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自由在落日中》(十)

袁紅冰
【字號】    
   標籤: tags:

「那被從雲端飛落的雷電劈裂的落日,映在嘎達梅林青銅色的眼睛裏——在他的頭顱被情人割下的時刻……他就用那燃燒著落日的眼睛向我注視,是的,那落日上被猩紅的雷電劈開的裂縫,是一個不能拒絕的遺囑,可是,我卻至今還不十分清楚那遺囑意味著什麼。我只從那遺囑中看到了炫目的雷電之火的神韻,看到了剛烈的雄性之美……我記起來了,正是嘎達梅林那把過多的悲愴深深埋在心底的生命;正是嘎達梅林那傲視虛無塵世的高貴的目光,使我走上了尋找殷紅虛無的旅程……很久以前,我就領悟了,生命中沒有無限和永恆,唯有瞬間屬於生命。然而,是殷紅虛無的意境告訴我,唯有被美充盈的瞬間,才是生命的極致;唯有激情點燃的瞬間,才真正屬於生命。是的,是那雷電刻在落日上的遺囑,使我疲倦的靈魂仍然附著在枯朽的生命上……可那遺囑到底意味著什麼?噢──,那遺囑中有火焰熾烈的情調,那也許隱喻著淨化之火!是的,只有金色的火焰才配做那美麗生命的墓地,我心中那翠綠的戀情也只有在荒原的野火間,才能化為殷紅的灰燼……噢,格拉和白紅雪,我的百合花的靈魂——你們快些回來吧!我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但我知道,漫天的野火應該燃起了,因為,我的心聞到了火焰的氣息,那氣息就像猛獸的血腥氣一樣濃烈呵!」

潮洛蒙那經過一個世紀的時間侵蝕的面容像乾枯的木乃伊,找不到一絲激動的痕跡,而沉落在白雪覆蓋的地平線上的巨大日球,卻使他黑洞一樣深陷的眼睛裏,閃耀起豔麗而蒼涼的血紅色。

格拉和白紅雪在茫茫的雪原上奔馳了一整天,除了中午為了讓馬匹稍事休息而停下過片刻之外,他們都是在飛奔的馬背上度過的。傍晚,額爾古納河布滿暗紫色岩石的峻峭河岸,終於出現在白紅雪欣喜若狂、柔情萬種的視野中。當那匹長鬃飛揚的深黑色雄馬剛剛接近峭岸,白紅雪便像一片捲裹著銀色飛雪的疾風,躍下馬背,衝上河岸。她那急切的步態,彷彿是激情洋溢地奔向久別的情人。

然而,好像是被從心底湧起的寒意驟然凍僵了似的,白紅雪激情的步履凝結在暗紫色的岩石間,而她眼睛裏絢麗的神采也變成了破碎的茫然。在峭岸下,白紅雪並沒有看到她思戀已久的銀色波濤,卻只有一片冰凍的灰藍色河面,在閃爍著幽暗的光,從西北方吹來的疾風捲起慘白的迷濛雪霧,滑過寬闊的冰層。冰河的上游,沒有光澤的巨大落日猶如一塊覆蓋著古老血跡的岩石,顯出蒼茫而悲涼的情調。

「我忘記了現在正是嚴冬……可是,即便岩石能被凍裂,那沐浴著熾烈落日的激流也不應該凍結呵!難道我再也找不到那在我生命的夢中奔湧的波濤了嗎——那銀色的波濤呵!」白紅雪心中絕望而茫然地呼喊起來,她那狂亂悸動、痛苦的目光像是大雁受傷的翅膀,飛向天邊的落日,彷彿要用銀灰色的羽毛,拭去覆蓋在日球上的古老的血跡,拭去日球上那悲涼的風塵。

