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遺錄》原文 (三)

第九篇至第十八 篇
金剛山人口述 南師古代傳 正浩破解
font print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0日訊】
第九篇 生 初 之 樂

三鳥頻鳴急來聲 渾迷精神惶忽覺   數數出聲朱雀之鳥 無時鳴之開東

夜去日來促春光 中入此時人人覺  仙源種桃何處地 多會仙中弓乙間

寶血伸冤四海流 心覺訪道皆生時  罪惡爭土相害門 上帝之子鬥牛星

西洋結冤離去後 登高望遠察世間   二十世後今時當 東方出現結冤解

腥塵捽地世冤恨  一占無濁無病   永無惡神世界 亞宗佛彌勒王

人間解冤此今日 憂愁思慮雪氷寒  無愁春風積雪消 湧出心泉功德水

一飲延壽石井昆 毒氣除去不懼病  大慈大悲弓弓人 博愛萬物夜獸將

世上惡毒腐病人  世上獸爭種滅時  殺人哀惜死地生 殺人無處處死

桃花流水武陵村  仙會忠孝種桃地  海上萬里輸糧來 萬國忠信歌舞來

淨潔淨土別天地  金築寶城四千里  天長高臺空四肘 十二門開晝夜通

仙官仙女案內入  金童玉女天君士  彈琴一聲清雅曲 不撤晝霄雲高

如雪白蝶雙去來  細柳之間黃鳥聲  溫谷白鳥作作聲 桂樹天上月中宮

憐然榮光無比界  清陽宮殿日中君  水晶造製琉璃國 金街路上歌人

無窮世月彈琴聲  不知歲月何甲子  延年益壽初生法 當上父母千壽

膝下子孫萬歲榮  天增歲月人增壽  春滿乾滿家 願得三山不老草

拜獻高堂鶴發親  祈天禱神甘露飛  永生福樂不死藥 立春大吉建陽多慶

天地反覆此今日  寶城光輝空天射  人身通秀琉璃界 日光無落月無虧

不分晝夜恒日月  直曲交線相交射  窟曲之穴光明穴 無極無陰無影世

涙愁隔精無手苦  日日連食不老草  無腹服不死藥 此居人民無愁慮

不老不死永新年  三十六宮都是春  天根月窟寒往來 平和文雲

天性人心人性天心 性和心和天人和  變成道天人乎  九變九複天人乎

成男成女其本乎  人本乎 天人本人陰道局 聚氣還生陽道局

聚合生必和而人必和  天時地時人時 和氣同樂一夜新

平和相和同日皆平和  不平和難生心 難生心裏去何其得 知讀即能知

世別免愚人  天意人心如未覺士者 爲人同道何人道

平和從萬世   天道不絕來 和氣自得於心

聞平和仰天祈禱   觀聖世保存深源盤 初始天下一氣共歸元

靈水神火明還定   大新天下吾耶心 皆自一心從舜來 日月明

天下合歸元元來  春定好四方均和明 訣雲  虎性無變化單性之獸

狗性亦無變化舊性之獸 牛性有變化難測    曉星天君天使民合稱者

牛性也   豈如虎狗之性也 然則精脫其右

落盤四乳   利在十勝預訣傳世 世人不知可歎奈何

東北五台十二賊   三南五被青衣賊 種骨種仁又種芒 萬仁傷落幾人陽

桑田碧海混沌世   白豐勝三安心處 青雀龜龍化出地 須從走青林人

穀出種聖山地   三災八難不入處 二十八宿共同回 紫霞仙中南朝鮮

南來鄭氏陰陽合德真人來 鄭氏雞龍千年定 趙氏伽倻亦千年 氏完山七百年

王氏松嶽五百年 非鄭爲鄭非范   非趙爲趙非王氏 是故

先天太白數再定 小白後天數 是故 弓乙兩白間

圖書分明造化定 淨堯舜以後孔孟書 字字勸善蒼生活 傳來消息妄真者

自作之孽誰誰家 江山熱湯鬼不知 雞山石白三山中 靈兮神兮聖人出

美哉 山下大運回 長安大道正道令 土價如糞是何說

谷貴錢奈且何 落盤四乳弓乙理 葉錢世界紙貨運 小頭無足殺我理

弓弓矢口誰知守 世人自稱金錢雲 天下壯士未能覺 投鞭四海滅魔爭

至氣順還萬事知 秋雨青山六花飛 春風好時陽照 萬古風霜過去客

