞畢旅〞吧。小田總是提醒我別忘了這件事,但是因為我們兩個都忙,時間很難敲定。現在他考完了,我的工作也大致底定,就約好在畢業典禮的那一個星期找兩三天去玩,但確切的日期還沒決定。

「這一次我們不要做任何計劃,不要去擠那些人多的地方,想到什麼就做什麼,這樣才刺激!」小田說。

「好啊。」話說回來,我們何時做過計劃啦?

那一陣子我尚在為我的畢業論文煩惱,做最後的掙扎,因此我始終不敢給小田一個明確的時間。後來臨時多出了兩天的空檔,我心想選日不如撞日,乾脆馬上去吧!我已經受夠了一天到晚做這個專題,我一點興趣都沒有,還要提心吊膽怕畢不了業,我一定要先離開幾天,讓自己喘一口氣。

正想通知小田,就碰巧在線上遇到了,我告訴他明後兩天有空,於是他問:「那妳什麼時候要過來?」

「等一下就過去!」我衝口而出,那時是傍晚五點多。

「等一下?」小田嚇了一跳,還真是隨興啊。

「Too crazy?」我想我可能真的有點衝動。

「不是..。嗯,好,那妳等會兒把東西收拾一下就過來吧。」

「嗯。」

「可是..」小田有點遲疑:「妳現在這樣過來讓人有點擔心耶。」

「不會啦,我哪有那麼笨啊!」而且其實也不是太晚啊。

「就是有我才擔心嘛!」這小田,不糗我他大概會睡不好吧。

我隱隱有種預感,這大概會是最後一次了。
優秀文學网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回到寢室,收拾了一些衣物,一副要遠行的樣子。曉青睜大眼睛看著我:「妳要回家嗎?」
  • 我帶他到附近的飯館吃飯,那家的小妹長得圓圓的,很喜歡和男生聊天,尤其是那種一個人來吃飯或是和一個女生一起來的。室友的男朋友就曾經有過這樣的經驗。
  • 寒假到來,班上幾個同學約著要去合歡山玩,辦個小畢旅。我們租了一輛十一人座的小客車,再借了一輛龐帝克,大夥兒便很興奮地出發了。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就是覺得不太好玩。
  • 輕輕把照片放回原處,我倒在床上,不過眼睛仍睜得大大的。我想把所有的事看清楚,不願意再玩這種猜心的遊戲了。我抓起床上的兔寶寶,捏它一下還會發出〞I LOVE YOU"的聲音。不知不覺,我的眼皮越來越沉重,終於睡著了。

  • 看完電影,我們到便利商店買了幾瓶水備用,然後就開始找落腳處。找著了之後鬆了一口氣,總算是可以休息休息了。
  • 不一會兒,天空乍然放晴,於是繼續了我們的行程。
  • 我忽然覺得,往屏東的路好長好長,遠得我無法承受。心中的鬱結,幾乎讓我呼吸困難。好想趕快下車,離開這個地方。
  • 這學期小田寄來的信件,有些時候是很認真地和我討論某些問題。也許他開始認為我是一個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會跟我說一些心裡的話。而我也都盡我所能地幫他,回信經常都是一封封長篇大論。
  • 「妳懂我的意思嗎?」蘇琳看著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達心裡的感受。
    「嗯。」
  • 我走近學長,他卻躺在地上,沒有起身。

    「學長,你還好吧?」我蹲下去輕輕拍拍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