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繪畫藝術:五代及宋遼金時期繪畫藝術(上)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五代及宋遼金時期,中國繪畫藝術進一步成熟和完備,特別是宋朝,成為中國古代繪畫的鼎盛時期。文人學士把書畫視為高雅的精神活動和文化素養,並對繪畫提出鮮明的審美標準,在創作和理論上都開始形成獨特體系。社會、宮廷、文人士大夫之間的繪畫創作各具特色而又互相影響,使宋代繪畫在內容、形式、技巧諸方面都出現群彩紛呈、多方發展的局面。

宋代繪畫題材較唐代有很大擴展,人物畫中宗教寺觀壁畫雖仍具一定規模,特別是道教繪畫由於宋王朝對道教的提倡而有所發展,但石窟藝術已呈明顯衰退之勢,寺觀壁畫中為適應市民趣味,描繪生活形象及熱鬧場面的內容佔了重要位置。山水畫在唐、五代的基礎上朝著廣度和深度發展,名師巨匠輩出,成為後世楷模。經史題材的人物畫流行於時。但人物故事畫和風俗畫得到了高度發展。肖像畫已普及於社會上。版畫除佛教經卷圖像外,還用於經史著作,如《烈女傳》等,科技書籍如《營造法式》等及圖譜、畫譜如《梅花喜神譜》的插圖,並已有獨幅版畫出現。尤其是以雕版印刷年節需要的年畫,更使版畫普及深入民間。

顧閎中 韓熙載夜宴圖卷
顧閎中 韓熙載夜宴圖卷
顧閎中 韓熙載夜宴圖卷


  
五代時期山水畫發展最為顯著,五代時中原地區的荊浩、關仝,江南地區的董源、巨然分別以不同的筆墨技巧塑造了不同地區的山水畫,風格各異,對後世山水畫發展有著重要影響。
  
宋代山水畫家輩出,各有專長和創造,北宋李成的塞林平遠,范寬的崇山峻嶺和雪景,許道寧的林木野水,郭熙描繪四時朝暮、風雨明晦的細微變化,惠崇、趙令穰的抒情小景,米芾、米友仁父子的雲山墨戲,李唐、馬遠、夏圭高度剪裁而富有詩意的山水反映了山水畫藝術的不斷變革和發展,並與劉松年共稱南宋四家。
  
花鳥畫也有著長足的發展,五代時江南徐熙的田園花果和西蜀黃筌的奇花異鳥分別具有野逸和富貴兩種不同風格。北宋趙昌的設色折技花卉,易元吉的猿猴,崔白的敗荷鳧雁,趙孟堅的水仙、以趙佶為代表的院體花鳥畫都具有高度水平;南宋梁楷、法常的花鳥畫已開水墨寫意之先導。文人學士中流行的蘇軾的古木怪石,文同的墨竹,仲仁、揚無咎的墨梅,墨花、墨禽更著重表現主觀情趣,與民間畫工及宮廷花鳥畫的高度寫實、刻畫入微的畫風迥然不同。北宋李公麟又在純用墨線勾染的白描手法上作出貢獻,一些畫家在寫意人物花鳥上也進行了嚐試,豐富了繪畫的形式和表現技巧。宮廷及陵墓也繪有墓室壁畫及寺觀壁畫,創作了富有民族風格和地方特色的繪畫作品。遼金地區的文人士大夫繪畫在北宋文人畫傳統基礎上加以發展,對元代文人畫有著直接的影響。

