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眼鏡的小男孩

林淑娟
【字號】    
   標籤: tags:

剛擔任這一班三年級孩子的自然老師,走進教室,看到三十多個稚嫩的臉蛋,照著多年養成的習慣,先與每一個孩子眼神接觸,那一雙雙透著好奇、等待、盼望的眼睛紛紛映入我腦海。一種敏感引我注意到他,特別在他身上停頓,圓圓的臉白白淨淨,黑框眼鏡顯得老成,他的眼神刻意迴避我。為什麼呢?令我不解,而一堂課下來,我知道了原因。

上課沒多久,坐在後面的孩子就開始不斷用墊板拍他的背,我走過去了解原因,他的嘴還來不及張開,其他孩子七嘴八舌爭著發言:我們老師說,只要他上課愛講話,就要打他提醒他安靜。然而,我並不覺得他喃喃自語的聲浪干擾課堂,反而那用墊板拍打的動作顯得粗魯無禮,於是,我制止後座那孩子的行為。

這堂課我們要用到鏡子做實驗,我把鏡子分送到每一桌,一組六個人使用一面小方鏡,才轉身打算說明實驗內容,與他同桌的孩子就大聲嚷嚷了起來:老師,他把鏡子打壞了啦!老師,他故意把鏡子摔在地上……。一句句的抱怨聲,響徹了自然教室的每一角落,我再看看他,他竟默默把頭低下,再次的,我感到訝然!面對這麼多指責,這孩子竟一句也不吭聲,完全不為自己辯護。

把孩子送來脫落的鏡片輕易重新推回鏡框,這應該不是摔壞的,極可能是自己脫落了,為什麼,他不為自己說句話,默默承受那一連串的指責,不像一般的孩子啊!一股迷團像煙霧,盤旋在我的心頭。

「噹噹…」下課鐘聲響起,孩子們早已蓄勢待發,還沒等班長下課口令結束,就往教室外衝。我召喚他來跟前,他一步一步猶豫著,絞著雙手,緊張的模樣,難不成以為我要責備他?終於他來到跟前,我問:我想知道剛才發生的事。我看到了他眼裡的躊躇,彷彿思慮著:要講嗎?老師會相信我嗎?我只好再問:剛才都是同學們說,我想聽你為自己說說話。他抬起雙眼,推推垮在鼻樑上的眼鏡,用力看我一眼,終於,他說:我沒有打破鏡子,我一打開它就掉在桌上了,不是我弄壞的。語氣中帶著隱隱委屈,眼眶微紅。拍拍他的背,我想給他一點安慰:我知道,這鏡子沒黏牢,不是你的錯,等會兒我告訴其他人,好嗎?他點頭,我讓他出去玩,看著他的背影,踩踏著的步伐輕快許多。

這一堂自然課,做為老師的我,感覺被一個孩子信任而有收穫,心中慶幸的是,沒有因一時的疏於觀察,而對一個本來就是眾矢之的的孩子落井下石,雖然,我知道他在班上同學心中的刻板印象無法一時一刻就獲得改善,但是,我打算和他的級任老師談一談,看能怎麼樣使上一點力。同時我也感覺,可能很多時候,人都忘了要理解別人,眼裡只看到自己認定的事實,所以,一言一行中要細心衡量他人是否能夠承受得起,方不至於傷害他人,切莫衝口而出隨意而做,才能待人以最大的善意!

轉載自:《台灣大紀元時報》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