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遺錄』原文破解(二十四-二十五)

第二十四篇 嘲 笑 歌-第二十五篇 末 運 歌
金剛山人口述 南師古代傳 正浩破解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30日訊】第二十四篇 嘲 笑 歌
序——本篇顧名思義是“嘲笑歌”,是對嘲笑大法真修者的反嘲笑。神人在此痛斥那些嘲笑者為“糞桶(糞通) ”,指那些社會名流進進出出的社交場所為“便所”,可知其嘲笑多麼辛辣。

七星依側彼人天佑神助 人我嘲笑而稱受福萬  嘲笑而不俱虛妄修道人

勿慮世俗何望生    天通地通糞通     所經不謁盲朗

道通知覺我人     糞通知覺道人也    無聲無臭無現跡何理

見而狂信徒愚者    信去天堂人      今時滿員不入矣

終身愚人地獄     不信智人飛上天    絕嗜琴欲無慈味

草露人生可憐     自古歷代詳見     人間七十古來稀

好遊世月此今世    酒肆廳樓不離     昨日人生今日死

今日人生來日死    場出入智人便所出入  道人不顧家事狂夫女

一日三食何處生    彼笑我我彼笑     終結勝利誰人言矣

恒時發言天堂     我智覺知地獄     一平之修道人

乙矢口節矢口     不遊好日何望生

“七星依側彼人天佑神助 人我嘲笑而稱受福萬 嘲笑而不俱虛妄修道人”——這幾句是嘲笑修煉界內部“虛妄修道人”在誹謗與嘲笑真人,即嘲笑“賽 四三”篇裏所提到的“上帝之子鬥牛星”,也就是渡南來的真修弟子。韓國國內一些“ 虛妄修道人”對其真修弟子進行嘲笑。“七星依側彼人”即依側北斗七星“鬥牛星”的此人是“天佑神助”之人。然而,人們難知其真相“人我嘲笑”,修煉界的許多人對此人進行嘲笑。“稱受福萬”,越是受到眾人的嘲笑,此人之福越積越多。此語何意?佛家講,打人、罵人則損德,受苦則積德。“嘲笑而不俱虛妄人”,這些嘲笑之弄事之人,是 “不俱”(韓語“不俱”即殘疾)即殘疾人,此乃是一種比喻。

“勿慮世俗何望生 天通地通糞通 所經不謁盲朗 道通知覺我人 糞通知覺道人也”——此幾句是痛斥所謂的專家學者與宗教人士。“勿慮世俗何望生”,當今之世,世風日下,若不對此“世俗”之憂而憂,怎麼可以獲生呢?“天通地通糞通”,那些自以為上通天文,下達地理的專家學者們,把人類那麼一點知識當作了不起,這些人自以為“天通地通”而在神人看來只不過是“糞通”(糞桶)!“所經不謁盲朗”,那些宗教信徒對經書不是去拜讀而是盲目朗讀,流於為成為教徒而信教,而不是為了真正地修心、修煉。“道通知覺我人 糞通知覺道人也”,真正知曉修煉的人知道修煉法輪功的“我人”,而自以為懂的那些“糞通” 卻認宗教信徒與修這修那的“道人”。

“無聲無臭無現跡何理 見而狂信徒愚者 信去天堂人 今時滿員不入矣”——何為“無聲無臭無現跡何理”之理?程子曰:“上天之載無聲無臭,其體則謂之道,其用則謂之神。”“無聲無臭無現跡”是指神的純淨狀態,此處是指神的世界是純淨的。而誰要是想去那樣的天國世界,誰就得修心修到如此純淨的程度才可去的。此乃是宇宙之理。然而,見人家說去天堂而信教,自己也不分青紅皂白也去信教的“狂信徒愚者”,將那些也當做是“天堂人”,可是,所謂的“天堂”現今已經超滿員而不能入內。“見而狂信徒愚者 信去天堂人 今時滿員不入矣”,此幾句是嘲笑“信去天堂”之信徒,指出此狂信徒是愚蠢之人。天堂“今時滿員不入”,何意?倒不是說真的天堂滿員再無人可以去天堂了。

