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15)

弱水三千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2月5日訊】

這學期小田寄來的信件,有些時候是很認真地和我討論某些問題。也許他開始認為我是一個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會跟我說一些心裡的話。而我也都盡我所能地幫他,回信經常都是一封封長篇大論。

因此他也經常笑我:「妳的話要是和妳的信一樣長就好了。」

這讓我想到以前的男朋友,他總是說:「如果妳什麼都不講的話,我怎麼知道妳在想什麼呢?」我是不是太會偽裝、太擅於保護自己了?我不知道。

有一回,在楓橋驛站上看到小田在心情板上寫的幾篇文章,竟然越看越叫我心灰意冷。我越來越確定,他的確還愛著他以前的女朋友,從來沒有改變。不過即使我的心中充滿疑惑,我也不會追問他任何事情,只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那是因為我瞭解小田。如果他要告訴我些什麼,他會自己開口;而不想講的事,他總有辦法和我打哈哈,顧左右而言他,給我一個不滿意的回答。

那,又何必問呢?

這段期間也不知道有多少次要自己死了這條心,可卻總是被他的一通電話或一封信就給喚回來了。學弟還形容說小田勾勾小指頭我就會乖乖到他身邊。初初聽到這話,還真是不服氣,但後來我也認清了自己是沒出息。

不過,總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啊!有朋友看不過去,對我說:「妳乾脆明講吧!小田也喜歡妳的話是最好了;要是他還忘不了以前的女朋友,至少妳也可以徹底死心,不用在那兒猜來猜去了。」

這道理我怎麼會不明白?可是,依我的個性,我是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的。我只好把這給問題留給明天、留給後天…今天,就算了吧。

雪片般的聖誕卡飛來,轉眼Christmas 又到了。我不是教徒,但仍為難得的連續假期而雀躍不已。而受到一些傳播媒體和電視連續劇的影響,聖誕節被塑造成一個奇妙的節日。為什麼耶穌降生的日子應該要和喜歡的人一起過呢?我實在不懂。我不想去探究這個問題,也不管自己這麼〞人行亦行〞是否很可笑,我寄了一封e-mail給小田,問他那個連續假期要不要一起去玩。

「好啊。」電話中感覺他沒什麼精神,心情不是很好的樣子:「妳想去哪裡?」

「你說呢?」我壓根兒沒想到這個問題。

「好吧,那我來計劃一下,過兩天再告訴妳。」

其實,對於旅行,正如我以前所說,小田從來不曾真正去〞計劃〞什麼,頂多只是想想去東部還是西部,海邊還是山上罷了。

聖誕節前接到他的電話:「去遠一點的地方好不好?屏東或高雄?」

「好啊..可是,連假會塞車吧?」我遲疑了一下。

「那有什麼關係,大不了在車上睡覺啊,總會坐到的嘛。」哎,我就是喜歡他這一點,和我太像了。

「好吧,那星期六我先下新竹找你,再一起坐車過去。」

「好。」

也許你會好奇,坐火車不就不會塞車了嗎?最多早點去買預售票就是了。話是沒錯,不過說實在的,我們那時還沒決定到底要去哪裡,所以也就沒辦法先買車票了。

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次去旅行,我不似以往那麼興奮。我想是因為這時的我,比以前的我多瞭解了一些事、多看清了一些情況。也許什麼都不知道倒好,可能會快樂點。

到了新竹,陪他回住處收拾行李。小田手忙腳亂地塞了一堆東西到旅行袋中,還頻問:「還有什麼?還要帶些什麼?」

「你喔..」我捶了他一下:「你就不會早一點收拾啊!」

等他的行李都裝好了,我們就去買台汽的票。

「要先去哪裡?」站在售票口前,小田詢問我的意見。

「還是先去高雄再說?」我隨口提議。

「好啊。」小田乾脆地點點頭,然後去買票。

坐上了開往高雄的中興號,小田拿出一堆零食,好像小學生去郊遊一樣。

本來以為會一路塞下去的,誰想到根本就沒堵車。新竹到高雄,也不過開了四個小時而已。也許是大家都認定了中山高會塞,就選擇其它交通工具,或乾脆待在家裡休息,所以這一路才這麼順暢罷。

