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出賣蒙古滇北真相

鍾山樵夫

人氣: 2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3日訊】蒙古和西藏、台灣、新疆一樣,歷來是中國的神聖領土,現在已經從形式到實質上不在了五十幾年。「一枝獨秀」的台灣,李敖說是蔣介石「賣掉」的!那麼,我們就來看看蒙古問題的始末。

美英蘇私相授受

在一九四五年二月上旬的雅爾達會議上,羅斯福、邱吉爾這兩個背信棄義的傢夥,為了減少他們自己在太平洋戰場的死亡率,出賣盟國,背在遠東戰場拖住日寇救了他們的忠實盟國–中國政府,與斯大林達成秘密交易,要蘇聯出兵日軍田集的中國東北。條件是說服中國准許蒙古在「全民公決」的前提下獨立(所謂獨立,是給斯大林一個「名正言順」的掠奪,因為那時庫倫的賣國賊喬巴山已完全是斯大林的走狗);再由中國與蘇聯以「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的形式另行換文,以歸還中國東北的主權為前提條件。

歸還富饒美麗、幅員遼闊、工業又最發達地區之中國東北的主權,自然是巨大的誘餌,但要丟失廣袤的蒙古高原,中國政府當然不會答應。特別是當時中國已在西戰場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中國遠征軍從一九四四年五月十一日強渡怒江,到一九四五年一月二十七日就和中國駐印軍會師於緬甸的芒友(中國政府首腦宋子文親自出席會師慶典)。這兩支英雄部隊在八個月的時間內就消滅了盤踞滇緬廣大地區的日寇,不但收復了滇西國土、解放了緬甸,而且震懾了泰國和馬來亞與日寇合夥的賣國賊。此時,已經有可能大軍東調去解放自己的東部國土。因此之故,中國更不會同意羅、邱、斯那個荒謬主張。

但那時中國是個弱國,以四億五千萬至一億八千萬遞減的人力資源,抗拒日本一億一千萬至五億多遞增的人力資源已經七年半(其他實力就更不用說了),國庫完全空虛,實在精疲力竭。特別是戰場上的重要物資又要依靠美國,這就讓三個背信棄義的傢夥手中掌握了要挾中國的有力武器。這個武器說穿了就是強盜們的一個連環套︱斯大林以可使英美少死人的籌碼,來「名正言順」地換取已被他武力搶走的蒙古;羅斯福、邱吉爾又以其手中的物資來要挾中國,以換取他們自己少死人;而中國的對日血戰,又必須依靠美國的物資。三個強盜這一傢夥就卡死了中國的脖子。在此情況下,中國別無選擇,總不能把死幾千萬人勝利在望的果實丟掉吧?明智的選擇只有走列寧在「布列斯特和約」時的老路,兩害相權取其輕了。這才同意進行「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的談判。

蘇拒歸東北主權後政府撤允蒙獨立

這個「同盟條約」,雖然在名與實上都遠遠不如「布列斯特和約」那樣屈辱(以斯大林後來不立即耍流氓為前提),但中國的首席代表宋子文,還是像當年的托洛茨基那樣,極不願意。可蔣介石又像當年的列寧那樣,不得不為。更換首席代表談了近一年,才於一九四六年一月通知庫倫政府,允許其獨立。

在談判過程中,斯大林不等當事國的中國允許,就按他和羅、邱兩人的約定,急不可耐地往中國東北出兵。日本這時已在西戰場被中國斬殺了半條腿,又吃了美國的原子彈,自然容易打倒。出兵十天就讓斯大林揀了個大便宜,佔領了我國東北(老毛子在東北的大搶、大掠、姦污婦女的大暴行,現在的東北人還記憶猶新)。對此,從政治上看,羅斯福、邱吉爾、杜魯門實在是走了一臭棋。因為這時(一九四五年三至五月)中國已是大軍東調,在東戰場節節勝利。已有七年多戰爭經驗的中國軍隊,完全可以自行收復東北。特別是在西戰場大有戰功的原張學良部的周福誠、闕漢騫兩軍,正摩拳擦掌地準備打回老家去。杜魯門接羅斯福下的臭棋,固然使自己少死了幾個人,但以中國東北的物資和工業設備坐大斯大林,給戰後四五年的冷戰又添了無窮的麻煩,全然得不償失。出賣盟友的可恥,就不用說了。

那個「同盟條約」的墨蹟未乾,斯大林就大耍流氓,不但不履行條約中他應該承擔的義務,及時歸還中國東北的主權,而且大肆搶劫破壞、賴不走,還要限制中國去接收主權的行政官員的行動自由,限制中國的軍隊去守衛自己的國土,激化中國內戰。