“終身愚人地獄 不信智人飛上天 絕嗜琴欲無慈味 草露人生可憐”——終身狂信這教那教的愚人到頭來只能是下地獄(“終身愚人地獄”,他們不信修煉法輪功能成 “智人”,而“智人飛上天”,即這些修煉者修成後個個走出三界去天國。在世俗看來,為了修煉而斷其嗜好,改其吃好玩樂、縱慾之習性,活著並沒有什麼意思(“絕嗜琴欲無慈味”)。而這些草露一般短暫的人生是多麼可憐啊!

“自古歷代詳見 人間七十古來稀 好遊世月此今世 酒肆廳樓不離 昨日人生今日死 今日人生來日死”——自古歷代便知“人生七十古來稀”,而今“古來稀” 卻成“七十易”,世人壽命大都在七十歲以上,世人殊不知此延壽為的是叫人們用足夠的時間修煉,卻以為遇到了“人性大解放”的千年不遇之自由時代,故吃好玩樂,放縱亂性,無所顧忌之世道成風,人人魔性大發,到處是花天酒地,淫亂世態風靡全球。故而, “昨日人生今日死 今日人生來日死”,世人卻沉淪在其中,還津津樂道!

“場出入智人便所出入 道人不顧家事狂夫女 一日三食何處生”——“場出入智人便所出入”,好似易知難知其意,“智人”自以為有權有勢或有學問社會權貴或名流之輩,“場出入”就是經常出入花天酒地、淫風似霧般的場所,卻不知他們出出入入的這些場所就是便所!而那些所謂“道人”狂心其教,狂夫狂女竟不顧家事,不管一日三餐如何(“道人不顧家事狂夫女 一日三食何處生”)。

“彼笑我我彼笑 終結勝利誰人言矣 恆時發言天堂 我智覺知地獄 一平之修道人 北邙山川不免時來”——神人在本篇用幾段嘲笑那些不正之人,末了道:“彼笑我我彼笑 終結勝利誰人言”——世人嗤笑我修煉法輪功,我卻嗤笑那些嘲笑者,你們知否最終勝利屬誰?有些人天天喊天堂天堂,可我知道那些常說天堂之人去不了天堂,卻掉進地獄(“恆時發言天堂 賓我智覺知地獄”);而自以為平生修道之人,修來修去到頭來只能是北邙山,死路一條(“一平之修道人 北邙山川不免時來”。北邙山在中國河南省洛陽,洛陽曾是中國古代十二朝之首都,北邙山是埋葬歷代君王的墓地)。

“心靈我人運去 智短端彼人 乙矢口節矢口 不游好日何望生”——“心靈我人運去”,修大法大道的人,修成後其“心靈”都要運到各自的天國中去;而“智短” 只顧眼前的人,以為難得如此自由放縱的時代,為所欲為,活得有滋味,故興致勃勃而叫“好!” 但不入修正法的“好日”何以生之?

第二十五篇 末 運 歌

序——本篇主要談到末運時的韓國,雖然也談到異方人中國大陸修煉者的情況,但著重談了韓國終成“家家滿福人人溢”之局面。由於本篇大部分句子通俗易懂,除個別處之外,隨其原文敘之。

