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邢汶:諸神的凋零

邢汶

人氣 5
標籤:

【大紀元5月21日訊】

山圍故國週遭在
潮打空城寂寞回
淮水東邊舊時月
夜深還過女牆來

上面這首詩歌,乃是大唐詩人劉禹錫的作品。他在詩歌裡說,中國南京地處險要,有長江作為天然屏障,易守難攻,無數英雄在此成就大業。而這些英雄,又在此紛紛凋零,只留下寂寞的潮水,日日拍打岸上的石頭。若將這首詩用於太平天國,則是恰當不過的。

140年前,大清國富有四海,百萬武裝,雖有列強覬覦,卻不失為世界大國之一。就在這樣一個國家的偏遠山村,有一個農夫,清晨洗去腳上的黃泥,中午舉起義旗,晚上就率領著百萬軍隊佔據了中國的半壁江山。此人叫洪秀全。他企圖在中國建立一個政教合一的基督教國家,僅用了七年時間,成為一個擁有200萬武裝部隊、控制長江流域各省、定都南京,將神聖教主、世俗帝王、最高統帥集於一身的人物。中國歷代農民領袖能取得如此光輝榮耀的,僅此一人而已。

不僅如此,在洪秀全的旗幟下,還崛起了一個英雄群體。如石達開、馮雲山、肖朝貴、韋昌輝、楊秀清等。很難想像這些農民,他們曾經流落街頭,依靠拾揀牲口的糞便為生,或在煤窯揹負沉重的煤炭,每天為是否能吃飽肚子擔憂,他們卻都成為中華民族英雄史誌上的燦爛群星,手握百萬大軍,指揮自如,權傾天下,光輝奪目,不可逼視。

假若歷史可以假設,則這批人也許真的可以覆滅大清皇室,在中國建立一個基督教國家,中國歷史將從此驟然轉折——然而很不幸,他們只是在南京這座奢華之城享受了十年的富貴,就紛紛凋謝,或戰死,或被俘,或像野狗一樣可恥地病死在街頭。南京,這座令他們魂牽夢縈的富貴之城,成為他們集體墳塋。其原因,只有兩個字,就是腐敗。他們如此迅疾地向腐敗之路奔走,以至他們的敵人都感到驚訝和不解。

腐敗對一個政權的腐蝕危害,太平天國給後人提供了一個最好的版本。如果要描繪他們在南京幹下的種種傷天害理的勾當,即便腐敗風行的清皇室都會震驚。

太平天國推行禁慾主義,不允許夫婦生活在一起,即便高級將領亦是如此。而洪秀全的宮殿裡卻有1600多名服務人員,早在戰爭初期,他就有情婦三十餘人,稱帝后,這個數字更為龐大。僅僅是為了樹立權威,洪秀全經常毫無緣由地對女服務員大開殺戒,甚至割乳房、挖眼睛,用特製的皮鞭活活抽打致死。

洪秀全深居宮禁,極少朝見大臣,甚至政府總理都要向他匯報工作,都非常困難,以至出現了根本沒有洪秀全這個人的傳說。清軍將領就曾向皇帝匯報說:

臣……每見城中逃出難民,必詳加訪問,咸稱:洪秀全實無其人……現在刻一木偶,飾以衣冠,秘置偽天王府內。

洪秀全所居住的宮殿,方圓十公里之大,城牆高十米有餘,珠光寶氣,俊麗無比。宮殿內有大面積的人工湖、園林和眾多彫琢精巧的房屋,房屋內以質量上乘的黃色綢緞遮幔,猶如夢幻一般。這座洪秀全的夢幻之城,卻是服務人員的地獄。每個人的生死命運都隨著洪秀全一人的心情而發生不測。

在洪秀全宮殿的門口,貼著這樣的一幅對聯:

眾諸侯,自東自西自南自北
予一人,乃聖乃神乃文乃武

就是說,你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而唯有我一個人,是集天地文武於一身的神明。這種想法,的確是洪秀全自大狂發作的真實透露。不僅洪秀全這樣認為,他的親密戰友們無一競相奢華,揮霍國家資財不遺餘力。真是末日前的狂歡亂舞。

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洪秀全賣官的行徑。

中國古代貴族頭銜,以王、侯、伯、子、男為序。其中王爵最為尊貴,只有極少數的立下不世功勳的將領或者為國家服務終身的資深大臣才能獲此殊榮。洪秀全視若兒戲,在統治後期濫封王爵,竟使王者遍天下。

最初的時候,太平天國有五個王爺,均以戰功取得。而僅十年後,在洪秀全可恥地死去那一年,太平天國被封為王的高級官員,竟達2700多人。任何人只要送上薄禮,甚至阿諛奉承,即可獲得一個王爵,開中國賣官鬻爵之奇觀。

而這樣一個揮霍國家資產、濫殺無辜、性情暴虐的魔王,洪秀全卻在中國的歷史教科書中被奉為偉大的英雄,中國政府不遺餘力地組織學者教授,為其做肉麻的吹捧,以鼓吹「造反有理」,為共產黨推翻國民黨合法政府而製造哲學依據。

歷史的輪迴令人慨歎。在取得政權後僅僅五十年間,中國共產黨也感受到了太平天國的噩夢。腐敗猶如雙面刃,在給共產主義權貴提供奢華享樂的同時,也給他們帶來夜夜難眠的膽戰心驚。試問那些認為江山永固、基本路線要管一百年的共產黨人,太平天國不是也曾如日中天、自以為萬代千秋麼?

那貧困地區的城市,最豪華的大樓不是政府大樓嗎?在億萬農民依然以最原始的方式耕種土地的時候,不遠處的政府官員在空調下悠閒地喝茶談天。在失學兒童睜開絕望的雙眼的時候,政府大樓外邊的停車場上卻是一排錚亮的豪華轎車;在社會公德敗壞的風氣下,中共以納稅人的血汗養活的所謂中央歌舞團,不是供首長們發洩淫慾的情婦宿舍麼?

前事不遠,後者可追。而無論是當權者的腐敗墮落,還是一代代腐敗者被推翻的輪迴,受苦的卻是我無辜的百姓,中共何貪?百姓何罪?哪一代腐敗者的下場不是身首異處,像野狗一樣悲慘地死去?利劍當頭啊,莫得意!邢汶詩云:

堆金砌玉帝王家,曾有英豪競驕奢
慾將九鼎換天地,村夫一怒待如何?
億兆黎民吞聲哭,十萬英魂改山河
石頭城外荒蕪處,至今猶聽太平歌

(歡迎交流指正 beijingxingwen@yahoo.com.cn)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紀元專欄】如何提高教課成效?老師需知三件事
【紀元專欄】加拿大撒大錢 釀大錯
胡平:中共對法輪功的污衊走入窮途末路
章天亮:我們如何祈禱 從川普全國禱告日說起
最熱視頻
【紐約調查】護理中心拉客 女老闆被起訴
【重播】川普簽署美國第一醫保計劃 3大要點
【珍言真語】郭卓堅:中共越界綁架12名港人
【珍言真語】楊健興:港警改例 扼殺網媒阻真相
【新聞看點】遭美重擊北京狂擾台海 美軍重返台?
【時事縱橫】中共「腦殘及懲罰」外交 美歐抵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