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衛平:中國「義務教育」狀況及對策

李衛平

人氣 23
標籤:

【大紀元12月11日訊】中國失學兒童達5千萬,政府教育投入比例低於最貧窮的國家烏干達。國家需要修訂教育法,保證實行全免費義務教育。

一、 中國“義務教育”的現狀

據蘋果日報報導,中國政府承認全國目前有2700萬兒童失學,佔適齡兒童一成左右;該報接著指出,據不完全統計,如果加上不在統計之列的城市民工子女、超生小孩及統計時的誤差等,失學人數估計高達5000萬。

新華社曾報導,“山西離石市,5年前為‘普九’不惜舉債;一些地區負債的學校的比例甚至高達90%。而學生流失仍較嚴重,有的鄉鎮初中生流失率達 10%以上,讀不起哪。”據一些政協委員反映,有的農村中小學的失學率達到30%,個別貧困鄉村的初三學生輟學率高達50%。失學正在不斷葬送越來越多的農村孩子的前程。

那麼城市的情況怎樣呢?據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報導,城市失學現象也開始冒頭,令人震驚:“在寒冷的中國東北城市吉林,一個冬日的下午,小男孩李仲剛(音譯)在狹窄、冰冷的小巷子裡消磨時光。他的母親在不遠處忙著為一對年老的夫妻修理破損了的窗戶,當她看見自己十歲的兒子一個勁兒沒頭沒腦的跑來跑去,忍不住張嘴斥責他兩句。然而當她想到其他的十歲小孩正在教室裡朗讀課文,自己的兒子卻因為貧窮沒辦法上學,做母親的心又軟了。”

至於流動人口的情況則更為堪憂。據《中國青年報》2004年05月14日報導:我國流動人口規模已超過1億人,其中18周歲以下的流動兒童有 1982萬人,佔全部流動人口的19.37%。我國流動兒童失學率較高,達到9.3%。近半數適齡兒童不能及時入學,”超齡”上學現象非常嚴重,不在學兒童”童工”問題突出。

寧夏回族自治區的一名失學小女孩馬燕在日記中寫道:“今年我上不起學了,我回來種田,公(供)養弟弟上學,我一想起校園的歡笑聲,就像在學校讀書一樣。我多麼想讀書啊!可是我家沒錢。”“馬燕現象”在當地極為普遍。或許你會說,寧夏是老少邊窮地區,不具備代表性。那麼讓我們來看看相對發達的東部地區吧!山東省棗莊市婦聯主持開展了一項“代理媽媽”活動。該活動鼓勵動員社會各界人士,以一腔真情,獻一份愛心,盡一份義務,爭當失去單親或雙親困難兒童的“代理媽媽”。“代理媽媽”活動在線上救助網頁上這樣寫到:“我們在調查的基礎上,現將首批特困兒童的名單公佈如下,以下兒童有的是失去單親、有的是失去雙親,有的是家庭極度困難,且他們的學習成績均在班級前20名,目前面臨著輟學或已經輟學,期待著您向他們伸出援助之手。”茲錄數則於下:

“張芬 編號:109。12歲,常莊鎮店子村,西南聯小,五年級。張芬在校品學兼優,父親身體重病,不能參加體力勞動,母親精神不正常,不能料理家務,無經濟來源,生活十分貧困。

“王濤 編號:105。10歲,南石鎮西石溝村,西石溝村小學,五年級。該生要求進步迫切遵守紀律,團結同學,學習認真,關心集體,愛護公物,經常為班集體為同學做好事,是一名品學兼優的學生,其父去世,母親改嫁,現跟隨奶奶生活,生活條件十分困難,無能力支付學習費用。

“史曉洋 編號:102。7歲,山亭區城頭鎮吳時村,山亭區城頭鎮吳時村小學,二年級。我今年七歲了,上小學二年級,母親是個四川人,於2001年去世,父親在外打工,收入微薄,無能力帶我就讀,我只好在家隨二爺生活。我的家庭條件甚差。

“楊程翔編號:93。7歲,薛城福泉小區36號樓,薛城區實驗小學,一年級。楊程翔,男,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三日出生,現在和奶奶居住在福泉小區36號樓,楊程翔現在在實驗小學一年級二班就讀,入學以來團結同學,能自覺遵守紀律,表現很好。楊程翔的父母是區軋鋼廠的下崗職工,於2001年7月份因意外死亡,當時他才五歲。父母去世後,程翔由奶奶王守文撫養,生活特別艱苦,爺爺也於2001年11月份因病去世,奶奶是年近七十歲老人,沒有退休金,家裡已經沒有什麼經濟來源,生活已是舉步維艱。”

首批特困兒童總計134名,至於該市還有多少面臨輟學或已經輟學的特困兒童,則不得而知。其實,即使在沿海發達地區,失學也如夢魘般纏繞著弱勢家庭的孩子。目前我國對外宣稱已”基本普及九年義務教育”,但實際上仍然有15%的地區尚未”普九”,還有0•9%的兒童沒有上學,11•4%的少年沒有讀初中。

二、 義務教育缺失的原因

至此,我們不得不沉痛地承認,中國“義務教育”的承諾流於形式,完全失敗了。那麼是什麼原因導致了目前的結果呢?!

