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政權在美國:滲透華人社區

--出於國内政治需要 中共2000年至今再大規模向海外大量输出力量、统战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5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張文、李強綜合報導)一名紐約僑領今年三月底被警方發現涉嫌一起特大跨國販毒活動。消息引發華人社區震動。去年洛杉磯陳文英間諜案、紐約梁冠軍打人案、加上此次華人販毒案等,使中共經營多年的海外紅色勢力連續受到打擊。

一系列事件的發生,也給美國華人社區帶來巨大衝擊。海外中國人,普遍不再對這些事件孤立的看待,而是把目光轉向中共勢力在海外的滲透。許多來自中國的華人表示,他們來美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投奔自由,但是在美國,好象中共的影子無處不在。一些所謂的僑領被中共利用建立地方紅色勢力,滲透在美國社會的方方面面。

中共一直對海外滲透相當重視,這也是中共大使館的重要任務之一。2003年12月,溫家寶訪問美國紐約期間,紐約替中共領事館出面攪事華人僑領梁冠軍跟隨在溫身邊。中共高層官員出外訪問,都會聯絡和接見在當地扶植的紅色僑領,甚至黑道人物。當地中共使館還會安排這類黑道人物擔任保安。

當年鄧小平出訪美國,後來中共高層官員在香港透露,紐約當地黑道人物對保衛鄧小平安全“立了大功”。胡錦濤2001年訪問歐洲,在歐洲各地都接見當地僑領。胡在西班牙的訪問期間,當地僑社,包括一些黑道人物也在胡身邊負責保安。

紅色勢力在美國顯山露水

紐約閩籍僑團的“體面人物”鄭姓僑領涉嫌參與販毒活動被警方拘捕。該案由美加等多國執法部門聯合偵破,拘捕全美各地一百五十人。據悉,鄭僑領與中共關係密切,每次返回中國均得到禮遇,地位超然。去年12月,中國領導人訪美時他“有幸”出席盛會,排列於前排重要位置,與國家領導人握手拍照留念。


唐人街的海外華人。(大紀元圖片庫圖片)
唐人街的海外華人。(大紀元圖片庫圖片)


美國加利福尼亞舊金山的唐人街。(大紀元圖片庫圖片)
美國加利福尼亞舊金山的唐人街。(大紀元圖片庫圖片)

活躍于洛杉磯華人圈的陳文英去年四月被FBI查出是中共特務。陳因涉嫌長期從美國聯邦調查局前洛杉磯分局幹員詹姆士.史密斯手中竊取機密文件,並提供給中國,被美國司法部門逮捕。陳文英在江澤民2002年訪問美國期間,出面接待將澤民,江稱陳文英是“我在美國唯一的好朋友”。陳文英雙面間諜身份曝光,一直努力在國際社會擡高自己形象的中共臉面大失。中共對此惱火自不必說。

此次販毒事件曝光,使中共經營多年的海外紅色勢力再度受到衝擊。

另一方面,一些涉及暴力的惡性案件在美國各地華人社區連續發生。芝加哥华人黑社会流氓郑继明、翁育军在领事馆门前,殴打法轮功请愿者,后被捕在刑事法庭认罪,被判监管。黑社会流氓雷国鸣在领事馆门前对法轮功请愿者做暴力下流动作,后因心脏病暴毙。經查實,郑继明、翁育军二人當初是通過 “政治避難”的藉口從中國移民美國的。

去年六月,紐約華人圈中替中共出面的頭面人物梁冠軍等,因暴力圍毆一法輪功學員而被控告調查,事件被國際媒體廣泛報道。事發第二天﹐中領館發表聲明﹐大加贊揚圍毆案﹐支援這種暴力輩出行為。當地華人指,在事實面前,中領館此等做法使華人社區蒙羞。

暴力毆打、死亡恐嚇、監聽、利誘

上述幾大事件的曝光,有幸得益於海外媒體的廣泛報道。事實上,在全美國各地的華人社區,一些影響範圍不大、但性質同樣惡劣的紅色滲透事件也經常發生,只是由於海外中文媒體也被中共滲透得厲害,許多事件沒有被大範圍曝光。但是,由於類似事件在各地反復發生,人們也慢慢參透中共那套恐怖、暴力、利誘、分解華人、製造仇恨的做法,這些也引起美國高層關注。