回來朝鮮大運數 東西南北不違來 妖鬼敵人是非障

錦繡江山我東方 天下聚氣運回鮮 太古以後初樂道

始發中原槿花鮮 列邦諸民父母國 萬乘天子王之王

天地昨罪妖魔人 坐井觀天是非判 無福之人可笑哉

偶然自然前路運 耳目聽開海運數 遠助輸荷物緞帛

金銀谷歸來雞龍 天國建設運千里 萬里遠邦諸人勢

折捕擄奉事者   苦盡甘來嘲笑盡 好去悲來異方人

鳥霆車運車神飛機 天使往來    瑞氣滿我邦雲霄高出世

折長報短天恩德  無價大福配給日 晝眠夕寐不受福

家家滿福人人溢  先苦克己受嘲人 是亦可笑之運也

“回來朝鮮大運數 東西南北不違來 妖鬼敵人是非障 錦繡江山我東方 天下聚氣運回鮮 太古以後初樂道 始發中原槿花鮮 列邦諸民父母國”——此段主講天運大降韓國。“大運數”即天運回到韓國(朝鮮),“東西南北不違來”,四面八方盛運回。雖然妖鬼敵人煽動是非,造成障礙(“妖鬼敵人是非障”),錦繡江山之韓國屹立在東方,天下聚氣回此韓國(朝鮮)。此運乃是弘傳法輪功,法輪功是太古以後從未傳過的大法大道(“太古以後初樂道”)。

“槿花”,即木槿,韓國將此“無窮花” 作為國花,“槿花鮮”即韓國。但何稱“列邦諸民父母國”?論歷史,韓國畢竟未及“四大文明古國”,論國土、國力則不及美、中、俄等國,何稱“列邦諸民父母國”?筆者認為,“槿花鮮”韓國在此特殊時期能引以驕傲的則是成為法輪功之“地上仙國”。也許到二○○六年、二○○七年,他將成為除中國大陸之外法輪功修煉者最多的國家,甚至按人口比例可能成為世界之最。

“萬乘天子王之王 天地昨罪妖魔人 坐井觀天是非判 無福之人可笑哉”——“萬乘天子王中王”,這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是萬乘天子,是天上王中之王,是宇宙最高的大覺者。“天地昨罪妖魔人 坐井觀天是非判 無福之人可笑哉”,在天在地都犯罪的妖魔人,不認大聖人,反而用以世間的偏見、邪念論大聖人與法輪功(“坐井觀天是非判”),他們誰也不知自己所攻擊和誹謗的正是宇宙中最高的神,這些無福之人實在是可笑至極。

“偶然自然前路運 耳目聽開海運數 遠助輸荷物緞帛 金銀谷歸來雞龍 天國建設運千里 萬里遠邦諸人勢”——列邦諸國來韓給韓國修煉者傳經送寶,此事看起來偶然也自然,其實是韓國弘法史上都已安排好了的“前路運”(“偶然自然前路運 耳目聽開海運數”)。故此“海運數”,“遠助輸荷物緞帛”,各國不遠萬里紛紛“遠助輸荷物”送來“緞帛”(“輸荷物”指行李、行裝,“緞帛”示貴重,此乃是指修煉經驗);而韓國修煉者從海外交流回國時,則是“金銀谷歸來雞龍”,將從海外帶回海外修煉者的修煉體會。故呈現出“天國建設運千里 萬里遠邦諸人勢”,千里之運,萬里遠助,海外修煉者為韓國弘法將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此兩句預言在韓國召開的修煉交流會,將會有各國眾多的修煉者參加,此類大會將會有一定的聲勢,將在韓國社會造成一定的影響。

“折捕擄奉事者 苦盡甘來嘲笑盡 好去悲來異方人”——“折捕擄奉事者”,韓語“奉事者”即服務者、奉獻者,迫害、逮捕、綁架為大法大道奉獻的法輪功弟子的那些鎮壓者,殊不知法輪功修煉是“苦盡甘來”之運,即先遭受磨難而後將是萬事亨通,只見眼前處於被鎮壓的劣處則以為法輪功再無重見陽光之日,而肆無忌憚並“嘲笑盡”。“異方人(指中國修煉者)”“好去悲來”,數年法輪功蓬勃發展之勢即逝,來的倒是一場長達數年的鎮壓之悲運。然而,這些受盡世間嘲笑與攻擊的中國修煉者終會苦盡甘來的。

“鳥霆車運車神飛機 天使往來”——此句是指UFO即飛碟一類的飛行器,是指外星人。就是說,中國鎮壓法輪功時,是這些外星人紛紛來到地球上。好像在暗示法輪功遭到鎮壓是與外星人或天上的一些生命有一定關係。

