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遺錄》原文 (六)

第四十篇至第 篇
金剛山人口述 南師古代傳 正浩破解
font print 人氣: 5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6日訊】
第四十一篇  海 運 開 歌

漸近海運苦盡甘來 海洋豐富近來也 千里萬里遠邦船 夜泊千艘仁富來矣

青白相隔狗蛇間 推度五六分明也 戊己蛇鼠其然 六大九月海運開

世人不知三六運

第四十二篇  白 石 歌

雞山白石黑石皓 何年何時雞石皓矣   黑石皓意何意也 黑石白之何時望

惑世誣民白石也 白石乃老石也  老石匠人棄石 隅石也

第四十三篇  格 庵 歌 辭

語話世上四覽   請聆聽生命預言   世上萬事虛無中  只剩悟而心覺事

文章豪傑英雄之才 不遇歲月醒夢時   入山訪道那君子們 山門啓開何歲月

阿彌陀佛念佛僧道 避凶推吉下山時   時物文理須細察  生死判明應去來

不可疑心快知事  四月天中告世人   人神變化無窮無窮 上天時何時也

下降時代何時是  出入無窮世世人不知 仔細詳知實難測  一氣再生出世也

四海一氣萬國助矣 山水精氣處處助也 日月精神星辰矣 去否來否猶豫時

仔細托出知其曉 和氣聽之     一聽一見應生覺 庶濟蒼生十勝矣

忘置勿驚逗遛生覺 忽然青天多雲事  道合天地天道降生 合德今日大道出

有名學識英雄爲 癡迷於科學之丈夫 機械發達唯此上 天文地理達士們

時言不知非達士 各國遊覽博識哲人 時至不知非哲也 英雄豪傑自藉浪

方農時若不知時 農事力不足是也  愚夫愚女氓蟲人也 知時來則英雄也

高官大爵豪傑們 知時來則傑士矣 春情入睡一夢醒 牛鳴聲聲遍地傳

自古及今傾精心 道道聖人一字也 確定無疑仔細聽 自初其時傳之法

自靜出則震動也 無靜出則妄動矣 隨時變易以從道 誰是不知不從道

一字之事變易言 隨時言何不是也 時至無疑特告之 時言明細細聽之

大道出明成之法 時來運數時定也 大道春風掀氣勢 大一壯觀正是也

時言天運命仔細 忽覺精神不忘也 時至運開觀其時 中入十勝尋而入

順天順天尋而至 知知白則上白也 天下第一中原國 不一和而何體統

無知無識嘲笑者 不知其一何嘲笑 至公無私上帝曰 不管厚薄管來

成就根本探到底 從虛實則出一也 以南以北是何言 露米相爭必有欣

四海萬姓我兄弟 同考祖之子孫 何爲如此怨讎也

我之朝鮮禮儀東方父母國 何以如此不相識 節不知而共産發動

上帝面前大罪也 精神紊亂好健忘 兄弟不知任其行 如此冤痛何有之

痛恨欲絕難消悲 昂天痛哭罪難當 通合起來通合起 好時不違通合起

不可成其死冤家 斃命一人罪難當 哭也哭也鬼神哭 蛇奪人心那鬼神

隨之冤家魔鬼哭 人何爲之不煩也 必須悔改悔改也 人心魔鬼退去時

雪氷寒水解結矣 人心大道天助來 此堂彼堂急破也 無疑東方天聖出

若是東方無知聖 英米西人更解聖 若是東西不知聖 更且蒼生奈且何

天然仙中無疑言 何不東西解聖知 時言時言不差言 廣濟蒼生活人符

一心同力合合字 銘心不忘須悟之 冤痛死去死靈魂 今日不明解冤世

西氣東來上帝再臨 分明無疑再歸來 道神天主如此是 英雄國裏都趕來

東西一氣再生身 何人善心不和生 印度佛國英米露國 特別朝鮮報是也

真僧下山應急破 佛道大昌何時望 都是仙中人間事 自古及今初樂大道