去年7月﹐美國國會就紐約中國城暴力圍毆案件在國會舉行聽證會。法輪功發言人張爾平說﹐中國政府在全美騷擾和仇恨犯罪有幾種方式﹕死亡恐嚇、縱火、毀壞個人財物、暴力毆打、被監視、威脅、恐嚇、株連、竊聽電話、入室搜查、撬輪胎等等。中國領事館甚至對美國市﹑州及聯邦各級政府官員進行騷擾﹐對正常商務活動進行干涉等等,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活動都是有預謀、有系統的在進行。張爾平表示﹐他個人就曾經受到兩起對其個人生命威脅的案例。

華盛頓時報2002年10月23日報道,在美國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駐美人員跟蹤監視。中共特工諜利用高科技監聽設備.偷錄法輪功學員私宅的對話,並將這些談話內容回錄在被偷錄著的答話機中,進行恐嚇。馬利蘭州德國鎮的法輪功學員王濤說:“通常當你監聽別人時,你不希望讓對方知道,但是這次他們將偷聽的對話,放給對方聽。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想要恐嚇。”

紅色勢力滲透全美各大學、研究所的學生會、中國學生聯誼會等。事實上,海外的僑聯、留學生團體都不同程度的得到中領、使館的資助,部分留學生在出國前就已經被問話和要脅,成爲國安系統的人。一不願透露姓名的學生表示:“其實國安系統在海外的勢力很大,駐外人員、外勞、海外投資企業人員、留學生、訪問學者都會被選擇性問話的,你不一定要願意,但不願意的話,會有些小麻煩。” “每次中國領導人出訪的歡迎活動,大多是在海外國安的安排下進行的。去年胡錦濤訪美,有學校學生會組織學生去迎接,補貼30塊美金一天。陳水扁訪美,也有美國的一些學校學生機構組織學生去搗亂,補貼25塊美金一天。”

個別的學生會頭面人物替中共打擊異己。前一陣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的中國學生會選舉中,中領館操控選舉的內幕曝光,事件中跳出來的黎明等人,其威脅利用的手段儼然師承中共。詳見http://www.dajiyuan.com/b5/4/4/2/n498622.htm

紅色勢力打壓獨立敢言媒體的事件時有發生,北美新唐人記者採訪活動多次被騷擾。今年2月16日,美國費城《問詢報》披露天普大學親共教授程君複驅趕新唐人電視臺記者孫麗傑事件。後來費城市政府負責人向孫表示道歉,費城市長也表示支援記者的自由報導權力。

今年1月30日晚,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費城市商業部、費城中國貿易中心在賓西法尼亞大學禮堂舉辦中國新年晚會,再次發生「新唐人」記者因信仰法輪功而被趕走的事件。從媒體報導中人們並不驚奇的發現中國駐紐約副總領事黃惠康出席了該次活動。

天普大學數學教授程君復(左)阻撓新唐人記者(右)採訪(大紀元資料室)

也是今年1月,華盛頓地區「華府華語電視臺」(隸屬于擁有500萬觀衆的MHz Networks)發生節目被蓄意「調包」事件。該台原定播出的新唐人新年晚會節目,被「調包」成中央電視臺的春節聯歡晚會。調包人李兵事後聲稱,他只是個打工的,老闆怎麽說他就怎麽幹。但是李兵的老闆表示並未下令更換節目。40余歲的李兵,據他自稱是原中國江蘇省電視臺工作人員,目前就職于“華府華語電視”,負責社區新聞的攝製剪輯等。有知情人表示,如果李兵所說的“按照老闆的意願做事”,這個老闆是另有所指。

1月25日,華府中國城新年慶祝遊行,李兵被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截住,詢問他爲何擅自將新唐人節目換成中央電視臺節目。李兵聲稱,他只是個打工的,老闆怎麽說他就怎麽幹。但李兵老闆劉先生出示一張他當日的工作安排紀錄,其中詳細注明如何安排新唐人新年晚會的播出説明,內容符合新唐人和該台事先擬定的播出計劃。(大紀元資料圖片)

其實不止新唐人一家,北美一些獨立海外華文媒體,也發生多宗中共特務有意恐嚇、騷擾事件。去年底,芝加哥一家華文報紙的真實報導,惹惱中共,遭到報復,送報車被損壞、報紙被偷、報館被潑糞等惡性事件。

紅道滲透聯手黃、黑、白道

中共統治五十年之久,世界上很少有哪個國家,能夠在法庭上有充分證據指證中共特務,原因之一是中共極少派出他們自己的人在海外執行任務,既便是有,也只是單一任務,完成即返回,這已經成爲中共特務機構定律。

