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七)

足以改變教科書的考古發現

正見網叢書編輯小組
font print 人氣: 78
【字號】    
   標籤: tags: , ,

綜觀之前提到的考古發現,我們不免在心中產生了一個很大的疑問──為什麼這些考古發現所呈現的觀點,與我們現有的認識大不相同,甚至抵觸學校教科書的內容?記得教科書是這麼寫的──人類進入文明時期不超過一萬年。如果人類的文明發展史真如教科書所說,那麼對於上億年前的金屬製品和文明遺跡,我們該作何解釋呢?

這一類考古發現所引發的疑問正好提供了我們重新認識自己的機會,也驅使我們再一次檢視人類演化歷史的正確性。可惜多數科學家並沒有重視這樣的機會,反而因為這類發現與他們相信的進化論產生矛盾而裹足不前。為什麼呢?這很可能是因為涉及到要挑戰進化論的整個模型。進化論這個存在上百年的模型所發展出來的理論及學說,早已深深地影響現今的科學及社會發展,使得許多科學家們沉浸在其中而跳不出這個框框。固有的觀念造成他們對於這些無法歸納到進化論系統的發現視而不見,甚至排擠這些發現。

一八八○年,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地質學家惠特尼(J. D. Whitney)發表了一份長篇的報告,描繪他在加州金礦中所發現的工具。這些工具包括數個矛頭、石磨和石杵,是在礦井下很深的、而且未曾被觸及的火山岩下面發現的。地質學家確認這些岩層是在距今九百萬年~五千五百萬年之間形成的。但是史密森學會的Holmes,也是十九世紀《加州發現》的著名評論家,他的評論卻是:「也許,如果惠特尼教授能像今天的人一樣完全了解人類進化歷史的話,他可能會猶豫是否公布他的結論(這一結論表明在遠古時代的北美洲就已經有人類存在了),儘管他面對的發現是如此的輝煌。」換言之,如果發現的事實不符合當今普遍認同的觀點,即使證據再充足,也會因為無法受到主流科學界的接納而必須丟棄。這些重大的考古「發現」也只能作為一種台面下的考古發掘,而無法進一步 「呈現」到一般大眾眼前。

除了對挑戰權威理論的證據產生排斥外,另一方面科學界也發生了為擁護權威理論而出現的造假事件,其中最著名的即為皮爾當(Piltdown)欺騙事件。故事發生在二十世紀初,一位業餘收藏家道森(Charles Dawson)在皮爾當發現了幾塊人類的顱骨。隨後,大英博物館的Arthur Smith Woodward 爵士以及Pierre Teilhardde Chardin 等科學家也加入了挖掘工作,他們發現了一塊像猿的頜骨以及幾塊較古老的哺乳類化石。這時Dawson 和 Woodward 想到,如果把發現的人類頭骨和像猿的頜骨拼在一起,正好能夠組成一個來自於更新世早期或上新世晚期的人類祖先化石,這樣的組合便可以有力的證明進化論的存在。

隨後他們便著手進行,並對科學界宣布了「皮爾當人」這一發現。然而四十年後,維納(J.S. Weiner)、奧克雷(K. P. Oakley)連同其他一些英國科學家,共同揭露了「皮爾當人」是個超級騙局,而且這個騙局是由一些具有專業科學技術的人一手炮製的。且讓我們看一看這份驚人的名單:大英博物館的Arthur Smith Woodward 爵士、王家外科醫學會 Hunterian 博物館的Arthur Keith 爵士、劍橋大學地質學院的William Sollas以及著名解剖學家Eliot Smith,當然還有Dawson和Pierre Teilhardde Chardin,都是備受尊敬的專家們!揭露騙局的維納後來在發表感想時說:「在這一切背後,我們感受到了一種強大而急迫的動力……有一種幾近瘋狂的願望,希望能夠填補那些對進化論來講十分必要的缺失環節,以便證明進化論的正確……。」

這類欺騙事件的發生,充分暴露了因為研究態度的偏頗,科學家們不但喪失了他們最受人敬重的特質--實事求是、求真的精神,反而還用盡手段來彌補現存理論層出不窮的漏洞,以爭取或確保自己學術上的成就。如果科學家們能秉持客觀公正的態度審視每一個證據,這樣的研究才能真正還原歷史的真相。其實一個新的概念在剛剛提出的時候都無可避免地會遭到質疑。進化論被提出的時候也曾面臨相同情形,唯一的差別在於它得到了更多的後續研究。但是進化論者壓制、排擠其他證據的例子卻透露出這些研究的基礎點很可能已經偏移了,因為他們沒有客觀地去檢視每一證據,而是有意地過濾掉衝突進化論的證據。然而,當我們正視並整理這許許多多的考古證據,它們的價值便浮現出來──指出當今人類發展學說的侷限性。如果將這些考古發現如人類足跡、古生物遺骸、史前文化遺產、甚至宗教歷史串聯在一起,系統地整理歸納,將能幫助我們建構出另一套人類發展的軌跡。

