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欣賞】南柯子.憶舊

作者:任一仁

《山水冊.重巒古寺》。(公有領域)

  人氣: 490
【字號】    
   標籤: tags:

仲殊 《南柯子.憶舊》

十里青山遠,
潮平路帶沙。
數聲啼鳥怨年華,
又是淒涼時候在天涯。

白露收殘月,
清風散曉霞。
綠楊堤畔問荷花:
記得年時沽酒那人家?

【作者簡介】
仲殊,即僧揮,本姓張,又字師利。曾舉進士,後出家為僧。曾與蘇軾交遊唱酬,詞風奇麗清婉。

【字句淺釋】
解題:本詞是作者記錄一段夏日旅途的感受,反映他眷戀塵世往事的複雜心境。
年時:往年。
人家:「家」是語尾詞,加強語氣。作者這裡用「人家」指自己。

【全詞串講】

要到遠處的那座青山,還有十里路程。(Pixabay)

要到遠處的那座青山,還有十里路程。
江邊漲過潮的路上,滿是潮濕的泥沙。
鳥兒的幾聲啼叫,像似在抱怨我虛度了年華。
又是那種心境淒涼的時候,而我仍然飄泊天涯。

一輪殘月剛剛淡去,到處是泠泠白露。
清風拂拂,緩緩地吹散了侵曉的朝霞。
在長著綠楊的堤畔,詢問似曾相識的荷花:
你可還記得,往年到這裡買酒的那個人嗎?

【言外之意】

這裡呼之欲出的是一個決心出塵而又困於情中難以脫身的情僧形象。(大紀元)

行腳僧雲遊,途中聽到鳥兒啼叫,便把自己對虛度年華的悵恨安在鳥兒身上,甚至毫不掩飾地稱「又是淒涼時候」,大有飄泊天涯、苦不堪言的味道。白露殘月、清風曉霞,再加上突然記起此地是舊地重遊,塵世中久積的一腔情愫便湧上心頭。但又不便向常人傾訴,於是對著那似曾相識的荷花問起話來。

這裡呼之欲出的是一個決心出塵而又困於情中難以脫身的情僧形象。「情」是把人拴在塵世中,最柔軟而又最強大的力量。就是放得下名利、嗜好,也不一定能放下情。雖然作者沒有繫情於渾渾世人,而是把「情節」轉移到了純潔的荷花身上,但畢竟情絲未斬,才會有虛度年華的「怨」恨,才會有「淒涼」的感覺。

人要出塵,自然有個過程。這裡就是一個「欲出未出」的生動例子:作者還仍然是個富有才華的多情的詩僧,遠非六根清淨的修行者。@*#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現實生活中,人們往往要身處絕境時才會想起避世逃俗、希求世外桃源。作者詞中所寫,或許是心有所念、眼有所見的神遊,而其中境界是自晉代大詩人陶淵明之後許多名人都曾嚮往、追求過的目標。
  • 古今中外,許多著名的賢哲或詩人都曾有過類似於神遊八極、身臨太虛的超常經歷。其中一些人還受到仙人、神靈的饋贈
  • 只要心中放下了塵中的爭鬥和妄念,身不出塵也在塵外,「心遠地自偏」,再也沒有什麼事可以叫你搖頭了。
  • 僅以三幅帶暗示性和象徵性的畫面,形象地概括了作者從少年到老年的人生巨變,雖然是以點代面,卻毫無單薄感。
  • 我們在這個系列提到的著名詞人,有風華絕代的布衣書生,也有溫婉嫵媚的淑女佳人;有經世治國的文臣宰相,也有馳騁疆場的百戰神將,這些人幾乎涵蓋了兩宋風流人物的各個階層。
  • 古人寫詩詞,有的即眼前事,道心中曲,抒寫人生聚散離合的情懷;有的思接千載,視通萬里,闡發古今人事盛衰的幽思。詩詞的容量,或微小到一時一地,或洪大到無限時空,形式極為靈活,內涵又極為豐富。
  • 和美的姻緣令人羨慕,但畢竟世事難料。如果兩人不幸分開了,那深切的思念與無盡的追憶,定格在文字中,更有著悱惻動人的力量。南宋初年,就有這麼一對年輕的夫妻,原本才華相當、兩心相許,但不過兩三年,丈夫迫於母親的壓力,不得不與妻子離婚,多年來兩人音訊全無。某一天,丈夫在一座「沈園」遊賞,偶然遇到了前妻和她現在的丈夫。
  • 岳飛
    宋朝是一個風雅繁華的時代,也是一個熱血悲壯的時代。靖康之難後,歷史上湧現出一代代捨生忘死的抗金英雄。今天我們要介紹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他可算作不是詞人的填詞大家。
  • 一年一度七夕節,牛郎織女來相會。古時候,七夕又叫乞巧節,是女子們祈求提高女紅技藝的節日。或許是牛郎織女的故事太感人了,很多文人喜歡在詩詞中感​​嘆他們的悲歡離合。今天的人們,更是把七夕過成了「情人節」。
  • 大漠孤城,長河落日,朔風飛雪,鐵衣金甲⋯⋯如果把這些詞彙歸到某一類古詩詞中,相信很多人都會答出唐朝的邊塞詩吧?不過,邊塞作為中華王朝的邊境自古就存在,歷朝歷代也少不了開疆拓土的戰事,那麼其他朝代,會不會也有唐詩一樣不朽的邊塞文學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