北京最普遍的做法是:扶植和利用一些所謂的僑領,建立地方勢力,進而滲透華人社區,爲統戰服務。這從陳文英身份敗露、梁冠軍等人地痞流氓的表演、鄭僑領販毒案等可見一斑。

有人調侃說,中共在海外的“紅道”(紅色政權)滲透,靠的是聯手“白道”(運毒販毒)、“黃道”(色情)和“黑道”等邪惡力量,讓低檔次的、甚至下三流的人物來擔任“出名”的“公衆人物”,到處製造和挑起矛盾及衝突,而這不幸已經演化爲猖獗的海外黑社會犯罪。這也是近期頻繁出現“紅人”觸犯美國法律的原因之一。從另一方面講,也損害了中國在國際上的大國形象。

中共也利誘威脅那些移居海外的普通中國人承負“特殊使命”,這包括留學生和商人、觀光客等等。華盛頓時報去年8月5日的報導引述美國聯邦調查局官員的話說:「(中國)學生來這裏,他們找工作,他們成立公司」。 該報還說,FBI相信,中國在美國有超過三千個「幌子」公司,這些公司的真正目地是指導間諜活動。每年數以千計來美的中國大陸觀光客、留學生和商人之中,有許多也負有政府的情報任務。

這些人混雜于普通海外華人中,到西方各國華人社區、商會、大學培植紅色勢力。他們不同于間諜小說電影中宣傳的具有愛國和英雄情調。相對於西方科技、政治、經濟等資訊,他們更關心的是配合北京當局操控海外華人的意識形態,更專注於對自己身邊的同胞思想和隱私的刺探。

泛紅力量兩次出口高潮

北京當局近年來曾有兩次向海外大量輸出泛紅力量,實行海外統戰。一次起於1990年,一次是從2000年至今。

89年六四事件後,西方各國對中國經濟制裁,許多大陸民運人士流向海外,活動頻繁,海外中文媒體對中共暴力提出批評。中共于90年起向海外派出了大量特工。適逢各西方民主國家出於人道而放寬移民尺度接納大陸華人政治避難,大量中共特務借此以民運人士身份打入各種海外民運團體。海外剛剛興起的中國民主運動在這股紅色暗流的稀釋、腐蝕和誤導下在短短幾年內變成一盤散沙,聲譽大損。

海外民運活動家清水君對中共搞臭海外民運的策略有深入的研究,清水君2003年秋在中國連雲港被中共國安密捕。清水君指,中共的目標就是:掌控民主人士動態,誤導民主運動的發展,敗壞民主人士的聲譽,爭奪民主運動的資源,斷送國內人士的希望。北京當局指令給中共特務搞臭民運的工作方針是:偷梁換柱、渾水摸魚,投其所好、一石三鳥(見附錄)。清水君承認“中共獨裁政權的這個目地是達到了,目前海外民運的確是被他們搞臭了,無法凝聚人氣民意,自然就無法和他們抗爭。”

事實上,類似手法也被用來對付法輪功,只是並不見效。

從2000年至今,是近年來大批紅人滲透海外的第二次高潮,客觀上伴隨著中共迫害法輪功運動的政治需求。

將法輪功邊緣化

2000年伊始,隨著打壓法輪功的力度升級,中共的海外特工人員接到指示,暫停日常的很多目標,轉而對付法輪功。

北京有專門的策略對付海外的法輪功:大量輸出特務,內外夾擊。據悉,中共在北美的特務總部在芝加哥。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共前情報官員說:“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間諜戰本是屬於國家安全範疇之內的事情,老百姓大多不願評論這些事情。但近年來,因法輪功這塊骨頭啃不下來,中共動用王牌的特務系統對付法輪功,在各國華人圈中散佈法輪功的謠言,用利益引誘和恐嚇,挑動華人仇恨孤立法輪功,將法輪功邊緣化。”

一些中共特務滲透到法輪功內部,收集情報、挑撥內亂;這種特務比較高級,都曾練過幾天法輪功,背誦過法輪功的法理。上文提到的搞臭海外民運的全套手法,也都在法輪功內部應用,但不見效果。這些特務,他們的結果,要麽由於在言行、道德方面同法輪功修煉者相差甚遠而暴露;要麽由於良心發現而主動承認自己的身份;更有些人由於又能重新體會法輪功,從此洗手不幹。

