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

連載:新書《為你而來》【第四章(下)】

澤農‧多爾奈基
【字號】    
   標籤: tags:

天安門廣場很安靜,遊客們漫步說笑著。孩子們在放風箏,還有人在踢球,或歡快地四周跑著。他們看來很快樂,但我也禁不住為他們感到難過,因為他們的笑聲轉瞬即逝。由於他們國家當權者的邪惡,使得法輪大法的神奇對他們來說還都是一個謎。他們渾然不知他們心愛的國家正在經歷著一場劫難。

遊罷天安門廣場,沿街找到去長城的公共汽車總站後,我就決定回旅館。由於走迷了路,一個半小時後,才回到旅館,此時已經是午夜時分了,我還沒開始製作明天去長城懸掛的條幅呢。我把母親給我的黃色枕套兒沿著縫合處撕開,這就是一塊很好的條幅卷兒了,大約一點五英尺寬,四點五英尺長。我考慮到既然我是在中國,最好把條幅做成一個卷軸,從上至下寫上字。落筆時我感到很緊張。多倫多同修教我寫中文字還是一年多前的事了,雖然學過,但並不意味著我可以寫得好。真的不容易。

在我修煉早期,我在多倫多的同修給予了我極大的寬容和忍耐。那時我是一個非常好動的小夥子。一些人甚至懷疑我是否有足夠清醒的頭腦進行修煉。有時,在參加超過二十人的集體學法時,我會突然想到一些滑稽的事情,接著就情不自禁地大笑起來,然後不做任何解釋,又恢復正常,繼續安靜地讀起書來。他們為此而莫名其妙。還有的時候,我貪玩的性格又回來了。在一次健康博覽會上,我甚至當著一名丈夫的面,向他的妻子搔癢。我知道對中國人來說,你甚至不小心碰到一名婦女也是不可以的,何況這在加拿大也是不好的行為。但是,他們看到我內心真的想要修煉法輪大法,於是容忍了我那野性的行為,以善和忍來對待我。我從內心感謝他們所有的人。

幾名中國學員花了那麼多時間和我在一起交流,自然而然,他們告訴了我很多有關中國文化的美好。他們講述了中國人如何看待生活中的事物,告訴我歷史英雄豪傑的故事,談論歌曲和美味佳餚。中國文化中最讓我喜歡的事情之一,是他們稱呼比他們年輕或年長或年齡相近的人們叫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如果一個人明顯比他們年長很多,他們就稱呼叔叔、阿姨,再老些就稱為爺爺、奶奶。我加入的是一個大家庭。他們與我所司空見慣的事物迥然不同。儘管我非常外向,行為舉止也非常西式,但我感到我與中國人是一家。和我的新的中國朋友們在一起說笑和學習,是那麼有趣又能增長見識。多少次,即使沒有翻譯,我也會與他們坐在一起幾個小時,因為和他們在一起的感覺是那麼好。漸漸地,我了解了越來越多,最後我決定學習中文。

一些中國學員出於善心開始教我。我要他們嚴格地要求我的發音,他們當然這樣做了。英文發音一般是通過嘴型的變動來發出聲音,而中國語言則是以四聲來發音,每一聲都代表不同的意思。這些音我從來都沒有發過,甚至在講烏克蘭文(我的祖先是烏克蘭人,所以我學過一點烏克蘭文)時也未遇到過。連續練習發音一個小時後,我的大腦某些部位由於發這些音節而震動起來,於是我會像喝多了酒一樣傻笑或大笑不止。整個學習過程中,我和我的中文老師像孩子一樣地輕鬆說笑。後來雖然我暫時停止了學習,但從未忘記基本發音方法。中國文化也已在我的心中生了根。

現在,關鍵時刻到了。以這支一點三英尺的筆和我媽媽的枕頭套,我只有一次機會,只能寫好不能寫壞。有傳言說中國旅館裏面有攝影機,這自然對我敏感的心猶如雪上加霜。我不信任鏡子,所以我感到唯一比較安全的地方就在門前的地上。經過一個半小時平靜的工作,我做成了。我把條幅從地上拿起來,欣賞地點了一下頭,然後掛起來晾乾。當我的目光落到門前的地毯上時,我驚訝得張大了嘴,眼珠都快瞪出來了:只見「法輪大法好」幾個中文字已經浸入了地毯。我慌忙跑進浴室,抓起一塊肥皂慌亂地在地毯上搓,肥皂變成了紅色。我迅速脫下襯衫去吸墨水,然後跪在走道上迅速而使勁地擦著。還好,都擦掉了。事實上,由於我擦得太賣力,以至於門前這部分地毯比屋內其他地方的地毯要乾淨了許多。

