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繪畫賞析 —— 波許的三折畫《乾草車》

周怡秀

波許《乾草車》三折畫全圖(圖片/大紀元)

  人氣: 11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21日訊】畫家介紹

文藝復興北派畫家波許(Hieronymus Bosch,或譯波希)以善於表現地獄、妖魔鬼怪為名,作品經常充滿了神秘和的怪誕想像。在早期,人們認為這些畫面只是用來娛樂和嘩眾取寵,而把波許說成《煉金術士》和善於《創造妖怪》的人。

然而收藏波許作品的菲利普.艾爾認為他的作品教育意義大於娛樂意義。一位17世紀初的德國歷史學者描述波許作品中的神怪內容《恐怖多於趣味》。到了20世紀,學者確信波許的作品有更深的內涵,其來源和意義值得深入探討。有的學者則將波許的藝術視為和達利同類型的超現實風格;另一些則認為波許反映了中世紀神秘的宗教習俗。不論如何,波許在當時確實是風格最神奇怪誕的畫家。

波許的家鄉在赫托根波許(Hertogenbosch), 一個安靜的荷蘭小城。其祖先在14世紀或15世紀初從德國的Aachen到此定居,波許因地名而取其姓氏。關於波希的生平記載不多,大都是從西元 1474 年的市政誌和聖母兄弟會的記載得知。沒有任何記載日期可以考證他的學習過程和遊歷。據說他兄弟也是畫家,所以推測他的繪畫技能可能來自於家傳。1479到1481年間他娶了家境富裕的梅爾芬妮(Aleyt Goyaerts van den Meervenne)為妻;並在1486-87年加入了聖母兄弟會,且為其創造過許多宗教題材的作品。到1516年死前,波許似乎一生沒有離開過家鄉。

雖然歐美許多私人或美術館收藏的作品被認為是波許的手筆,但其中不乏臨摹的仿作,只有約30多件被確認為真跡;而這些作品也很難找出正確的日期作編年的研究。

作品賞析 —《乾草車》三折畫(1485-90)

在波許的作品中,描寫人類的原罪和墮落是他所擅長的題材。除了已經介紹過的《享樂的花園》,《乾草車》也是一幅類似題材的三折式作品。

屏風的左邊描寫的是天堂,上帝高高在上,大放光明,手中拿著象徵宇宙的球體;其下畫面表現了幾個不同場景,分別是《創造夏娃》,《偷吃禁果》和《逐出伊甸園》。這是早期西方繪畫常常出現的手法,把不同時間發生的事件同時呈現在一個畫面內。

左翼﹕天堂

《乾草車》的典故則來自於法蘭德斯的諺語﹕《世界是一輛載滿乾草的四輪車,人人從中取草,能撈多少就撈多少。》波許借用了這個諺語來表現人類為追求物欲而墮落。在此,乾草比喻人世間的名利和物欲是短暫、易腐敗而無價值的;然而人們卻不擇手段地盲目追求。而這種對物欲的追求正好為所魔鬼利用,帶引人走向罪惡的淵藪,甚至毀滅性的結局——地獄。

右翼﹕地獄

中央的主畫面呈現了一輛滿載了乾草的大車,周圍的男男女女正拼命用各種工具搶奪車上的乾草,不擇手段,甚至殺人害命。右前方一批教徒已取得了乾草;正在分配收藏,並開始享受;在車子的後面,連教宗本人、帝王和貴族們都不顧身份地列隊緊跟。而人們卻渾然不知乾草車正由貪婪的鬼怪拉著,朝向右方地獄前進。波許用尖刻諷刺的手法描寫人們的貪婪嘴臉,揭示出諺語的真實性。

誰能夠擺脫物欲的誘惑呢?在草堆上,有一對戀人和幾個音樂家,對誘惑似乎無動於衷。好像只有熱戀中的人和藝術家因為專著於自己的熱愛,而輕忽世俗的紛擾。然而,在他們的右邊有一個長了翅膀的白色魔鬼,正用鼻子吹奏著笛子;左邊則有一個天使正抬頭仰望著出現在雲霧中的耶穌;還有一個躲在樹後的人,手持繫著一只象徵淫蕩的罐子長棍在窺伺著。也許波許在暗示,人性是不穩定的,即使暫時超脫了,周圍還是隨時有惡魔的威脅,欲望的誘惑,當然也永遠都有神的慈悲呼喚。畫面上方的神看著無知犯罪的人們,表現出無奈又著急的神情。

中央﹕乾草車

如《享樂的花園》一樣,三折畫最右邊的部分呈現了地獄。同樣的暗紅色天空襯托著災難氣氛;前方,一些罪人被鬼怪追逐、吞食;另一些人則被趕進一座正在搭建的監獄高塔,上方有一個絞刑架。遠處的一個高塔上已有絞死的尸體懸掛著,依稀可辨。

