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人類:亂世之朝 兩晉疫情

林蘭 編輯
  人氣: 2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20日訊】瘟疫和其它天災,旱、水、虫、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這裡我們選登一些歷史上的瘟疫事件。

◇◇◇ ◇◇◇

265年,司馬炎廢掉魏主,建立西晉,又滅蜀、吳,統一了國家。以後西晉統治爆發了長達16年的“八王之亂”,匈奴貴族劉淵乘亂起兵,建立漢國,於316年滅西晉。在此後的120多年中,入居黃河流域的匈奴、鮮卑、羯、氐、羌族以及部分晉人在北方相繼建立了19個政權,史稱“五胡十六國”。在南方,司馬睿在西晉滅亡後建立東晉。在這個亂世的時代,疫病流行異常頻繁,在中國曆史上也是比較特殊的。

西晉立國五十年左右,但有確切年份記述的疫病流行共有12次之多。東晉的疫病比起西晉來,總次數略有增加,標明年份的疫病流行共有130次。

晉武帝泰始十年(274年)大疫,就連南方的吳國也被波及到。咸寧元年(275年)十二月發生大疫,京都共死了約十萬人,《晉書﹒武帝紀》形容“洛陽死者大半”。這場疫病一直流行到咸寧二年才漸漸消退。太康三年(283年),又有疫病出現。

晉元帝元康年間,八王之亂開始爆發,西晉統治出現危機,社會生活條件惡化,疫病接二連三,出現了一個流行高峰。元康元年(291年),雍州疾疫。元康二年冬十月,大疫。元康六年,關中大疫。元康七年七月,秦、雍二州疾疫。

晉懷帝永嘉年間,西晉統治危機日益嚴重,政亂朝危,持續了16年之久的八王之亂終告結束。 “魏晉以來積蓄,掃地無遺。”這一時期,天災人禍交織在一起,疫病也不時流行。永嘉元年(307年),關中出現疾病。永嘉四年五月,秦、雍州飢疫至秋。十一月,襄陽大疫,死者達三千余人,永嘉五年,石勒向江漢地區進攻,遭到王導的抵抗,石勒軍隊接連出現疫情。永嘉六年春季,石勒軍隊在汝南出現大疫。

西晉末年和東晉初年,由於晉朝政權不穩及北方少數民族的入侵,戰爭四起,疫病更多。

東晉元帝大興三年(320年),晉軍在澠池發生大疫,本想和石勒主力決一雌雄,但因為疫病只能不戰而退。永昌元年(322年),前趙劉曜親征氐羌,部隊流行疫疾。劉曜為父和妻修陵墓,人民勞作辛苦,關中“疫氣大行,死者十三四”。這時的石勒“境內大疫,死有─十二三”。河朔地區的情況也是相差不多。永昌二年,江淮地區又流行寄生虫病。

成帝咸和五年(330年)夏五月,發生嚴重旱災,引起飢荒和疫病。明帝時期,“兵兇歲飢,死疫過半,虛弊既甚,事極艱虞。”盡管疫病沒有具體的系年,但可知流行的範圍較廣,次數較多。穆帝永和五年(349年)發生大疫,具體地點不詳。永和七年,中原地區發生飢疫。這年四月,劉顯殺石祗及諸將帥,“山東大亂,疾疫死亡。”永和九年五月,再次發生大疫。

海西公太和四年(369年)冬,大疫。孝武帝太元四年(380年)三月,大疫。這年冬天,又發生疫情,一直延續到太元五年的五月,“多絕戶者”,造成了嚴重的後果。

東晉末年安帝時期,戰亂加劇,疫病也多。義熙元年(405年)十月,流行斑疹傷寒,疫情較重。義熙四年,劉敬宣伐蜀,部隊大疫。義熙七年(411年)春,又出現大疫。

兩晉時期疫情嚴重空前,主要與當時社會秩序比較混亂有關。西晉初年,統一全國後,疫病就比較少,但自八王之亂以後,統治渙散,疫病增多。東晉在政權相對穩定後,疫病減少,但東晉末年,疫病出現的次數就明顯增加,可見社會動亂對疫病的流行影響非常大。