“瑞氣滿我邦雲霄高出世 折長報短天恩德 無價大福配給日 晝眠夕寐不受福 家家滿福人人溢”——“我邦”韓國瑞氣滿,天賜恩德“折長報短”。“折長報短” 即均等,也就是說,弘傳法輪大法,不講階層與身份,只要你想得就能得,你想修就能修,這是蒼天“折長報短天恩德”,是“無價大福配給日”。對此,世間分成兩大派,一種是“晝眠夕寐不受福”,大聖人將大法都送到了家家戶戶門口,可是大多數人卻“晝眠夕寐”,不認法輪功,連送上門的天福都拒之門外而不理不受;而另一種則是家家修煉人人受益,呈現出“家家滿福人人益”的大好局面。

“先苦克己受嘲人 是亦可笑之運也”——總之,末運論簡要論之就是,法輪功肯定先遭到鎮壓、被世人嘲弄而經受種種苦難(“先苦克己受嘲人”),但苦盡甘來,最終勝利在於法輪功方面,故稱是可以歡笑之運。

博大出版社出版(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本篇題為“弓乙論”,弓乙即法輪,那麼本篇是論法輪的。首先較詳盡地談到法輪形態,之後論及大聖人出世。末了點到了韓國大法傳播中曲折的歷程。
  • 筆者堅信韓國佛正是《格庵遺錄》真正的作者,即筆者所稱的《格庵遺錄》神人!因而,筆者認為,韓國創業期的“龍蛇之人”也好,“江南第一人”也好,發展期的“辰巳真人”也好,都是在韓國弘法各個時期起主導作用的人物,但實際上都是代言人而已。
  • 本篇為“道下止”,顧名思義,到了道下就止步,即入道。修道者只要入門便可“無文通道”。但“行惡之人不覺之意”,此道此法並非是所有人都能得到。那些行惡之人,根本就不知道“弓弓之道”之意如何,而“尋道之人覺之得也 生也”。
  • 此篇是《格庵遺錄》六十篇中篇幅最長的一篇。此篇不僅在其篇幅上,而且在其內容上,正如題目所示,在以隱語、秘語貫通全文的這樣一個預言書裏,顯然佔重要一席。那麼為何將此篇命為“隱秘”,究竟隱秘什麼呢?
  • 法輪功的大好形勢急轉直下,“重山”即“出”,“趙氏”出走,猶如重山急逝不見,空蕩蕩好淒涼,中國大陸稱一億人修煉的浩大聲勢與環境遭到嚴重破壞,只好等待厄運過後,以圖東山再起。
  • 師古號格庵 又號敬庵 英陽人 明廟朝 官社稷參奉 拜天文學教授 
    少時逢神人授秘訣 風水天文俱得通曉 公以正德四年己巳生
    隆慶五年辛未卒壽 六十三歲
  • 嗚呼悲哉聖壽何短 林出之人無心 小頭無足飛火落地 混沌之世
    天下聚合此世界 千祖一孫哀嗟呼 柿謀者生 衆謀者死
    隱居密室生活計 弓弓乙乙避亂國 隨時大變
  • 圖書分明造化定 淨堯舜以後孔孟書 字字勸善蒼生活 傳來消息妄真者
    自作之孽誰誰家 江山熱湯鬼不知 雞山石白三山中 靈兮神兮聖人出
    美哉 山下大運回 長安大道正道令 土價如糞是何說
  • 金剛山人口述 南師古代傳 正浩破解
    弓弓不和向面東西 背弓之間出於十勝  人覺從之所願成就 弓弓相和向面對坐
    灣弓之間出於神工 人人讀習無文道通  右乙雙爭一勝一敗 縱橫之間出於十字
    人覺得智永保妻子 左乙相交一立一臥  雙乙之間出於十勝 性理之覺無願不通
  • 許多衆生衆多四覽 請唱一唱弄弓歌 句中有意弄弓歌   男女老少要心覺
    可喜可貴我們孩兒 願壽命福祿祈禱 亞 亞 也   兩弓之弓 矣
    達穹達穹也 三人一夕達穹矣 唵嘛唵嘛阿父唵嘛  天下第一我們唵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