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25)

弱水三千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2月14日訊】

我愣了一會兒,幸好房間裡黑漆漆的,他看不見我的表情。

「告訴你有什麼用,我的朋友你又不認識。」

「可是我覺得我知道他是誰耶。」

我又愣住了。

「小田,你交過幾個女朋友?」我忽然問。

「兩個半吧。」這個回答,讓我有些不悅。

「你知不知道萬惡淫為首啊?」我胡說了這一句之後,就抱著枕頭翻過身去不理他了。

「喂,妳說什麼嘛..」

我發覺我很不能接受他的回答,有點無理取鬧的。我一直以為他就只交過一個女朋友,就只愛過一個人而已,沒想到..

「睡覺吧。」我用被子蒙住頭,這是我那晚說的最後一句話。

隔天我們就動身去參觀前一天還沒探訪的景物。因為前晚的事,我有點沒精打睬的。

「小茜,妳沒睡飽嗎?」

「不會啊,我睡得很好耶。」

「可是我看妳的眼睛都快要閉起來了。」

「哪有。」我否認。

到了一間不知名的小廟,我們沿著階梯慢慢爬上去。小田忽然說:「妳的眼睛又睜開一點了,這樣比較好看,妳的眼睛完全睜開的時候最好看。」什麼啦,我的眼睛是花嗎?還全開的時候最好看咧~

就這樣隨興地停停逛逛。後來開車準備離去時,路上經過了一片果園,樹上滿是結實纍纍的荔枝。於是小田把車停在一旁,準備下車。

「你要做什麼?」我不解。

「我要吃荔枝。」說完就跑到樹邊,伸長了手很〞客氣〞的只摘了兩個。

他跑回車上,遞給我一顆。

「這是別人種的吧?」我攤開手心,看了看〞贓物〞。

「不,這是野生的。」他發動引擎,很肯定地說。

「那怎麼可能?」

結果一路上小田就對著我催眠:「這是野生的這是野生的這是野生的..」

「好啦好啦,這是野生的。」快被他煩死了,只好投降。

「連小茜都說它是野生的它就一定是野生的了。」後,真是會耍賴耶。

等玩得差不多,我們就準備打道回府了。延途還是不時出現一些小狀況,像是車子忽然在十字路口熄火什麼的。不過我一點都不覺得擔心,因為小田總是有辦法可以解決問題的。

坐在車內,收音機不曉得什麼時候又恢復正常了。小田放了萬芳的『割愛』,我也跟著輕輕地哼著。

「妳會唱啊?唱大聲一點嘛。」小田笑說。

到了某一首歌時,小田忽然對我說:「妳聽,這像不像妳現在的心情?」他把音量調大了些,好讓我能聽得清楚。

總是不斷到處在飛行          總是拎著一只箱子

打開 關上           掏空再填滿 寂寞和空虛

總是短暫停留後離開         總是重覆同一種樣子

過去未來交錯在眼前             今日變昨天

多想放棄這一切            多想你現在會出現

多想逃離這樣的感覺              永遠不再

總是不斷告訴我自己         總是裝得不是太在意

是真是假沒有人知道           除了自己的心跳

誰能讓我將迷惘解開         誰能讓我再沒有傷害

誰能讓我從惡夢裡走開          好讓我不再飛翔

我沉默不語,小田真的什麼都知道的樣子。

歌曲結束,他帶著一如往常的溫和笑容問我:「怎麼樣,像不像?」他怎麼能夠這麼若無其事呢?

到了車亭休息站,我們停下來歇了一會兒,也順便吃點東西。臨上車前,小田不知哇啦哇啦對我說了一句什麼。

「你剛剛說什麼?」我問。

「沒有啦。」他想了想,這麼回答我。

「哪有人講話不講清楚的,說啦。」

小田忽然笑了起來:「我以前的女朋友最討厭我講話講到一半就不講了。」

「對啊,你這樣真是討厭死了。」

「我是說..妳怎麼不去交一個男朋友、找一個老公啊?」

「你以為我要交就有嗎?」

「妳想交的話一定很快吧。」

「那不然我叫我媽幫我安排相親好了,隨便找個人嫁掉。」

「妳去相親的話,一定很快就銷出去了。」小田笑嘻嘻地說。

坐上車,我沉默了一會兒,對小田說:「可是我告訴你喔,如果我有了男朋友,就不能像現在這樣跟你出來玩了。」

他啟動車子,說:「妳以為要交男朋友這麼容易啊?」

剛才,不是還說我要交的話一定很快嗎?

