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賞】沉醉東風.對酒

作者:歲寒
煉丹 中國畫

圖為明 文伯仁《丹臺春曉圖卷》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297
【字號】    
   標籤: tags:

盧摯《[雙調] 沉醉東風.對酒》

一邊飲酒一邊尋思,以酒消愁。圖為宋 《柳陰高士圖》。(公有領域)

對酒問人生幾何,
被無情日月消磨。
煉成腹內丹,
潑煞心頭火。
葫蘆提醉中閑過。
萬里雲山入浩歌,
一任旁人笑我。

【作者簡介】

盧摯(約1241年~約1315年)字處道,一字莘老,號疏齋。詩文與劉因、姚燧齊名,世稱「劉廬」、「姚廬」。其曲「媚嫵,如仙女尋春,自然笑傲。」《全元散曲》錄存其小令一百二十首。

【字句淺釋】

煉丹 中國畫
道家煉丹有「內丹」和「外丹」的分別。圖為明 文伯仁《丹台春曉圖卷》局部。(公有領域)

雙調:元曲宮調之一;「宮調」是元曲中音樂部份的調式。元曲中最常用的有五宮四調,合稱「九宮」。
沉醉東風:曲牌的名字,相當於宋詞中的詞牌。
對酒:這首曲的題目。和宋詞一樣,元曲可以有一個概括其內容的題目,也可以不寫任何題目,只寫曲牌的名字。
腹內丹:即「內丹」。道家煉丹有「內丹」和「外丹」的分別。
潑煞:撲滅。
葫蘆:一種瓜,掏出內瓤後,曬乾用以盛酒,稱為「酒葫蘆」。
浩歌:放聲歌唱。
一任:任憑,聽憑。

【全曲串講】

我一邊飲酒一邊尋思,像這樣以酒消愁的日子,在人生中也是很難得的。
無情的歲月,每時每刻,都在消磨著人短暫生命的時日。
只有入道修煉,煉成了金丹,跳出了塵世,才能完全撲滅心中對世間萬事鬱悶的火氣。
提著酒葫蘆,在醉夢中過著悠閑自在的日子。
有朝一日,當我放聲高歌,進入萬里雲山、皈依大道之時,
任憑你常人怎樣嘲諷譏刺,我也是聽之任之。

【言外之意】

此曲作者雖然官居高位,但身在紅塵,就有無數的煩。惱圖為北齊 楊子華《勘書圖卷》局部。(公有領域)

此曲作者雖然官居高位,但身在紅塵,就有無數的煩惱,又不能一一發洩,便鬱積心中,成為火氣。借酒澆愁吧,即使能暫時舒緩心中鬱悶,也不可能永遠縮身到酒葫蘆中去。況且人生短暫,每天都在消耗著生命,得有一個長治久安的辦法。因此作者希望有一天能自由地進山修道,煉成仙丹,永離煩惱。至於常人不能理解、譏諷嘲笑,那又何足掛齒,由它去吧!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間人心險惡,人海風波濁浪翻滾;世人對未來的奢望,乃至已在手中的榮華富貴,實質上與南柯一夢沒有兩樣。但真能參破這白日夢的又有幾人呢?
  • 陶弘景「山中宰相」式的處境並非他的意願,更非他的追求。他是一個道家的真隱者,從青少年時代就決心修煉、成道。後來受皇帝信任和委託,也不過是天命使然,自己順應天命而已。
  • 人過中年,易生遲暮之感。特別是經歷了宦海沉浮、飄泊之苦,壯志消磨、豪情退盡,常生厭世出塵之心。
  • 杏花村、瘦竹疏梅,烘托出一種田園風韻和清新恬淡、飄逸高雅的隱居情趣。自耕自種、自己收穫,完全的自食其力。
  • 這條形神俱備的大魚,正是作者自己的化身!作者自負有天大的本事,承擔非常的大任就像這條大魚把一座仙山放在背上輕輕的馱著一樣。
  • 與唐詩、宋詞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元曲有著濃厚的生活氣息,語言活潑生動,表現手法豐富多彩,而且在音樂美方面似乎更勝一籌。因此讀過唐詩宋詞的讀者初讀元曲時往往感到新鮮,常常破顏一笑,甚至捧腹不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