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穎:不要和農民聊礦難

─民間記事

曾穎

標籤:

【大紀元3月30日訊】一句無心的話險些讓一位農村老太婆送了命,這事聽起來很玄乎,但卻是真的。

那天,我和電視臺一位元記者出去採訪一個帶著傷殘老公出嫁的女人,這種題材雖然做得多了,但做起來很順手並且很安全,因而是酷暑天最輕鬆不過的活兒。

我們的車在半路上出了故障,司機一臉痛苦鑽下車底去修理,我們在車裏坐著,眨眼間就被烘得全身流水。有眼靈的人看見前面有兩間茅草屋,屋前枝繁葉茂的樹投下的一片蔭涼像個美麗的女子一般沖我們抛著媚眼。這使得我們一行人三步並做兩步,像一塊塊熾熱的炭,從爐中沖入水中一般地沖進那片綠蔭。

樹蔭下放著幾塊石頭和一把竹椅,一個六十歲上下的老農正在那裏編曬席,看得出他正在爲即將到來的秋天做準備,在他身後不遠處,他的妻子正在宰豬食,刀砍在木板和菜葉上空空的響。

這是一個普通的農家小院,除了斑駁的泥牆顯得比別的農家更貧窮以外沒有任何異樣,兩位老人見我們來了,也沒停下手中的活計,只是很狐疑地看著我們,好像想問什麽,但又什麽都沒問。

我們自作主張地坐下,主動和老人套近乎,說說天氣和今年收成之類的話,這些話使老人對我們放鬆了戒備,停下手中的活,叫老伴給我們倒水喝。

不一會,太婆端著兩個身體有點殘疾但還算乾淨的碗出來了,碗裏盛著散發著清涼氣的涼水。她端水的手像是石頭刻成的一樣,上面有很多很黑的裂紋,裂紋裏累積了多年來艱苦勞作的痕迹。

有了水,有了樹蔭,我們自然輕鬆起來,開始聊天。從拉丹襲擊美國到以色列圍困阿拉法特一直聊到前兩天吉林發生的礦難,有二十幾個四川民工困在井下。

我發誓我們聊天純屬信馬由繮,沒有什麽目的。但我卻看見一直埋頭幹活的老農民停了下來,手中的竹刀開始顫抖。這時,他的身後,他白髮蒼蒼的妻子輕飄飄地倒在地上,手中的刀很清脆地響了一聲。

我們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有人說老人是中暑,趕緊掐人中,有人則想起自己採訪包裏還有藿香正氣液,趕緊去拿。大家手忙腳亂一通忙活也不見效,有人提議趕緊送醫院。

幸好,汽車在我們最需要它的時候修好了,鄉衛生院離得不遠,十幾分鐘就到了。醫生鄉里鄉親的也算熟人,對老人的病似乎也很有把握,半小時的搶救,老人終於醒過來了。忙活完的醫生一面洗手,一面對我們說:這老婆婆經不起刺激。

“我們自己聊天,沒刺激她啊!”我們感到很委曲。

那你們都聊了些什麽 ?

不就是本拉丹阿拉法特吉林煤礦埋了二十幾個人嗎?

醫生把眼鏡一扶說:這還不算刺激?老人的兩個兒子都在外面打工。

在外面打工,也不一定就是啊!

醫生一臉正色地說:你想想,你們這一路人,又是攝像機又是採訪車的,莫名其妙地就進了她家,還礦難礦難的,這年頭,她們能撈著被採訪的機會恐怕就只有家裏人在外面死了,你想想嚇不嚇人啊?

我們還是有點迷糊,說:老人的兒子在吉林打工嗎?

醫生說:這倒不清楚,我上次搶救她時,好像是她聽了廣西出礦難的消息。我們這裏通訊不方便,後生們出去打工,都像樹葉一樣,飄到哪是哪,960萬平方公里土地上所有的礦難都會讓他們的家人心驚肉跳。

聽了醫生的話,我們感到震驚和慚愧,在用車送老人回家時,我們拍著胸口向毛主席保證,我們只是路過她家討口水喝的,跟他的兒子們沒有任何關係。

老人眼裏空空的點頭表示相信。

我們眼裏濕濕的踏上了歸程。在路上,我們幾個發誓,從此不再在農民面前聊礦難之類的事……(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曾穎:民工鬥雨
曾穎:龜兔賽跑
曾穎:買米
曾穎:夜半叫賣聲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疫情疊加危機 中共政局像明末
【十字路口】中共沒錢了!習王朝三大恐懼
【有冇搞錯】從瘟疫化石談官員躺平
【時事軍事】西方與俄羅斯 歷史性坦克對決似已就緒
【財商天下】上海港航運取消率極高 中國經濟恢復艱難
【探索時分】專訪雄三總工程師張誠博士(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