「喂,說不定你當兵回來,我已經是幾個孩子的媽了耶。誰知道那個時候我會在哪裡呢..也許我會變得讓你很討厭喔..」

「妳別儘是胡思亂想好不好。」

「哼,你越是這麼說,我就越要證明給你看,在你當兵這兩年內,我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然後生一窩小孩。」

「妳不要一直說一些口是心非的話嘛。」小田笑說。

我發覺他好像吃定我了。

中山高的景物飛快地從車窗外與我們擦身而過。我忽然說:「這是不是我們最後一次這樣出來玩啦?」

「什麼最後一次,妳不要每次都說最後一次嘛,聽起來好恐怖喔。」

每次?噢,對了,曾經有一回小田打電話來聊天,我埋怨他:「你不是說秋天的時候要帶我去澎湖玩嗎?現在你都要去當兵了,騙子!」

「哎唷,說不定到時候我得天天對著澎湖的海咧。」

「嗯?…你是說,抽到澎湖去嗎?」

「對啊。」

「哈哈哈哈哈…」我竟忍不住地笑了起來。

「笑,妳還笑,真是的!」

是很有趣嘛,我不苦中作樂還能怎樣?那次講電話我也提及這次的〞畢旅〞也許就是最後一次我和他出去玩了。可是小田卻不以為然,樂觀地認為將來還有許多機會,不急在一時。可是,未來誰會知道呢?

到了新竹,我停留了一會兒,和他一起去吃冰。我們各自翻著漫畫,吃自己的冰。

「妳看,這像不像妳?」小田指指某格漫畫,櫻桃小丸子的姊姊正哭得淅哩嘩啦的。

「你拿我跟小學生比啊!」我不服。

「妳本來就是小孩子,」小田理直氣壯地說:「像我就不會這樣!」

「你只不過是比較會偽裝而已!」

「天啊..妳好可怕..」他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我:「幹嘛這麼聰明啊?」

回到台北之後,可有得我忙呢,就快畢業了,有好多事要處理。有一回無意間和朋友聊到這次的旅行,她們居然很有默契地都對我這麼說:「什麼叫交過兩個半女朋友?我看妳就是那半個吧!」因為當時聽小田這麼說的時候,覺得有點不高興,所以我也沒注意到這點。哈!半個女朋友?比當他的好朋友還不如,那這樣我到底算什麼啊?我還寧願是她們說錯了。

畢業之後,我搬回家中,也和他斷了音訊。我忙我的工作,而小田..我不知道他在忙什麼,大概就是在等當兵吧。我試著告訴自己,這一切都已經隨著畢業而結束了,給自己一個新的開始吧!小田不再和我聯絡,又怎麼樣呢?反正,時間總是能沖淡這些回憶的,這是我不變的信念。

我又不是小田。

正當我努力地想忘記他的時候,卻忽然又接到他的電話:「喂?小笨蛋,妳家沒淹水吧?這次的颱風真是太強了,妳家沒事就好…」放下電話,我輕嘆了一口氣。決定權,一直都在他的手裡。

不是嗎?
優秀文學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個暑假似乎特別炎熱漫長,不知道要怎麼打發好。本來和阿惠約好了要去九份住一天,卻因為她媽媽的一句:「只有兩個女孩子去那裡多危險啊!」而取消了。好可惜,少了一次出去散散心的機會,有點鬱悶。
  • Check in之後,老闆娘領我們到房間去,原來就在一樓櫃台的旁邊而已。我們檢查了一下設備,該有的都有了,便心滿意足地打開冷氣打開電視把自己扔到床上。
  • 續我們的行程逛了一會兒之後,小田把旅遊手冊交給我:「小茜,妳來看地圖吧。」「好。」

    我是個有點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圖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認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時我就停下腳步對著地圖研究起來:「假如這邊是東邊的話,那..」

  • 說真的,最近還好嗎?」
  • 我還有學伴對不對,聽平偉學長說的。」
    「呃…是沒錯…」嘖!這學弟真難搞,本來想隨便辦個單支的家聚就算了,這下可好,我還要和林平偉討論家聚的地點,真傷腦筋。
  •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雖然心情頹喪,因為我可以預期到學長的表情會有多麼冰冷,可是還是得去啊,畢竟是我辦的,還得出錢請客咧。
  • 不知在湖邊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許入夜後的涼意,下意識地拉緊了外套。

    「來,把手給我。」學長說。

    我順從地伸出雙手,學長則用他溫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 我走近學長,他卻躺在地上,沒有起身。

    「學長,你還好吧?」我蹲下去輕輕拍拍他。

  • 「妳懂我的意思嗎?」蘇琳看著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達心裡的感受。
    「嗯。」
  • 這學期小田寄來的信件,有些時候是很認真地和我討論某些問題。也許他開始認為我是一個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會跟我說一些心裡的話。而我也都盡我所能地幫他,回信經常都是一封封長篇大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