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歷史真貌─中國文化的又一輝煌時期 宋朝(八)

(公元960年--1279年)
心緣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南宋末年的天災

業已走過的歷史告訴人們,當一個王朝走向滅亡時,往往會出現相當多的天災,這是上天對當政者不修德政和行惡者的警告。南宋王朝也不例外。由於南宋皇帝大多昏聵無能,所以從高宗開始,直至南宋滅亡,發生災禍的頻率逐年增加。比如疫病,宋高宗時約平均6年出現一次,到宋孝宗時則每2年一次,宋光宗每2.5年一次,宋寧宗每2.4年一次,宋度宗、恭帝每年1次。我們以寧宗、度宗和恭帝時期的災疫為例。

寧宗嘉定元年(1208年)夏天,淮河流域發生大疫,死掉人數今天已難以知曉。當時政府曾招募民工掩埋屍體,凡是誰掩埋了超過二百具屍體的,政府可以給他文牒度為僧人。從這年開始,浙江地區連續數年發生了大疫,臨安府尤甚。嘉定二年夏,臨安府又出現大疫,“民疫死甚眾”。從淮河流域因躲避戰亂逃到長江以南的災民,因飢荒和大熱天,“多疫死”。第二年四月,臨安府仍然大疫流行,“都民多疫死”。嘉定四年,臨安府再次大疫流行,沒人掩埋的屍體到處都是。

嘉定十五年(1222年),南方的贛州大疫流傳。真德秀記載當年汀、邵、釗三州“疫者各以萬計”。儘管已經是十月的天氣,但“炎鬱不少衰”,熱得不正常。

度宗咸淳七年(1271年),浙江永嘉地區大疫,死者不可勝數。這一時期元兵展開了滅亡宋朝的攻勢,其主力直奔臨安,沿途宋軍紛紛投降。德佑元年(1275 年)六月,常州等城為元軍佔領,城內居民紛紛四處逃竄,“民患疫而死者不可勝計”,躲到城郊天寧寺的災民中也出現疫情。由於居住得十分擁擠,疫情一旦出現就無法收拾,“死者尤眾”。

德佑二年閏正月,元軍包圍了臨安府,三月,元人進入臨安府,小皇帝恭帝被送往大都(今北京),全太后及太皇大後謝道清也先後被解往大都。在數月圍困之後,臨安府一片混亂,烏煙瘴氣。閏三月時,天氣稍有點炎熱,疫病大作,“城中疫氣蒸蒸,人之病死者不可以數計”。國家已經破亡,而疫病再次兇猛的降臨。

歷史記載,南宋疫病較多發生在以臨安府為中心的兩浙地區。而該地區正是皇帝及其重臣們居住的所在。上天降下如此多的災禍,必定是因為他們做了甚麼失德的事情。

《推背圖》和《梅花詩》中關於南宋滅亡的預言

《梅花詩》的第二節是:“湖山一夢事全非,再見雲龍向北飛。三百年來終一日,長天碧水嘆彌彌。

到了南宋,皇帝更是昏庸無能,苟且偷安於江南的半壁江山,終日沉浸於聲色歌舞之中。而且,整個民風都是頹迷不振,從上到下迷醉在情色歡愛之中,不思奮發圖強。宋詞萬首,多以言文人騷客的戀物傷情,而高昂振奮者很少。因為南宋建都臨安(今杭州),在西湖邊兒上,依山傍湖,加上南宋皇帝終日沉迷於荒淫醉夢之中,所以叫“湖山一夢事全非”。

“再見雲龍向北飛”,是指天象氣數落於北方,北邊降生真龍天子,新朝代要生於北方。正當南宋王朝沉湎於醉夢中時,北方的成吉思汗,勵精圖治,一統蒙古,並迅速擴張著自己的版圖。在滅亡了金國之後,大舉入侵南宋。“三百年來終一日”,指宋朝在歷經三百餘年後(公元960年至1279年)終於滅亡了。公元1276年,元兵入侵臨安,宋恭帝被俘。“長天碧水嘆彌彌”是喻指宋朝最後滅亡時所上演的一幕最悲壯的場面。

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

文天祥,字宋瑞,號文山,1236年生於江西廬陵(今江西吉安南)淳化鄉富田村的一個地主家庭。18歲時,文天祥獲廬陵鄉校考試第一名,20歲入吉州(今江西吉安)白鷺洲書院讀書,同年即中選吉州貢士,隨父前往臨安(今杭州)應試。在殿試中,他作“御試策”切中時弊,提出改革方案,表述政治抱負,被主考官譽為“忠君愛國之心堅如鐵石”,由理宗皇帝親自定為601名進士中的狀元。

