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穎:寵物記者李小毛

─民間記事

曾穎

標籤:

【大紀元5月1日訊】李小毛是我的好朋友,他是我所在的這座城市裏銷量最大的一家日報發稿量最大的記者,這家報紙上登得最多的雞和鴨子相戀耗子企圖強姦貓之類的社會新聞十有八九都出自他的手筆。他也因此成爲我們這群、朋友中收入第二高的人,僅次於一個在國企當總經理助理的一位美眉幾個百分點。

李小毛原來在一家工廠裏主辦發行量約1000份的廠報,從1版到4版,既當記者又當責編還兼職做校對和發行員,終日寫些三車間實現開門紅五車間半個月無人遲到廠長書記親臨生産現場發表重要講話之類“新聞”,惹得同他一起進廠的兄弟們極其憤怒,說:有種你娃也寫一篇負面報道,說說咱們廠投資失誤幹的在山頂上修魚塘之類的蠢事,或揭露一下保衛人員和煤販子一道以次充好拿煤矸石當好煤賣的醜行。最不濟,你也該報道一下伙食團那幾個腰杆一天比一天粗的炊食員的腰圍與粘稠度一天比一稀的稀飯和肉的比重一天比一天少的葷菜之間有一些什麽樣的必然聯繫?

李小毛年少氣盛,權衡了半天,終於選了最不濟的一件——給伙食團幾個胖廚師曝了光。這一事件,使廠報有史以來第一次發揮了除墊坐和擦屁股之外的又一種功能——閱讀。工人們高高興興地閱讀高高興興地討論著。伙食團也在幾天之內進行了整改,除了李小毛之外,全廠所有工人的伙食都得到了一次質的提高。

如果僅僅是伙食團幾位胖廚師報復性地少舀飯菜的話,李小毛倒不是太在乎,大不了費點事自己煮飯,這樣還可以依著自己的口味做點好吃的。但問題就在於,廠裏的領導已感覺出李小毛一天比一天更強烈的輿論監督意識已使他不太適合再開工廠報。於是,以節約開支爲理由,廠報停辦,李小毛分到最需要他發光發熱的第一線,在發光發熱發雜訊的機器前,李小毛感覺自己是一塊鐵,發紅、發熱、變形,整個過程都讓他很難受。

後來,縣裏的電視臺招聘記者,李小毛憑著一大堆鉛印的廠報,居然混成了電視臺的記者,進電視臺之初,他幹了兩件蠢事,第一件便是趕在第一時間拍下了城管隊打菜農的鏡頭;第二件,則是比消防隊還早地趕到一家失火的娛樂城門口,用鏡頭拍下了娛樂城的小姐爲了逃生從窗口跳下來的鏡頭。但千不該萬不該 ,他不該忘了在大火撲滅之後拍下縣上的領導親臨現場搶險的鏡頭,被主任罵得灰頭土臉。

儘管這兩條新聞都沒發出去,也就沒有造成多少不良的社會影響,但在主任心目中,這小子已完全不具備當一名電視記者的素質了。

失去領導的常識的李小毛在三個月一次的優化中被淘汰下來。因爲當初離開廠子時有點雄赳赳氣昂昂的味道,顯然廠是沒法回了,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往省城發展去。背著1千元錢和那本他最喜歡的《新聞與正義》,他雄心勃勃地來到省城。

在第一家報社,他實習了兩個月之後被趕走了,理由是這娃容易惹禍。

在第二家報社,他因爲寫一個企業的發揚稿而惹起該企業前任領導的不滿和投訴,只好從報社自動消失。

當他來到第三家報社的時候,他的口袋裏只剩20元錢,而房子的租期只剩下20天了,一位比他先入道的前輩見他可憐,於是點撥他說:你先要把自己養活了,不要老想濟世救人。

他看著前輩語重心長的樣子,既懂又不懂,但隱隱約約覺得自己眼前似乎有了一些模模糊糊的光。直到這天下午他在城郊的一條臭水溝旁發現了一隻貓和一隻小鴨子的時候,他的靈感來了,他覺得鴨子像個笨笨的小男生,貓像一個乖乖的小女生,他們正在談戀愛。於是,一篇《鴨哥哥愛上貓妹妹》的新聞從他筆下寫出來,他多年後回憶說,這極可能是他餓眼花了産生的幻覺。

稿件很快見報,主任和前輩拍著他的肩說:你娃終於開竅了。

於是,他就繼續開竅,又寫出了《給寵物割聲帶》、《想媽的小鳥撞死在籠裏》、《杜鵑大戰畫眉鳥》、《流浪狗的愛情》等,據報社發行部的同志反映,他的稿子極受讀者的歡迎。最值得一提的是,他近期做了兩篇極人文極有愛心的稿子,一篇是《妙手醫生給老狗狗取下腹中腫瘤》,還有一篇,雖給一隻患尿毒癥的黑猩猩輸血的故事。那天,他是推掉了一個失血兒童和一個患尿毒癥的鄉村教師的採訪而到動物園去的,到動物園時,正趕上猩猩彌留的一刻,他用相機拍下了猩猩渴望活下去的眼神……爲此,他獲得了報社的獎勵,並得到了天南海北很多家報社雪片一般飛來的稿費單和約稿信。@(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曾穎:垃圾山上的「小資」
曾穎: 在鄉下遭遇查暫住證
曾穎:舞蹈家阿霞
曾穎:死囚室最後的一夜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許家印跳樓 自導自演還是另有意圖?
【未解之謎】韋伯新發現 挑戰宇宙起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