到了高雄,說真的,雖然〞只〞花了四個小時,可是這樣坐著也把我們給累壞了。我們先去吃午餐(要說是晚餐也行啦),然後討論了一下,最後決定要去屏東玩。我們到台汽客運站買了國光號的票,那時天都已經黑了,我們有點無力地在那兒等著車。

好不容易車來了,我們就趕快上去找位子坐下。路上,小田對我說了一些話,我沒想到他今天這麼坦誠。

「我跟妳說,有一個社團同學寄了一封信給我,她說我很溫柔,所以她很喜歡我..」這不是我第一次聽他提起這樣的事,所以也不太訝異。

「害我不知道怎麼辦咧,」小田接著說:「早上妳打電話來的時候我正在想要如何回信呢。」「是喔。」

講著講著,小田終於開始提到他以前的女朋友:「她是一個很好的人。對我而言,是perfect 的。」我愣了一下,他竟然用perfect 來形容一個人?怎麼可能有誰是完美的呢?除非,情人眼裡出西施。

「我到現在也還是很喜歡她,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辦。」小田說:「其他的女孩子也很好,可是,假如她們說喜歡我的話,then I’ll run away!」他很認真地說著,沒有一絲開玩笑的成份。

雖然…我早就知道了,但是聽他親口說出來,我還是狠狠地被打擊了。於是我噤聲不語,心口開始鬱悶起來。

「我想知道妳對這件事的看法。」小田說。

「我不知道該不該說。」我的手抓緊了衣角。

「沒關係啊,妳說。」

「我覺得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吧!」我半賭氣地說。不過我的語氣平靜,小田是不會知道我真正的想法的。

「嗯..」小田想了想,竟然說:「有可能。不過我是明知故犯。」

『明知故犯』嗎?那我…還有什麼可說的呢?

『While You Are Sleeping』中的珊卓布拉克用期待而深情的眼神對比爾普曼說:「給我一個理由不要嫁給你哥哥!」

他卻對我說:「Give me one reason to forget her!」

我在心裡告訴自己:「So,who give me one reason to keep this endless waiting?」

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優秀文學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妳懂我的意思嗎?」蘇琳看著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達心裡的感受。
    「嗯。」
  • 我走近學長,他卻躺在地上,沒有起身。

    「學長,你還好吧?」我蹲下去輕輕拍拍他。

  • 不知在湖邊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許入夜後的涼意,下意識地拉緊了外套。

    「來,把手給我。」學長說。

    我順從地伸出雙手,學長則用他溫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雖然心情頹喪,因為我可以預期到學長的表情會有多麼冰冷,可是還是得去啊,畢竟是我辦的,還得出錢請客咧。
  • 我還有學伴對不對,聽平偉學長說的。」
    「呃…是沒錯…」嘖!這學弟真難搞,本來想隨便辦個單支的家聚就算了,這下可好,我還要和林平偉討論家聚的地點,真傷腦筋。
  • 說真的,最近還好嗎?」
  • 續我們的行程逛了一會兒之後,小田把旅遊手冊交給我:「小茜,妳來看地圖吧。」「好。」

    我是個有點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圖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認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時我就停下腳步對著地圖研究起來:「假如這邊是東邊的話,那..」

  • Check in之後,老闆娘領我們到房間去,原來就在一樓櫃台的旁邊而已。我們檢查了一下設備,該有的都有了,便心滿意足地打開冷氣打開電視把自己扔到床上。
  • 這個暑假似乎特別炎熱漫長,不知道要怎麼打發好。本來和阿惠約好了要去九份住一天,卻因為她媽媽的一句:「只有兩個女孩子去那裡多危險啊!」而取消了。好可惜,少了一次出去散散心的機會,有點鬱悶。
  • 了車之後,我們開始大眼瞪小眼的:「然後..往哪裡走?」「不知道..」

    我拿出了背包裡的公車手冊,開始翻起士林區的地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