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13)

弱水三千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2月4日訊】

輕輕把照片放回原處,我倒在床上,不過眼睛仍睜得大大的。我想把所有的事看清楚,不願意再玩這種猜心的遊戲了。我抓起床上的兔寶寶,捏它一下還會發出〞I LOVE YOU”的聲音。不知不覺,我的眼皮越來越沉重,終於睡著了。

天亮的時候,我是被穿透窗戶的陽光照著醒來的。看看手錶,也不過七點多而已。繫在窗邊的風鈴輕輕地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多好的天氣。我懶懶地躺著不想起來,瞇著眼睛看著窗外的陽光。

小田、小P、學長都還睡得很香,於是我輕手輕腳地起床梳洗,一切都就緒後,我又回到房間看漫畫。

不知道小田哪時起床的,穿著背心短褲拖鞋進來,然後一副懶人狀地又倒在床上,笑著說:「妳起來啦?」「對啊。」

他慢慢摸著去刷牙洗臉換衣服,小P和學長仍然在睡。著裝完畢,小田說:「那我們去看電影吧。」

不知道為什麼,那天發生的事情,我一點也想不起來了,腦袋裡一片空白,彷彿被外星人抓去做實驗,憑空消失了一段時間似的。
       
回到學校,室友們對我一臉沮喪的樣子感到很困惑。不是很開心地出門嗎?怎麼回來的時候卻垂頭喪氣的?

我無奈地告訴她們小田心裡容不下別人的事實,她們聽了也都頗為訝異,不太能夠相信竟然有人在分手了一兩年後,桌上還放著舊情人的照片。除非,他真的用情至深。

大四上,我和小田各忙各的,見面機會不多,可是他有時還是會抽個空約我出去。

中秋節快要到的時候,媽媽提醒我那天要回新竹的外婆家。其實我每次回新竹,都有股衝動想去找他,可是他多半不在。但我想中秋節那天他應該會回家吧。

果然,後來和小田通電話的時候,他告訴我那天可以去他們家的店裡找他,還給了我店裡的電話。小田家裡是賣電腦的,每次一回家都會被抓去看店,沒什麼自由,所以他並不是很喜歡回家。再則,小田和他父親之間似乎也有點不和。

到了中秋節那天,回到外婆家,我撥了通電話到小田店裡,是他接的。他嚷著說都沒有月餅可以吃。我就笑說:「那不然待會兒我幫你偷幾個過去吧。」

要出門之前,妹妹站在門口,帶著奇特的笑容說:「姊姊,妳要去找姊夫啦?」小田和家裡的人幾乎都講過電話,大妹要考試他打來問是否需要他的幫忙,二妹住院的時候他也打電話來表示關切。任憑我說破了嘴,也沒人要相信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我慢慢地散步到小田家的店附近,找著了他店裡的招牌,便推門進去。他正幫忙客戶修理電腦,好像有點忙不過來的樣子。

「嗨,你在忙嗎?」我走到他旁邊,輕輕打了聲招呼。

「妳來啦?等我一下。」他抬起頭笑了一下,又繼續低頭忙著。

「呃,如果你在忙的話,那我先回去好了。」

「不會啦,妳等一下喔。」

我就站在旁邊看他修電腦,想幫忙也無從幫起。

客人帶了一個小女孩來,小田邊忙還邊不忘逗她玩,嘻嘻哈哈的很是自得其樂,客人在一旁也笑了。

好不容易修好後,客人要離開時,跟身邊的小女孩說:「跟叔叔阿姨說再見。」「叔叔阿姨再見。」小女孩仍舊淘氣地笑著。

小田嚷著:「不行,不叫哥哥就不讓妳走!」真是的。

客人離去後,小田這才喘口氣,指指裡面一個高大的中年人說:「這我爸;爸,這我同學。」

「伯父你好。」

「妳好。」小田的父親以一種開朗而宏亮的語氣說:「沒想到浩偉還交得到女朋友。」

啊?顯然這樣貿然跑來容易招人誤解,不過我並不因此而覺得尷尬,反而笑著對他父親說:「不會啊,他有好多女朋友耶。」從某個角度來說,我也並不算是亂講。

「妳…!」小田聽了我的回答,嚇了一跳。

「哈哈哈..這一點一定是遺傳到我了!」伯父大笑了起來。

「妳也是清華的嗎?」伯父問我。

「不是,我是政大的。」

「什麼系?」

「我念會計。」

「不錯啊,將來做生意說不定還要多靠妳幫忙了。」

「啊..沒有啦。」講得我都有點汗顏了。

我倒是覺得小田的父親十分和氣,人也蠻開朗的,不知道他們為什麼不和呢?

「浩偉,你出去買點東西給人家喝吧。」伯父吩咐著。

「嗯。」小田轉頭看看我:「要不要一起去?」

「好啊。」

出了店門,小田忽然說:「妳好可惡。」

「為什麼?」

「下次我也要跟妳媽說妳有很多男朋友!」天啊,真會記恨,呵…

「你為什麼不喜歡你爸?我看他人蠻好的啊。」我好奇地問。

「他對我的朋友都很好啦,可是你們又沒看過他在家裡的樣子。」

「是喔?」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吧。

買了飲料回去,我們在店裡看電視,HBO 正播映史蒂芬席格的『魔鬼戰將I 」,真是超乎常人的神勇,如果有這樣的男朋友,我想一定會很有安全感吧。那時店裡人不多,我們就坐下閒聊了好一會兒。

「噢,對了,你的月餅。」我微笑著把月餅遞給他。

「啊,謝謝..好像很好吃的樣子耶..」他一臉感激的表情,真好玩。

坐了一會兒,小田的弟弟妹妹都出現在店裡了,好不熱鬧。後來小田問我要不要出去走一走,我點點頭,出去逛逛也好。

我們到附近的廟那兒散散步,這個地方經常在表演野台戲,從小到大我不知道來過幾次了。事實上,在我懂事以前,一直都住在外婆家的。

後來小田送我回去的時候,我要他在路口就停下來,不然等一下被一大堆親戚看到的話,我就有得解釋了。

我忽然有種很有趣的想法,也許我和小田在很小的時候就見過面也說不定。假設真有這麼巧的事,那麼當時擦身而過的彼此,大概不會想到長大之後還會見面,甚至變成好朋友吧?

有趣、充滿了不確定性,這就是人生。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田載我到南寮海邊的夜市,那時已經十點多了,卻正是熱鬧的時候。我們買了烤魷魚和飲料,到堤岸邊去吃。因為沒有什麼燈光,要爬上那狹長的河堤,可真得小心點。
  • 小田的眼神移向別的地方,不看著我:「不然要放在哪裡?就這麼擺著沒換嘛。不然妳說要放誰的?」
  • 小田是個最最標準的水瓶座,滿腦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開始我還不太能夠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後來習慣了,也覺得還頗有趣的。不知不覺,我的個性竟然漸漸被他影響,連身邊的朋友都感覺到了,這使我訝異不已。
  • 後來天色漸暗,我想我該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車,還幫我買了車票。我掏出零錢包,想付他票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