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大腦裝芯片

鄭貽春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裝上intel奔騰4最流行的
升級了的中央控制器

給大腦裝芯片
裝上各种各樣軟件的綜合體
裝上形形色色的風景如畫的大自然
裝上千篇一律的面孔、冷冰冰的社會現實
裝上重复千遍万遍連篇累牘的謊言
裝上欺詐的合同、注了水的微笑
和拼命掙扎的苦難
裝上同一幅畫面的電視、同一類思緒的書攤
同一音頻的廣播和同一种說法的
報章雜志
裝上同樣肮臟的側所和同樣不堪入目
的雞毛蒜皮的你爭我奪
裝上失事的飛机、迅速下滑的道德
和打撈不起的沉船
裝上希望工程也無法挽救的輟學
裝上豆腐渣的橋梁、道路
和領導的重要講話以及經不起風雨
見不了世面的高樓大廈

給大腦裝芯片
大腦就可以一個步凋地運行
一個方式地思考
一個模式地自我展現了

給大腦裝芯片
裝上美麗的堂而皇之的芯片……

洗腦時代

把腦蓋打開
把腦子拿出來
把腦子的紋路、褶皺展開
像展開一塊帶污點的白布
像抖落掉褲子上的灰塵

把腦子放在洗衣盆里
用水浸泡
用洗衣粉浸泡
用最純淨的洗腦粉浸泡
用廣告般宣傳的語言浸泡
用鶯歌燕舞的碎沫浸泡

泡的時間長一點
越長越好
泡個十年、八年、五十年甚至更長
泡個几千年泡出個悠悠的夢幻

泡久了
腦子就好洗了
泡的時間不長
腦子怎么洗呢?

泡,是洗腦的關鍵
是洗腦的基礎工程
沒有這一步
就什么也談不到了

所以,一定要好好地泡
要大張旗鼓地泡
要千方百計地泡
要名正言順地泡
名不正也要泡
言不順也要泡
只要泡久了
名不正也會變得名正了
言不順也會就得言順了
黑的也會變成白的了
苦的也會變成甜的了
僵尸也會變成大活人了
骷髏也會旁若無人地閑庭信步了……

泡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
泡的潛能是不可忽視的
泡的色彩是絢麗斑斕的
泡的目標是從胜利走向胜利的
泡的偉大意義連篇累牘
泡的歷史輝煌無比
泡的現實丰富著泡的奇跡
泡的奇跡令人嘆為觀止……

泡完了以后 腦子就大了
腦子大了
一切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然后,攤開洗衣板
如攤開報紙的各個版面
如攤開電視播音員的臉
如攤開無線電波長短不一的頻率
開始用力地揉搓
用心地揉搓
用暴力的迸發之功揉搓
用鼓脹的泡沫揉搓
用大大小小、轉瞬即逝的泡沫揉搓
直到把腦子洗干淨
直到把腦子洗徹底

洗腦子不能洗一遍
只洗一遍是遠遠不夠的
腦子要天天洗 月月洗 年年洗
每時每刻都要洗
要洗它個九百六十万
要洗它個神州光燦燦@(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皇帝所代表著的是一种适應于皇權生成和發展的制度,亦即帝制。帝制是王朝制的本質及其最高表現,研究帝制,必須研究其所來源的王朝制。王朝制是中國歷史的基本制度,除了名稱、旗號(即國號)有所差异外,究其本質,概莫能外。古代王朝是現代王朝的縮影,現代王朝是古代王朝的擴大了的翻版,唯一不同的是,古代王朝勇于承認自己是王朝,現代王朝卻常常打著反王朝的旗號而行其王朝之實。所以,從根本的意義來說,現代王朝具有更大的欺騙性和迷惑性。
  • 父母去世二十餘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隱痛。其實我與父母的情非兒女情,乃是質疑人生的一種縈繞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公有領域)
    每一次,從香港回深圳,火車終點站是,羅湖。都會的繁華燈火漸漸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開始現出黑的夜色,發亮的河流。就在此時,羅湖關到了。經過繁瑣的驗證,安檢,走過火車站的長長的棧橋,豁然一片的站前廣場,噴泉池邊永遠坐著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築物,馬路一律比香港寬,汽車也比香港的車輛大許多,按著喇叭不由分說地將路堵起來,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間。此時想起香港,削薄入雲的建築,斑駁唐樓,精巧廟宇,潑濺的燈火——格外地像一個夢。
  • 中共病毒肺炎發展到現在已經進入一個紛亂的狀態,部分人士認為疫情已經減緩,尤其有些人士已經迫不及待要出門活動甚至遊覽了。
  • 旅行時滿載的夢想,卻總在回到自己家中打開冰箱看到空無一物的那一瞬間,回到了現實。那些被盈滿的靈感和經驗,總能讓自己決定勇敢地丟棄現實生活中的一些什麼,掏空後,重新再來。
  • 詩人曾說:「黑暗來臨前/我們原是不認識彼此的/苦難來臨時/我們相擁而哭泣/當黎明到來時/已是靈魂的兄弟/太陽升起時/我們會像家人一樣道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