天下萬事應和仙 春夏秋冬四時   松栢淩雪君子節 萬壑千峰弓弓士

天地都來一掌中 四方賢士多歸處 聖山聖地日月明 靈風潤化見天根

神心容忽看月窟 戊己分合一氣還 甲乙火龍多吉生 中靈十一才摠靈台

丙丁神鳥正大水土 父母氣還定 庚辛大號衆濟生 天地大道氣還定

年年益壽江南仙 永甯通書玉甲記 天道大降一氣道 坊坊曲曲惟物處

世人不知天上仙 日月何山不照處 高出雲霄照最先明 處處谷谷天道還

水山山前路立 天高地卑有誰知 二十四位八方回 春秋筆法由來迹

三皇五帝億億花 三綱五倫永絕世 明明至德八條目 神道觀之重重生

萬大兵號令 天空空虛虛無無理 東方花燭更明輝 信天村深紫霞中

秋天執弓白馬還 深盟信誠明道還 三十六宮都是春 萬樹春光鳥飛來

沖天和氣三陽春 九宮妙妙好好理 三陰三陽一盤氣 千千萬萬何何裏

吹來長風幾萬里 九重桃李誰可知 河東江山一點紅 雪山何在鳥飛絕

更明大道天地德 方夫大壯後綠人 十雷風火先天合 面面村村牛鳴聲

道郡郡萬年風 九馬當路無首吉 履霜堅氷皆言順 此時何時運來時

時時忙忙急急傳 上南七月西南明 相生相剋待對法 水火既濟相望好

木火通明春風長 水火未濟混沌世 東西分明大亂年 運回周流西域道

筐春心萬邦和 雲開萬里同看日 陰陽混雜難判世 天地定位永平仙

鳥頭白兮黑亦白 家家門前日月明 二十九日立刀削 兌上絕兮艮上連

一盛一敗弱強理 人亦奈何循還天 自然之道不可違 陰陽推之變化理

國家大興吾家興 人命在天天增壽 三台應星天上仙 五福具備飛人間

於美山下好運機 自然仁義更人化 聲可轉天雷震動 瞬能飜電光輝

含水口噴風雨作霑 波指霧雲射飛 時好丈夫令歲月 一將神劍萬邦揮

狂夫由理豈狂名 天自然降欲亨 拔拳逐擊千魔鬼 舉踵屈跿萬地名

舞裏神衫神化劍 清歌音律樂成笙 瑞滿心仁儀 更明來也

定安平 聖山奄宅始開扉 天助隨神入助歸 道化神屋春榮貴

德滿修身潤月肥 四海水清龍大飲 九天雲瑞鶴高飛 不人見聖真孰謂

南來鄭氏更明輝 吉星還聚中興國 凶蛇逆從滅亡方 萬鳥有聲知主曲

百花無語向陽香 逐魔試舞劍輝電 此世號歌聲振雷 幾千年之今始定

大和通路吉門開 此言不中非天語 時不開否道令 如今未覺弓弓去

何時更待又逢春 萬神護面此男女 未覺誰稱大道德 世之起言幾國會

朝鮮萬世中興國 大和門開晝夜通 始起始起萬邦來 春三月之花正好

天人當時皆春舞 天降飛火  世間上桑田碧海 撲滅魔沒

世人間夢外事 丹扇指示通世奇 拯世蒼生問主人 自立心主定世主

個個人心自定主   天一人之萬萬歲 天皇大道嚴可出 大鞭劍下驅妖鬼

無聲無臭震天降   殺魔無種毒火滅 符三千秋應萬經 萬合同歸人一人符

三人同七十二    五老仙靈一三仙 吾人忽覺神化經 周易陰符其性然也

鬥牛星其則不遠伐柯君 源流長而分連合 然合而遠流源長   天耶人耶不知神

神耶人耶不知天   神亦人耶天亦人 人亦神耶人亦天 人之神兮知其天

神知人兮知其地    日月有數大小定 聖切生焉神明出  逢別幾年書家傳

更逢今日修源旅    誰知今日修源旅 善人英雄喜逢年  英雄何事從盤角

月明萬里天皇來   春香消息問英雄 昨見山城今宮闕  知解此書有福家

未解此書無福家   此言不中非天語   是誰敢作此書傳 三尺金琴萬國朝鮮化

利刃重劍四海裂蕩 神化經雲    河圖洛書易明理 太初之世牛性人

牛性牛性鬥牛    上帝子 乾性牛兮牛性   乾逢坤而爲馬牛

坤逢乾而爲牛馬   牛聲在野九馬世 德厚道牛馬聲 何者能知出此人

此人是非是真人    仙藥伐病滅葬埋 葬埋滅夷神奇法 誰可覺而見不笑

人得是非而然後能成 人能得雲雨而後成變化        今世士者無識人

何可人物 誤貪利欲人去弓弓 我來矢矢   出判掀天有勢弓弓去