越來越迅疾的西北風狂舞著,越過寬闊的冰封河面,發出淒厲的尖嘯,從峭岸上破裂的岩石間掠過,捲起白茫茫的雪屑,湧向南方。河岸南邊那片荒原上的積雪在淡藍色的風中飛旋起來。裸露出的枯黃的野草叢,隨著寒光閃爍的雪霧紛亂地起伏搖盪。

身後,格拉抽出戰刀時堅硬、炫目的聲響,使白紅雪緩緩地轉回了身體。她發現,格拉正雙手拄著長弧形戰刀,向瀰漫起雪霧的天邊凝視。一隊追蹤而來的騎兵,以集密的隊形擁擠在一起,出現在飛舞的雪霧中。士兵軍裝的綠色令人想起食人巨蜥的色調,閃爍在戰刀上的幽暗藍光像是一隻隻陰鬱、殘忍地窺視的獸眼。

白紅雪明白了,命運之路已經走到盡頭。也許是為了在即將開始的搏戰中能清晰地辨認出格拉,白紅雪從繫在腰際的嫣紅綢帶上撕下一條,走到格拉身旁,以深情的動作,將那縷綢帶為他繫在濃密黑髮飄垂的額際。這時,她聽到了格拉那色彩深紅的、冷峻的話語聲:「額爾古納河的激流就在你的目光中!」

於是,白紅雪的眼睛裏流盪起了盈盈的光波,她用寧靜而絢麗的語調,輕聲說:「你一定要再回到我身邊來,我想摟抱著你死去。否則,我眼睛裏的激流也會凍結的——那就不美了……。」

格拉躍上了馬背,緊勒住韁繩,佇立在額爾古納河高高的河岸上。那匹兇悍的蒙古馬猶如聞到血腥氣的黑豹,焦躁地蹬踏著地面,巨大的四蹄在暗紫色的岩石上敲擊出一簇簇銀色的火星;蒙古馬激怒地張開的粗大鼻孔,不斷發出低沉的咆哮;深紅色突出的眼睛裏冷酷地燃燒起渴望奔騰的野性。格拉穿著金色蒙古長袍的英俊身影,端坐在馬背上,逼視著那隊漸漸接近河岸的騎兵。他眼睛裏堅硬地聳立起峻峭的高傲神情,而一縷縷略帶瘋狂意味的情調,以雄性的豔麗感,纏繞在那高傲的神情上,就像豔紅的雷電纏繞住了青銅色的懸崖。

格拉的呼嘯如同從驟然迸裂的落日中湧出的銀色波濤,震盪在荒原上。那匹深黑色蒙古馬巨大的四蹄,在岩石間騰躍而起,衝下了陡峭的河岸。格拉蒙古長袍的下擺立刻狂舞起來,這使他低俯在馬背上的身影看起來像是一隻攫著烏雲的金鷹,正迎向疾風,振翅飛翔。那隊騎兵以更緊密的隊形擁擠在一起,並將刀鋒指向前面。片刻之間,格拉就逼近了那片戰刀組成的叢林。可是,他卻沒有任何閃避的意思,反而用鐵鑄般的雙腿更緊地夾在消瘦的馬腹上,向前衝去。他彷彿被那炫目的刀鋒誘惑了,而在熾烈的沉醉中,急不可待地想要體驗鋒刃刺穿胸膛的狂喜。

正面的幾名騎兵的馬匹,忽然發出恐懼的哀鳴,如同被迅猛的暴風雪吹颳著,驚慌地蹬踢四蹄,向旁邊退開。就在這一瞬間,格拉躍入了騎兵隊的陣形,他的戰刀閃耀起雷電的神韻,撕裂了寒冷的沉寂,劈斬在擋住他去路的一個騎兵的肩頭。那位士兵從肩頭到腰間斜著被完全劈斷的身體,立刻在噴湧的血光中,由馬背上摔落下去。