我之朝鮮大昌人 私心千萬不可留 面面村村合合字 和氣春風時來事

無疑君子大覺年 家家面面郡郡道道 時來自知均知曉 天罰嚴命下世上

家家人人均挽救 富貴文章才士們 時來運數不通麽 自下達上若不知

貧賤示知奴隸也 福音傳道急急時 千難萬險走過來 不遠千里應急傳

汝之先榮父母靈魂 重新復活相逢也 貧賤困窮無勢者 精神醒之海印知

無窮造化不盡也 汝之先靈神明們 惟恐不知歎息也 英雄豪傑賢人君子

大官大爵富貴者菜板之上你之首 自下達上理是也 愚昧者先來遭

布德天下大急時 嚴冬雪寒之長夜 久久未破天不曉 雞鳴無時終破曉

日出東方盡朝輝 億兆蒼生憂而愁 東方破曉好厲害 夜鬼發動躊躇躊躇

魔鬼你可哪里逃 悔改自責重做人 至公無私上帝曰 不顧罪惡管來

七七絕糧饑死境 谷種三豐仙境 三年不雨不耕地 無谷大豐十勝也

魔鬼你可哪里躲 所到之處凶年凶字 無穀天地餓莩也 人言二人十八寸

生春和氣不是麽 自心天主不曉故 不免審判地獄也 白衣人心朝鮮人們

不顧左右急急走 世界十勝我朝鮮 朝鮮人何爲不可 同爲一體朝鮮人啊

須知須知必須知 平安方爲朝鮮矣 趕快走之疾步走 生命線不可斷也

趕快走之疾步走 前呼後應手拉手 此消息爲何消息 前走後跟排好隊

趕快跟來快步跟 天國大晏好隆重 天下萬民全請時 參預者稀而又少

人心即天話歸來 勝己厭之不可也 朝鮮人心惡化時 汝之前程不可言

原無怨仇大怨恨 生死中而了結否 走而正之正路也 邪而走之凶路矣

凶路切不可走矣 忠而告之者何過 是非是非是非論 天命婦人母之訓

不知者吆甭嘲笑 內室所在阿父之話 外堂所在唵嘛之語 內外合言通世也

遭死活該渾蛋們 不孝莫大無道者 父母之心不安矣 神道傳人天道國

男女合體陰陽道 三位一體天道大降 萬化生朝鮮是也 出陽生陰浸潛是

道成德立可知否 肉死身生道成人身 不死永生不老道 死亡之路險道路

人心時時天鑒照 中入十勝急急走 多會仙中時運至 上帝降臨不遠也

全心合力修道時 民心裏和相成時 全天下之太平歌 失時末動不可以

欲入兩白不得已 紫霞黃霧圍成也 道路咫尺不知矣 八人登天火燃中

路道不通何去之 鐵桶一般堅固十勝 無數神明防禦也 敢不生心如何侵

雲霧屏風皆擋之 雲梯玉京往來也 是曰仙境十勝否 先天秘訣甭獨信

天藏地秘鄭道令 何以世人皆人知 通和四方天明日 你之賤生誰顧之

要欣人心四覽們 東奔西走甭奔忙 良心真理尋覓之 天人同道十人將

世不知而人不知 不信天命誰可生 逆天者亡不可違 自此以後人不知

混沌天地火光人間 電火劫術人不見也 衆生何以濟何以濟 定福此時不定福

來年月日何以生 河圖洛書無弓理 大聖君子出世也 紫霞仙中南朝鮮

人生於寅出世也 天下一氣再生身 仙佛胞胎幾年間 天道門啓四方也

善哉善哉世間人 聞而聽之尋覓之 他人耕田不可爲 我之農事辛勤之

賜福之歌天下傳 四海震動好氣派 不顧父母勸之四覽 無可奈何不祥也

天地合德父母意 無知人間欲蘇生 天語傳而囑咐之 人而不知辱奈何

汝之罪狀可恥也 天地合力而爲之 愚夫女知道德也 時來運數此時至

生死是非吉凶矣 路柳牆花今應戒 清風明月今可休 極樂世界氣運至

天心人心明明也 明天地亦日與月 日月天道德是也 無窮歲月流逝去

死末生初旁觀否 幸運之人那群人 認得生初而歸一 不幸之人那群人

不知生初而歸凶

第四十四篇  弓 乙 圖 歌

