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14)

弱水三千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2月4日訊】

有那麼一次,小田上台北找我,然後我們一起坐火車回家。碰巧是下班的尖峰時間,整個車廂裡都擠滿了人,站都站不穩,小田讓我勾著他的手。我笑著對他說:「我的畢業照洗出來了耶,同學都說看起來很賢慧…」小田一臉的不相信,我只好說:「好吧,重點是〞看起來〞啦。你要看嗎?」「好啊。」

我從皮夾中掏出一張學士照給他看,他盯著那張照片看了好一會兒,然後說:「這張外星人的照片要帶回去研究研究。」老實不客氣地把照片放到自己的皮夾裡。

我看著他,不能理解他這動作到底是啥意思。反正,小田經常讓我陷入一團迷霧之中。

某個假日,小田問我要不要下去玩。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目的,他只是覺得蠻久沒見面了,所以才會來找我。

那一天依照慣例,我到了之後,先撥了通電話給他,告訴他我到了。然後我蹲在車站旁的一根柱子邊,專心地看著我的口袋書打發時間。看著看著入了神,竟不知道小田什麼時候來的,他也沒出聲,就蹲在我的旁邊瞅了我好一會兒。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一轉頭,忽然看到他就蹲在我的旁邊,嚇了我一大跳。

我抱怨地說:「你什麼時候來的?每次都這樣,嚇死人了!」

我們上五指山去玩。一進入山區,秋老虎的悶熱不見了,皮膚感受到山的沁涼,放眼望去,四周一片翠綠。

小田把車停在一處,然後我們開始爬山路,走了幾層階梯之後,我就有一點喘喘的。

「小茜小姐,妳上學期登山課修假的啊?」小田覺得好笑。

「你看我的成績不就知道了?」勉強及格。

「那妳還行嗎?」

「行啦行啦,沒問題!」開玩笑,要是真的這樣就不行的話,那我也未免太遜了。

爬了一段路,發現某層階梯旁的小台地,矗立著一座莊嚴的觀音像。那時我雖還不是很虔誠的佛教徒,但不知為何,一見觀音心中就感到平靜安詳。

我走上前問訊行禮。小田很好奇地跟了上來:「妳許了什麼願嗎?」「世界和平啊。」我是說真的喲。

走到另一座巖洞形成的廟前,小田說要合照。雖然我們一起去玩了很多地方,可是我們的合照用一隻手的指頭都可以數得出來。因為小田的相機太複雜,很難請別人幫忙。

小田小心翼翼地調好光圈、距離後,我們就在相機前,等著那一聲〞喀擦〞。沒想到照下去的時候,剛好有一個小男孩經過,不偏不倚地擋住了鏡頭。

「好可惡喔!」小田差點衝過去把那個小男孩扁一頓。我想如果方才擋住我們的是小女孩的話,他一定不會那麼生氣的。

五指山這一帶有許多廟宇,小田好像都蠻熟的,來過很多次的樣子。(是啊,這裡是新竹嘛,怎麼可能會有他沒去過的地方呢?)

到了一間供奉盤古的廟,小田說:「這廟是拜盤古的。」「亂講。」我隨口回答,直覺地不相信他。

「妳妳妳…妳看看那上面寫什麼!」他又好氣又好笑地說。

『盤古廟』三個大字映入眼簾,還真的是咧!我趕緊一本正經地雙手合什向盤古道歉。

然後我們又到別處參觀。在某一間廟前,正好看到一個乩童手舞足蹈著,拿刀砍著自己的身體,不知道是被哪位『神明』給附了身,身後還跟了一大群信徒。

我和小田坐在一旁的階梯上看著。我啜了一口手中的檸檬紅茶,不經意地說:「他們真的相信啊?」

小田嚇了一跳,連忙捂住我的嘴:「妳怎麼講那麼大聲,不怕被打啊?」

「其實,那是不是真的,已經不是很重要了。」小田說:「神明的力量其實來自於祂的信徒,信祂的人越多,祂的力量自然也越強大。」

小田對事物一向很有自己的看法,有時也頗能給我一些啟發。

「妳要不要吃棉花糖?」小田忽然問我。

「好啊,好久沒吃了。」

我們向廟前的攤販買了兩隻棉花糖,小田不一會兒就把它解決了,我卻還在那兒磨磨蹭蹭地慢慢舔著。

忽然,小田趁我不注意,把我的棉花糖撕下一大塊。我嚷著:「後!怎麼可以搶人家的棉花糖吃啦!」

「好啦好啦..ㄚ..」他作勢要我張嘴,然後把棉花糖放到我嘴裡:「還給妳不就行了!」

不久之後,午後的山區下起不算小的雷陣雨。我們到廟裡躲了一會兒,始終不見雨全停,於是打算等雨稍微小一點,就啟程下山。

等雨小了一點,我們坐上摩托車出發,小田這回抄了一條小路,並不比較近,但是車比較少。我望著前座的他,心想我們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嗎?我和別人真的沒有不同之處嗎?

「我要喝飲料。」小田說。我伸手把剛買的飲料遞到前面去,卻兀自發起呆來。

也許吧..也許我的確是個沒原則的人。只是我就是不忍捨棄這點小小的幸福,不知道我到底該用什麼樣的態度來看待我和小田之間的關係。

小田不知怎麼了,有點瘋瘋的,仗著路上沒什麼人,大聲而放肆地喊著:「喔呵呵呵..我可是世界第一的白鳥麗子呢!」

那陣子衛視中文台正好在重播『白鳥麗子』,小田覺得那個麗子很可愛,常常在模仿她。

嗯,我也不知道我想的對不對,我總覺得在小田開朗健康的外表下,其實總是在壓抑著些什麼。這從他寄給我的一些信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快樂,很可能只是一種假象。

所以啊,今天難得有這種讓他放聲大喊的機會,他自然要好好宣洩一下心中的不快了。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輕輕把照片放回原處,我倒在床上,不過眼睛仍睜得大大的。我想把所有的事看清楚,不願意再玩這種猜心的遊戲了。我抓起床上的兔寶寶,捏它一下還會發出〞I LOVE YOU"的聲音。不知不覺,我的眼皮越來越沉重,終於睡著了。
  • 小田載我到南寮海邊的夜市,那時已經十點多了,卻正是熱鬧的時候。我們買了烤魷魚和飲料,到堤岸邊去吃。因為沒有什麼燈光,要爬上那狹長的河堤,可真得小心點。
  • 小田的眼神移向別的地方,不看著我:「不然要放在哪裡?就這麼擺著沒換嘛。不然妳說要放誰的?」
  • 小田是個最最標準的水瓶座,滿腦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開始我還不太能夠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後來習慣了,也覺得還頗有趣的。不知不覺,我的個性竟然漸漸被他影響,連身邊的朋友都感覺到了,這使我訝異不已。
  • 後來天色漸暗,我想我該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車,還幫我買了車票。我掏出零錢包,想付他票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