格拉衝過騎兵隊之後,在荒原上勒轉了馬頭,冷峻的眼睛裏燃燒著燦爛的狂喜,又一次衝向騎兵隊。在格拉猛獸般的衝擊下,正面的騎兵混亂地逃散了,而其他的士兵則從兩側包抄上來,灰藍色的刀光開始追逐格拉的後背。可是,格拉根本不防衛從後面劈來的戰刀,仍然急速地逼近前面一個拚命縱馬奔逃的士兵,並把他的頭顱劈裂了。

格拉就這樣像金色的狂風掠過紛亂的枯草一樣,一次接一次地從騎兵隊中衝過。每次衝擊中,都有一個士兵被斬落馬下,同時,格拉後背的金色蒙古袍上也出現了道道猩紅的傷痕,就如同一片被凍裂的峭立的陽光。

白紅雪的目光宛似翠綠的小白樺林般搖曳著盎然的生機,一直在追尋格拉的身影,而輪廓優美的紅唇邊飄拂起妖嬈的、沉迷的微笑。「沒有人敢同我的雄豹正面爭鋒,他們只敢從背後偷襲!」白紅雪欣喜的思緒像被迸濺的血跡染紅的雪霧一樣絢麗,她驕傲地挺直了佇立在峭岸上的身體,如醉如癡地欣賞著那慘烈的搏戰。

格拉又一次衝向騎兵隊。那些士兵已經明白了根本無法逃避格拉的追殺,因而不再退開。從絕望的恐懼中升起的求生的本能,使那些士兵擁擠在一起,他們似乎為了遮掩心中極度的驚慌而發出嘶啞、淒厲的吼聲,湧向格拉。格拉的身影被閃爍的刀光和密集的士兵遮住了。只有繫在格拉額際的那條嫣紅的綢帶還像一縷美麗的晚霞,在戰刀的縫隙間飄飛。

「呵──,他還能回到我身邊嗎!」白紅雪驚懼地想,她那彷彿突然被焦灼的神情燒得乾枯的目光,絕望地越過瘋狂飛揚的白茫茫雪霧,凝視著飄舞在格拉頭顱邊的那縷晚霞般的綢帶。

擁擠在一起的馬群中,突然有兩匹馬像被雷電殛中了似的,發出短促、驚恐的嘶叫,向後栽倒在枯草叢中,格拉的那匹深黑色蒙古馬猶如暴怒的雄獅,長鬃獵獵飛舞起來,四蹄踏著狂風的旋律,越過那兩匹被牠撞倒的戰馬,奔向額爾古納河的峭岸。從黑色蒙古馬布滿銳利傷痕的軀體上湧溢出的鮮血,在飛奔的馬蹄激起的銀色雪塵中,破碎為縷縷急速搖曳的猩紅的霧。

格拉的蒙古馬剛剛躍上陡峭的河岸,便像一團要熾烈親吻暗紫色岩石的黑色火焰,驟然傾倒了。格拉隨著馬匹急速傾斜的軀體躍下馬背,腳步踉蹌著,如同一縷因痛飲烈酒而狂醉的旋風,奔向白紅雪。深深插在格拉後背上的一柄戰刀,在格拉狂亂的步履中閃爍起破碎的寒光;從額爾古納河冰封的河面上颳來的疾風,在那柄戰刀銳利的鋒刃上掠過,發出了淡藍色的炫目的嘯聲。

銀色的蒙古長袍飄搖起藍白色的雪塵,白紅雪撲到了格拉的胸前,並仰視著格拉那宛似古代蒙古勇士布滿血鏽的鎧甲般青灰色的面容。她發現,格拉的眼睛裏呈現出從未有過的、極其遼遠而蒼涼的意境,彷彿那雙眼睛就要融入無邊的荒野中,而一縷縷深長的悲愴,猶如金色的長蛇,在那意境的深處狂舞。當格拉的目光終於垂下來時,白紅雪驚喜地看到,她秀美的容顏就映在格拉的眼睛裏,伴著那金色的悲愴,在狂歌醉舞。於是,她的目光中迸濺起了晶瑩的淚影。

