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庵居士政經系列﹕誰正在搞衰中國

草庵居士

標籤:

【大紀元1月27日訊】 有了互聯网,國人的人性得到了最充分的體現.网絡謠言,攻擊,謾罵得到了最大的發展.只要打開任何一個中文論壇,我們都可以看到不同程度上的相互攻擊的文章,諷刺挖苦算是比較文明的.正是因為网絡上可以隱藏真實身份,國人就充分利用了這點,將人類的劣根性充分發揮,到了無以复加的地步.只要一言不合就拳腳相向,人身攻擊就更成了家常便飯.變換网絡ID造成人多勢眾的印象是常用的手段,斷章取義,修改作者原文更是普遍.

有讀者來信詢問我:”你為什么不對攻擊你的人反擊?”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中文网絡成百上千,世界上的每個人身處的環境和位置不同,對一篇文章有不同的解讀很正常,如果全部是贊同反倒是奇怪了.世界上沒有圣人,沒有人的觀點和思想會全部正确.有人反對,我何必要反擊呢?正确的我接受,不正确的哈哈一笑而已,況且我又從來沒有想過要世界上所有人都接受我的思想.再者,我寫文章能有數以万計的讀者在讀,能累計收到近九千多封支持者的信件,這已經讓我感到很知足,已經很欣慰了.

也有讀者來信這樣問:”网絡上攻擊你的人是不是你自己故意裝的?”.坦率地講,我從來不使用其他的名字,更不會變換名字去罵人,更不會自己罵自己.有人不喜歡我,但我知道他們也是我的Fan,他們仔細閱讀我的文章,研究我的文章有什么不好呢?只是最近接連不斷地遭受病毒信件攻擊,很多信件無法打開,無法給讀者回信.這是我最大的遺憾.

因為寫了一篇名為<中國不亡,天理難容>的文章,結果在网絡上和社會上造成了很大的爭論.我也接到了很多來信,很多讀者對我說:”你為什么要用這樣一句話做文章名字?”更有一些讀者說:”你是在搞衰中國,幫美國滅亡中國”.

面對网絡上眾多的Fan對我身份的猜測或一些人的謾罵攻擊,我都是一笑置之,我沒有時間在漫無邊際的网絡上澄清每個質疑,更沒有時間和精力去和某些人爭論,你可以不接受我的觀點,同樣,我也有不理會你的權利.但對有讀者質疑我”有意搞衰中國”,我不得不出來澄清.暫且不說我這個小商人是否有能力去”搞衰中國”,就算是的我的一篇文章表達的激烈一些,但如果一篇文章能”搞衰中國”,我相信這個國家也真的是衰到底了,至少也是病的不輕.

國人一向自信的漫無邊際,盲目自大的有些离奇.總以為世界還是以中國為中心,世界上离開了中國話題,其他國家就沒有了生活目標.以本居士的觀點看,盡管中國仍在不斷進步,但相對于世界上其他國家而言,今日的中國不過是一個發展比較快的落后國家而已,無論從經濟上還是現代文化上,無論是思想上還是對世界發展的貢獻上,中國都無法和美國,歐盟,甚至是日本相比.這樣的論點不是要貶低國人,而是一种事實求實的認真負責的認識.

最近海外和很多經濟學家和企業家對中國的問題有了深刻的認識,發出一些不同的聲音,認為中國的未來發展面臨著很多的問題和困難.從某种程度上看,我覺得這些學者和企業家是非常的愛中國,也是非常的負責.根据我的觀察,海外研究中國問題的只是極少數的學者,這些學者因為研究的問題不是國際上主流問題,在學術上甚至會遭到很多同行內的排斥.這些研究中國問題的學者和企業家大部分是對中國問題非常感興趣的人,更多的人熱愛中國,熱愛中國文化.作為中國百姓和政府對待這些人不應是排斥,而更應該是接受,認真地反省自己的問題.

中國和美國,在未來是個對世界影響都會越來越大的國家.隨著中國的開放和變革,研究中國問題的人會越來越多,相對隨著世界分工,中國成為世界加工厂的可能性越來越強.中國由于人口問題和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世界各國對中國的關心也越來越多.關心中國,了解真實的中國就成為一個重要的問題.同樣,研究美國的問題也不能像以往一樣可以拋開中國而單獨研究.

在學者們”唱衰”中國的之后,開始有了很多中國學者”唱衰”美國,似乎不”唱衰”美國就無法說明美國如何走向衰敗.針對這些海外研究學者和觀察家的文章,中共首先是反駁,然后是由一些御用的學者寫文章反駁.相對于以往,中國政府的做法進步了很多,至少沒有謾罵這些人是反共分子.中共某新聞發言人也在答記者問中這樣說:”美國經濟也同樣遇到了很多問題,經濟問題不僅僅是中國才有,有人對中國經濟問題小題大做,是別有用心,想搞衰中國”.

是海外學者在”搞衰中國”嗎?美國經濟經過911事件后的短期衰落后,正在逐步恢复,盡管過程很反复,但他正在逐步向健康性發展,這是毫無疑義的事情.很多中國經濟學者對美國經濟數据感到迷惑,對美國如此快速地恢复經濟發展感到困惑,這也很正常,美國本身就是一個新經濟制度的實驗者,一個尚未完全成型建立的新經濟制度的創立者,新的經濟奇跡出現有什么奇怪的呢?正如中國,中國同樣是個新的制度和經濟的創立者,盡管這個混合了資本主義,共產主義,新經濟制度,封建獨裁制度的混血儿并不被世界看還,但中國最近二十年的奇跡性發展不也讓很多西方國家的學者迷惑嗎?