中國政府忍無可忍,只好照會四大國及相關各國政府,宣佈那個條約作廢,並收回允許蒙古獨立的成命。

這些,均有案可查。

中共建政後馬上承認蒙古獨立

既然中國的前政府最終沒有允許蒙古獨立,那麼,這一百七十多萬平方公里(相當於一千七百多個香港)是何時由誰丟掉的呢?查一查一九四九年十月北京和烏蘭巴托互相承認的電報就行了。毛澤東的這份電報,圓了斯大林那三十五年的夢,滿足了他「名正言順」的渴望。其中一百五十六萬多平方公里,成了現在的蒙古人民共和國;剩下的二十來萬平方公里,直接進了斯大林的嘴巴,其地域為:唐努烏梁山以北、薩彥嶺以東、庫蘇古泊約三十公里以西的整個葉尼塞河上游發源區。此外,還有帕米爾高原的西端一角,也掉進了斯大林的嘴巴。

蒙古問題的責任究竟在哪裏,不是很清楚嗎!蒙古究竟是被誰賣掉的,不也是很清楚嗎!

送滇西北「八十個香港」給緬甸

包括共產黨員在內的國人,盡知一份電報賣掉蒙古高原的事實和根由(只有李敖一人說是老蔣賣掉的),但很少有人注意到,葉尼塞河上游發源區那大塊直接進了斯大林的嘴巴,更少有人注意到,雲南高原西北角還掉了一大塊。所丟的這一塊,更是中國的神聖領土,比新疆、蒙古、西藏、台灣的歷史更悠久。

其地域從現在國界的高黎貢山分水嶺以西跨越恩梅開江、江心坡、邁立開江、野人山、更的宛河流域新平洋盆地,直與印度接壤,約八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八十個香港,比兩個台灣還大。這不但有世界各國承認的中國前政府的地圖證明,而且有英美軍事地理專家參與繪製的《中印緬戰場形勢圖》證明。更能說明問題的是,原先的中國地圖專家把這塊地方的西南緣只畫成「未定界」,而中、英、美聯合繪製的《中印緬戰場形勢圖》則明確畫為「國界」。這說明它從歷史到現實屬於中國鐵定無疑。在滇西老農民的記憶中,更是屬於中國。那時的農閒時節或災荒年月,農民就要「窮走夷方,急走廠」,到那裏去找幾塊璞玉荒料來彌補一下小生活。而現在的中國人,則不得跨越高黎貢山分水嶺半步,再也不能到自己祖宗的這塊地方去自由行走了。

這塊地方是何時由誰丟掉的呢?人們只要看一下一九六二年底登在《人民日報》上關於中緬勘界的附圖就行了。當時中國知識界暗暗驚呼,心中暗罵,怎麼丟了這麼一大塊呢?直到今天,滇西的老農民還在指桑罵槐,很幽默地罵那個老賣國賊!

之所以只能在心中暗罵,只能用幽默的語調指桑罵槐,是因為凡講真話的人都要戴右派反革命的帽子,進勞改隊!而且已經有一批所謂的右派死在勞改隊了。但這次賣國是古今中外最奇怪的一次,世界第一強人毛澤東,怎麼會給無能之輩的吳努那麼個大奉送?所以,儘管帽子和死亡泰山壓頂,還是不能阻止人們暗自分析其動機。現在的人也可以從赫魯曉夫、蘇斯洛夫、尼赫魯等人的回憶錄中分析出梗概來。

毛澤東想當世界王

原來那時正是他老人家要當地球球長、世界領袖最狂想的高峰期,為給他的四面出擊預作準備,先得跟尼赫魯爭奪世界和平領袖的交椅(那時尼赫魯是公認的第三世界不結盟國家的第一號領袖),就耍起了他四十年代搶中國皇帝寶座那套手法︱拉一派、打一派的手腕。一方面是不惜和印度一戰,無辜地死了不少中國人和印度人,從而把尼赫魯說成「戰爭販子」,把他在世界範圍內搞倒、搞臭,正像他在十五年前把領導全民抗敵的那位搞臭成「人民公敵」那樣!另一方面是對吳努這個糊不上牆的稀泥巴大加施捨,正像他五十年前給糊塗蟲和攪渾水者慷慨贈送「民主人士」的高帽子那樣,以證明他最公平,他才是弱小民族的真正的監護人。以領土換取國際僕從,並換取自己的「面子」,這便是這次賣國的本質動機。

七十年代到緬甸去「幹革命」的「知青」們說,那是為毛的世界革命預先安排,先讓出塊地盤給德欽巴登頂來推動他狂想中的革命,這是不完全正確的。因為他也知道這位緬共領袖比吳努還腐敗無能。此人在緬民中臭不可聞。儘管有老毛的人力、物力和武器扶植,並在北京有輿論宣傳的吹捧,還是垮台了。緬共徹底垮台後,已八十幾歲,還被作為緬奸驅逐到中國,雲南人和緬甸人都稱他老雜種。

2004年4月前哨雜誌(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4-03 1: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