白紅雪的手臂像常春藤一樣,纏繞住格拉雄豹似的腰肢,而她纖細、潔白的雙手,彷彿深情地握住一個美麗、銳利的宿命似的,緊握住深深插在格拉後背上的那柄戰刀的鋒刃。罌粟花色的血從白紅雪被割破的手掌間湧出,沿著戰刀晶藍的刀體緩緩地流淌,白紅雪感到,深陷入手掌的刀鋒,似乎把她的手骨都割裂了,而她的手卻握得更緊了。白紅雪深深地呼吸著格拉身上飄出的雄獸的氣息,猛然縱情無羈地緊摟住了格拉,這使插在格拉身上的戰刀更深地刺進了他的身體。

格拉本來就緊閉在一起的銳利的嘴唇閉得更緊了。白紅雪清晰地聽到了格拉咬碎自己牙齒的堅硬的破裂聲。她突然發出了壓抑著的、慘痛的抽泣聲,那聲音像垂死的雌獸的悲嗥。緊接著,白紅雪感到,刀鋒穿透了格拉的身體,並深深刺進了她柔軟的腹部。劇烈的疼痛使白紅雪的眼睛裏瘋狂地閃耀起破碎的藍光,然而,欣喜若狂的笑意卻多姿多彩地怒放在她白如柔雪的面頰上。因為,她發現,那刀鋒刺進身體的疼痛感,竟是那樣豔麗,那樣燦爛,那樣令人沉醉。

為了使刀鋒更深地刺進她的腹部,白紅雪的摟抱變得更加熾烈了。她纖細的腰肢和豐盈的臀部風情萬種地扭動起來,彷彿是踏著銳利的鋒刃妖冶地起舞;彷彿是摟著獻祭的火焰,向蹲踞在落日上的雄豹放盪地賣弄風情,而她猶如塗著獸血般殷紅的唇間,發出了迷亂的、詠歎似的呻吟聲,那聲音中飄盪起濃豔的、色情的魅惑。

戰刀被血染得晶紅的刀尖,從白紅雪的後背露出來。格拉的眼睛漸漸變得黯淡了,像是正在熄滅的深紫色的落日;白紅雪秀長的美目間卻驟然搖盪起盈盈的光波,柔情無限地注視格拉,她那動盪的目光如同額爾古納河銀色的波濤,在為落日沐浴淨身,而那波濤起伏的韻律,像是一支悲涼、美麗的安魂曲。

「噢──,我的雄豹呵,現在,誰也無法把你奪走了,你再也不能離開我了──是雪亮的利刃把我們的靈魂永遠聯結在一起……。」白紅雪疲倦難耐地輕聲說。她睜大的眼睛瞬間之內凍結在一片格外絢麗的柔情中,只是她的面容卻變得那樣蒼白,白得有些傷感,有些淒涼。

潮洛蒙披著破舊僧衣的身體,像荒草中裸露出的一塊枯紅的岩石,一直盤膝端坐在山岡上。他深陷的眼睛猶如寧靜的冥想,注視著剛才發生的一切。此刻,潮洛蒙從身旁的文冠果樹叢中,折下一段枯枝,用火柴點燃了。然後,他艱難地站起來,離開山岡,走向額爾古納河陡峭的河岸,走向那仍然摟抱著──被蒙古馬刀的鋒刃連接在一起,佇立在破裂岩石間的格拉和白紅雪的屍體。同時,在經過的地方,潮洛蒙用手裏那根燃燒的文冠果樹枝,點燃了枯黃的野草。

風被燃燒的野草灼痛了似的,發出尖利的悲嘯聲。銀色的火焰猶如蜿蜒的長蛇,在紛亂搖曳的草叢中竄躍起來。那深長的火焰竄躍過的地方,天空急速地顫抖著,變成了猩紅色。峭岸下的那隊騎兵被燃燒的狂風驅散了,野火喧囂著漫過遼闊的荒原。