此時訪道僉君子們 弓弓乙乙何不知 左弓右弓弓弓也 臥立縱橫乙乙矣

泛濫無味弓乙麽  深索有理弓乙也 弓弓理致欲得知 兩白之理要心覺

先後天地通合時  河洛圖書兩白也 兩白之意欲得知 兩白心衣仔細知

衣白心白奧妙理 心如琉璃行端正 大小白之兩白山 天牛地馬兩白也

弓弓之道詳見時 左山右山兩山也 所謂兩山兩白是 亦謂兩山雙弓也

東西多教來合之 弓乙外可不通也 趕快來啊避難處 不老不死仙境也

南海東半紫霞島 世界萬民安心地 保惠大師所在地 弓乙之間仙境也

失時中動萬不可 末動而死可憐矣 白鼠中心前後三 心覺者爲何人也

三豐兩白勿尋覓 無誠知者白手苦 欲得知三豐之意 必須先覓三神山

若要尋覓三神山 祈天禱神先必行 一家春風吹然後 甘露如雨潤遍地

一心合力全家族 行住坐臥向天呼 至誠感天心誠時 弓乙世界才可入

三豐兩白正此處 非山非野十勝也 天藏地秘十勝地 道人外不可覓也

若要尋覓三神山 心審默坐端正後 一釣三餌知此意 三峰山下半月船

於先找其半月船 都沙工即十勝也 若要知曉十勝地 一字縱橫須先覓

億兆蒼生欲度之 十勝枋舟預備也 萬頃蒼波風浪中 救援船悠悠而至

不可疑心速乘之 波濤上船身悠悠 生死獄門大開也 無聲無臭上帝曰

厚薄間管入來 召喚之時速乘船 晚時後悔痛歎矣 一家親戚父母兄弟

手拉手急步趕來 我們真主降臨時 理應夾道迎接之 虛空蒼穹遠望去

甘露如雨是何言 太古始皇南柯夢 不老草與不死藥 無道大病得病者

萬病回春欲得之 遍滿朝野廣告時 弓乙外是不求也 東海三神不死藥

三代積德之家外 欲用人力不求也 至誠感天求而得 山魔海鬼皆葬之

掀天勢魔皆滅之 數千年前定利劍 天皇利刀仔細曉 先唱一曲利刀歌

肉身滅魔先行之 塵海業障破兮越兮 晨清跪坐誦真經 不赦晝夜不可休

洞洞燭燭銘心也 三鳥頻鳴數數聲 昏衢長夜天曉時 高高舉起容天劍

高聲口誦滅魔經 勝利大將後軍成 不顧左右前進也 佛道大昌此時矣

雙弓之理覺心也 斥儒尚 時代來 人曰稱弟僧曰稱師 佛道佛道何佛道

弓弓之間真仙佛 左右弓間彌勒佛 龍華三界出世之 三位三聖合力也

四海之內登兄弟 人人合力一心合 原子不如海印也 天恩之聽感格之

萬歲三唱高呼矣 七十二才海印金尺 無窮造化天呼萬歲

第四十五篇  雞 龍 歌

雞龍石白非公也 平沙之間真公州 靈雞之鳥知時鳥 火龍變化無雙龍

雞石白聖山地 非山非野白沙間 弓弓十勝真人處 公州雞龍不避處

此時是何時也 山不近則轉白死 入山修道下山時

第四十六篇  寺 畓 歌

寺 七鬥天農也  是呼農夫遇天時  水源長遠天田農  天牛耕田田田矣

文武星名須可知 天上水源靈田也 理氣妙理心覺之 寺 七鬥正是也

天牛不知靈田農 永生之路又不知

第四十七篇  雞 鳴 聲

三鳥之聲頻頻傳  長夢醒來役事也  鳥鳴聲數數聲傳 何做生覺格情也

玄武鳥初聲時是  鳥頭白未容也  青龍鳥再鳴之時 江山留支壯觀也

朱雀之鳥三次鳴 昏衢長夜開東來 雞鳴無時未久開東 天明已是日竿三

夢覺時至人民們 農事不失須辛勤 日語滋潤田耕也 英學之時播種矣

支學之時除草也 霜雪時之秋收矣 馬枋兒只出世也 蔑視不可恭敬之

大聖紀元二九時 走青林之寸土落 運有其運時有其時 不失此時站立站立

衆人寶金守保財物 雲霧中天一脫世 活人人人想積德 不知主人 亞 亞

余四正乃餘三數 彼此一般合意事 時至不知仍迷乎 天真爛漫道理道理

