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 希望有天你會懂(11)

弱水三千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2月2日訊】

小田的眼神移向別的地方,不看著我:「不然要放在哪裡?就這麼擺著沒換嘛。不然妳說要放誰的?」

我發覺心開始慢慢往下沉。今天是我的生日,該快樂一點的,哪知道會有這樣的surprise!

「好吧。」我不再為難他:「真的很可愛。」
 
曾經聽小田提起過一些她的事,好像已經畢業了,在學校當助教。有一次小田告訴我,有時走在校園中會碰到她,每次都讓他緊張得手足無措。小田還問我:「要是妳碰到以前的男朋友,妳會怎麼辦?」

我只是很冷淡地說了一句:「不能裝作沒看到嗎?」

「對喔..」他似有同感地說:「我那時怎麼沒想到?」

那次對話之後,我開始感覺到他對她尚有眷戀。只是當時我並不明白,那根本不叫眷戀,而是自始至終都沒改變過的愛。

小田也曾經對我說過,自己沒有什麼本事交女朋友,因為他覺得以他目前的能力,並不足以去照顧自己喜歡的人。我還真的以為那就是他一直獨身的原因,而且相信他總有一天會注意到,一直在他身邊的我,並不想綁住他,也不需要他費心地照顧。

我錯了。

我想我錯了。

小田博愛的心足以包容全世界,卻只裝得下一個人。

「喂喂..妳在想什麼?我剛剛說的妳聽到了嗎?」小田試著轉移話題,可是我已經不記得他說了些什麼,只覺神思有些幌忽。

「我跟妳說喔,我發覺妳的眼睛很漂亮耶。」

「什麼?喔..會嗎?」他很少會認真地讚美我,不要糗我我就偷笑了,所以我並不確定他是不是又在玩了。

小田很認真地說:「是真的啊,真的很好看,形狀大小都不錯。」我一愣,倒有些不好意思。他今天吃錯藥啦?還是看在我生日的份上恭維我一兩句?

「學弟,我回來了..」還沒見到人,就聽到他室友的聲音:「咦..這位是?」小田的室友站在門口,困惑地看著我。

「你好。」我轉過頭對他微笑。

「學長,這個就是我跟你說過的小茜,是我的同學,算是你的學妹。」ㄟ..連跟別人介紹我都用小茜這個名字!

「學妹妳好。那小田就交給妳處置囉。」學長開玩笑地說。

「〞處置〞啊?算了,又賣不了幾個錢。」我笑著回答。

「喂!妳真過份!」小田抗議了起來。

學長走後,我問小田:「你的室友今天都在嗎?」「有兩個在。」我來了好幾次,這還是第一次看到他的室友。

「妳要不要看我寫的推理小說?」那時小田正迷金田一的漫畫,也開始熱衷起設計一些懸疑的情節。

我翻了一下,是以他們的實驗室為背景,敘述一個利用化學藥品密室殺人的事件,他甚至還畫了一張詳細的地形圖參考。

「寫得怎麼樣?給我一些意見吧。」

「好像不太恐怖耶..不過第一次寫算不錯了。」邊看我邊犯起老毛病,挑了他一大堆錯字。

「怎麼妳們都這樣啦..上次給學妹看她也挑了好多錯字。」

「是嗎?」

看完他的小說,我們騎車出去散散心。本來打算去看場電影的,卻發覺時間沒算準。

「我們可以先去別的地方玩,明天再來看。」對小田來說,天底下好像沒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

「明天?」我被弄糊塗了。

「對啊,看妳晚上要不要留下來。」也不知道他是認真的還是開玩笑的。

「留下來?我什麼都沒帶耶!」

「我不是叫妳帶盥洗用具和衣服嗎?」

「我怎麼知道你在說什麼嘛。」

「沒關係啦,」小田想了一下,說:「那些東西可以去便利商店買。」

我考慮了一下,點點頭,然後問道:「那我睡哪裡?」「妳睡我的房間,我去跟學長擠。」

逛了一會兒,腳都痠了,於是小田提議:「我們找一家店坐下來好好聊聊天嘛。」

我們找了一家小茶坊,點了飲料之後,小田說:「我有東西要給妳喔。」「什麼東西?」

小田拿出了一份包裝得很好..笑的禮物給我。我接過來,問他:「是CD?」「對啊。」

他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這是我自己包的喔。」

「嗯,看得出來呀。」我故意鬧他。

「妳..我可是包了很久耶,這種形狀的東西很難包裝的!」

「我知道啦。」心裡有點莫名的小感動。

拆開一看,是大地英豪的電影配樂。我前一陣子對小田提過,說我怎麼都找不到。忽然發現裡面還有一張小卡片,用水彩畫了一個可愛的娃娃。翻開背面,只有簡單的祝福:

     ┌────────────────────────────┐

     │  可愛的小茜:                    │

     │                            │

     │        生 日 快 樂 !           │

     │                            │

     │                       小田^_^  │

     └────────────────────────────┘

「謝謝你。」我把禮物收下,心裡卻仍不免有些吃驚,他竟然真的記得我的生日。而我只跟他說過一次,那是在半年多前,我們第一次talk的時候,無意間聊到的。

小田拿起了一張menu,在背面空白的地方塗起鴉來,畫了一些小恐龍的漫畫逗我笑。聊了一會兒,天都快黑了。

回到他的住處之後,我覺得好睏,就先在床上小憩一會兒,沒想到一下就睡得不省人事。醒過來的時候,發覺小田在旁邊很認真地對著電腦,不知在打些什麼東西。

「你在key什麼?」我坐起身問他。

「嗨,妳醒啦?我在打報告。」

「噢。」

小田停下手邊的工作,問我:「怎麼樣,還累不累?」我搖搖頭。

「那我們出去吃東西?」

「好。」

生日的最後一刻,快過了。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田是個最最標準的水瓶座,滿腦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開始我還不太能夠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後來習慣了,也覺得還頗有趣的。不知不覺,我的個性竟然漸漸被他影響,連身邊的朋友都感覺到了,這使我訝異不已。
  • 後來天色漸暗,我想我該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車,還幫我買了車票。我掏出零錢包,想付他票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