舉個例子來說,佛教經書中曾記載,釋迦牟尼佛說他在上億年前就修成得道了。也就是古代的修煉人認為人類的存在是有上億年歷史的,這個說法與米斯特的三葉虫腳印帶來的訊息是一致的。當然這樣的推論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能得到證實,但這確實提醒我們,只要願意改變原來的觀念與態度,眼前打開的是另一條寬廣的道路,而這樣的研究絕對值得!如果人類並非由猿進化而來,如果這許多千萬年前的史前文明遺跡,確實是不同時期的人類遺留下來的,那麼針對這些發現所做的研究,不正可以幫助我們解讀亙古以來人類從發展、輝煌到毀滅,一次又一次豐富的歷史軌跡?相信這不但能使我們人類重新認識自己,更對開創美好的未來有絕對的幫助!@

附錄:部份參考資料

1. William R. Corliss, Ancient Man: A Handbook of Puzzling Artifacts (The Sourcebook Project, 1978),p.453-454.
2. Noah’s Ark(http: //www.wyattmuseum.com/noahs-ark-03.htm)
3.The Ica Stones Gallery(http: //www.labyrinthina.com/icagallery.htm)
4. No. 328: An Egyptian Model Airplane(http: //www.uh.edu/engines/epi328.htm)
5.Ancient Maps (http: //www.wwatching.net/cgi-bin/pgsrvr.cgi/cgi_stubs/enigma/ancien)
6. Charles H. Hapgood, Maps of the Ancient Sea Kings(Adventurest Unlimited Press, 1997)
7.張建術,「重繪中國最古的地圖《山海圖》」,中國國家地理雜誌(民國九○年十月號),p.98-105。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最近我正在收集一些旅游資料,打算到埃及去旅行,去看看金字塔。一般我們曉得,金字塔是埃及人在四千五百年前到五千年前在埃及蓋的,那麼我常在想,那麼久以前,埃及人是用什麼樣的技術、什麼樣的方法,能夠蓋出這麼偉大的建築物?埃及人蓋金字塔的目的是什麼?不知你有沒想過這一類的問題?
  • 很多人對於現今考古學家發現的許多史前文明證據抱持著保留態度,每當有科學家發現人類在史前時期曾經有著極高度文明的證據時,有的科學家就會以懷疑的眼光看待這些來自史前時期的文物,而不是以客觀的角度來審視,這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受了達爾文進化論的影響。
  • 一九六八年的一個夏天,一位美國的業餘化石專家在位於猶他州附近,也是以三葉虫化石聞名的羚羊泉敲開了一片化石。這一敲不但鬆動了一百多年以來現代人類所篤信的進化論,更替人類發展史研究敲開了另一扇門。
  • 除了幾個有關人類足跡的發現之外,世界上也有許多發現顯示,在相同時期不但有人類的存在,而且這些人類和我們一樣具有高度的文明,他們的特徵之一便是具有使用金屬的能力。
  • 秘魯的人像與多岡人的天文知識透露了古人關於探索天空的知識與技術,比起我們來很可能是毫不遜色的。讓我們繼續往下看─有關古人對於飛行技術的掌握。
  • 法國有一家工廠於1972年時從非洲加蓬共和國一個叫奧克洛的地方進口鈾礦石來使用,他們驚訝地發現,這批進口鈾礦石已被人利用過了。
  • 還記得上帝造人、女媧造人、盤古開天或是諾亞方舟的神話故事嗎?當「人是從猿進化而來」的說法取代神造人的說法後,這些故事逐漸地被我們淡忘了,或是被當成古人由於對大自然現象缺乏科學的理解所產生的奇想。
  • 金字塔這種神秘錐體建築物在世界各地的文明中都出現過,其中包括瑪雅文明。在墨西哥就有一座由瑪雅人興建的金字塔,會在人們拍手時傳回很像鳥叫聲的回聲,十分神奇。
  • 有人認為這或許是古代的太空船,因為如果照此推斷,那麼「查上有光」、「十二年一周天」等描述就不荒誕了,「羽人棲息其上」也就可以得到解釋,「羽人」顧名思義是身披白羽會飛的人,即我們所知的太空人或甚至是仙人的裝束。
  • 英國巨石陣(Stonehenge)是位於威爾特郡(Wiltshire)的圓形石林,由幾十塊巨石組成,據信已有幾千年的歷史,但人們尚不清楚它建造的目的為何。現在有專家指出,這些巨石像是古代的樂高(Lego)積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