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詩:西柏坡

鄭貽春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西柏坡(一)

誰今天來到西柏坡
誰明天就可能拿下全中國

就在這里安營扎寨吧
就在這里運籌帷幄

把日月星辰作密碼
發給狂叫的野驢和猛虎
讓青青芳草和夜來哭的花朵
開滿滲著濃血的黑土地
讓飲泣的高粱、玉米和大豆
茂盛在苦難的密林里
也失落于不長庄稼的后山坡

長閉不醒的眼睛是捷報
滾滾如煙的人頭是收獲

再攤開偌大的地圖 在中國的廚房
把中原做菜板
用圍殲的戰略做刀
用分兵夾擊的戰術切割
直到將國軍這條魚
剁得個鮮血汩汩
剁得個七零八落

800里的秦淮河
盛不下華夏族的悲嘆
九百六十万的土地
何曾見過如此的屠戮

螞蟻在進攻
紅色的毛毛虫發出蚊子嗡嗡的號令
老鼠在躥動 躥出平津地區見不到的宁靜
誰在召喚黑暗
誰在泯滅黎明
誰在招惹歷史的哭聲

哦,誰來到西柏坡
誰就要拿下全中國

西柏坡(二)

在革命圣地 我也革命
我革命有什么意義呢
革命已經成功 詩歌仍在消亡

革命就是拿下金鑾殿
拿下紫禁城
革命就是在万眾簇擁的人頭上
山呼万歲万歲万万歲

我革的是什么命?
再革下去 我的命也會被革沒了的
因為,成千上万的命在死亡的實踐中已經默不作聲了
那,就把我算作他們當中的一員吧
就把我算作半個多世紀前收獲的一顆哭不出聲的冤魂

西柏坡紀念碑(三)

我像雄鷹一樣飛臨到
這冷漠的高聳的石頭上
鋒利的雙腳緊抓住
這即將坍塌的稻草

如抓住一堆屎尿
我渾身無比地肮臟

肮臟的我豎成紀念碑的頭
在這貧瘠而荒涼的烏云籠罩的世界里轉動
在這殺喊聲連成一片的死亡之地上駐足并飛翔 

我是一個不能動的歷史形象 

西柏坡(四)

來到革命胜利的發源地
我跑肚拉稀
像發了瘋的革命風暴

難道說,我肚子里
細菌的肆虐橫行
跟半個多世紀前的那場三大戰役
有什么必然的聯系?
要不然,為什么非得把廁所
選作我難過的主題?

我的病何時能好
用什么藥物治愈
西柏坡這個病體?

西柏坡(五)

西柏坡的歪脖子樹
种植在哪里

它生長并成熟在故宮的深處
它萌芽在慈禧老佛爺的后腦勺里
它鋼硬在康熙的御批里
它复制在軍机處的褲襠里
它克隆在中國的眼睛里

西柏坡的歪脖子樹
跟吊死崇禎皇帝的那棵歪脖子樹
确實有脫离不開的關系

西柏坡(六)

從西柏坡來到故宮
來到紫禁城
我犯了一路的病

我一直想嘔吐
我感到很惡心@(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朋友 我們曾都是嫩葉 一起喝著露水 曬著陽光 一起聽風說 說不完的故事 一起 一起做過數不完的事
  • 晨霧經過時 陽光從林梢遞出一束光柬 聊開了一片盎然 輝光吃進氤氳繚繞的舞動
  • 我是一隻隨風漂泊的小船, 經常停靠在姥姥的臂彎。 姥姥的臂彎就是我的港灣, 輕輕的搖晃和拍打就像海浪親吻著船舷。
  • 山巔似乎起了波浪 主角的山謙卑蟄伏在浪潮裡 彼此併肩靠攏
  • 星空下 夜深了 天空撒下許多神秘的種子 給山 給大地 給你 和我
  • 《岩上八行詩》啟我入門深入思索人生 「手掌的開合之間, 瞬如一生」 「撒手而去 又能掌握什麼」 率真說法,直指人心
  • 幾度風雨 澗溪旁那棵芒果樹 依舊迎風搖曳 幾度寒暑
  • 長椅不敵夏日的熱吻 老人斑佈滿椅的臉龐 湖面蓮花 湖畔野薑花 伴著倒影陽光沉沉睡去 追風荷葉跳起了蜻蜓的芭蕾
  • 一顆小蓮子 生在汙泥中 依然快樂生長 一顆小蓮子 生在汙水中 依然自信長大
  • 一場午後強降雨 擊潰了虛妄的話語 暗黑的影子埋伏牆垣 冷眼── 人來人去 濺起無言的水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