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鯡魚”-深入北京的荷蘭間諜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12月16日訊】

連接收聽

20多年之久,彼得.博維作為荷蘭馬列主義党總書記,出入北京最高層,還領取中國給的費用。然而,据最新披露,他這個党竟是荷蘭情報机构一手捏出來的。而他是西方情報机构一條忠實的“鯡魚”。

假如你看到彼得.博維(Pieter Bouvé )在荷蘭海邊參德伍爾特他的花園旁散步,嘴里哼著“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時,你絕對想不到,這個老頭當年竟然是國際上一個重要人物。他現在是一個代表參德伍爾特地區退休者利益的政党的主席。這個党成員不多。但他說:“每個党員都是真的”。這個“真”字正是他現在這個党和以前那個党的區別所在。

前荷蘭在捷克斯洛伐克和民主德國情報部門負責人弗里茨.霍克斯卡的回憶錄最近披露了一段惊人的歷史:當年的“荷蘭馬克思列宁主義党”(MLPN)不是一個真實的政党,而是荷蘭國內情報局(BVD)的一個掩護組織。當年化名為克里斯.彼得爾森(Chris Petersen)的博維曾是該“党”的總書記。但實際上,他根本不是什么馬克思主義者,而是一個沒有任何政治野心的數學教師。

霍克斯卡回憶錄中的披露不是博維所愿意看到的,本來他宁可把這段歷史帶到墳墓里去。盡管他是個假總書記,但他對北京人民大會堂里專為他設的國宴和那些遞給他的塞滿現金的信封還是難以忘怀。他深情地回顧:“中國共產党擁有非常出色的廚師。”

只有一次,博維真正感到了說違心的話是多么痛苦的事情:1989年6月,當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大屠殺時,他不得不鄭重地宣布“党”的觀點:這是中國党和國家恢复公共秩序所必須采取的措施。

當時,博維的情報每一份都抄送美國中央情報局。美國人把他的行動稱為“紅色鯡魚”。荷蘭情報机构給的代號則是“蒙古行動”。荷蘭國內情報局建立這個假党的目的就是了解中國的高層信息。

那時,為了防止敵對勢力打入党內,這個馬列主義党把底下分割成了一系列的秘密支部,這些秘密支部之間相互沒有了解。實際上,這种故作神秘做法的真實目的是掩蓋這個組織的真實面目。在這個組織里,從總書記、主席到党員,全都是“稻草人”。只是為了使組織給人以可信性,才吸收了一些真實的共產主義信仰的人加入。

化名為彼得爾森的博維是座落在海牙威廉洛德維克路的紅色中國大使館的常客。在這里,每次告別時博維也能拿到一個裝滿了錢的信封。這筆錢指定用于編輯和發行荷蘭馬克思列宁主義党机關報“共產党人”。

中共方面的出資人不知道,這筆錢主要被用在了補充荷蘭情報組織的宣傳費用方面。由于荷蘭情報机构在整個中國大使館樓里都裝上了竊听器,他們清楚地了解到,這個騙局反复地讓中國外交官們沉浸在胜利的喜悅中。在巨大成功的基礎上,荷蘭情報部門決定,把他們的行動触角延伸到毛澤東主義的母國去。

從 70年代初到80年代后期,博維這個騙人的荷蘭人共前往北京25次。多年的接触使他在那里建立起了一個稠密的朋友和關系网。由于博維的出色工作,荷蘭情報當局對北京高層的內幕,尤其是党內的清洗換人行動,可以說了如指掌,往往超出美國中央情報局、英國軍情六處和德國聯邦情況局的工作。

博維也多次成為阿爾巴尼亞的國賓。他保存著一張已經發黃了的照片,那是他跟歐洲社會主義明燈掌燈人恩維爾.霍查的合影。

這段歷史的披露讓這個党內少數真正的共產党人目瞪口呆。今天在荷蘭于特萊希特大學當研究人員的瓦爾特納對華爾街郵報說:“我浪費了我一生中的12年。”“我是那樣的天真。而博維實在是一個出色的演員。”瓦爾特納在那12年中把他收入的20%都捐獻給了這個假党。

局外人的看法

在与中國總理溫家寶進行海牙高峰會晤時,歐盟表示愿意朝著取消對華武器禁運的方向努力。南德意志報一篇名為“局外人的看法:不能給中國武器”的文章寫道:

“取消武器禁運不僅將破坏為恢复大西洋兩岸合作做出的努力,而且其后果將更為嚴重。歐盟的高級官員可以聲稱禁運已經過時、已沒有意義,但是如果取消禁運,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事力量也許將得到提高,這將引發与台灣的軍備競賽,威脅亞洲的安全。……

取消武器禁運將發出災難性的信息:中國的領導層會認為,歐洲不再過問人權問題,也忘記了十五年前的天安門大屠殺。中國人民獲得的信息同樣是:歐洲不再關心中國的人權、公民和政治自由,中國人又何必為此而奮斗呢?

第二任布什政府如何處理歐盟与中國的戰略伙伴關系、包括軍事伙伴關系,將對21世紀全球地緣政治的基調起著決定作用。北京的外交官們巧妙地利用武器禁運,在歐洲与美國之間挑撥离間,迫使歐洲在中國与美國之間做出選擇。如果歐盟實行以法國為首傾向中國的政策,那么將出現歐洲支持專制中國、反對民主美國的局面。”

商報也提醒德國政府在外交政策上應站在美國一邊,該報寫道:

“中國是一個獨裁的國家。對這一事實,德國至今沒有制定相應的政策。經濟增長的獨裁國家同樣具有攻擊性,也不穩定。這些國家沒有平衡各方利益的能力,可能激發嚴重的動亂。我們不排除中國在向市場經濟過渡的過程中逐步實現民主化的可能性,但這樣的希望同樣可能被打得粉碎。所以,現在還沒有任何理由把中國看作是穩定的伙伴,向中國支付津貼。生意歸生意,政治上必須把遏制作為目標:中國威脅台灣,盡管經濟地位不斷上升,卻在努力提升軍備,這就使得中國具有更大的危險。只有美國能与這個不可預料的巨人較量,所以德國的位置應在美國一邊,而不是在中國一邊。”

對中國人權問題,柏林日報寫道:“誰象施羅德那樣,在國際舞台上要求讓德國發揮更大的作用,他就必須表明,伙伴關系的界限何在。當然如果在大庭廣眾之下提出中國估計每年處決一万名人犯的事情,肯定与事無補。但正因為北京在世界政治舞台上既有自我意識、又無法預測,所以德國總理不應該總是三緘其口。正因為施羅德夸獎中國無可否認的進步,他也必須同時指出其中的失誤。”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哪種計算機間諜程序清除軟件最好?
俄學者被當庭拘捕 「中國間諜案」再次裁決
張紀中回城前是苦娃 曾被怀疑為日本間諜
澳電視台揭露印尼間諜曾將澳州視為監視目標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川普與拜登 中共最怕誰當選?
【有冇搞錯】韓戰70年 美國沒敗
【薇羽看世間】天選之子?阿米什人罕見投票
【重播】美大選 川普拜登首場辯論十大話題
【新聞看點】蓬佩奥王毅輪流轉 歐亞須選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