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黃曉星:多元文化和先進文化

黃曉星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6日訊】沒出國之前,在大學裡,我就跟外國留學生交往很多,經常在假期裡和他們結伴外出旅遊。畢業後又在外企和許多外籍同事共事。也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緣故吧!在飲食習慣、生活方式、審美觀、價值觀等方面都不知不覺地受到一些西方文化的影響,被外國人認為我是西化了的中國人,在他們的語氣中有褒也有貶。而我呢,雖有一點說不出的自豪,但更多的卻是一種內疚和不安。但以我固執的本性,是不會為別人的對我的看法而改變自我的,我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或西化了的中國人就應具有某種特徵,無論如何,我都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老中,我還是我,對西方文化感興趣,接受不同的文化並不可以隨隨便便給人貼上標籤。

十年前,到英國讀書,當別人問我從哪裡來的時候,我說:「中國」,他們問:”台灣嗎?”,我說”不是!”他們又問:”香港嗎?”我說:”不是!”我覺得奇怪,因為那時在英國的中國留學生已很普遍,為什麼這裡的人還是那樣問我呢?原來,這所學院(Emerson College)自1963建校以來,只有從香港和台灣的來中國學生,而我是第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以後,為了清楚明瞭,我總是直接回答:我來自中國大陸!但是,我始終覺得這些發問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對中國缺乏瞭解,因為他們的眼中只有香港和台灣的學生才出國留學,甚至,他們為我能自由離開中國都感到吃驚,在他們的心目中,共產黨依然控制著人們的基本自由。

由於,很多西方同學對中國的認識太少,他們便把我當作一個中國的典型例子來研究,對中國的瞭解是也只能從認識我開始,試圖通過我的一舉一動來窺探中國人的特點。因此,我就時常有像一頭大象進了陶瓷商店的感覺,真不知手腳該放到哪裡去。平時不得不反思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否讓他們誤會,其它的中國人也像我這樣,感覺到了做一個普通中國人的壓力。每當外國人用他們對中國的認識來看待你時,也說明了他們對中國和中國文化感興趣,我覺得這是別人在幫助你不斷地讓你瞭解和認識你自己,了解和認識你的國家和你的同胞,應該是善意的。但是,我不願意做一個具有代表性的中國人,每次都得告訴他們:中國很大,人也很多,不同地區的中國人的生活都很不一樣,很多時候,甚至不能用自己的地方語言進行交流,我只能代表我自己。

雖然在國外的日常生活中,能跟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像兄弟姐妹那樣坦誠相處,總體來說,他們對來自不同地區的人非常感興趣,容忍不同的思想和尊重不同的文化,至今還未遇到歧視的例子。但涉及到在世界各國入海關時,就感到對中國的認識看待你是惡意的。有一次,我去法國做研究,返回英國在丹佛港入境時。海關官員問到我:”你是共產黨員嗎?”我說:”不是。”他又問:”為什麼不是?”。我無法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於是,他找了他的上司來”接待”我。與我同行的有四十幾人,並來者自世界十九個國家的學生和學者,他們沒有被問任何問題,而我卻被盤問了將近半個小時。只是因為我持的是中國護照。同行的西方朋友們對此很不理解,我卻習以為常了。

還有一次,去台灣開研討會,在海關,我把中國護照和入台證遞給一位中年女官員,她突然問到:”這是什麼國家的護照?” 面對這麼簡單的問題,我反而不知道如何回答。難道她看不懂「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這幾個簡體字?不過,她看了一眼我的護照之後,很快就在入台證上蓋了章,連機票一起給我甩回來,我也沒有機會回答她的問題,但我想,這肯定是一個政治性問題。

旅居海外的中國人也許會有這樣的經歷︰手裡拿的中國政府簽發的中國護照,進入許多國家時,有時會受到無數刁難,或者根本就申請不到入境簽證。中國人在海外得不到尊重自有原因,然而,香港已是我們自己的土地了,可是香港對我們很多普通的中國人來說還像租界那樣,許許多多的外國人,都能憑著他們手中的外國護照自由進出香港;而居住在香港以外的中國人,包括在台灣的中國人卻不能自由進出(過境只能停留七天),這也因為我們是中國人,中國人自己都不能尊重自己,從哪裡能得到尊重呢?對這樣的原因誰該負什麼責任呢?

