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希望有天你會懂(17)

弱水三千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2月5日訊】

不一會兒,天空乍然放晴,於是繼續了我們的行程。

來到七孔瀑布,我們把車停在山腳下,爬階梯上去觀瀑。並沒什麼特別的,不過倒真的有好幾個孔。

「ㄟ..你也是用這種單眼相機喔?麻煩你幫我們兩個照一張。」一個中年男人請小田幫忙。

「好的。」小田接過相機,幫那個中年男人和他摟著的女人照了一張。

「我的相機喔,不知道怎麼搞的,才剛花了一萬多塊買的耶,卻老是出問題,你幫我看一下好不好?」原來照完還沒了事,那男人好像還想多抬抬槓。

「噢..好..我看一下。」小田無奈地對我笑了一下,就接過相機和那人研究了起來。他就是這樣,總是不懂得怎麼拒絕別人。

我把行李放在石頭上,乾脆一個人去攀登瀑布。蠻陡的,有一點恐怖,幸好我的布鞋抓地力不錯,不然實在很有可能掉到河裡變成落湯雞。我賣力地爬上去,想瞧瞧〞孔〞裡的究竟。後來一看,覺得自己真是無聊,孔裡當然是水啊。

我從瀑布上往下望,那兩個男人還在吱吱喳喳個沒完。而那個女人則百無聊賴地坐在一旁,一副乖乖的小女人樣。我本來想過去和她聊聊天,忽然發覺不知道要跟她說什麼,難道叫她也跟我像猴子一樣的爬上爬下嗎?想想還是算了吧。不過看她就只能坐在旁邊枯等,有一點同情她。

後來小田和那個中年人實在講太久了,我索性坐在他們旁邊的石頭上老實不客氣地瞅著他們。一向很有禮貌的小田,臉色也越來越難看。最後那個男的總算是放過他,要起身告別了。

「喂!妳剛剛都不救我!」小田又抗議了起來,就像鹿港的那一次。

「救你幹嘛?我看你和他聊得蠻投緣的啊!」我促狹地笑著。

「妳!」小田又好氣又好笑。

「依妳看,剛才那兩個人是什麼關係?」小田忽然問我。

「夫妻吧。」我想都沒想地回答。

「為什麼?」

「為什麼..」我想了想,還真不知道我為何這麼肯定:「年紀都那麼大了啊..」我說了一個自己都覺得好笑的理由。

「那可不一定耶,」小田一臉不贊同:「那妳想別人看到我們兩個會以為我們是什麼關係?」

我愣了一下,隨即敷衍地說:「朋友啊。」心想『原來你也會覺得我們兩個的關係怪怪的,我還以為你是世紀末僅存的一隻恐龍呢』。然後逕自往前走,不想和他討論這個問題。

小田在一顆石頭前站住腳,很興奮地說:「過來看,化石耶。」我走近一看,似乎是某種貝類的樣子。原來不知幾千幾萬年前,這座山還在海裡呢!一股滄海桑田的感覺油然而生。

小田順手撿了地上另一顆石頭對著那化石敲了敲,敲下一小塊遞給我:「很有趣吧,讓妳帶回去做紀念。」

離開了七孔瀑布,我們繼續沿著24號省道前行。

到了佳樂水,我們把摩托車停在路旁,走近海邊的沙灘。海風很大,浪一陣陣猛烈地打來。有時站得離海面太近,還會被突來的大浪給嚇一跳。

小田拾起地上的樹枝,在沙灘上用日文寫了一個大大的『笨蛋』,我則惡作劇地在前面加上『亂馬』,小田不甘示弱地把它畫掉,改成『小茜』,幼稚得不亦樂乎。

離開了海邊,騎到了一個名為『風吹砂』的地方,果然地如其名,我們真正領教了恆春著名的落山風,風砂大到把人的臉都打痛了,眼睛也幾乎睜不開。雖然近海處栽滿了林投,卻仍是擋不住陣陣襲來的強風。

