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28)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2月14日訊】

《後記》—何謂Happy Ending—

我得先說,看了這篇後記,可能會讓有些讀者感到“幻滅”,如果你不希望這樣的話,可以選擇不看。

小田結婚了,可是,新娘不是我。那麼,是誰呢?

記憶力好的讀者,可能還記得在最終話裡,小田曾給過我一封信,信裡說:『…當兵之前,我常常跑出去玩,和一個朋友的感情變得比較好了,至少,能夠讓我忘記以前的女朋友..其實她沒有妳溫柔呢,還有點暴力,呵..』

沒錯,就是她,通識課認識的一個學妹﹝不得不讓人感嘆真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啊,呵…﹞。

知道這個消息,大概是在小田退伍後半年左右。

原本只是打電話閒聊的。

「呃…我跟妳說喔…」小田有點吞吞吐吐的:「我要訂婚了!」

「蛤?」我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小田,被我比喻成風箏的小田耶,這麼快就要定下來了?

「四月份的時候吧。」

「你幹嘛七早八早地被綁住,以後你不是一天到晚都要煩柴米油鹽醬醋茶,煩你兒子的尿片錢…」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自己都覺得我的語氣不太友善。

「哇…妳不要再說啦~~~」他好像真的被我嚇到了,我再說下去,他可能就要取消婚約了。

「好啦,那你不寄喜帖給我喔?」

「……….」停頓了兩秒:「不要啦,我的朋友妳都不認識,怕妳會無聊。」敢情是怕我去破壞婚禮,任憑我好說歹說都不讓我去。

掛斷電話,我竟然哭了起來,就這樣哭了一個晚上。

哭什麼呢?

應該是因為不甘心吧。

後來和好朋友說起小田要結婚的事,都會講到哽咽,大家都好言安慰。

「好啦,陪妳去Pub喝個爛醉!」

「算了吧,是他沒福氣!」

「心情好點了嗎?要不要出去走走?」

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個禮拜以後,我自然而然地痊癒了。

我說了嘛,只是因為不甘心。

小田果然沒邀我參加婚禮,不過在我不遺餘力地要求下,他用e-mail寄了一張他和她的照片給我。

一些朋友看了這照片,竟都說:「跟妳長得好像喔!」

我再端詳了一次:「哪會?亂講。」

結果小雅﹝誰是小雅?請參考Chapter 2﹞的男朋友看了這照片,竟不假思索地說:「這不是小秀嗎?」

阿咧…早知如此,娶我不是更省事?

嗯?你問我傷心嗎?不會耶。

因為,不僅小田已經不是從前的小田,我也不是從前的我了。

現在的小田,在雜誌社當編輯﹝很適合他的工作﹞,因為很優秀,所以升遷順利;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預計今年添丁。﹝你們還記得他喜歡小女孩嗎?我問他要是生了兒子怎辦?他竟說把下面剪掉就好了…果然很像是小田會說的話,呵…﹞

而我,在某天心血來潮時,把這整篇故事都寄給小田看了。

他看完之後,忙著解釋當時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卻沒有太多的訝異。

所以,你知道嗎?一直“希望有天他會懂”,到後來發現,其實他懂,他早懂了,只是不說。

為什麼不說呢?我想,小田對我,並沒有愛情的感覺,但卻也很珍惜我和他之間的情誼,如果把一切都說清楚,可能什麼都沒了。

這對我來說,似乎是有點不公平,但這一切都已經過去了,所以也不用再去多想什麼。

比較讓我傷腦筋的是,感覺上小田以為我還喜歡他,其實並沒有,好嗎?

有一個跟我交情不錯的同事笑說:「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任誰看了這個故事,都會覺得妳實在很喜歡他。」

雖然喜歡的感覺不再,但回想起過去的一些事,也覺得很有意思。至少他讓我的學生生活,多了許多色彩。有一點小小的感傷,為了曾發生過的這一切。

也許有的讀者為了故事結局並非完美而覺得有些可惜,但事實上我們的人生仍各自往前行進著,往後想想,也許王子和公主不一定要在一起,也可以各自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你說是嗎?

謝謝收看。 ^_^

Gwyneth

2001/7/20

優秀文學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們開始努力回想高中數學教的機率。「嗯,應該是C 14 取 2 乘以C 12取 2 ...乘到C 2 取2 吧..」除了有些訝異,我還覺得很有趣,竟有這麼巧的事
  • 業之後,我過了好幾個月很心煩的日子。什麼都是處於一種不確定的狀態,感情方面,我仍舊掛念著小田;而工作,我覺得這家公司不是可以久留之處。我每天都不斷地想,我該怎麼辦?我下一步要怎麼做好呢?

  • 我愣了一會兒,幸好房間裡黑漆漆的,他看不見我的表情。
  • 後來我們爬上層層階梯去拜訪孔子和岳飛,又碰到那兩個印度朋友。小田很熱心地跑去為他們解說,大概也可以順便練練conversation.
  • 馬上就要畢業了,我似乎不該再花時間去想這些有的沒的;我的前途、我的未來,才是最需要好好考慮的吧。於是我寄了一些履歷表出去,開始找工作。但我其實有點猶豫,不知道畢業後該搬回家還是繼續留在台北。我問了小田,看他有什麼意見,雖然我並沒抱太大的希望他會給我什麼認真的回答。
  • 我回到寢室,收拾了一些衣物,一副要遠行的樣子。曉青睜大眼睛看著我:「妳要回家嗎?」
  • 我帶他到附近的飯館吃飯,那家的小妹長得圓圓的,很喜歡和男生聊天,尤其是那種一個人來吃飯或是和一個女生一起來的。室友的男朋友就曾經有過這樣的經驗。
  • 寒假到來,班上幾個同學約著要去合歡山玩,辦個小畢旅。我們租了一輛十一人座的小客車,再借了一輛龐帝克,大夥兒便很興奮地出發了。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就是覺得不太好玩。
  • 輕輕把照片放回原處,我倒在床上,不過眼睛仍睜得大大的。我想把所有的事看清楚,不願意再玩這種猜心的遊戲了。我抓起床上的兔寶寶,捏它一下還會發出〞I LOVE YOU"的聲音。不知不覺,我的眼皮越來越沉重,終於睡著了。

  • 看完電影,我們到便利商店買了幾瓶水備用,然後就開始找落腳處。找著了之後鬆了一口氣,總算是可以休息休息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