我覺得每一個中國人都該對此次負責,有一次,我在《Lonely Planet》自助旅遊指導書中找旅社,書中居然說德國一些青年旅舍不接待香港游客,原因是香港人太吵鬧和行為缺乏檢點。我想每一個人都應該有維護自己的形象的責任,不應在國外給其它同胞們留下一個黑影,維護其它同胞的形象,其實,維護自己的形象的根本是尊重不同的文化。但是,自己在別人的土地上展現出什麼形象,包括了一些”傑出人士”在內的中國人未必知道,不知道的本質是缺乏瞭解自己。

我有一位英國同學是一個中國謎,他到過韓國、越南、日本、印度、台灣、俄羅斯等中國的鄰居,就是沒到過中國,他對中國的藝術和佛教頗有研究,跟他談論起中國時,才發現我對自己的文化瞭解的何等膚淺,真不像一個中國人。在慚愧之餘,趕快到圖書館去找有關我們討論的話題的書,這些書都是用英文寫的,也就是老外用他們的眼光來看中國和中國文化,我雖然覺得站在別人的視角來看自己,有點被誤解的感覺,但是能很好地瞭解自己。無論如何,最好還是自己用鏡子照照,對自己的文化反思,不該總是等著別人提醒。

中國人自己不能尊重自己,是因為骨子裡那個根深蒂固的等級文化觀念。在數千年來中國傳統文化中,無所不在地充斥著崇拜帝王將相,崇拜上、崇拜權、崇拜官、崇拜名、崇拜利,唯獨不崇拜個人、個人的思想、人格和生命,尊重人的生命和思想才是尊重個人的最高表現。中國人只是尊重地位比自己高,財富比自己多或學問比自己豐富的人,他們尊重的文化也是自己認為的「先進文化」。因此,很多中國人自己心甘情願地給地位高的人下跪,一旦自己得志,就要求地位低的人給他下跪。

不久前,看到了余秋雨先生《千年一歎》,余秋雨先生參與了香港鳳凰衛視組織的大型跨國採訪報道活動——”千禧之旅”的全部過程。以寫日記的形式記錄了每天在艱難和險惡的旅途中,探訪的心得與感觸。透過余先生深刻的生動描述,彷彿也讓讀者身歷其境,跟著著者進入古文明國家,一探歷史文明,心情隨之起伏不定。但是他的日記第69篇「我要鼓掌」中,余先生在文中記錄了他在伊朗的一個小經歷讓我感到非常吃驚。那是一群中國傳媒人士蔑視當地民族的不同文化傳統,違反伊朗法律,引起伊朗人民的反感,變成不受歡迎的人物。余先生特此述文對伊朗人表示憤慨。余先生不顧自己是在人家的國土上旅行的事實,不顧進入人家的國家以後必須遵守人家國家的法律這個簡單道理,反而以「傑出人士」自居頤指氣使教訓伊朗官員:不發展國家沒有尊嚴。余先生禮貌不對窮人講,他的日記具有代表性地流露出了中國民族文化的劣根性--等級觀念。