近二十多年來,中國經濟與人民收入同步成長,然而國家教育開支卻與經濟發展脫軌。國務院早在1993年頒發的《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就確定在2000年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要達到國內生產總值的4%,但直到今天,教育投入也僅佔國民生產總值的3%左右,以致於竟荒唐到比世界上最貧窮的非洲國家烏干達更低的水準。

去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嚴厲批評了中國政府忽視教育的政策。由於國家教育總投入嚴重不足,義務教育經費所佔比例偏低以及城鄉義務教育資源配置失衡等問題十分突出,各地於義務教育階段收取的課本費、雜費的數額遠遠高於學費,免收學費失去了意義,導致中國適齡兒童、少年就學率長期偏低,失學現象十分嚴重,“義務教育”現狀堪憂。

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佔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達到4%,一直是教育界的夢想。儘管2001年這一比例走出長期保持的2.4%左右的低谷,上升到 3.19%,但與世界5%的平均水準仍相差甚遠。只能與柬埔寨(2.9%,1996年數字)、尼泊爾(3.1%)等亞洲窮國相提並論。印度政府近年的教育經費年年大增,過去兩年都已佔GDP 4%以上。發達國家自不待言,例如以色列為7•0%,挪威為6•8%,瑞典和芬蘭為6•6%,丹麥為6•5%;即使同為發展中國家的巴西也達5•0%、馬來西亞為4•9%、墨西哥為4•6%。

中國城市教育經費遠高於農村,城鄉之間存在非常明顯的差距。以1999年全國教育經費支出和財政預算內教育經費支出構成為例,在全國 5721.57萬在校初中生中,農村學校的比重是57.2%,而教育經費支出佔初級中學總經費支出的47.8%;全國初中生均教育費支出(含城鎮和農村)為1102.50元,其中城鎮為1423.85元,農村為861.64元,農村初中生人均支出僅為城鎮初中生人均支出60.5%;13547.96萬普通小學生生均教育費支出為625.45元,其中城鎮為841.11,農村為519.16元,農村生均經費僅為城鎮的59.9%;普通小學生均預算內教育經費支出為378.72元,其中城鎮為515.27,農村為310.58元,農村生均支出為城鎮的60.3%。即義務教育階段,國家在農村的投入僅佔對城市投入的六成左右。令人遺憾的是,城鄉差距至今沒有絲毫改善,反而在不斷擴大。

另一方面,非義務教育投入大於義務教育,已經嚴重倒挂。據資料介紹,我國義務教育階段在校生合計為1.93億人,佔各級各類學校在校生總數的 78%,但義務教育經費投入佔總投入的比例卻始終低於60%。在義務教育佔教育投入的比例方面,一位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作了一個形象的統計:發達國家中,一個大學生教育經費相當於1.5至2.5個中學生經費,相當於2.5至3個小學生經費,用一個簡單的算式來表示,大體為1:2:3。而我國呢,一個大學生經費相當於6個中學生、10多個小學生的經費。如果說到學生均公用經費,我國大、中、小學生之比則為1:50:93。也就是說,一個大學生的國家教育經費投入居然相當於93個小學生的!

還有一個嚴重的問題是中央財政承擔的義務教育的份額太少。據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調查,目前我國義務教育的投入中,鄉鎮負擔78%左右,縣財政負擔約9%,省地負擔約11%,中央財政只負擔2%(《南方週末》)。必須看到,縣鄉兩級負擔的87%基本上都直接來自農民———農村義務教育的費用基本上都是由農民直接承擔的。本來基礎就薄弱的縣、鄉財政在發展義務教育中承擔了主要責任,而財力較強的省和中央級財政,卻承擔了較小的責任。這與世界上大多數國家是不同的。比如美國中小學的教育經費絕大部分來源於州財政;芬蘭義務教育經費實施中央政府和城鄉政府分別投入57%、43%的財政撥款體制。

由於上述種種原因,中國的“義務教育”便具有了非凡的“特色”。中國的“義務教育”不僅要收取書本費,還滑稽地要交納高額的學雜費。去年以來,國家在貧困地區實行義務教育階段收費”一費制”,農村小學每學年每生所有收費最高不超過120元,初中最高不超過230元(今年上調為160元/260 元)。但對於許多貧困家庭來說,這一收費已超過了其家庭全年的收入,他們的孩子不可避免地被擋在了“義務教育”的門檻之外。反觀其他國家,在“義務教育” 的範圍,不僅書本費、學雜費全免,國家還在學校提供免費的學習用品和膳食。差距可謂天壤之別。中國,正是由於政府尤其是中央政府的缺位,遠未履行責任,才使得“義務教育”化為鏡花水月。

