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24)

弱水三千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2月14日訊】

後來我們爬上層層階梯去拜訪孔子和岳飛,又碰到那兩個印度朋友。小田很熱心地跑去為他們解說,大概也可以順便練練conversation。

臨走前,小田眺望著明潭,忽然說:「這裡真的很適合渡蜜月喔,我剛剛看到好多一對一對的。」

「嗯?」是嗎?我倒沒注意到。

我們那天還去了好多地方,像是玄奘廟和慈恩塔等等。

離開慈恩塔的時候,小田問我:「剛才那叫什麼塔?」

「慈恩塔啊。」

「有幾層?」

「我沒算,幹嘛?」

「我告訴妳吧,有九層。」小田說:「這就是我這種人和妳這種人的差別。像我這樣比較理性的,看到事物都會去研究它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還會仔細觀察;像妳們這種比較感性的,看到美麗的風景就只會說〞哇,好漂亮〞。」就算他說的沒錯吧,但是當個理性的人一定比較好嗎?

行經德化國小的時候,我告訴小田:「我有個遠親就住在這國小的旁邊喔,他們家的小孩要上學的時候,只要把後門打開就到學校了耶。」

「這麼方便啊?那妳要不要過去打聲招呼。」

「不用了,只在小時候見過他們幾次,他們不會記得我是誰的。」

後來我們把車停在另一個碼頭邊,走上了舢板,一直到最靠近水面的地方,我就地坐了下來,小田則好奇地在一旁看人用木頭做的叉子抓魚。

幾分鐘後他過來在我旁邊坐下。我歪著頭目不轉睛地看著水面和舢板的交會處,忽然有種錯覺,我拉拉小田的衣袖說:「你看,這樣看過去好像是我們在移動,感覺跟坐在潭中的木筏上一樣。」

「那是因為妳一直盯著同一個地方看的緣故啊。」

「嗯,看太久好像暈船了。」我可沒胡說,不但眼睛花花的,連頭也昏了。

已是傍晚時分,晚風從湖心吹來,讓人心曠神怡,好舒服的感覺。

「我想睡覺。」小田半瞇著眼睛,有氣無力地說。

「在這裡?」

「借我靠一下。」說著真的就要睡起來了。

「我們晚上再出來逛好了,」小田忽然站起來:「先去吃飯。」

我懶懶地跟著他起身去覓食。經過一家手工藝品店,我們進去逛了一下,發覺有一張很漂亮的風景明信片,小田很興奮地嚷著:「妳看,這是我們剛才坐著的地方!」真的耶,連角度都一模一樣喔。

於是他拿了兩張,說:「買回去做個紀念吧!」

我們找了一家價錢尚可的餐館進去吃晚餐,兩個人又都點了蝦仁炒飯,再點了一個魚湯。飯一送上來,我瞪大了眼睛:「天啊,這麼多蔥!」然後很專心地把它們挑出來。

「怎麼這麼挑食啊?」他責備我。

吃完晚餐,我們回涵碧樓休息。先到櫃台領了鑰匙,然後去找我們的房間。

我們住的那一棟樓視野很棒呢,房間裡有落地窗和陽台,望出去就是日月潭了,真好。雖然同樣是雙人房,卻有兩張床,這下我們不必再搶被子了。

我們把行李放下,因為我快累死了,便催促著他先去洗澡,然後倒在床上就睡著了。

小田盥洗完出來看我睡成那樣,過來輕輕地搖搖我:「把被子蓋起來啊,不然會感冒喔。」

「什麼?」我還半夢半醒的咧。

「我看妳先去洗澡再來睡好了,這樣比較舒服。」

「好吧。」我奮力起身,收收衣服進去洗澡。

出來之後看到小田睡得不省人事,我只好拿出剛才買的零食,邊看電視邊喀啦喀啦地吃著。

後來他好不容易醒了過來,我們就搬了兩張椅子到陽台上乘涼。選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靠著椅子,把腳放在陽台的欄杆上。夜空中看得見點點星子,還有溫和的夏夜晚風吹拂著。

我們坐著聊了一會兒,直到九點半,小田跳起來說是要進去看X file了:「小茜,一起進來看嘛,這個很恐怖耶,進來陪我看。」

「好啦,你先去看,我等一下就進去。」因為我還想在外面多坐一會兒,這種沁涼如水的夏夜是我最喜歡的。

我一個人在外面呆坐著,想了很多事情。就快畢業了,自己的未來還不知道在哪裡;眼前的當務之急-畢業論文-又弄得我很心煩;還有小田,不是要去當兵了嗎?以後大概再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了..