後來,蒙古軍兩路攻宋,蒙哥率西路入川,攻戰成都。忽必烈率東路,越天險長江與自雲南北上潭州(今長沙)的另一支蒙古軍合圍鄂州(今武昌)。南京朝野震驚,宦官董宋臣提請避兵遷都四明(今寧波),以便理宗隨時逃往海上。對此。文天祥僅以進士身分大膽上書直言:“陛下為中國主,則當守中國;為百姓父母,則當衛百姓。”請斬董宋臣以安人心。後因蒙哥病死,忽必烈欲北歸爭奪汗位,才允準南宋右丞相賈似道秘密稱臣納貢後撤軍。

賈似道轉而謊報朝廷:“諸路大捷”,被加封衛國公,大權獨攬。繼而度宗即位,耽於酒色,賈似道欺上瞞下,國事益亂。文天祥奏疏無人理睬,只被派一閑差。

此後十幾年中,文天祥斷斷續續出任瑞州知州、江西提刑、尚書左司郎,或半年或月余。後來又因譏責賈似道而被罷官。

忽必烈即帝位後,改國號為元,於公元1274年發20萬元軍水陸並進,直取臨安。次年,任贛州(今江西贛州)知州的文天祥,散盡家資招兵買馬,數月內組織義軍三萬抗擊元軍。這年冬天,文天祥奉命火速增援臨安門戶獨松關,未到目地地,關已失守。急返臨安,準備死戰,卻見滿朝文武紛紛棄官而逃,文班官員僅剩6 人。

1276年正月,謝太后執意投降。元將伯顏指定須由丞相出城商議,丞相陳宜中竟連夜遁逃,文天祥即被任右丞相兼樞密使都督出使議和。談判中,文天祥不畏元軍武力,痛斥伯顏,慨然表示要抗戰到底遂被扣留,又被押乘船北上,文天祥初以絕食抗議,後在鎮江虎口脫險。由於元軍施反間計,誣說文天祥已降元,南返是為元軍賺城取地,文天祥屢遭猜疑戒備,顛沛流離,千難萬死兩個月,輾轉抵溫州。

這時,朝廷已奉表投降,恭帝被押往大都(今北京),陸秀夫等擁立7歲的趙端宗在福卅即位。文天祥又奉詔入福州,任樞密使,同時都督諸路軍馬,往南劍州(今福建南平)建立督府,派人赴各地募兵籌餉,號召各地起兵殺敵。秋天,元軍攻入福建,端宗被擁逃海上,在廣東一帶乘船漂泊。

1277 年,文天祥率軍移駐龍岩、梅州(廣東梅縣),挺進江西。在雩都(今江西南部)大敗元軍,攻取興國,收復贛州10縣、吉州4縣,人心大振,江西各地響應,全國抗元鬥爭復起,文天祥號令可達江淮一帶,這是他堅持抗元以來最有利的形勢。元軍主力開始進攻文天祥興國大營,文天祥寡不敵眾率軍北撤,敗退廬陵、河州(今福建長汀),損失慘重,妻子兒女也被元軍擄走。

1278年春末,端宗病死,陸秀夫等再擁立6歲的小皇帝,朝廷遷至距廣東新會縣50多里的海中彈丸之地,加封文天祥信國公。冬天,文天祥率軍進駐潮州潮陽縣,欲憑山海之險屯糧招兵,尋機再起。然而元軍水陸猛進,發起猛攻。

年底,文天祥在海豐北五坡嶺遭元軍突然襲擊,兵敗被俘,立即服冰片自殺,未果。降元的張弘范勸降,遭嚴詞拒絕。文天祥曾寫《過零丁洋》以明志:“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廖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裏嘆零丁。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在其被關押期間,許多人來勸降,都被其拒絕。元統治者又將他投入惡牢,囚禁折磨達三年之久,使他讀到正在元宮中充當女僕的被俘妻女的信,使他已降元的弟弟來獄中探望。但文天祥不為百般折磨、千般利誘、萬縷親情所動,凜然作《正氣歌》,頌歷史人物不朽業績,抒“是氣所磅腐,凜烈萬古存,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的志向。

不久,文天祥被殺害,時年47歲。

南宋滅亡

賈似道雖然被殺死,但此時的南宋已經處於風雨飄搖中。1275年10月,元兵分三路挺進臨安。次年正月,南宋終於向元軍統師伯顏獻上傳國璽,宣布向元朝投降,要求成為元朝的一個藩屬小國。元軍不願受降,於三月攻入臨安,宋恭帝趙顯、全太后以及眾官僚和太學生被俘,押送到大都(今北京)。宋恭帝趙顯被元世祖廢為瀛國公,後來入寺為僧。

南宋都城臨安被攻陷後,文天祥、張世傑等人曾立趙昺端宗,後又立趙昰為帝。

公元1279年,宋軍殘部在戰敗後窮途末路。因不願被俘,大臣陸秀夫背著年僅9歲的南宋小皇帝投海而死,大將張世傑保護著楊太妃企圖逃脫,結果,被一場突來的颶風淹沒在大海。南宋王朝在歷史的舞台上徹底謝幕了。但由岳飛、文天祥等人演義的忠義之歌卻流芳千古。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