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穎:想領退休金的農民

─民間記事

曾穎

標籤:

【大紀元4月19日訊】劉老漢瘋了。起碼,在衆人的眼中是這樣,因爲他最近常常往鄉上跑,要鄉上給他發退休金 ——他是個地道的農民,既沒參過軍又沒當過村幹部,正因爲如此,人們認爲他瘋了。

他說:1950年,我滿15歲就開始下田幹活,其間鬥地主參加農會白天站崗晚上放哨,算不算 參加革命工作呢?

人們點頭承認,但還是覺得他瘋了。

他又說:之後,加入合作社,我把分到手的田交給公家手裏;大煉鋼鐵時期,我把鐵鍋砸了 銅鎖溶了家裏連挂衣裳也沒留下一顆鐵釘,這算不算爲國家做貢獻?

人們點頭承認,但是覺得他還是有點瘋。

他還說:之後幾十年,煉鋼鐵薰土深耕一天等於二十年,每天兩頭不見亮,勞動十六七個小 時還要回家煮飯,這難道不算辛勤?

“那是蠻幹,破壞生態環境,貽害子孫。”衆人這次有點異議了。

劉老漢有些憤怒:你們這些人,放馬後炮都是英雄,當年咋沒聽你們放半個屁呢?
之後,劉老漢又說:後來,修水利工程,我被石頭砸成二級殘廢,本來說是公傷,可公社說 咱們農民不興這個。此後,不僅不敢做重活,一遇颳風下雨,就要把人痛死一次,這又算不 算爲社會的發展做出了犧牲?

衆人漸漸低頭陷入沈思。

“城裏那些和我們同齡的老頭老太太,到了咱這個年紀,該退休就退休,該離休就離休。每 個月領著退休金,沒事提個鳥籠子在公園打打太極拳跳跳迪斯可,那日子才叫日子啊!看看 咱每天切不完的豬草拾輟不完的家務事,最輕巧的活兒也不過是放放牛,逢年過節進城看一 場戲算是最大的娛樂,一來一回也得要好幾十斤穀子呢……。

衆人開始有想落淚的感覺。

“如今,這房子住得好些了,飯也吃得飽了,但身子骨卻一天比一天差了,咱還不敢倒下去 ,倒下去如果一閉眼就過去了,倒算是幸福的,如果一拖一年半載不閉氣,再好的兒女也得 拖上不孝之名呀,何況,你們也知道,做不動活的老牛的命運是什麽?

“於是,我就琢磨著,城裏的老頭給公家幹了那麽多年,到了退休還可以領點退休金,爲啥 咱給公家幹了那麽些年,就……。”

衆人情緒激動,覺得自己也要瘋了。

這時,人群中一位當了多年右派的老學究發言了:劉老頭,你還是不想爲好,謹防弄個挑撥 工農關係的罪名,五十年代,有個姓梁的老頭早就說過了,那下場……,你還是別想爲好, 咱不是還健健康康的活著麽?想過好日子,還是安定要緊。

劉老頭想了想,就不再說話了,他覺得自己有時候的想法確實有點瘋。(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曾穎:人類對動物的背叛
曾穎:母親的話語權
曾穎:下崗女工的生日蛋糕
曾穎:民工洗澡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金正恩憂被中共黑吃黑 蓬佩奧揭祕
【全球新聞】腹瀉、白肺、腦炎 第二波疫情已上路?
【秦鵬觀察】《流浪地球2》被批流浪得太遠
【晚間新聞】中共國務院密件泄疫亡數據機密
【財商天下】上海港航運取消率極高 中國經濟恢復艱難
【新聞大家談】病毒風暴眼找到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