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人類:東漢末年建安二十二年的大瘟疫

林蘭 編輯
  人氣: 33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14日訊】瘟疫和其它天災,旱、水、虫、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這裡我們選登一些歷史上的瘟疫事件。
◇◇◇ ◇◇◇

東漢末年,政治黑暗,兵戈擾攘,天下亂離,軍閥割據一方,連年混戰,民棄農業,都市田莊多成荒野,人民顛沛流離,飢寒困頓。各地連續爆發瘟疫,尤其是洛陽、南陽、會稽等地疫情最為嚴重。漢獻帝建安年間,一次又一次的瘟疫流傳,使得人們生活悲慘不堪。

赤壁大戰後的次年,曹操軍駐紮在合肥,回憶自己曾受疫病之累,曹操說道:“近年以來,我的部隊屢次出征,常常遇到疫氣,官兵們病死在外,無法再回到自己的家,因此家家戶戶都有怨曠之情,百姓生活流離失所。”然而,後來建安二十二年發生的那場全國性大疫病流行,給人們的痛苦比以前的疫病更大。

《後漢書﹒獻帝本紀》上簡單地談到這一年發生大疫,至於這次大疫為害怎樣,並沒有交待,但從保存在《太平御覽》中曹植的《說疫氣》一文,足可對這次大疫有詳細的了解。曹植說:“建安二十二年,癘氣流行,家家有殭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或以為疫者鬼神所作,夫罹此者悉被楊茹藿之於,荊室蓬戶之人耳。若夫殿處鼎食之家,重貂累蓐之門,若是者鮮焉。此乃陰陽失位,寒暑錯時,是故生疫而愚民懸符厭之,也可笑。”疫病為害之慘烈難以想像。當時許多地方連棺材都賣空了,悲泣聲瀰漫四周,不管你是富人還是窮人都會傳染疫病,貧苦百姓無錢來埋葬家人,所以處處都呈現出這樣的一副景象:“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

這一年曹軍在司馬朗、夏候惇、臧霸等人的帶領下征吳,部隊開拔到居巢時,出現了疫情,許多官兵染病不起,部隊被迫駐紮下來。時為兗州刺史的司馬朗親自到傷員中巡視,並為他們端藥送水,不料自己也遇疾,很快就去世了。

這場大疫不僅僅在軍隊中流行,同時也在地方蔓延。在穎川,新上任的太守剛到官不久,疫病就瀰漫開了,老百姓死掉的不計其數。在官府中上班的掾吏死掉了一大半,太守連升堂辦公的人數也湊不齊。雪上加霜的是,這位太守的夫人及兒子都不幸染上了瘟疫,只能想方設法求當時穩居在嵩山的方術道人劉根治病。瘟疫不單單在地方上流行,在曹魏的政治中心許昌也造成了較大的危害。著名的’建安七子”中,除孔融、阮璃早年死去外,其他如徐幹、陳琳、應場、劉楨等都得了疫病去世。當時為太子的魏文帝曹丕在第二年給吳質的書信中,談到他們幾個人時說:“親故多羅其災,徐、陳、應、劉一時俱逝,”

建安二十二年的這場大災難,紿社會和民眾生活帶來了極大的破壞。次年四月曹操在一份詔令中說;“去冬天降疫癘,民有凋傷,軍興於外,墾田損少,吾甚憂之。”說明疫病流傳帶來的災難是空前性的。

三年後,東漢亡。歷史進入到三國時期。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04年伊始,人們對2003年底的流感大暴發仍然記憶尤新。國際上各大媒體,尤其是美國媒體,都對是次流感大暴發做了充分的報導和評述。以下是大紀元記者朱峰針對流感疫苗是否有效所做的綜述報道。早在20世紀初期,一种叫做"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的病毒導致了全球兩千万至四千万人死亡。它被稱為1918年至1919年間的大型流感(Pandemic Influenza),是有史以來破坏力最大的流行病,導致死亡人數比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即1914年至1918年還多,甚至比黑死病這种瘟疫總死亡人數還要高。黑死病是一种1330年左右從遙遠的中國傳到歐洲的,瘟疫持續到1352年。
  • 去年年底在美國發現一頭感染瘋牛病的奶牛,使全美价值一千七百五十億美元的牛肉工業受到沖擊。但是記者兼獸醫沃爾特斯在新書《六大現代瘟疫》里說,瘋牛病只是在全球出現的各种新興傳染病的縮影。
  • 一波有一波的病毒似乎沒有給人們多少喘息的時間﹐病毒的花樣還不斷在翻新。互聯網世界無疑已經進入了”瘟疫“蔓延的時期。
  • 瘟疫這個詞似乎離現代文明社會很遙遠,盡管家畜的瘟疫時有發生,但是人們對瘟疫的印象幾乎被對感染瘟疫的雞鴨牛羊的屠宰數代替了。在中國的詞典中,瘟疫是指某種致命的傳染病,在西方的詞典中除了這個涵義,還特指神對人的懲罰。
  • 在人們的眼中,這期文明的20世紀是人類最輝煌的歷史紀元,飛機、火箭、飛船飛上了天,青黴素的發現“開創”了人類“征服”疾病的篇章,日新月異的電子技術把人類的距離縮小再縮小,舉手投足都更省勁,人類對幸福的定義和理解越來越局限於人感官的滿足和舒適了,但是宇宙是絕不能容忍地球被漠視精神與道德的行屍走肉長期佔據的,人類也並沒有在現代醫學的幫助下從疾病的束縛中走出來,讓我們再來看看抗生素發現半個多世紀後的1994年印度爆發的肺鼠疫。
  • 2003年12月7日
    清晨被一聲天殺的雞叫聲吵醒。腦子裏一片空白,然後一絲絲模糊的意識慢慢浮出水平面:我是誰?我是這國家的主席?這大而無當的國家什麼政策都不管用,人口就是怎麽也減不了,邊界的人民偷渡到鄰國幾年又跑回來,他們的地還荒在那,誰也沒覺得少了誰。瘟疫洪水死多少人無所謂,多少人當炮灰更是無所謂,完全的無所謂的,這國家的人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要是不把他們結紮起來他們會不停地生,和牲口沒兩樣。和賤價的糧食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