想著想著,我竟然哭了起來。房間裡電視開得很大聲,我以為小田根本不會注意到,只要在X fire結束前擦乾眼淚就行了。

誰知道,廣告的時候,小田忽然跑了出來:「小茜,我跟妳說喔…」然後他愣住,盯著我看了一會兒:「妳..妳在哭嗎?」

我嚇了一跳,連忙慌亂地擦掉眼淚,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妳好過份喔!自己在外面哭,這樣我會擔心耶!」小田把我拉起來:「來,進來。」

小田有些擔心又有些困惑地問我:「妳為什麼要哭?」

「誰說我在哭了。」我還死鴨子嘴硬地不肯承認。

「還說沒有,眼淚都被我看到了!」

「那是因為風砂太大,砂子進了眼睛嘛。」

「妳騙人,」他當然不信:「妳快說嘛,為什麼哭了呢?」

「嗯..」我乾脆承認了:「心情不好嘛。」

「心情為什麼不好?」他打破沙鍋問到底。

「心情不好不一定要有理由的啊。」

「是嗎?」他懷疑地看著我,可是也拿我沒辦法。

「看電視吧,看,開始了。」我試著轉移他的注意力。

我爬上我的床,裹著棉被抱著枕頭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小田從他的床跑到我這兒來,坐在我的旁邊,邊看電視邊不時地問:「妳真的沒事?」

「沒有啦,我會有什麼事。」

X file結束後,我們把燈關掉準備就寢。過了好一會兒,我發覺小田也還沒睡著,他忽然說:「小茜,妳把妳從小到大發生過的重要事情跟我說好不好?」

我想了一會兒,誠實地答道:「我的人生是黑白的,沒什麼重要的事。」

「妳想想看嘛。」他不信。

我努力地想了一會兒,講了一些其實不怎麼重要的事,一年一年地慢慢回憶上來,到了大三。

「那大三呢?」他問。

「認識了一個不該認識的人啊。」我隨便回答,開他的玩笑。

「為什麼不該認識啊?」小田認真地問我,他不知道我是在說他嗎?

「因為..呃..有的時候他會讓我心情不好啊。」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是。

「那大四呢?」他又問。

「還不就是和那個不該認識的人繼續來往囉。」我隨口敷衍。

「他給了妳哪些影響啊?」

「個性、觀念上都有吧。」

「那妳覺得這些影響對妳好不好?」天啊!他到底想知道什麼呢?

「應該是好的比較多吧..至少讓我活得比較積極囉。」

小田沉默了一會兒,終於說:「我問妳最後一個問題喔..」

「什麼?」

「妳可不可以告訴我那個人是誰啊?」
優秀文學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馬上就要畢業了,我似乎不該再花時間去想這些有的沒的;我的前途、我的未來,才是最需要好好考慮的吧。於是我寄了一些履歷表出去,開始找工作。但我其實有點猶豫,不知道畢業後該搬回家還是繼續留在台北。我問了小田,看他有什麼意見,雖然我並沒抱太大的希望他會給我什麼認真的回答。
  • 我回到寢室,收拾了一些衣物,一副要遠行的樣子。曉青睜大眼睛看著我:「妳要回家嗎?」
  • 我帶他到附近的飯館吃飯,那家的小妹長得圓圓的,很喜歡和男生聊天,尤其是那種一個人來吃飯或是和一個女生一起來的。室友的男朋友就曾經有過這樣的經驗。
  • 寒假到來,班上幾個同學約著要去合歡山玩,辦個小畢旅。我們租了一輛十一人座的小客車,再借了一輛龐帝克,大夥兒便很興奮地出發了。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就是覺得不太好玩。
  • 輕輕把照片放回原處,我倒在床上,不過眼睛仍睜得大大的。我想把所有的事看清楚,不願意再玩這種猜心的遊戲了。我抓起床上的兔寶寶,捏它一下還會發出〞I LOVE YOU"的聲音。不知不覺,我的眼皮越來越沉重,終於睡著了。

  • 看完電影,我們到便利商店買了幾瓶水備用,然後就開始找落腳處。找著了之後鬆了一口氣,總算是可以休息休息了。
  • 不一會兒,天空乍然放晴,於是繼續了我們的行程。
  • 我忽然覺得,往屏東的路好長好長,遠得我無法承受。心中的鬱結,幾乎讓我呼吸困難。好想趕快下車,離開這個地方。
  • 這學期小田寄來的信件,有些時候是很認真地和我討論某些問題。也許他開始認為我是一個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會跟我說一些心裡的話。而我也都盡我所能地幫他,回信經常都是一封封長篇大論。
  • 「妳懂我的意思嗎?」蘇琳看著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達心裡的感受。
    「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