顯然,波許並不是以畫神怪或地獄為樂,也不見得是什麼超現實主義。他以真誠的心想告訴人們善惡有報的道理,勸誡世人重德行善,可謂用心良苦。@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為參加年度和平海報繪畫比賽24名獲獎者之一的宋芃芃頒獎。
  • 知名繪本作家幾米下午在台北市立圖書館舉行講座,與讀者分享他在今年出所出版的新書「又寂寞又美好」的創作心情故事。「又寂寞又美好」書中一幅又一幅的黑白圖畫,一返幾米往日色彩繽紛的作品風格,但是卻更多添了一分動人和、真誠的張力,傳達出當時幾米作畫時,寂寞蕭瑟的心境。1995年,當時還沒有成為幾米的幾米,被醫生診斷出罹患了血癌,並且展開一連串的治療直到1998年。在這段時間裡,幾米過著惶恐與孤獨的生活,所以用繪畫來抒發他的心情,並且記錄了他生命中那段特殊的歲月。台下幾米的書迷各個入迷的聽著幾米的心情故事。現在回想起當時的心境與親友的鼓勵,雖然是生病,但幾米覺得那是一段「又寂寞又美好」的歲月。走出生病的陰霾,幾米花了大約五年的時間重整思緒和當年的畫作、與大家分享他那生命中最私密的心情。【民視新聞郭佳航蔡孟叡台北報導】
  • 在今年的母親節(5月9日)前夕,新州美華防癌協會於5 月8日(星期六)在橋水市(Bridgewater)老年中心,協同一些愛心和關懷的畫家以及園藝家們聯合舉辦了一場「書畫花關懷義展」。由著名書法和繪畫家李山介紹他獨特的詩畫結合「旋律書法」,同時還展出了他捐贈的25幅書法和繪畫作品,據介紹,這些作品總價值可達近萬美元,將悉數捐贈給新州美華防癌協會。
  • 今年由新澤西華裔團體主辦的第12屆亞裔傳統月慶祝活動將於5月16日(星期日)舉行。作為今年的亞裔傳統月活動的一部份,亞裔傳統月慶祝活動兒童繪畫比賽已經於近日揭曉。
  • 壁畫藝術在隋唐時達到極盛。壁畫題材由圖繪人物及佛道故事擴大到表現山水、花竹、禽獸等方面,內容及技巧上均大大超過前代,表現形式為墓室壁畫與寺觀壁畫。這些壁畫大都出於宮廷畫工之手,描繪了人物、仕女、界畫、山水等各種形象,線條或嚴謹勁簡,或灑落而有氣概,用色絢麗燦爛,顯示了初、盛唐時期的繪畫水平。
  • 花蓮有一對飽受病痛折磨的姊妹花,平常以繪畫來疏解身體的痛苦,並且因此找到心靈的慰藉,這對姊妹花在母親節前夕,捐出30多幅畫作,幫助花蓮門諾醫院,籌建老人照顧社區一筆一畫細細的描繪著,飽受病痛折磨的兩姊妹,就是靠著作畫來紓解病痛。
  • 隋唐兩代时期,國家統一,社會相對安定,經濟繁榮及對外經濟文化交流的頻繁與活躍,使繪畫藝術形成燦爛輝煌的局面,它是中國古代繪畫發展中的又一高峰,並湧現出一批在歷史上具有重大影響的著名畫家。如代表初唐美術新水平的人物畫畫家閻立本、尉遲乙僧,盛唐時期寺觀壁畫代表人物吳道子,反映侍女生活情態的繪畫代表人物張萱、周昉,花鳥畫家薛稷、邊鸞,鞍馬畫家韓幹、韋偃、曹霸、韋無忝、陳閎等。唐代繪畫體裁仍以人物畫為主,宮廷衙署及寺觀壁畫占相當比重,褒揚功勳的功臣畫像仍在繼續,石窟及寺觀壁畫較南北朝有著更大的發展,其規模之宏偉、技藝之卓絕在歷史上都是空前的。在佛教壁畫中西域畫風仍有流行,但具有鮮明中原畫風的作品佔了絕對的優勢,對後世影響更為深遠。
  • 為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黃光男推崇為「台灣藝壇的奇葩,自學成功的典範」的李轂摩,目前正在台灣創價學會錦州藝文中心展出水墨創作展,展期到七月九日。這也是台灣創價學會「二00四創價文化藝術系列」第二季展覽。李轂摩世居南投草屯鄉間,自幼就對繪畫產生濃厚興趣,初中畢業後在父親的大力支持下,拜余清潭為師,承繼了民俗畫的功夫;十八歲時入選台灣省第十四屆全省美展,後來師事斗六夏荊山,學習工筆傳統畫。
  • 什麼是「血小板無力症」,在台灣有限的兩個案例中,盧佩纓是首位患者,不服輸的她仍然堅持藝術創作的夢想,因成績優良拿下今年罕見疾病獎學金;盧佩纓在使用畫筆彩繪畫布的同時,用開朗與毅力為生命著上繽紛顏色,成為台灣學子的另一典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