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欣賞】常建《宿王昌齡隱居》

作者:文思格

明 文徵明《溪山高逸圖》。(公有領域)

  人氣: 29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常建宿王昌齡隱居

清溪深不測,隱處唯孤雲。
松際露微月,清光猶為君。

茅亭宿花影,藥院滋苔紋。
余亦謝時去,西山鸞鶴群。

【作者簡介】

常建(708年─765年),盛唐著名詩人。與王昌齡是朋友。其詩多為五言,常以山林、寺觀為題材,也有部分邊塞詩。有《常建集》。

【字句淺釋】

題解:此詩寫作者在王昌齡隱居過的地方留宿時的所見所感,是一首在盛唐已傳為名篇的山水隱逸詩,到清代,則更受「神韻派」的推崇,是作者的代表作之一。
王昌齡:盛唐大詩人,是作者的好朋友,作官前曾經隱居石門山。
清溪:石門山前的一條河。
茅亭:指王昌齡隱居時住的孤零零的茅屋。
藥院:栽種著藥草的院子。
苔紋:指青苔長得像花紋一樣。
謝時:即避世,不再過問世事,這裡就是隱居的一種說法。
西山:即武昌樊山,是作者隱居的地方。
鸞:鳳凰一類的鳥。

【全詩串講】

清溪長流看不到盡頭,直流入石門。
王昌齡隱居過的地方,只一片孤雲。

松樹梢頭明月已升起,隱隱透松林。
清光灑下來好像似是,前來伴昌齡。

獨宿昌齡的孤單茅屋,月下有花影。
種藥的院裡滋生青苔,滿地似花紋。

看來我也該避世而去,學昌齡歸隱。
回到西山找仙靈伴侶,與鸞鶴為群。

宋人《松亭撫琴》局部。(公有領域)

【言外之意】

作者從留宿王昌齡隱居地的所見中,深情的讚歎了隱者王昌齡的清高品格和高雅的隱逸情趣,誠摯的期望王昌齡再度歸隱。而在寫作方法上則含蓄的讚此勸彼、意在言外,一片深情都借景物來抒發,讓舊居處的景物都充滿對好朋友的真摯情愫、盼他再次歸來。像這種在平易的寫景中寄意深遠、寄情綿長,在明朗的形象中包蘊著含蓄情意的手法,正是作者獨擅的專長。

常建和王昌齡是開元十五年(公元727)同科進士及第的宦友和好友,但出仕後的經歷和歸宿卻頗不相同。常建只作過盱眙縣尉的小官,以後就辭官歸隱西山。他曾經在深山採藥時遇到一位秦代逃入山中的宮女,長期吃松葉而不飢寒,並且傳授他祕密的養生方法,使其「所養非常」。

王昌齡雖然仕途坎坷,卻沒有再回到隱居生活中來,後來被刺史閭丘曉忌恨而招致殺身之禍,使其知音者喟然長嘆。設想當時聽了常建的勸告而再次歸隱,則不但可免殺身之禍,而且像常建一樣得到超常的養生之術,豈非千載快事。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山雨初霽,萬物清新。松林明月,偶或松濤低吟;石上流泉,時時淙淙如琴。竹中喧嘩,可見姑娘們天真無邪、無所顧忌;蓮動舟來,想象打魚人悠然自得、適意舒心。在這樣的地方,山美水美人也美。
  • 山高地寒,生物節候稍晚於低地,本來是自然現象。但以平淡淺易的幾句小詩描寫出來,卻能寫得意境深邃、富於情趣,表現出作者立意之新穎、構思之靈巧,戲語中含雅趣,故能惹人喜愛。將春光擬人,寫得天真可愛、活靈活現,也顯出作者自己的一片童心。
  • 茫茫的海上,明月搖著影浴著波浪。
    你我隔天涯,此時都面對這個月亮。
    有情的人啊,怨恨這夜晚過於漫長。
    因為整夜裡,大家都在思念著對方。
  • 一個人無論在哪一方面層次過高,就容易產生知音難覓、孤芳自賞的寂寞。擺脫這種寂寞的一條路徑就是所有高層次的人凝聚為一個社會的階層。
  • 春雨霏霏,綠染楊柳的春日時節,也是「愛鳥周」來臨之際。3月27日,湖南省有一場別開生面的「演講」比賽。來自全省各地的15隻小鳥精英風頭盡出,「上街去啵」、「你好」、「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這些話語從鳥兒嘴裏說出來,令現場觀眾捧腹連連,驚歎不已。
  • 黃昏時候,山寺裡悠然傳出報時的鐘聲。
    漁樑渡口,渡船邊喧嚷著搶渡回家的人。
    沿著水邊的沙岸,人們走向江畔的鄉村。
    我也乘坐著船兒,要回到我隱居的鹿門。
  • “唐詩”在中國曆史上光輝燦爛,對中國後世的文學藝術有極深的影響。唐詩的數量,非常巨大,人才之盛,作品之多,真令人嘆為觀止。唐代詩風盛行,幾乎已經形成全民運動,各行各業的人,不會做詩也會吟詩。
  • 兒童「笑問客從何處來」,本來天真自然而無深意,但這淡淡一句問話,卻重重地敲打在作者心上,引發出無限的感慨:自己非但老邁衰頹,而且反主為賓,似被故鄉所忘!個中悲哀盡在平淡一問之中。
  • 據中華網4月13日報導﹐《冷山》導演安東尼· 明格拉和蕾妮· 齊薇格都曾獲得奧斯卡獎,因此他們來京也是享受最高規格待遇,在前期聯系過程中,米拉麥克斯公司給華夏電影發行公司的傳真就有厚厚的一沓。主創人員提前乘坐私人飛机到北京,住在北京最好酒店的豪華總統套房,在昨天之前,他們不接受任何媒體采訪。為了防止有記者偷偷“潛入”諸如酒店餐廳一類的活動現場,美方工作人員還對每一個服務人員都嚴格核實身份,甚至在每一把餐椅上都標志名字。
  • 送別詩是送人“離別”的詩,一般總要說到“離愁別恨”一類的情緒。但此詩通篇沒有半點離愁別恨,甚至連“離別”也沒有提到。全詩寓情於景、純用景語抒情,因此形象鮮明,感染力極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