國人比較喜歡找個對手,同時利用對手來解脫自己的責任.講到”搞衰中國”,我更相信是國人自己在搞衰中國,從世界整體新經濟角度上看,更是中共自己在搞衰中國.我曾對一位頻繁攻擊我的人在論壇上留言:”不敢正視自己問題的人不會成為成功者,不敢接受意見的人同樣不會戰胜自己.一個人最大的困難是戰胜自己,從心理上戰胜自己”相對于一個政府也是同樣如此,与其為自己辯護,不如讓事實來說明問題.

對于美國使用強勢美元政策,中國的很多學者認為美元強勢對美國經濟有利,但不會長久.相對于美國的新經濟理論,我更相信美國政府會使用一切手段來維護美元強勢發展,并保證美國國民的利益.最近,美元相對于主要兌換貨幣就是小幅度上升的趨勢.美元對日元從127.01上升到了127.40,對歐元從0.9175上升到了1.5901,對瑞士法郎也從1.586上升到了1.5901.為什么美元會上升呢?其實這主要是世界對美國未來經濟回升的信心表現.如果從美國的實際情況看,美國的經濟并非一團景气,企業獲利也沒有,明顯提升.相對而言,美元資產的贏利吸引力也不是很好,甚至是下降.各位可以看到,美國的Fed是四十年來最低的1.75%.相對于歐元基准利率是3.25%,英國是4%,中國最高.而公債方面,美國十年期的回報只有本5.09%,与數月前下降0.44個百分點.按照這個理論,美國經濟應該是下降,中國經濟蓬勃發展,世界資本應該蜂擁而去中國.

為什么中國政府反复強調本國經濟發展非同尋常,經濟形勢一片大好,但世界資本不去中國反而去經濟學家認為經濟复蘇前景未明的美國呢?難道是真的有人要搞衰國嗎?

我一向鼓動中國的經濟學家講政治,政治官員講經濟.江澤民先生不是講過要大家”講政治”嗎?中國的經濟問題不是經濟問題,相反是個政治問題.是經濟官員沒有理會江澤民先生的指示,在經濟事物上沒有”講政治”的結果.

中國的問題是個制度和體制上的問題,經濟改革在遭遇到了政治問題的時候,官員們就開始不講”政治”了.一個制度上制約經濟發展的時候,任何西方的經濟理論都無法解釋甚至轉變經濟的發展.美國911事件本身對中國是個發展經濟,變革政治的很好契机,美國經濟衰退本是中國經濟發展的良好時机.商人本不講政治,哪里錢好賺就去哪里.這,里面沒有什么理論,有的只是人的本性.海外的商人盡管知道中國有很多的生意机會,也愿意到中國去賺錢,但看到了中共不進行社會體制和政治上的改革,相反在社會體制上抱殘守缺時,如何相信自己的金錢在未來不會被沒收,即使中共不沒收.但每日貧富分化日益嚴重,”暴民”迭出,腐敗橫行的動蕩社會能給投資者安定的信心嗎?當謊言和不信任橫行社會的時候,投資人會還相信誰?這難道也是有帝國主義分子跑到了中共內部搞破坏的結果?

”搞衰中國”,這真是個莫名其妙的帽子,按照中國一些人的觀點,美國經濟下滑不穩定的時候正應該是中國經濟蓬勃發展的時刻,中國沒有能利用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机吸引世界各國資本,這不是世界上有人要搞衰中國,而是中國沒有掌握住有利時机,沒有辦法吸引資本家,事實上搞衰中國的不是海外的資本家,更不是學者.相反,正是中國政府和中共自己.商人沒有國界,哪里有錢就去哪里,商人不是慈善家,更不是政治家.安全穩定的環境和良好的前景才是最愛.為什么在最近的一年中,投資俄國的海外資本在以百分之六十三的比例高速增長,為什么沒有人去”搞衰俄國”?

推卸責任,轉移視線是國人的一大特點,世界上沒有什么人在”搞衰中國”,華人和熱愛中國,潛心研究中國問題的學者們更不會想去”搞衰中國”.這些人也沒有本錢和能力去”搞衰中國”,如果這些人能”搞衰中國”,我相信全世界的人都會同意”搞衰:這個執政中國的政府和政党,因為他真的很衰.

誰在搞衰中國?

2002-5-11于LA草庵書屋(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草庵居士政經系列﹕中國不亡,天理難容
草庵居士政經系列﹕中國何處去?
草庵居士政經系列﹕中國需要什么樣的領導人?
草庵居士政經系列﹕人民幣降息——一個愚蠢而又荒唐的政策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鮑威爾獨立 川普變陣 大戲開演
【微視頻】川普律師團出招 共和黨的最後防線
【財商天下】劉鶴介入債市亂象 亡黨危機逼近
【橫河直播】鮑威爾為何離隊 她為誰而戰
【新聞看點】拜登宣布「內閣」?川普兩線包抄
【遠見快評】史詩級訴訟開打 鮑威爾為何單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