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共產党”全球有獎征文參賽作品

【九評征文】五歲「狗崽子」挨鬥記

冀晉峪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12月31日訊】《九評》提及:「中共建政55年的歷史是用鮮血和謊言寫就的歷史。」這些歷史對於今天年輕的中國人的確是鮮為人知了,對於西方人來說更是天方夜譚。我幾十年不願看非科技的文章,就是為了忘卻,這次偶遇《九評》,竟如觸動了我心中的記憶閘門,往事如奔騰洪濤破閘而出。思來想去,自幼親歷文革,當知青,臨時工,科教人員,也算閱盡人生滄桑,《九評》所言共產黨罪惡歷史,句句是實。看了《九評》,真有不是情人不淚流之感。想那《九評》作者,或是親身經歷,或是親屬朋友曾感同身受,或是其前輩、師長曾以歷史的沉重感和責任心極大的影響了這些執筆者。

  筆者受《九評》感召,亦願為歷史留下一些真實記錄,掛一漏萬,實乃共黨暴政罄竹難書。因提筆淚水已在眼眶打轉,思緒紛擾,故而行文筆觸難免澀滯,但筆者絕無意煽動仇恨,如同當年共產黨「三查」、「憶苦思甜」一般,而是你我中國人在反思之後,理性思維中國今後之前途當往何方,中共還有理由不下「罪己詔」不放棄獨裁暴政嗎?所記時、地、人、事,如有好事者願「一一細考較去」,在下均可以告以「歷歷有之」。

  說來筆者自幼居住在中國頭等大城市,恰又是繁華地,故而附近雖住了不少平民,但是大走資派、大資本家的樓舍也是櫛次鱗比。文革初起,大鬥「牛鬼蛇神」,這條大街天天有好幾家資本家挨鬥。每一家資本家都經歷了多次「涮羊肉」式的挨鬥,因為眾多紅衛兵組織也是你方唱罷我登場,輪流坐莊鬥同一家資本家。

  那時小孩們看鬥資本家如同看戲般過癮。一日,鬥X姓資本家,這撥不知是何方神聖的紅衛兵忽然大發創意,令這一家男女老少都穿上不只是哪找來的戲袍子,戴的高帽也「與時俱進」,換成了形狀不一的尿桶,一個個站在椅子上、桌子上,一遍遍數說著自己的罪惡。從下午到天黑,繼續挑燈夜戰。那些資本家原本都要做舉手投降態,大約是力竭不繼,全都把手放在尿桶上,口中也是囁囁嚅嚅,如同唸經。這時,紅衛兵不時用棍棒敲打放在尿桶上的手,並怒聲喝斥:「大聲認罪,把手舉起來!」於是乎激起底下觀眾陣陣嘩笑,我也是挺輕鬆的看戲。

  隔天,我的心情就不輕鬆了。那天中午,我像趕戲場一樣,從那一場趕到這一場。擠進裡三層外三層的圍觀人群,一個資本家的大家庭頓入眼簾,十幾口人分排站立,每個人頭戴著紙糊的尖頂高帽,上面書寫著戴帽人的「反動身份」,我挨次打量著每個挨鬥者,頭排的男性,從左邊白髮蒼蒼,年齡逐減,最右邊竟是個年約五歲的黃口小兒。我的注意力一下子就再也轉移不開了,全神貫注的看著這個小街坊鄰居。他頭上高帽上書寫著:「反動資本家XXX的孝子賢孫,狗崽子XXX。」

  天氣悶熱,頭頂上毒日高照,男孩的臉上不知是淚水還是汗水,反正我的眼睛有點模糊了,我的心也收緊了,心裏打著鼓:今後不知哪天,橫禍天降,我這叛徒兒子也會頭戴高帽,在眾目睽睽之下,被紅衛兵專政鬥爭……紅衛兵喊口號陣陣,圍觀群眾也個個振臂高呼響應,我猛然驚醒,跟著振臂高呼「打倒XXX!」

「向XXX討還血債!」「不砸爛XXX誓不收兵!」

  已是兩個時辰,紅衛兵是「鬥興猶酣。」忽然,一個不是本街的陌生中年婦女站了出來,「我支持你們紅衛兵的革命行動,但是這個孩子太小了,快站不住了,這麼小怎麼能反革命……」她話沒說完,幾個紅衛兵跳了過來,一把揪住她的頭髮,將她拽到中央,厲聲問道:「你是甚麼東西?膽敢包庇資本家子孫!」於是四周響起了「鬥她!鬥她!」的喧嘩聲。說是遲,那時快,這邊廂一個女紅衛兵拿著剪子「卡嚓卡嚓」的把這中年婦女的頭髮剪了個亂七八糟,那邊廂已經糊好了一個尖頂高帽,拿來戴在這人頭上。這可真是一個高潮未落,一個高潮又起。口號陣陣響起,此起彼伏不斷。這女人在「無產階級革命正氣」威懾下,開始認罪,挖根源……絮絮叨叨數落自己。

  太陽開始西下,「戲」終於散場,資本家們個個如「喪家狗」般溜回屋裡,頭上帽子仍不敢摘下去。也不知是甚麼力量支持著紅衛兵和看客們,這般毒日頭悶熱天,一個個仍意猶未盡。那個中年婦女還在反反覆覆的批判自己「站錯了階級立場」,紅衛兵小將總算放她一馬,給她摘了帽子,滿頭,滿臉,滿脖子,滿身的汗水和頭髮茬子,在眾人嬉笑聲中離開了這條街。

  時光荏苒,我因出身不好,不能上剛恢復的高中,下鄉當了知青,對共產黨過去的歷史,我又有了更多的一手見聞。我「聆聽」了老農會領導們「津津樂道」於土改時如何斬盡殺絕,如何用牲口拖死地主家的幼兒弱女。我也聽聞了自己親屬在土改時如何上吊自盡,也親見了這個省先進大隊如何對地富分子的打罵施虐。不僅悵嘆解嘲:畢竟是在城市,畢竟是紅衛兵「毛嫩」,鬥一個五歲稚童算甚麼,這些「老農會」才叫「階級覺悟高」,薑還是老的辣,要不毛主席怎麼說:「像貧下中農學習,很有必要」呢。

  成年之後,往事如煙,歲月在我心中留下了巨大的心理創傷,批鬥五歲「狗崽子」只是其中一幕。當年五歲狗崽子如今何在?當年那個中年婦女回去後,如何面對父老、丈夫子女、親朋同事?但願她能渡過那苦不堪言的難關!

  但願害人者、受害者都早日醒悟,共同埋葬作孽多端的共產獨裁政權!

2004年12月27日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不代表大紀元。文責自負。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不代表大紀元。文責自
負。

相關新聞
林保華:開展與中共的不合作運動
傳中共內定新決策 不准退黨
北加州第三次《九評》研討會發言錄(二)
二○○四中國十大新聞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川普與拜登 中共最怕誰當選?
【有冇搞錯】韓戰70年 美國沒敗
【薇羽看世間】天選之子?阿米什人罕見投票
【重播】美大選 川普拜登首場辯論10大話題
【新聞看點】蓬佩奥王毅輪流轉 歐亞須選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