潮洛蒙活佛的僧衣也騰起了金色的火焰。他緩緩走上額爾古納河陡峭的河岸,來到那一對青年男女直立的屍體旁──這對身體被戰刀連接在一起的戀人,死後還在互相深情地注視著。白紅雪秀長的美目中凍結著峻峭、秀麗的波濤,而格拉的眼睛像凋殘的落日,但那是一種剛烈的凋殘,一種屬於火焰和猛獸的凋殘。潮洛蒙活佛發現,格拉的眼睛裏不再有雷電劈開的裂痕,不再有暗紫色傷痕般的遺囑。

「噢,落日上美麗的傷痕已經癒合了,悲愴的靈魂對塵世的遺囑也消失了……我終於使蒙古之魂在野火中得到了淨化……。」潮洛蒙活佛寧靜地想著,盤膝坐下。

這時,白紅雪妖嬈飛揚的黑髮變成了銀白色的火焰,像那許多年前在深秋中盛開的白百合的色調,而跳盪在格拉身上的火焰則是深紅的,那是紅百合的顏色。片刻之後,那兩條火焰以狂歌醉舞的情態互相瘋狂地纏繞著,遮住了格拉和白紅雪的身影。

潮洛蒙活佛聽到了自己的骨頭被燒裂的聲響,他忽然覺得,那在眼前騰躍的火焰原來就長久地囚禁在他衰朽的生命中,就燃燒在他乾枯的靈魂裏。他的目光像灼熱的沉思,飄向西方的天際。被野火燒成殷紅的蒼穹下,巨大的日球像是一滴青銅鑄成的、堅硬的淚,又像是殷紅虛無的靈魂。

「無數歲月苦苦的追尋,都變成了燃燒的瞬間……噢,那殷紅的虛無和青銅色的落日,是生命之美的極致……那屬於高貴生命的美……。」——這縷審美激情,是潮洛蒙活佛乾枯的軀體在火焰中化為殷紅的灰燼之前,從他的意識中飄過的最後一個生命的痕跡。