馬燕是幸運的。她的日記被法國解放日報記者發現、翻譯,並在該報連載,反響熱烈。她的日記已被翻譯成法、英、德、意多種文字,歐洲人感動得紛紛寫信慰問、捐款。今天馬燕及當地60個孩子因外國人的關心能上學了,馬燕成為她村中第一個女初中生;我們也衷心地祝願山東省棗莊市的特困兒童能早日得到社會的救助,重返校園。但是,中國孩童的失學問題可能完全依靠外國人來解決嗎?!政府能將自己的責任全部推給社會嗎?!

三、 教育是國家民族發展的根本支撐

義務教育是為全體兒童提供一種養成國民素質的基礎性教育,應該是由國家立法予以保證、由政府舉辦,強迫性、免費的教育。義務教育中的“義務”,是指國家保障兒童受教育權利的義務,以及對社會所承擔的義務,而不是相反。當下的《教育法》與《義務教育法》將義務教育的“義務”推給社會與家長的做法是錯誤的、不負責任的,也是不能容忍的。

孩子是民族和國家的未來,義務教育是抬高人口素質底部的最重要的措施。功莫大焉!一個民族是因為先達到了很高的教育水準,才步入先進發達的行列,而非相反。二十世紀,德意志民族以區區八千萬之眾,兩次與整個世界對壘;失敗後不僅沒有倒下,而且迅速復興,再次走到了其敵手的前面。其所依靠的不是別的,正是其極高的人口素質,亦即其高品質的義務教育體系。日本在甲午戰爭勝利後,將從中國獲得的四億兩白銀賠款全部投入了義務教育;二戰結束時,日本諸島一片殘垣斷壁,其時,稍微完整一點的建築都由學校而非政府使用。正是由於對教育的高度重視,日本才能在短短數十年間在一片廢墟上創造出世界第二大規模的經濟體。

教育是實現社會公平“最偉大的工具”,是社會公平的基礎和前提。教育的終極目的在於提高人的生存品質和價值。退一步,即使只從純功利的角度考慮,它對於供給大量高素質的人力資源、減少犯罪、提升社會整體素質與加快經濟發展都有著巨大的推動作用。可以肯定,教育投入的回報率是最高的。我們常常看到這樣的標語,“再苦不能苦了孩子,再窮不能窮了教育”,然而遺憾的是,事實上“苦首先苦孩子,窮首先窮教育”。中國現行義務教育的法律法規與政策剝奪了一大批少年兒童接受教育的權利,將對未來滿懷熱望的他們排斥在了進步與發展的軌道之外,阻斷了他們通過知識改變命運的道路。

四、落實義務教育的若干措施

有鑒於此,個人認為以下幾點至關重要:

1、 修訂《教育法》與《義務教育法》,明確義務教育之“義務”完全由政府承擔,即實行全免費義務教育。

2、製訂《教育投入法》,規定在本屆政府任期內將全國教育支出提高到不低於國民生產總值的4%的水準,下一屆政府任期內將教育投入增加到國民生產總值的6%,亦即聯合國規定的教育投入的最低標準;規定國家義務教育投入佔教育總投入的下限;明確各級政府在義務教育投入方面的職責,確保各級財政的教育投入滿足教育需求;規定農村和城市義務教育投入比例的上限,並不斷減小,最終達至城鄉公平。

3、加大師資培訓力度,提高師資能力。國家應採取多種措施吸引優秀人才投身教育尤其是義務教育行業。現階段,可以採取短暫培訓難以被社會其他行業消化的非師範專業大中專畢業生,以解師資短缺燃眉之急。

誠然,國家建設千頭萬緒,資源十分緊張。然而,只要能夠真正認識到義務教育的重要性,只要真正有決心解決這一早該消除的固疾,那麼就一定能集中足夠的資源,找到恰當、高效的辦法真正實現九年制義務教育,為民族的長遠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

2004-11-30

--轉自《人與人權》2004年12月28期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李衛平:責任高於一切
【專欄】李衛平:賭博之風橫掃中國官場
李衛平:中國何來「第四權」
【專欄】李衛平:高明的選舉動員令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趙立堅呆立當場 北京建集中營?
【中國禁聞】江澤民死亡 多種醜聞被翻出
【新聞大家談】新疆火災頭七 中共為江發喪
【微視頻】清零失敗 中共國務院推責給地方政府
【菁英論壇】中共紅碼江山 手機變手銬
【環球直擊】江澤民死亡 民眾盼公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