──轉自《世華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波許(Hieronymus Bosch, 1450-1516,或譯波希)是文藝復興時期的尼德蘭(今荷蘭)畫家,他雖然不像意大利藝術家那樣注重精準的人體結構和美感,但是他的作品幾乎每一幅都充滿著想像趣味,並且蘊涵了深刻的人生哲理。1490年的作品《死神和守財奴》就是一幅道德勸世的寓言畫。
  • 為參加年度和平海報繪畫比賽24名獲獎者之一的宋芃芃頒獎。
  • 知名繪本作家幾米下午在台北市立圖書館舉行講座,與讀者分享他在今年出所出版的新書「又寂寞又美好」的創作心情故事。「又寂寞又美好」書中一幅又一幅的黑白圖畫,一返幾米往日色彩繽紛的作品風格,但是卻更多添了一分動人和、真誠的張力,傳達出當時幾米作畫時,寂寞蕭瑟的心境。1995年,當時還沒有成為幾米的幾米,被醫生診斷出罹患了血癌,並且展開一連串的治療直到1998年。在這段時間裡,幾米過著惶恐與孤獨的生活,所以用繪畫來抒發他的心情,並且記錄了他生命中那段特殊的歲月。台下幾米的書迷各個入迷的聽著幾米的心情故事。現在回想起當時的心境與親友的鼓勵,雖然是生病,但幾米覺得那是一段「又寂寞又美好」的歲月。走出生病的陰霾,幾米花了大約五年的時間重整思緒和當年的畫作、與大家分享他那生命中最私密的心情。【民視新聞郭佳航蔡孟叡台北報導】
  • 在今年的母親節(5月9日)前夕,新州美華防癌協會於5 月8日(星期六)在橋水市(Bridgewater)老年中心,協同一些愛心和關懷的畫家以及園藝家們聯合舉辦了一場「書畫花關懷義展」。由著名書法和繪畫家李山介紹他獨特的詩畫結合「旋律書法」,同時還展出了他捐贈的25幅書法和繪畫作品,據介紹,這些作品總價值可達近萬美元,將悉數捐贈給新州美華防癌協會。
  • 今年由新澤西華裔團體主辦的第12屆亞裔傳統月慶祝活動將於5月16日(星期日)舉行。作為今年的亞裔傳統月活動的一部份,亞裔傳統月慶祝活動兒童繪畫比賽已經於近日揭曉。
  • 壁畫藝術在隋唐時達到極盛。壁畫題材由圖繪人物及佛道故事擴大到表現山水、花竹、禽獸等方面,內容及技巧上均大大超過前代,表現形式為墓室壁畫與寺觀壁畫。這些壁畫大都出於宮廷畫工之手,描繪了人物、仕女、界畫、山水等各種形象,線條或嚴謹勁簡,或灑落而有氣概,用色絢麗燦爛,顯示了初、盛唐時期的繪畫水平。
  • 花蓮有一對飽受病痛折磨的姊妹花,平常以繪畫來疏解身體的痛苦,並且因此找到心靈的慰藉,這對姊妹花在母親節前夕,捐出30多幅畫作,幫助花蓮門諾醫院,籌建老人照顧社區一筆一畫細細的描繪著,飽受病痛折磨的兩姊妹,就是靠著作畫來紓解病痛。
  • 隋唐兩代时期,國家統一,社會相對安定,經濟繁榮及對外經濟文化交流的頻繁與活躍,使繪畫藝術形成燦爛輝煌的局面,它是中國古代繪畫發展中的又一高峰,並湧現出一批在歷史上具有重大影響的著名畫家。如代表初唐美術新水平的人物畫畫家閻立本、尉遲乙僧,盛唐時期寺觀壁畫代表人物吳道子,反映侍女生活情態的繪畫代表人物張萱、周昉,花鳥畫家薛稷、邊鸞,鞍馬畫家韓幹、韋偃、曹霸、韋無忝、陳閎等。唐代繪畫體裁仍以人物畫為主,宮廷衙署及寺觀壁畫占相當比重,褒揚功勳的功臣畫像仍在繼續,石窟及寺觀壁畫較南北朝有著更大的發展,其規模之宏偉、技藝之卓絕在歷史上都是空前的。在佛教壁畫中西域畫風仍有流行,但具有鮮明中原畫風的作品佔了絕對的優勢,對後世影響更為深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