「我想吃烤蕃薯。」小田忽然說。

「好,你等一下,我去買給你吃。」

我跑到小販那兒買了兩個烤蕃薯,然後和小田就這麼蹲在圍牆後躲著風吃。小田把自己的吃完以後,又偷咬了我的一大口。「你很詐喔~」我們邊吃邊玩鬧著。

沿著海岸線一路遊玩過去,最後繞了個圈回到恆春。我們先把租來的摩托車牽到租車店歸還,然後整整行李打算到客運站等公車回高雄。

還沒走進售票處,就有野雞車的來拉人,說再兩個人就可以開車了。雖然好像有點不保險,不過基於時間和金錢上的考量,我們還是接受了。

上了那輛小客車,他們放錄影帶給乘客看,是鍾麗緹和鄭伊健演的『美人魚』。我們斜靠在坐椅上,看著電視打發時間。

「喂,美人魚怎麼說?」小田忽然問。

「嗯,beauty fish 嗎?」我隨口胡謅。

「不是啦,亂講,是mermaid 。」他糾正我。

「噢。」

劇中的那隻〞美人魚〞一直想要和男主角接吻,可是想盡辦法都不成功,最後終於因為時間地點都對了,兩人就順其自然地接了吻。

「妳有沒有和人接吻過?」小田劈頭就是一個讓我吃驚的問題。

「沒有…」

「連和妳以前的男朋友也沒有?」他質疑。

「我又不是很喜歡他,所以…」

「是喔?」

『小田一定有經驗!』我這麼想著,忽然莫名其妙地有點不悅。

戲演完了,離高雄仍有一段距離。他們換了一卷豬哥亮的餐廳秀。看著看著,我靠著他睡著了。

到了高雄市區,天都黑了,路上行人熙來嚷往地好不熱鬧。啊..當然,今天可是聖誕夜呢!

本來打算在火車站附近下車的,誰知弄錯了地方(好吧,我招了,是我的錯 :P)。我們在一家百貨公司前下了車,東張西望了一會兒,決定還是先進百貨公司找洗手間。

那家百貨公司佈置得金璧輝煌,搭配著一株株的聖誕紅與柏樹,充滿了歡愉的氣氛。

我們搭電扶梯上樓,小田望著main floor的那些化妝品專櫃,很不以為然地說:「這些人還真有錢啊,到百貨公司來買東西。」我知道小田一向對這類地方沒有興趣,我甚至覺得小田在百貨公司中出現是很突兀的。忽然想起剛認識時,和小田一起穿過台北新光三越站前店,他戲謔地說:「妳看到那些專櫃小姐了沒?下一場大雨她們臉上的漆就會很壯觀地掉下來了!」惹得我笑個好半天。

舟車勞頓了一天,我們都覺得十分疲倦,想趕快先找地方住。

為了隔日回程的方便,我們打算在火車站附近投宿。可是,這裡到底是哪裡啊?

我們翻開地圖,看看我們是在一心二聖三多四維五福六合七賢八德九如十全的哪個位置。幸好高雄市是規劃過的城市,不一會兒我們就認清了方向。

沿著往火車站的方向走去,我們看到了一家戲院,有不少人排隊買票。我們也想看場電影,就走過去看看有哪些選擇。最後我們決定選『Babe』(果然是小孩子看的,呵..),歡愉熱鬧的聖誕夜,看看溫馨可愛的動物電影也不錯。

進了戲院,驚覺有一大堆小孩子,心裡暗暗地覺得不妙。果然,電影一開始,小朋友一看到可愛的動物就驚歎起來,還不時地問旁邊的爸爸媽媽一些很好笑的問題,真令人哭笑不得。

原本悶悶的心情,隨著笑聲似乎暫時消失了。

好個聖誕夜。
優秀文學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忽然覺得,往屏東的路好長好長,遠得我無法承受。心中的鬱結,幾乎讓我呼吸困難。好想趕快下車,離開這個地方。
  • 這學期小田寄來的信件,有些時候是很認真地和我討論某些問題。也許他開始認為我是一個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會跟我說一些心裡的話。而我也都盡我所能地幫他,回信經常都是一封封長篇大論。
  • 「妳懂我的意思嗎?」蘇琳看著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達心裡的感受。
    「嗯。」
  • 我走近學長,他卻躺在地上,沒有起身。

    「學長,你還好吧?」我蹲下去輕輕拍拍他。

  • 不知在湖邊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許入夜後的涼意,下意識地拉緊了外套。

    「來,把手給我。」學長說。

    我順從地伸出雙手,學長則用他溫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雖然心情頹喪,因為我可以預期到學長的表情會有多麼冰冷,可是還是得去啊,畢竟是我辦的,還得出錢請客咧。
  • 我還有學伴對不對,聽平偉學長說的。」
    「呃…是沒錯…」嘖!這學弟真難搞,本來想隨便辦個單支的家聚就算了,這下可好,我還要和林平偉討論家聚的地點,真傷腦筋。
  • 說真的,最近還好嗎?」
  • 續我們的行程逛了一會兒之後,小田把旅遊手冊交給我:「小茜,妳來看地圖吧。」「好。」

    我是個有點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圖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認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時我就停下腳步對著地圖研究起來:「假如這邊是東邊的話,那..」

  • Check in之後,老闆娘領我們到房間去,原來就在一樓櫃台的旁邊而已。我們檢查了一下設備,該有的都有了,便心滿意足地打開冷氣打開電視把自己扔到床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