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16)

弱水三千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2月5日訊】

我忽然覺得,往屏東的路好長好長,遠得我無法承受。心中的鬱結,幾乎讓我呼吸困難。好想趕快下車,離開這個地方。

到了恆春,已經九點多了,我們趕緊去找落腳處。小田還有個怪僻,一定要找『旅社』,叫『賓館』的他就不要,不知道他在意這個做什麼。

找了一間看起來還蠻乾淨的小『旅社』,我們先把行李放下。小田說:「租摩托車去夜遊吧。」「好。」

到了附近的租車行租車,店老闆還很熱心地告訴我們一些路線,並叫我們小心一點,別迷了路。小田指指我說:「對啊,尤其是她,很笨的。」真是過份!

恆春的柏油路寬廣而平整,可是沒有路燈,也很少有別的車。道路的兩旁,是一個個的墳塚。摩托車的前車燈照著前方,什麼都沒有,唯見一條無盡頭的長路。

「妳會不會怕啊?」小田好奇地問。

「不會啊,有什麼好怕的?」本來嘛,有什麼可怕的。

「妳知不知道路的兩旁是什麼?」

「墳墓啊。」

小田笑了起來。

其實,跟鬼比起來,我倒覺得人更可怕。我不擔心這時會不會看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反正我向來問心無愧。可是如果出現了一群毫無理性、隨便砍人的飆車少年,那才是真的令人心驚呢!

騎到了一個叫『出火』的地方,小田把車停在路邊。路旁有一大片空地,不少人圍成好幾個圓圈,蹲在地上玩火。原來,這塊地的下方有瓦斯,打火機一點就燃燒起來了。

小田是第二次來這裡,我則是第一次。從馬路邊要走到大家玩火的地方,有一點點距離。不過四周一片漆黑的什麼都看不清楚,只曉得前方有火光,火光旁有人。

「喂..妳不要笨笨地跌倒了喔,小心一點!」前方的小田轉過身來對我喊著。

「知道啦。」

到了那兒,我很好奇地蹲下來看,並學著大家拿起地上的木枝對著前人挖的洞戳啊攪啊的。我們借了別人的火把這兒點燃,冒起一簇火花,映得臉上一亮一亮的。

玩了好一會兒,我們站起身來,抬頭一看,赫然發覺恆春的夜空乾淨的驚人。大大小小的星子在天上閃啊閃的。自從暑假到澎湖畢旅後,我就再也沒看過這麼多的星星。

「哇!好多星星!」我驚歎了起來 。

「對啊。」小田望著星星,微笑著。

南台灣的十二月,並不冷冽,是溫柔的冬天。即使這麼晚了,也沒有刺骨的寒風。

拍拍褲子上的塵土,我們打算離開了,想到恆春古城去看看。城牆多半已被破壞,只留下四個城門,看似歷盡滄桑地矗立在那兒。爬上殘餘的城牆,我坐在上面呆望著星空;小田則四處〞探險〞,認真地不知在研究些什麼。

回憶至此,我發現每次都是這樣的-

我,停留在一處,望向我覺得美麗的地方。

他,靜止不下來,四處探尋搜索,任何事都新鮮、任何物都有趣。

我就待在那兒等他回來。

好好笑,忽然想起了『風箏』這首歌,小田真像一只風箏。

土地踏實平穩,自有其恬淡安適的樂趣。但當地見著了四處遊盪的風,卻又止不住地欣羨起風的自由、忍不住愛上它的不安定。最後只有把自己化為塵土飛砂,才能跟著風四處遨翔,直到風停了下來,塵砂落地,等待著下一次的風起…

宛如沉穩的地的我,等得很辛苦,但我並不是全無所得。

看看錶,十二點多了。

「回去休息吧。」小田跑回來說。

「嗯,時間差不多了。」我跟著他站起了身。

回到旅館,我覺得好睏。照例還是我先進去盥洗,出來之後換他進去。我攤在床上看電視,小田不時地從浴室裡跟我說一些什麼,我有一搭沒一搭地應著。最後,一不小心睡著了。

「…妳說呢?」小田不知問了什麼,許久不見我出聲,就嚷道:「小茜,妳睡著了啊?」「Hun…?」我勉強睜開雙眼,一臉困惑,如在夢中的眼神。

小田從浴室裡出來,見我抱著棉被一動也不動,便過來搖我:「起來起來,怎麼這麼早就睡了?」這一幕好像在哪裡見過,只是角色對換了。

「好啦。」我打起精神和他一起看電視、聊天。後來實在太晚了,便關燈就寢,這下倒換我睡不著了。我翻來覆去的覺得很難受,失眠實在不好玩。我索性起身坐一會兒。沒想到小田也沒睡著:「哇!小茜,妳不要忽然起來嘛,嚇死我了!」

