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漫談】諂媚的書法:臺閣體

明訓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17日訊】臺閣體是形成於明朝初年的文藝創作風氣,表現在文學方面,多屬頌聖、題贈、應酬之文字,以歌功頌德,浮誇現實為宗旨﹔在書法上則以結體方正、大小統一為原則,媚態十足卻缺乏骨氣與神韻。

臺閣原指尚書,後來泛稱官場為臺閣,因此臺閣體書家主要為宮廷官員。明初設有中書舍人,中書舍人的選拔可”以能書薦起”,加上其工作主要為繕寫各類書籍、制赦、詔命等文件,所以這些人多半都有一定的書法根基。

臺閣體之興起先是沈度(1357-1434)以善書應詔入選中書舍人,沈度字民則,號自樂,華亭(今上海松江)人。其書風“婉麗端雅”,深受明太宗喜愛,稱其為“我朝王羲之”。因此“凡金版玉冊,用之朝廷,藏祕府,頒屬國,必命之書。”其後沈度推薦其弟沈粲成為中書舍人,沈氏兄弟因備受帝王寵愛,坐享高官厚祿,聲名大噪,於是讀書人也紛紛效仿,眾人莫不以迎合帝王口味為書寫宗旨。其中以楊士奇、楊榮、楊溥「三楊」為代表,他們都是當時的「臺閣重臣」,都官至宰相。書法,卻是俗態百出。這種諂媚的書法,蔚為風尚後,蔓延整個朝野,影響明初近一世紀。

統治者的喜好直接影響了臺閣體書家的創作態度與審美追求。所謂書為心畫,當他們的心過度寄望於皇帝的認同,以及隨之而來的名利時,手下的筆墨也一字不漏的表現出諂媚的心境來,因此即使有非常優秀的書法水平,也只能流漣在婉麗、飄逸的俗媚書風中,無法有更突出的表現。

參考資料:
(1) 陳振濂(2002)《歷代書法欣賞》台北:蕙風堂筆墨有限出版公司出版部
(2) 黃惇(2001)《中國書法史·元明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一次聽聞「梅花繡」。帶著一個空白的腦子和一顆好奇心,我們前來台北新店溪畔造訪梅花繡藝術協會會長、傳統工藝師黃翠華女士。一襲唐衫體態豐盈,氣色紅潤髮色灰白,看不出年紀的黃翠華眼睛透著自信神采迎我們進門來。奇特的是,好似故友重逢一樣,彼此介紹成了多餘,我們很自然地從牆上一幅幅看似油畫、粉彩、水墨、書法與攝影的作品切入了今日到訪的主題:梅花繡。
  • 為參加南卡羅萊納大學第四屆國際書法教育研討會特別組成的中華書畫藝文展台灣代表團受休斯頓客家會等客家社團之邀請﹐特地在去南卡大學之前先到休斯頓作短期展出﹐慶祝雙十國慶。書畫藝文展于十月九日至十三日在僑教中心展覽室舉行﹐並于十月九日上午11時舉行開幕典禮﹐讓休斯頓僑界有機會認識遠道從台灣來的專家貴賓。
  • 趙老伯伯拿起毛筆,開始寫書法,手腕靈活的寫出一筆一劃,寫出來的字就像是有幾隻鳥在飛舞這就是趙伯伯的養生之道,趙伯伯今年已經九十二歲,從年輕時開始學漢朝流傳的鳥蟲體書法,趙伯伯說,寫鳥蟲體必須要注意呼吸運氣,才能輕鬆下筆,長期練書法的趙伯伯,連拿掃把都那麼有力氣為了寫好書法,趙伯伯每天清晨都會在操場上跑步,久而久之也成了趙伯伯養生的好習慣趙伯伯不但身體健康,而且堅持活到老學到老,幾年前還曾經以七時歲高齡取得大學學位,趙伯伯說,人生沒什麼好求的,只要每天都活得很快樂。
  • 陳總統今天參加「陳雲程百歲書法展」開幕典禮,對陳雲程一生傑出的書法成就致上崇高敬意。為呼應陳雲程「咱都是台灣人,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不是日本、也不是大陸的」說法,陳總統致詞時也以閩南語表示:「阿扁不會忘記,大家也都會記得,台灣是台灣人的,不是日本人的」。國立歷史博物館特別選於重陽節前夕舉辦「陳雲程百歲書法展」,陳總統認為別具意義。
  • 台灣總統陳水扁今天委託律師針對趙少康等人提起侵害名譽民事賠償訴訟,下午按照既定行程去看書法展,外界問他官司問題,陳水扁從詩詞字句中找到心情寫照,他要記者去看書法大師陳雲程最喜歡的張學良的字句「人何寥落鬼何多」。
  • 宋朝書法尚意,此乃朱大倡理學所致,晚唐禪風大播,禮樂崩壞,為創新秩序理學興起,兩者互制平衡,衍而為意,意之內涵,包含有四點:一重哲理性,二重書卷氣,三重風格化,四重意境表現,同時介導書法創作中個性化和獨創性。
  • 做明星能否永遠光芒四射,永不隕落?這樣的問題是人就知道答案。正所謂花無百日紅,再璀璨的煙花也有熄滅墜落的時候,何況是人。如此簡單的道理,那些在娛樂圈跌打滾爬多年,煉就一雙“火眼金睛”的人精更是了然于胸。所以趁著現在還能“發光發熱”,赶緊為將來找個后路,已經成為他們的當務之急。于是有繪畫基礎的,朝著“漫畫作家”的方向發展;對時尚敏銳的,向著“時裝設計師”的道路邁進。如果這兩樣都不行,那就學學書法什么的,不用跟潮流,還能修身養性,搞不好還能練成個什么“家”,賺名賺利,何樂不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