像余先生那樣的知識分子作為中國傑出人士和社會精英,不僅代表了中國的主流社會的價值觀,同時也代表了中國的政治和文化發展方向。根據余先生尊重別人的文化的方式和「不發展國家沒有尊嚴」的論調,可以推斷所謂「先進文化」,就是指經濟發達國家的富人文化。請問馬雅文明,印度文明,巴比倫文明,基督文明,伊斯蘭文明和中華文明,哪一個是先進的文明?哪一個是先進的文化?哪一個是落後的文化?那個「代表先進文化」的提法缺乏對文化的根本理解。文化只有在不同的時間,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地點存在。同一的地方和時間可以存在著多元的文化或單一的文化,文化只有多元化和單一化之說。對不同的文化可以推崇,接受和欣賞,也可以抵制,不認同和不欣賞。無論如何都沒有先進的文化和落後
的文化之說。中國的政治和文化精英把文化劃分為先進的文化和落後的文化的手段,跟把哲學定為唯心是錯誤的,唯物是正確的手段一樣。由於他們代表著唯物,所以他們代表著正確的。同樣,由於他們代表著先進的文化,所以他們代表著正確的文化。然而自稱代表著先進文化的人,往往是一群生活在醉生夢死之中的政治和文化精英。

中國人在國外得不到尊重,並被人當成異類來對待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太多國情論。從中國的暴力革命,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和股票市場,到中國的民主,法治,選舉,人權和歷史觀,無不充斥中國特色,甚至人的生命也有中國特色,在同一起空難中,中國籍的受難者得到的賠償,比外國籍的受難者少幾倍到幾十倍。無論是國情論也好,特色論也罷,都是為政府未能維護公平和正義找借口。共和國的締造者在擬寫憲法那些輝煌篇章時,寫下了許許多多的諾言:賦與我們的自由言論、出版、集會等等的自由權力,而且還在把這些諾言改來改去,可惜,目前大部分還是留在我們國家的基本大法裡,成了對公民拖欠著的期票。

政府未能維護公平和正義,還表現在”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經濟政策上。在經濟高速發展的時候,許許多多農村的兄弟們人依然蹣跚於類似種族隔離和種族歧視的枷鎖之下,並依然生活在貧困的孤島裡。在政治上不能維護公平和正義,在經濟上未能保持機會平等,自然就滋生了等級思想和文化觀念。在人為的城鄉不平等的國家裡長大的人,在飽受城裡人歧視和排擠的環境下長大的人,在使用工具那樣使用傭人的家庭裡長大的人,能學會相互尊重嗎?代表著”先進文化”的人,能尊重那些代表”著落後文化”的人嗎?

中國的政治和知識精英把文化劃分為先進的文化和落後文化的根本出發點是不承認文化和思想的多元性,並糟踏人的基本尊嚴和價值觀。不知道要等到何時,中國人才放棄只有唯物主義哲學才是正確的真理,其它哲學都是唯心論的,都是錯誤的思想觀點。不知道要等到何時,中國人才學會尊重不同的思想和不同的文化。中國除去追求物質財富的方式和手段要跟國際接軌之外,還有太多的東西應跟國際接軌。但是,也有人證明了泰國人對中國遊客的禮貌和厚待,是因為中國的國家經濟和軍事強大,實際上他們是盯上中國人的咕咕的錢袋,跟尊重還有一段距離。

缺乏文明洗禮的人在文明的國度裡不會感到無所適從,因為在文明的國度裡,人們寬容不同的思想和個性的存在,包括了”落後的文化”,只有經過了文明洗禮之後的人在一個缺乏文明洗禮的國度裡,才感到生活的痛苦,這就很多人出國之後,都不願意回國的真正原因。(當然沒包括心甘情願地給地位高的人下跪,一旦自己得志,就要求地位低的人給他下跪的人)。

我也像大部分的中國人一樣,希望中國不斷地走向文明和進步,真正地走向強大,希望中國不要太多的國情論和特色論,中國人也能生活在國際大家庭裡。中國真正地走向世界,不僅僅要放棄國情論,還要從政治中處處體現出維護公平和正義,處處體現出尊重人的基本權利和尊嚴,尊重不同的思想和文化價值觀。我夢想中國公民持著中國護照,不要申請入境簽證,也可以暢行無阻地在美國、日本、加拿大、英國等世界各地旅遊,用他們文明的步伐走在全世界每一個角落裡。

(網路文摘)(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1-06 10: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