嗟呼時運太晚矣 蛇奪人心 彌勒仸不覺乎 頂上血汗昆指昆指

蛇龍當運何時乎 支離歲月莫道長 貴而乖乖我阿只 十八抱子達穹達穹

六十一才白乎 知覺事理青春也 汝若幸得容天劍 均一平和主仰主仰

三共和合何時乎 通合通合天下通合 可憐時事慘酷也 作掌作掌作掌作穹

人王四維何言乎 光明世界明朗也 孝當竭力忠則盡命 表彰門立直界直界

擲柶大會可見得 無才能分明是也 五卯一乞枬東不出 道中蝴蝶活活道飛

堯舜亦有不肖子媳 末聖豈無放蕩兒只 世人莫睹浮荒流說 改過修道不入地獄

欲明其理先知根 末世二樹或一人

博大出版社出版(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本篇是神人引導世人走上大法修煉之路的一篇。本篇還涉及煉功、學法,法輪功遭到鎮壓,以及何爲大聖人、何處是大聖人出生地等。也屬於綜合性概述之一篇。
  • “文武星名地 民何知天牛耕田水遠長遠”——天上北斗星有“文武星名地”,文為文昌星,是主管字與文章的文護神; 武為武曲星,是主管武鬥與武藝的武護神。然而,地上的百姓可知北斗有文武護法神,“天牛耕田”,其“水源長遠”的修道之事?
  • 本篇是《格庵遺錄》共六十篇中,篇幅最長的篇幅之一。本篇主要講“大法”與“修煉”。爲此用了許多生動的比喩,既講述了大法傳出的整個形勢,也談到了韓國國內,因而對本篇破譯重點放在一大段落裏需解之處。
  • “堯舜以後孔孟書 字字勸善蒼生活 傳來消息妄真者 自作之孽誰誰家 江山熱湯鬼不知”——堯舜聖君之後孔孟之書,字字都勸善做好人。但“傳來消息”說,現在世道變異,人人正在隨波逐流變成“妄真者”。如此“自作之孽”的都屬哪一派,哪一國,哪一族? 世風日下,道德倫喪,江山處在熱湯之中,鬼卻不知其真。
  • “九宮妙妙好好理 三陰三陽一盤氣 千千萬萬何何理 吹來長風幾萬里”——“九宮妙妙好好理”,關於九宮之數爲洛書,蔡無定曰:“古今傳記自孔安國劉向父子班固,皆以爲河圖授羲而洛書賜禹。關子明,邵康節皆以爲十爲河圖,九爲洛書。”
  • “此言不中非天語 是誰敢作此書傳”——在此,神人向世間宣言——“此言不中非天語 是誰敢作此書傳”! 如果《格庵遺錄》預言不真的話,非是天語; 如果《格庵遺錄》所言沒有把握的話,誰敢作此書傳呢?! 言外之意,此《格庵遺錄》乃天書天語,所言所語,歷史定會作證的。
  • 此“賽”解爲敬神之敬語。自本篇起共四篇“賽”,後三篇 “賽”數位相加而論,唯此篇之數相乘,故“三五”即“十五”。十五即真主、救世主。“賽 三五”即敬論十五真主大聖人。
  • “行惡視四善”,行惡時只要看一看“四善”(德義、清慎、公平、恪勤——據說此四善是中國古代評議官吏的標準),就知道自己的行爲確實屬污行(“污行實也”)。因此要 “恆心守義”才是。而“犯行作罪”免不了遭到天伐。
  • 本篇題為“弓乙論”,弓乙即法輪,那麼本篇是論法輪的。首先較詳盡地談到法輪形態,之後論及大聖人出世。末了點到了韓國大法傳播中曲折的歷程。
  • 筆者堅信韓國佛正是《格庵遺錄》真正的作者,即筆者所稱的《格庵遺錄》神人!因而,筆者認為,韓國創業期的“龍蛇之人”也好,“江南第一人”也好,發展期的“辰巳真人”也好,都是在韓國弘法各個時期起主導作用的人物,但實際上都是代言人而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