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才女:南宋詞人朱淑真

曉晨 整理
font print 人氣: 55
【字號】    
   標籤: tags:

春巷夭桃吐絳英,春衣初試薄羅輕。風和煙暖燕巢成。
小院湘簾閒不卷,曲房朱戶悶長扃。惱人光景又清明。
  
這是南宋女詞人朱淑真的一首《浣溪沙 清明》。
  
中國歷代,才子倍出,所作的很多詩詞歌賦流傳於後世,同時歷朝歷代,也出現了一些才女,只是中國古代,女子大多久居深閨,很多佳作不為人知,但即使這樣,一些才女的生平和作品也流傳下來,宋代的朱淑真就是其中之一。
  
朱淑真是南宋女詞人,自稱幽棲居士,錢塘(今浙江杭州)人,祖籍歙州(州治今安徽歙縣)。南宋初年,她生於仕宦家庭,家境富裕。淑真從小十分聰慧,飽讀詩書,精通音律與書畫,尤工詩詞。且容貌清麗,風流蘊藉,當時罕有人與之相比,可謂是一個才華橫溢的大家閨秀。
  
朱淑真生長在風景如畫的杭州,優美的自然風光給她提供了眾多的寫作題材,少女時期,她時常賞花吟月,撫琴賦詩,那時她的作品清新明快,展現出一片天真少女的浪漫情懷。
  
後來她嫁入市井平民,所嫁志趣不合,婚後生活很不如意,終日抑鬱不得志,因自傷身世,故以「斷腸」名其詞。後抱恚而死。其詞清新婉麗,情真意切,憂怨悲憤,跌宕淒惻,臨安王唐佐為朱淑真立傳,宛陵魏端禮編輯她的詩詞,名曰《斷腸集》。其中《減字木蘭花 春怨》便是朱淑真憂怨心情的寫照:
  
獨行獨坐,獨唱獨酬還獨臥。佇立傷神,無奈輕寒著摸人。
此情誰見,淚洗殘妝無一半。愁病相仍,剔盡寒燈夢不成。@(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漢魏之交的動盪年代,一個有才無貌的文藝青年,將如何開啟他的人生傳奇?彼時董卓亂京,挾持皇帝遷都長安,這個心懷大志的青年,也被迫遠離舊日京華。在古城長安,青年首先拜訪了地位顯貴的文士蔡邕。蔡府車馬填巷,賓客滿座,主人蔡邕一聽到有個叫王粲的年輕人登門,顧不得招待客人,來不及穿好鞋子,倒拖著鞋跑去迎接他。
  • 那是建安末期的一個盛夏。以博學多藝聞名的邯鄲淳,作為曹家三公子的座上賓,正在欣賞一場演出。台上的主角是一個盛裝登場的胡人,胡舞《五椎鍛》、跳丸擊劍、誦俳優小說,十八般技藝看得人眼花撩亂。胡人笑問:「邯鄲先生覺得如何?」
  • 南朝齊梁時有位很有名的高潔隱士,名叫阮孝緒,字士宗,陳留尉氏人。他的父親阮彥之,在劉宋時任太尉從事中郎。阮孝緒七歲時,過繼給去世的堂伯父阮胤之一房作後嗣。阮胤之的母親周氏十分富有,她去世後留下了百萬家財。按理,這一大筆財產都應該由阮孝緒繼承,但孝緒卻一無所納,將其都給了阮胤之早已出嫁的姐姐,即琅邪王晏的母親。聽說這件事的人無不驚歎。
  • 歐陽修在世之時,遇到過一些神奇的事情:神祗出現在他同事的夢中,提示他萬事皆有定數;患了足病,不用醫藥自己用口訣治好;贈予道士的衣服,穿了三十年仍無塵土氣。因此他常常懷疑自己原本是世外之人。
  • 唐代有識人能力的裴行儉看過詩壇初唐四傑,說士子要有大作為,必先有大器識然後才看他的才華,然後各指出他們人生最終的結局。後來四傑的人生終局是否應驗了裴行儉的洞見呢?
  • 熟悉中國歷史的人對於被視為「此天地間必不可無之書,亦學者必不可不讀之書」的《資治通鑑》應該是不陌生的,它是由北宋史學家司馬光主編的一部多卷本編年體史書,共294卷,涵蓋十六朝1362年的歷史,而我們今天要說的主人公范祖禹亦是這部史書的編撰者之一,負責唐史部分,並有著「唐鑒公」的美譽。
  • 在中國近代史上,先後執掌復旦公學和北京大學、被稱為「精通西學第一人」並因傳播西學而聞名於世,又頭頂著翻譯家、思想家、教育家頭銜的嚴復,在很多人眼中,儼然是一個「反對封建迷信」的形象。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
  • 在元曲領域,最有趣的作家組合莫過於「酸甜樂府」。一個喜食酸而號酸齋,一個好甜食而號甜齋,恰巧又都擅長散曲創作,因而後人習慣將二人合稱。多姿多彩的元曲,就這樣增添了幾分酸酸甜甜的奇妙滋味。
  • 元曲界有一句名言:「樂府之有喬、張,猶詩家之有李、杜。」[1]說的是元代後期兩位以散曲留芳後世的大作家,「喬」即喬吉,「張」便是張可久了。
  • 明末書畫家董其昌的書畫享有「宗師」、「明朝第一」等讚譽,民間爭購。是什麼機緣下他以書畫資助一位算命先生?結果又如何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