不斷的疫病流行,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後果。大量人口死亡,這是疫病之後最明顯的後果。東晉初年,京兆韋泓的親屬“遇飢疫並盡”,全部沒有能逃過災疫的侵擾。晉孝武帝時的疫病,史書記載為“多絕戶者”,即有很多人是全家死絕。疫病的另一後果是造成飢荒。西晉惠帝元康元年(291年)七月,雍州先是大旱,接著“殞霜疾疫”,於是飢荒出現,“關中飢,半斛萬錢“。疫病的一再出現,必會造成社會秩序的混亂。江統在《徙戎論》中談到北方的社會混亂時說:“方今關中之禍暴兵二載,征戍之勞,勞師十萬,水旱之害,薦飢累荒,疫癘之軍,禮瘥夭昏。”《晉書﹒食貨志》對西晉時期疫病的流傳分布和產生的後果進行了總體評價:“及惠帝之後,政教陵夷。至於永嘉,喪亂彌甚。雍州以東,人多譏乏,更相鬻賣,奔迸流移,不可勝數。幽、並、司、冀、秦、雍六州大蝗,草木及牛馬毛皆盡:又大疾疫。兼以飢饉,百姓又為寇賊所殺,流屍滿河,白骨蔽野。劉曜之逼。朝廷欲遷都倉垣,人多相食,飢疫總至,百官流亡者十八九。”

社會黑暗,疫病接踵而至。疫病頻頻流傳,又把社會更推向黑暗的深淵,社會的混亂破敗不可避免。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波有一波的病毒似乎沒有給人們多少喘息的時間﹐病毒的花樣還不斷在翻新。互聯網世界無疑已經進入了”瘟疫“蔓延的時期。
  • 瘟疫這個詞似乎離現代文明社會很遙遠,盡管家畜的瘟疫時有發生,但是人們對瘟疫的印象幾乎被對感染瘟疫的雞鴨牛羊的屠宰數代替了。在中國的詞典中,瘟疫是指某種致命的傳染病,在西方的詞典中除了這個涵義,還特指神對人的懲罰。
  • 在人們的眼中,這期文明的20世紀是人類最輝煌的歷史紀元,飛機、火箭、飛船飛上了天,青黴素的發現“開創”了人類“征服”疾病的篇章,日新月異的電子技術把人類的距離縮小再縮小,舉手投足都更省勁,人類對幸福的定義和理解越來越局限於人感官的滿足和舒適了,但是宇宙是絕不能容忍地球被漠視精神與道德的行屍走肉長期佔據的,人類也並沒有在現代醫學的幫助下從疾病的束縛中走出來,讓我們再來看看抗生素發現半個多世紀後的1994年印度爆發的肺鼠疫。
  • 2003年12月7日
    清晨被一聲天殺的雞叫聲吵醒。腦子裏一片空白,然後一絲絲模糊的意識慢慢浮出水平面:我是誰?我是這國家的主席?這大而無當的國家什麼政策都不管用,人口就是怎麽也減不了,邊界的人民偷渡到鄰國幾年又跑回來,他們的地還荒在那,誰也沒覺得少了誰。瘟疫洪水死多少人無所謂,多少人當炮灰更是無所謂,完全的無所謂的,這國家的人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要是不把他們結紮起來他們會不停地生,和牲口沒兩樣。和賤價的糧食一樣。
  • 瘟疫和其它天災,旱、水、蟲、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這裡我們選登一些歷史上的瘟疫事件。
  • 瘟疫和其他天災,旱、水、虫、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這裡我們選登一些歷史上的瘟疫事件。
  • 在王莽掌權時期,由於政局和經濟的混亂,疫病的傳播十分頻繁。平帝元始二年夏天,北方地區出現大面積的乾旱,在今山東地區又出現了蝗災,青州郡受災尤其嚴重,民眾被迫遷移出世世代代的居住處,流落他鄉。
  • 雅典這個向人類貢獻了蘇格拉底和柏拉圖的文明之邦,西元前430年左右,一場可怕的瘟疫幾乎摧毀了整個雅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