這時,已經是凌晨三點鐘了,我的身體、精神和情緒都已很疲憊。儘管我經歷了所有這一切思想和情緒上的波動,我還是一步步地完成了我需要做的事情。當我最後躺下,闔上雙眼時,我感到一種寧靜。

可是,很快我就感到恐懼心在抓緊一切機會向我襲來,動搖我,讓我情緒低落,但我必須咬牙挺住——我不能退縮。我必須幫助中國人民看到他們在他們的國家裏看不到的事情:一名西方法輪大法學員。僅僅讓他們看到我的面孔是不夠的,我還要讓他們看到我的心。@(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全書在剖析自己心路歷程中,充滿了澤農對中國古老文化的熱愛、對中國人的拳拳摯愛之心。為他們明白事實真相而歡喜,為他們誤信官方不實之辭而痛心疾首。為此,他甚至做好放棄西方自由、舒適的生活環境,去承受折磨、迫害、甚至牢獄生活,以至於失去生命的準備……
  • 2001年底我在《大紀元時報》第一次讀到澤農的文章,也就是《為你而來》這本書中〈致全體中國人的信〉那篇文字。那時我才修煉法輪功不久,對一位同修說這位加拿大的青年同修寫得真好,但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覺得字裏行間處處蘊涵著真誠、慈悲與祥和。後來我才體悟到這源自於他「真、善、忍」的修煉自然流露出來的結果,正是所謂「誠於中而形於外」。
  • 為你而來一書講述的就是作者加拿大青年澤農從多倫多到中國北京,上長城懸掛一面“法輪大法好”條幅,然後在天安門與另三十四名西方學員合影,最終因奔跑呼喊而成為全球新聞人物的過程。他以第一人稱,非常坦誠地講述了自己以一個西方人的身分,從離開加拿大多倫多直至歸來的點點滴滴。
  • 來自歐洲13國﹕意大利﹑英國﹑法國﹑比利時﹑愛爾蘭﹑瑞典﹑瑞士﹑芬蘭﹑荷蘭﹑丹麥﹑挪威﹑德國﹑西班牙80多位成員組成的合唱團在紐約曼哈頓歌劇院用中文﹑英語﹑瑞典語﹑意大利語﹑德語在新唐人電視臺舉辦的首屆全球華人新年晚會首場演出中為1700余觀眾演唱了歌曲「為你而來」。
  • 大紀元記者文婧德國報道 1月17和18日在紐約新唐人電台主辦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上,主要由來自十三個國家西方人組成的歐洲“為你而來”合唱團在紐約曼哈頓中心首次登台亮相,為觀眾獻上一首名為“為你而來”的無伴奏合唱。為了準備參加這臺晚會﹐合唱團成員在元旦期間從歐洲各地奔赴德國﹐進行了為期4天的封閉式強化訓練。
  • 大紀元記者辛言紐約報導/趙明﹐來自愛爾蘭。陳剛﹐來自美國費城。他們最後一次見面是2001年11月在中國團河勞教所。世隔2年﹐他們竟在舞臺上重逢。境遇天壤﹐心情不言而喻。趙明此次是受新唐人之邀代表歐洲為你而來合唱團參加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演出。陳剛也是受新唐人之邀前來參加晚會舞龍表演。陳剛父母都是中國國家一級演員。陳剛的父親陳汝棠是原中央樂團交響樂隊隊長。陳剛全家擅長音樂。
  • 大紀元1月22日訊】大紀元歐洲記者文婧報道/ 1月17日和18日晚上,由歐洲十三個國家八十几名法輪功學員組成的“為你而來”合唱團受新唐人電視台邀請,在紐約曼哈頓中心的首屆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上為1700多名觀眾演唱了四聲部無伴奏合唱。他們真誠,純淨的演唱征服了很多中國觀眾的心,一些人還流下了眼淚。19日合唱團离開紐約旅館時,他們又一次在旅館大廳里展示了他們的歌喉,為工作人員進行了一次計划外的表演。
  • 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一位名叫澤農的加拿大男孩和另外三十五名來自不同國家的西方人,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打開了印有「真、善、忍」的巨型橫幅,他們希望把共同信仰的法輪功真實的一面展現給中國人民看……
  • 問:可否再具體一點說一說,到底是甚麼可以把一些很難改變的不好思想或習慣改變過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