屈無勢矢矢來 空中和言心中化 道通天地無形外

第十篇  賽 三五

萬民之衆奉命天語    弓乙之人諄諄教化 弱者爲雖戰勝

爲堅卻者        劫萬民聽示 西氣東來救世真人

天生化柿末世聖君    天人出予民救地 其時閉目忽開

龍耳口亞聽取吹歌 半身不隨長伸腳 廣野湧出沙漠流泉

移山倒水海枯山焚 大中小魚皆亡 愚昧行人不正路

天釋之人 兩手大舉天呼萬歲 惡臭永無全消

中動不知末動之死 人皆心覺 不老永生

從之弓乙永無失敗 我國東邦萬邦之避亂之方

民見從柿天授大福 不失時機後悔莫及矣

第十一篇  賽 四一

列邦諸人緘口無言 火龍赤蛇大陸東邦海隅半島 天下一氣再生身

利見機打破滅魔 人生秋收糟米端風 驅飛糟飄風之人

弓乙十勝 轉白之死 黃腹再生

三八之北出於聖人 天授大命 似人不人

柿似真人 馬頭牛角兩火冠木 海島真人渡南來之

真主出南海島中紫霞仙境 世人不覺矣

第十二篇  賽 四三

上帝之子鬥牛天星 葡隱之後鄭正道令 北方出人渡於南海   安定之處

吉星照臨     南朝之紫霞仙中 弓弓十勝桃源地 二人橫三多會仙中

避亂之邦     多人往來之邊 一水二水鶯回地  利在石井永生水源

一飲延壽可避瘟疫 沙漠泉出錦鏽江山 一人教化渴者永無矣

第十三篇  賽 四四

無後裔之血孫鄭 何姓不知何來鄭   鄭本天上雲中王   再來今日鄭氏王

神出鬼沒此世上 擇之順人人山人海 小木多積萬人仰見  突出之柿

枝葉茂盛綠陰裏 往來行人閑坐避暑 解渴功德永生之水 飲之飲者永生矣

代代後孫傳之 無窮天呼萬歲

第十四篇   羅 簞 二

天以鑒之善惡 各行報應 柿從之人如春之草 榮光尊貴

四時不衰之生 生片黨之人 不義惡行     如磨刀之石

不免入獄 重罪之人 噁心老日授代   尊守儀理不離榮冠

居之十勝永遠安心 無法罪者 無法之亡也    有罪負戌水火

人人心覺 後悔不離矣 六六——十六

第十五篇   羅 馬 一 二 十 三 條

心覺心覺 喪失本心者 一不義 二魂惡 三貪欲

四惡意 五猜忌 六條人 七紛爭 八詐欺

九惡毒 十菽隱菽隱 十一誹謗 十二無神

十三無天 十四淩辱 十五驕慢 十六藉慢

十七諸惡圖謀 十八父母拒逆 十九愚昧 二十背約

二十一無情 二十二無慈悲 二十三不義 是忍也

此人悔心自責不然 不免天怒 天伐之毒矣

第十六篇   哥 前

虛多犯罪 諸惡之中 有罪於身外    身內犯罪

極凶之一條也 犯內之罪 青春男女     慎之又慎

六六一七七一八 善男善女 慎此言慎行之哉  如何間不離夫婦

人男獸婦逢之願心同居 不棄     獸男人婦願之共居 是亦不棄

蓬田如麻 同氣勳柔 香風往來     獸人得生

天然之事 世不知也 俗世之人     坐井觀天

心覺此言 運行度數時 不避也      神出鬼沒

真來邪言矣 十三 三十       行惡視四善

汙行實也       恒心守義 犯行作罪     不免天伐矣

第十七篇   無 用 出 世 智 將

二人橫三有一人 雙七向面 曰義真人 可女生一人

雞龍開國 起功之臣 十人生産一男一女 辰巳真人

男女不辨 牛性在野 非山非野 非野仁富之間

聖之出世三有 辰巳入於十勝 三時中取 辰巳午未先動之反

申酉戌亥中動之生 寅卯辰死末動之死 巳午未樂堂 興盡悲來

一喜一悲 苦盡甘來 天呼萬歲 一日三食饑餓死

三旬九食不饑生

第十八篇   賽 六 五

先擇牛之 開目不示 開耳不聽 貪欲之人

不知世事之變易 十勝之人 三豐之穀 三年恒食

不饑長生 先擇牛文 世穀恒食 不飽饑渴

弓乙之人 無愁恒樂 假牧從民 不免羞恥

兩白之人 詠歌踏舞 不吠之狗 切齒痛歎

三豐之人 入於仙境 獸從之人 穽於火獄

