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 我之所愿

鄭貽春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我之所愿是人類文明的壯景奇觀
歷史的浩蕩之流沉積我豪邁的祈愿

我愿打碎精神的陰暗的牢獄
并釋放被關押的形色各异的思想犯

我愿取締對百鳥齊鳴的
莫須有的審判
以解除霜劍風刀
對大自然的無情摧殘. . . . . .

我愿讓言論雪花一樣地飄飛
給純洁的白紙饋贈思想的花藍. . . . . .

一种鳥叫不是春天
千百种鳥鳴和芳草的歌唱
才是美妙的春光無限. . . . . .

一种果實的丰收不是秋的驕傲
千万种累累的果實和沉甸甸的歡笑
才是風景如畫的自然. . . . . .

一顆砂粒不能成為力量
億万顆砂粒的碰撞与組合
才形成浩瀚無際的砂灘. . . . . .

我愿造成開明的風气
而不讓蒙昧的無知來專權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堅持六點原則、化解台海危机、領導中華民族大家庭走向和平与繁榮
  • 此項要求表面看來似乎与台海兩岸局勢無關,其實則是關系重大,可以說具有提綱攜領之功效。因為誠如前此所述,只有民主政府、只有民主政治,才是防范并制止戰爭的決定性力量,而專制獨裁極權的政治體制,則是動亂的深淵,也是戰爭的深淵。有鑒于此,無論是出于中華民族大家庭的原則也好,還是為了捍衛台灣的民主制度也好,都必須毫不隱諱地、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大陸實行政治改革的必要性、緊迫性和重要性,以使中國大陸的北京政府從現在的極權獨裁之狀態轉向分權制衡之狀態,從現在的一党專政之狀態走向多党競爭之狀態,從現在的非理性的人治之狀態走向理性的法治之狀態,從現在的腐敗無能之狀態走向廉洁能力之狀態,從現在的野蠻無理之狀態走向文明的講理之狀態。總之,要使現存的北京政府從現行的官爵分封的王朝體制轉入到人民競選的現代化的民主體制上來,要使現存的北京政府從人際關系的政權授予制轉入到人民選擇的有能力者執政這個正确的軌道上來,而提出如上的政治改革要求,理所當然地是被要求遵循“一個中國”原則的台灣新政府及其領導人陳水扁先生應有的權力。
  • 台海兩岸的和平与否、安全与否、穩定与否,也有賴于中國共產党內的熱愛和平的政治力量的理智、智慧与能力,也有賴于中國大陸北京政府內的有識之士的英明決斷和具有前瞻性的、新穎的思路。
  • 台海兩岸的現實危机來源于中國大陸北京政府的非理性的狹隘思路与忽視歷史、漠視現實的鴕鳥政策,來自于專制獨裁極權政體的無法自圓其說而又必須為自己爭得臉面的裝腔作勢。台灣方面也應對此种危机承擔其所應當承擔的責任,其責任乃是忽視了作為中華民族大家庭一員所應具有的權利、義務,而只是一味地采取小朝庭偏安一隅的心理,而不能把握有利時机地竭盡全力地宣揚台灣經驗,不能使自己成為中華民族波瀾壯闊的民主、自由運動的橋頭堡与保護神,在自動放棄了對于大陸民主化運動所應具有的合法性支持之后,卻又把在中國大陸暫時執政的中國共產党當成了中國大陸的唯一的政治力量,豈不知除了皇帝寶座的力量和刺刀的穿刺力量之外,共產党所能剩下的恐怕只是党的喉舌,亦即大陸的所有党控的新聞媒體發布的謊言和赤裸裸的欺騙及其赤裸裸欺騙謊言的力量了。然而,謊言只要一經戳穿,則一丁點儿力量也都不會有、不可能有了。因此,台灣必須清楚地把執政的北京政府与中國大陸人民區分開來。不進行這种區分,是無利于解決台海兩岸關系的,是不可能解決好台海兩岸關系的。
  • 為維護世界和平与亞太地區穩定,應當盡一切可能堅決反對并制止中國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發動對台戰爭。發動對台戰爭,就是破坏亞太地區的穩定,就是對亞太地區乃至世界的和平均勢造成難以彌補的災難性損失,就是打破現實政治版圖的原有宁靜。發動對台戰爭,不僅是大陸的悲劇,也是台灣的悲劇;不但是中國人的悲劇,也是整個人類的悲劇。為此,必須動用人類文明迄今為止所具有的一切道義的力量、政治的力量、經濟的力量、文化的力量乃至軍事的力量,全面地、迅速地和堅定地制止台海戰爭于萌芽狀態。
  • 一代又一代君主逝去了,一個又一個君主粉墨登場。這不是在古代發生的遙遠的故事,這是發生在我們每一個中國人身邊的每時每刻摸得著、看得見的活生生的現實。君主制,亦即皇帝制或曰帝王制,是中華民族几千年來始終如一的永不變色的制度,盡管君主個人像走馬燈似地換個不停。有一句話叫做: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這個君主制卻似乎是鐵打的衙門,而君主個人,則隨著他們自然生命的消失,就像流水的官一樣卸職而去。這是在中國這塊土地上已經肆虐橫行了几千年并已深入中華民族骨髓的根深蒂固的制度。
  • 一、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他欺世盜各地以“人民領袖”自居,喊出了欺世盜名的“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其實,他的意思不過是:“中國人民從此都給我趴下做奴隸”;
  • 七、這种活生生的現實圖景就是集權,就是專制,就是極其野蠻的暴政。毛澤東及其領導的中國共產党長期以來始終貫穿著反文明、反人道、反現代化的這种集權、專制、暴政的所謂大陸特有的主流意識形態,同時也是照此不誤地去做的。
  • 毛澤東不懂民主,也不屑于一懂;不懂自由,也不屑于一懂;不懂人權,也不屑于一懂。
  • 在毛澤東為奪取全國性政權而從事的漫長的造反經歷中,他以大無畏的革命精神,掃蕩了十次之多的党內异已。輕者削職挨整,重者判刑,槍斃,死無葬身之地。雖然被毛澤東整肅的這些党內要人在鄧小平時代大部分都已獲致了基本的平反,但自封為党內十次路線斗爭正确代表的毛澤東鎮壓与自己意見相左乃至根本不同的党內領袖卻是不爭的事實,是不可更改的真實的歷史。有意見就要被逮捕,有意見就要被判刑,有意見就要被流放,有意見就要被殺頭。因為這种意見据說是“不利于革命”的,而不利于革命的,就必然是反革命的。所以,“殺你個反革命”,你有甚話可說?既然你是反革命,那么連讓你說的權利都被剝奪淨盡,連你說的可能性都根本就沒有,那么跟你說的只有白晃晃的長矛大刀的鋒刃,只有那毫無情義可言的冷冰冰的疾速飛馳的子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