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穎:民工之死﹝第四章﹞

曾穎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30日訊】編者注: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1995年12月8日,四川省德陽市被評為“優質工程”的中華樓剛剛竣工,就由于偷工減料而徹底垮塌,造成14名民工喪生。這部小說在大陸形形色色“風花雪月”和“鴛鴦蝴蝶”派作品風潮中被拒絕發表和出版,但在本報編輯看來卻是近幾年來反映中國底層民眾困苦為數不多的佳作之一。作者用深沉的筆調,揭示了中國大陸農民工所遭受的種種不公。我們希望,這部作品能夠引起讀者對中國農民工權益和處境的關注與思考。原文沒有題目和章節,現題目為編者所加。

**********************
**********************

第四章

  不知是因為雨,還是因為毛子的歌聲,或者詩人的出走,我病了,渾身燙得像要融化了一般,螞蟥一般貼在床舖上。耿二爺摸摸我的頭說:今天就別去了。

  毛子拿來壁虎酒瓶,悄聲說:來!強哥,我給你搽搽。

  瓶裡密密麻麻擠滿大大小小的壁虎,各自保持著臨死前慘烈的表情。看著那綠色的液體,我的頭皮一陣發麻,喉頭一陣發緊,趕緊推辭說:不,不了,我睡一會兒就好!

  毛子對自己的醫術很自信,他曾用石灰水止住過陳二嫂的胃痛。還用鞭炮裡的火藥治好過耿二爺的毒瘡。在毛子看來,我對他的拒絕大致可以理解為兩種原因:一是太過於見外,不把他當自己人;另一種原因,便是我們這些城裡人自以為命生得金貴,信不過他的手藝,進而信不過他這位鄉下人。這兩點都足以令毛子感到委屈的,以我倆的交情,這疙瘩在午飯之前是解不開的。

  看著毛子提著鋼釬遠去的背影,我心裏也忍不住難過起來。為毛子,也為自己。因為這時刻我需要的不是藥,儘管我不願承認,但我不得不承認,詩人的離去,才是我真正的病源。猶如兩隻菜青蟲,經過千波萬折終於結成繭,一只已吸破繭殼,撲動著美麗的翅膀高高地飛了,而另一只卻徒然望著厚厚的繭壁和自己醜陋的蛹體,任由夥伴離去時拍動翅膀的聲音鋸齒到撕裂著自己,那種痛苦焦灼與無能為力,是一切言語都不能形容的。陳二狗和毛子們是沒有這種焦灼感的,他們與我,是同一屋簷下的兩種種群,不能長出翅膀也壓根沒想過自己會長出翅膀,若想過,那可能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們不會把理想之類語言隨便掛在嘴邊,對他們而言,飛上天之類狂想比飛上天這件事本身還更遙遠。他們的願望都很實在,且具有很強的操作性,譬如:陳二狗最大的願望是在工棚裡躲過計劃生育檢查,讓一個和他一樣長著蒜頭鼻子招風耳,永遠都長不胖的小子出世。而毛子,則很想攢幾個錢買台木工機器或磨面機,回家鄉當個老實本分的手藝人,用汗水為爹媽壘一間大瓦房和一個能幹兒媳婦,以及由此而來的安詳幸福生活……

  林強,你要甚麼呢?

  整個上午,我不只一次揪著頭髮問自己。

  在工棚裡的人們看來,我想要的和能得到的都很多,但我究竟要甚麼呢?我又能得到甚麼呢?

  有時,我甚至羨慕陳二狗和毛子,起碼,他們知道自己要甚麼。

  陽光從油氈的破洞中擠進來,一道道光柱,將朋裡寂寞的空氣切割得肢離破碎。遠處,攪拌機和振動棒的聲音像一條靈性的蛇,一直鑽進腦袋裡,在脆弱的地方拚命抽搐。

  昨夜的雨水,在陽光的作用下自在地蒸發著,昇華著。氤氳的水蒸氣在屋頂和泥湯樣的地面之間徘徊著,最終在油氈上聚成了水珠,水珠由小變大,循著傾斜的棚,一路呼朋喚友,不斷與同類會師、聚合,最後靈光畢現地躍入空氣中……

  我覺得自己像一只正在籠屜裡接受考驗的饅頭一般,我想,就短期目標而言,當務之急我該出去走走。事實上,從那一刻起,我便已經進入了一個夢,但我知道這一切僅是個夢時,已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了。