(節自《自由在落日中》第八十五章)
※文章由博大出版社授權大紀元首發,歡迎轉載,請標註轉載自大紀元※

◎有興趣購買此書的讀者請向博大書局購買
訂購電話:1-888-268-2698
网上訂購:www.broadbook.com
電子郵件:order@broadbook.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色斯娜銀白色的蒙古長裙飄盪起殷紅落日下的暴風雪的神韻,躍上了舞台。飛舞的馬刀如同淡藍色的雷電妖嬈而熾烈地纏繞著她的身體,就像纏繞著銀白色的、秀麗的火焰之魂。色斯娜雙肩稍稍端起的身影,使她酷似一位少年勇士,在沉醉的狂舞中顯出英俊的男兒氣概,顯出荒涼而又豔美的野性。在飛旋中,色斯娜時時將馬刀寒光如冰的鋒刃挑戰似的,指向舞台下的座席。在那種瞬間,特古斯將軍清晰地看到,色斯娜稍稍揚起的美麗面容上盛開著驕傲的神采,而她那黑藍色的眼睛,在輕蔑的斜睨中,宛似繁星燦爛的蒙古高原的夜空。
  • 二十多匹從成吉思汗陵邊那片沙漠中衝出的蒙古馬,奔馳在黃河南面搖曳著稀疏的苦艾草、沙蓬草和紅柳叢的陡峭河岸上。狂奔的馬群激起的銀灰色塵沙像茫茫的雲海,在淡金色的風中翻騰湧動。
  • 「你膽敢抗拒無產階級專政!」王紅旗暴怒地發出一聲完全喪失理智的咆哮,撲到圖門的身邊,兇猛地撕開了圖門的褲子,同時,他拔出武裝帶上的五四式手槍,用槍柄連續砸在圖門的睪丸上。
  • 這時,客廳旁邊通向臥室的門無聲地打開了。娜仁花出現在門邊。由於剛剛沐浴過,她玉石一樣潔白的面容上泛起嬌豔的紅暈,然而,她的眼睛卻猶如晚霞凋殘後的黑藍色暮霧般幽暗。她竭力躲避著烏蘭巴干的目光,輕聲向滕青海說:「我走了。」說完,便默默地迅速穿過客廳。當娜仁花從烏蘭巴干身旁經過時,他發現,娜仁花幽暗的眼睛裏猝然閃爍起深紫色的、憔悴的淚影。
  • 太陽越過天空最高處之後不久,荒野上明麗的寂靜就在一陣沉悶的馬達轟鳴聲中不安地顫抖起來。黑灰色的轟鳴越來越強烈了,反射出黯淡光澤的柏油公路上出現了幾輛蘇式步兵裝甲戰車,後面跟著二十多輛滿載頭戴鋼盔的士兵的卡車。車輛在行駛中噴出的暗灰色煙霧,像一片片污跡在蔚藍色的低垂天空中瀰漫。公路旁的荒原上,一隊騎兵伴隨緩緩行進的裝甲戰車和卡車奔馳著,馬蹄和碎石相撞迸濺起的火星,在明亮的陽光中閃爍起慘白的光亮。
  • 阿木古楞拄著拐杖緩慢地在人行道上移動著高大的身體。他表情麻木而冷漠,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街道上發生的這些事情,而只在用灼熱、茫然的目光注視自己心靈的深處。當阿木古楞走到內蒙古歌舞團的大門旁時,發現一位老人被紅衛兵押解著,從歌舞團的大門中走出來。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引起了阿木古楞對老人的注意。
  • 通向客廳的一扇門打開了。幾位盛裝的少女簇擁著阿木古楞和白紅雪出現在門邊。阿木古楞寬闊臉膛上的肌肉僵硬地繃緊了,彷彿在極力忍受著某種內心的艱難;由於踏不准樂曲的節奏,他的腳步顯得有些笨拙。白紅雪身穿銀色的蒙古長裙,隨著她緩緩移動的步履,長裙上流盪起激流般的光波。她的面容驚人的蒼白,垂掛在面頰旁的殷紅耳墜,晶瑩地晃動著,宛似就要滴落的血珠。她那雙像是注視著遙遠天際,又像是注視著自己心靈深處的眼睛,如同晚霞凋殘後的天空一樣荒涼而寂寞。
  • 馬隊沉默地行進著,誰也不願意交談,好像任何聲音都會弄髒了那銀灰色的寂靜。白紅雪以前從沒有這樣長時間地騎過馬,只是在少女時代由她養父帶著去過幾次跑馬場,騎過像雌貓一樣馴順的西洋馬。今天在沙漠中行進了幾個小時之後,白紅雪窘迫地感到,柔嫩的大腿內側被馬鞍磨破的地方,像有兩團火在燒灼著。她只好側身坐在馬背上。中午,馬隊在一個巨大的沙丘下停住了。男人們解下馬鞍,坐在沙丘的陰影中,開始吃肉乾,喝朝魯帶來的馬奶子酒。
  • 今年七月才在澳洲脫隊向澳洲政府尋求政治庇護的前大陸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袁紅冰今天推出新書「文殤」、「自由在落日中」;袁紅冰希望藉新書推出,讓世界明白在中國知識分子的整體墮落中,還有一些人堅持著自由的理念。
  • 就在那年秋天,也是一個黃昏,潮洛蒙在額爾古納河銀色的激流中沐浴淨身之後,緩緩走上了那座山岡。他面對正在沉落的巨大日球,盤膝坐下,進入無思的冥想之中。他要在這最後一次冥想中,同生命訣別。因為,他已經領悟了佛學生命哲理的真諦——在情感青翠繁茂的葉片紛紛飄落之後,呈現出純淨的虛寂中,生命成為多餘的了。那純淨的虛寂是一片不會留下生命塵世足跡的寧靜雪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