「會嗎?」

「不信妳先躺下。」

「嗯?」

我躺了下去,換小田起身坐著。房間暗暗的,分不清誰是誰,只見小田的影子立在眼前,好似一縷幽魂,感覺真的十分詭異。

「啊..真的蠻恐怖的。」

「妳看,快睡覺吧。」

「好啦。」我只好又躺下去試著入睡,後來意識逐漸模糊,可是我知道自己睡得很不安穩。

迷迷糊糊中,我好似聽到小田的聲音,輕輕喚著:「小茜..小茜..」

「什麼?..」我不太確定是夢還是現實。

「妳怎麼睡到那裡去了?」小田輕聲地說。

我這才發現不是夢,我不知道怎麼睡的,整個人遠離了床的中心,靠著牆壁。

「過來過來..」小田的語氣像是在召喚著迷失的孩子。我睡回原來的位子,小田溫柔地拍拍我的頭(其實我覺得很像在摸小狗)。我忽然覺得很安心,不一會兒我又睡著了。

待天亮,我睜開眼睛,小田還是早已起床。那天是十二月二十四日,聖誕夜。但是在這純樸的地方,我感受不到什麼聖誕節的氣氛。

我們騎著昨天租來的摩托車,沿著海岸線走,每遇到一處美景就會隨興地停下車來逛逛。

這裡滿山遍野的牧草看起來是如此的青翠,令人心嚮往之。不時還可以見到三三兩兩的牛群、羊群低頭嚼著青草。

我喜歡這種沒有建築物遮蔽視線的感覺,我喜歡一望無際遼闊的草原。

忽然,下起了半大不小的雨。我們把車停在一座小廟邊躲雨,順便吃早餐。我啃著硬硬的便利商店麵包,望著廟後一大片嫩綠色的草地。奇怪,一點都沒有冬天的感覺。
優秀文學网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學期小田寄來的信件,有些時候是很認真地和我討論某些問題。也許他開始認為我是一個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會跟我說一些心裡的話。而我也都盡我所能地幫他,回信經常都是一封封長篇大論。
  • 「妳懂我的意思嗎?」蘇琳看著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達心裡的感受。
    「嗯。」
  • 我走近學長,他卻躺在地上,沒有起身。

    「學長,你還好吧?」我蹲下去輕輕拍拍他。

  • 不知在湖邊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許入夜後的涼意,下意識地拉緊了外套。

    「來,把手給我。」學長說。

    我順從地伸出雙手,學長則用他溫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雖然心情頹喪,因為我可以預期到學長的表情會有多麼冰冷,可是還是得去啊,畢竟是我辦的,還得出錢請客咧。
  • 我還有學伴對不對,聽平偉學長說的。」
    「呃…是沒錯…」嘖!這學弟真難搞,本來想隨便辦個單支的家聚就算了,這下可好,我還要和林平偉討論家聚的地點,真傷腦筋。
  • 說真的,最近還好嗎?」
  • 續我們的行程逛了一會兒之後,小田把旅遊手冊交給我:「小茜,妳來看地圖吧。」「好。」

    我是個有點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圖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認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時我就停下腳步對著地圖研究起來:「假如這邊是東邊的話,那..」

  • Check in之後,老闆娘領我們到房間去,原來就在一樓櫃台的旁邊而已。我們檢查了一下設備,該有的都有了,便心滿意足地打開冷氣打開電視把自己扔到床上。
  • 這個暑假似乎特別炎熱漫長,不知道要怎麼打發好。本來和阿惠約好了要去九份住一天,卻因為她媽媽的一句:「只有兩個女孩子去那裡多危險啊!」而取消了。好可惜,少了一次出去散散心的機會,有點鬱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