(未完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對街頭賣藝的人總有一種同命感,儘管我手中握的是筆,而他們手中操持的是二胡、吉他或提琴,但這些作爲謀生工具原本就沒有什麽區別。所不同的是,他們的音樂能在天橋或街頭的任意一個空壩很直接地換成晚餐錢,而我的文字,還得貼郵票經郵局再轉手到報社,而後經編輯審處之後,如果有幸“及格”,才能變成一紙彙單輾轉到我手上。從方便省事的角度來看,我有時更羡慕他們。
  • 許多電視臺的獲獎好新聞都是評選之前臨時突擊出來的,這事兒我是老手。依我的經驗來看,要得獎其實太容易了,只須領會當前國際國內形勢,再用具體的事對那些太過於理念化的詞兒進行詮釋,譬如,“國際和平年”就搞一群小朋友到河邊,每人放一條小紙船下河,新聞名目大可以取成“千名小學生來世界祈禱和平”。如果換成“老年人”,則找個百歲老人拍拍他的生活起居以及鄉政府對他的關心和照顧。這些“新聞”既好擺佈又省心,通常一天之內可以搞一條,圖像如果拍得考究一點,文字稿寫得煽情一點,後期製作細緻一點,大可以獲得一個獎項的。我就是憑著這樣一些耍小聰明的“新聞”獲得了許多獎。我可以說是吃這類“新聞獎”甜頭較多的人,但在領證書和獎金時,我並不快樂,因爲我知道,這離我所理解的新聞相差太遙遠。
  • 快過年的時候,民工張三覺得自己該結婚了。結婚本來不是什麽特別的事,他所在的這座大城市,每天都會有上百對的新人在各式各樣的花車簇擁之下走入洞房,那些新娘子身上漂亮的白褂褂讓張三的女朋友羡慕得舌頭都長了幾寸。看著女朋友那副饞相,張三打心眼裏覺得難過。
  • 對於農民唐定山來說,今年的秋天是令他仇恨的,在初秋水稻剛灌漿需要水的時候,老天爺接連幾十天不下雨。而中秋時節,總算要收割一點點被旱魔折磨得半殘廢的稻子時,老天爺卻接接連連下起了雨。眼見著稻子在田裏發芽,他的心裏很痛。
  • 鐵路、公路等交通運輸部門都在謀劃著開漲價聽證會的時候,民工廖大成知道,年關要來了,他必須在欠他工錢已經六個月的包工頭面前做點什麽。
  • 認識水源,是我剛從山溝裏出來,到一家內部報刊打工的事。因爲我是招聘人員,住宿問題很不好解決,但文學青年我對記者編輯之類工作又有飛蛾對火一般的熱情,於是再大的麻煩我也敢面對,那段日子我先後搬了十幾回家,小城的東西南北門,凡是認識的人無一沒面對過我半是尷尬半是無奈的臉,領教我半是哭腔半是自嘲的話語:“給您添麻煩了……。”在短短半年時間裏,我幾乎說盡了一生的好話。最終,我在離城不遠的一座大佛寺裏落下腳來。大佛寺的住持是一個比較懂俗事的人,估計我這個小報編輯在修復廟宇工作中可以充當一匹磚的作用,爲了長期住上這間月租三十元的便宜房,我冒風險瞞著主編發表了無數的大佛寺的文章和照片。
  • 李小毛是我的好朋友,他是我所在的這座城市裏銷量最大的一家日報發稿量最大的記者,這家報紙上登得最多的雞和鴨子相戀耗子企圖強姦貓之類的社會新聞十有八九都出自他的手筆。他也因此成爲我們這群、朋友中收入第二高的人,僅次於一個在國企當總經理助理的一位美眉幾個百分點。
  • 渴望下雨是因爲天氣實在太熱,悶熱的空氣像一團滾燙的棉花,沈沈地堵在他們臉上,使他們身上除了汗腺之外的所有零件都變得運轉不暢。只有清涼而冰冷的雨能讓他們在這個沈悶而痛苦的夏天裏體會到一點點難得的清爽和幸福,有時他們甚至認爲這是老天可憐他們,給他們送洗澡水來,因而,如果你看見下雨時民工們在雨中一面往身上抹肥皂一面唱歌的鏡頭千萬別奇怪。儘管淋在他們身上的有可能是酸度和灰塵含量超標的髒水,但他們飽經生活磨勵的皮膚似乎已經百毒不侵了,畢竟,酸雨還不算他們在生活中遭遇到的最恐怖的東西。
  • 2002年7月4日,山東壽光市公安局破獲一起特大的嬰兒販賣案件,11名來自四川的人販子被抓獲,他們手中的貨——11個剛出生的2—4個月的嬰兒被擋獲。由於天氣太熱,這些剛來到人世的小生命在被解救的時候有的患了皮炎,有的患了臍炎,一個個都奄奄一息。
  • 廖大爺是我的一位長輩,她的妻子是我母親的同事,三年前去世了,彌留的時候,她拉著我母親的手再三叮囑,一定要幫老廖找個新的好老伴,而且一定要勸他甚至逼他答應。說完這話之後,廖大娘就去了,眼角上挂著濁濁的一滴淚。這滴淚很重,使我母親三年沒有緩過氣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