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醫草菅人命 農婦命比紙薄

從一起醫療事故致人死亡事件說起

標籤:

【大紀元9月28日訊】這是一段再平常不過的行醫過程,這是一個令人無法相信的結局。

一個中年農婦,僅因感冒不適,在村「醫務室」挂水過程中死在「病榻」上,然至今未得到處理。在某部門的催促下,老實巴交的親屬將其火化後僅得到了庸醫區區四千元喪葬費。而留下的是未成年的孩子和一個破損的家庭。更令人發指的是,亡靈尚未安息,庸醫行醫照舊,「碾子還是那個碾子,缸還是那口缸。」不由得令人感嘆世態炎涼,農民命比紙薄,問世冤不冤?

事情發生於今年的8月16日(星期六),家住在南京市浦口區湯泉鎮九龍村六組的農婦汪德美因感冒不適,一早忙完家務就趕到村醫務室看病。

村醫是位63歲的老者名叫韓信成,「醫務室」挂浦口區批准的行醫執照,法人代表為村長。「醫務室」就設在韓信成自己的家裏,這裏既是他一家的居所,也是他代人看病的「醫務室」,室內設施簡陋,行醫條件可想而知,但苦難的村民在此看看小病已成了慣例。汪德美找到「韓醫生」,發現看病的人還很多,「韓醫生」叫她上午十點多鐘再來。到十點多鐘,汪德美再次來到「醫務室」,碰到熟人還打打哈哈說說笑笑,因汪德美只是略感不適,沒什麽大病。本人身高1.70米,體重70公斤,除了在2000年心臟動過手術,一切均正常,故未叫家人陪同前往。

來到醫務室,經「韓醫生」檢查確診已感冒兩天,稍有咳嗽但不發熱,本來開點藥內服即可,但汪德美還是遵「韓醫生」所囑挂水治療,且要挂好幾袋水,只得躺下挂水。時至中午11:30分,看媳婦還沒回來,汪德美丈夫即叫小孩孫勝珠和鄰家小孩朱亞蘭去「醫務室」看看,並叫汪德美回家吃飯。「醫務室」離汪家僅一百多米,兩小孩跑到「醫務室」見汪德美正在挂水,汪說:我剛挂完一袋( 「韓醫生」配藥),第二袋(「韓醫生」的兒子配藥)才剛剛開始,你們先回去,吃飯不要等我了,並無異常反映,兩小孩蹦蹦跳跳回家了。

可小孩剛到家十幾分鐘,「韓醫生」的兒子就急匆匆地叫汪德美的丈夫趕快到「醫務室」去,說人快不行了。

汪德美的丈夫如五雷轟頂,心想早晨人還好好的,怎麽突然就不行了,連滾帶爬跑到「醫務室」,只見「韓醫生」正用聽診器聽,並不斷用手壓汪德美的心口,顯然在作最後的補救(未作人工呼吸)。

汪德美丈夫急得滿頭大汗,連問要不要轉院?人怎麽樣了?到底是什麽病?怎麽搞的?「韓醫生」不多言語,只是連連搖頭……,只五、六分鐘,見汪德美嘴唇發紫,兩眼發直了。無奈之下,韓信成和他另一個兒子都說人沒救了,不行了。就這樣簡單宣告了一個活蹦亂跳的人的死去和一個無辜生命的泯沒。村裏的人聞聽越聚越多,村幹部也趕來了,怕生意外,忙報了警。派出所來了刑警,公安來了法醫收證,來人只是把藥品病歷、屍體及現場照片收證拿走了。

但病人汪德美到底何故而亡?是醫療事故還是過失(殺人)致人死亡?「韓醫生」及村醫療室究竟應承擔何責任,至今了無音訊,在執法部門的催促下死者于8月29日火化,可事後各級政府及執法單位仍未給個明確說法,可憐汪德美的親屬呼天不應,叫地不靈,人就這麽不明不白地去了,九泉之下何以瞑目。

而另一方面,公安部門說正在調查,老實巴交的汪德美家屬將屍體火化後,公安部門和衛生部門就開始「踢起皮球」,浦口區衛生局領導則說,這是下面發生的事,我們不好管,公安部門說是衛生局的事。死者家屬投訴無門,政府不作為,難怪韓信成在事發未了之際仍在唐而皇之照舊行醫,甚至在事發之後「韓醫生」家門前的政府小車不斷(後瞭解到韓信成的一個兒子在政府開車)。據講有人已委託了政府有關的親朋好友,僅用四千元喪葬費就打發了死者,請問天理何在?法理何尋?

難道一個農婦的命真的低落嗎?我們設想一下,如果汪德美是個有地位的人,哪怕是僅僅生活在城市,哪怕是死在正規的大醫院裏,那結果又會是如何?我們期望此事大曝於天下尋求公理,期待著有善良者還以公道。@(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共產主義黑皮書》:社會團體的種族化
《共產主義黑皮書》:血腥末路
《共產主義黑皮書》:波爾布特
《共產主義黑皮書》:驚人的大躍進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戰狼變流氓 中共忙部署打台灣?
【遠見快評】拜登家醜聞4連爆 中共人質外交
【拍案驚奇】朱利安尼欲起訴拜登 稱或面臨風險
【西岸觀察】亨特電腦門曝中共慣用伎倆
73歲名醫養生法大公開 1招增免疫、一躺就睡
【十字路口】拜登父子貪腐叛國?7大疑問3聚焦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