善行之人 歲歲彈琴 惡行之人 年年彈胸

聖山聖地 仁富之出 有知者生 無知者死

嗟呼三呼 三災不遠日 覺者共問幾何人 美哉仙中兮

哀哭之聲 永不聽之 惡死幼兒 無不滿壽

落胎之死 百歲之上壽 木人神屋別天地 海印役使

萬事如意亨通 風驅惡疾雲中去 雨洗冤魂海外消 別有天地非人間

武陵仙境種桃地 人壽如桂永不衰 白忽然黑首化 落齒神化複達生

擇人手苦不歸虛 生産之物不逢災 非山非野居住人 子孫世世萬代榮華

獸動物心政和 弓弓聖地無害喪 聖人教化諄諄日 德及禽獸天下化

被草木賴及萬邦

博大出版社出版(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鄭鑒錄》主要預言李朝五百年歷史,但一些篇也談及“十勝真理”、“鄭道令”、“弓弓乙乙”,明確點到李氏聖人出世救度衆生,也曾引起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讀罷《鄭鑒錄》,雖遠遠不及《格庵遺錄》,但筆者發現有些句子與《格庵遺錄》完全相同,而個別處點到的更爲明瞭。
  • “末運論”是《格庵遺錄》中最爲重要的一篇,它直接涉及到現今法輪大法傳授過程乃至將來整個修煉歷史結束爲止。故內容豐富,是《格庵遺錄》六十篇中屬篇幅最長的一篇。它明確指出,法輪功將遭受四年的鎮壓,但邪惡必滅,大法必勝,此乃天運,結論已成定局。
  • “末運論”是《格庵遺錄》中最爲重要的一篇,它直接涉及到現今法輪大法傳授過程乃至將來整個修煉歷史結束爲止。故內容豐富,是《格庵遺錄》六十篇中屬篇幅最長的一篇。它明確指出,法輪功將遭受四年的鎮壓,但邪惡必滅,大法必勝,此乃天運,結論已成定局。
  • “末運論”是《格庵遺錄》中最爲重要的一篇,它直接涉及到現今法輪大法傳授過程乃至將來整個修煉歷史結束爲止。故內容豐富,是《格庵遺錄》六十篇中屬篇幅最長的一篇。它明確指出,法輪功將遭受四年的鎮壓,但邪惡必滅,大法必勝,此乃天運,結論已成定局。
  • 本篇是神人引導世人走上大法修煉之路的一篇。本篇還涉及煉功、學法,法輪功遭到鎮壓,以及何爲大聖人、何處是大聖人出生地等。也屬於綜合性概述之一篇。
  • “文武星名地 民何知天牛耕田水遠長遠”——天上北斗星有“文武星名地”,文為文昌星,是主管字與文章的文護神; 武為武曲星,是主管武鬥與武藝的武護神。然而,地上的百姓可知北斗有文武護法神,“天牛耕田”,其“水源長遠”的修道之事?
  • 本篇是《格庵遺錄》共六十篇中,篇幅最長的篇幅之一。本篇主要講“大法”與“修煉”。爲此用了許多生動的比喩,既講述了大法傳出的整個形勢,也談到了韓國國內,因而對本篇破譯重點放在一大段落裏需解之處。
  • “堯舜以後孔孟書 字字勸善蒼生活 傳來消息妄真者 自作之孽誰誰家 江山熱湯鬼不知”——堯舜聖君之後孔孟之書,字字都勸善做好人。但“傳來消息”說,現在世道變異,人人正在隨波逐流變成“妄真者”。如此“自作之孽”的都屬哪一派,哪一國,哪一族? 世風日下,道德倫喪,江山處在熱湯之中,鬼卻不知其真。
  • “九宮妙妙好好理 三陰三陽一盤氣 千千萬萬何何理 吹來長風幾萬里”——“九宮妙妙好好理”,關於九宮之數爲洛書,蔡無定曰:“古今傳記自孔安國劉向父子班固,皆以爲河圖授羲而洛書賜禹。關子明,邵康節皆以爲十爲河圖,九爲洛書。”
  • “此言不中非天語 是誰敢作此書傳”——在此,神人向世間宣言——“此言不中非天語 是誰敢作此書傳”! 如果《格庵遺錄》預言不真的話,非是天語; 如果《格庵遺錄》所言沒有把握的話,誰敢作此書傳呢?! 言外之意,此《格庵遺錄》乃天書天語,所言所語,歷史定會作證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