另一種人在法輪功外部活動,直接宣傳中共謊言,散佈仇恨。此類行爲同西方民主社會人們的觀念格格不入、甚至會觸犯法律。此類人有兩種情況:少數積極分子如洛杉磯陳文英、紐約梁冠軍,芝加哥鄭繼明、翁育軍等。另外有一批被動跟隨者,如海外各大學、研究所的中國學者學生聯誼會個別負責人、華人社團負責人等。

中共國安部也經常利用秘密力量,頻繁綁架海外回國的法輪功學員,脅迫他們當特務。美國科羅拉多州洛基山新聞報(Rocky Mountain News)今年4月29日刊登一篇標題為“中國之行變成一場噩夢”的文章,披露美國公民李涓(Leejun-Ivie)今年初回中國探親時遭到綁架、脅迫當特務的經過。後李涓在美國大使館的幹預和律師努力下,得以安全回到美國。

美籍華人、居住在紐約州的李涓,今年初回國探親,遭國安特務綁架,逼迫她當國安特務。大紀元圖片庫。

追查國際最近的一份調查報告指出:中國駐外大使館、領事館是在海外迫害法輪功的幕後總指揮,也是迫害在海外的軍機重地。中國外交的工作重點中有一條是打壓海外法輪功。中國外交官的日常工作包括: 大量發送詆毀法輪功言論的宣傳冊給各國的各級政府、政府官員、媒體和非政府組織;用貿易利益或外交壓力阻止當地政府對法輪功的公開支援和褒獎;阻礙法輪功學員在當地開展活動;拒絕給海外法輪功學員的護照延期;壓制支援法輪功的媒體報道;逃避聯合國人權會議上的譴責和制裁;影響各國懲治迫害元兇的法律訴訟等;用政治手段影響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決定,影響國際上對包括法輪功問題在內的中國人權狀況的關注。

2003年6月,美國國會人權委員會舉辦了關於“中國向美國官員施壓以及騷擾修煉和支援法輪功的美國公民”的聽證會。一些城市的市長和市議員作證揭露了中國官員脅迫他們放棄支援法輪功。加州桑迪市市長蘭迪-韋伯爾(Randy Voepel)證詞中說,2000年12月27日,他收到了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一份措辭強硬、極有恐嚇口吻的來信,要求他不要允許法輪功的註冊等。

2003年10月16日,美國國會議員提出304號決議案。決議案認爲中國政府應該停止利用外交使節在美國散佈歪曲法輪功本質的謊言。中共在美國本土的滲透和散佈不符合外交官員身份的言論,受到美國國會的關注。

海外華人遭牽連 恐懼不安

特務都怕暴光。陳文英、鄭僑領的案子,在海外親共華人圈中造成震動和恐慌,人人自危。除了陳文英、梁冠軍等在海外有一定勢力的頭頭外,絕大多數特務都是普通人。很多人已經在海外事業有成,有房有車,在海外華人和西人社交圈裏多年來積累了不少人際關係。許多人擔心如果他們的身份被曝光,其後果是輕則在自己的關係圈中被人疏遠,重則身陷囹圄,身敗名裂,在海外難再有立足之地。

而美國各地的普通華人也普遍感到恐懼不安,認爲華人圈中人員複雜,不安定因素大增,互相之間缺乏誠信。從心理上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本來就比較保守的普通僑民,更加謹慎的生活,希望不觸動紅色底線,引來麻煩。

美國的一個教授寫過一篇文章,很生動的描繪了普通海外中國人的無奈心理。出了國,也無法擺脫“組織上關懷的眼睛”。教授要求他的學生們寫篇分析經濟局勢的文章,準備投稿到一個報紙的言論版。他的一個胡姓中國留學生找出各種藉口推脫。教授知道這個學生天資聰明,作文引經據典,邏輯資料都在行。後來經過反復盤問,胡學生才道出內情。他說,私下談什麽都行,就是不能公開發表。何清漣的例子擺在那裏,我還要回國發展呢。教授驚訝不已。他或許不能想象這位學生所承受的身心壓力。

文章題目叫《東方一課》( A Lesson from the East),刊登在2001年8月28日的美國華盛頓郵報A15版上,作者 David H. Feldman是美國College of William & Mary的經濟學教授。

附錄:海外特務瓦解民運典型手法

所謂偷梁換柱,就是派人打入團體內部或在目標團體內部尋找代理人、伺機篡奪領導權。 被派遣人或者代理人須有金字招牌做掩護,有護身符一樣的經歷(可能是衆所周知的新聞事件,可能是一般人不會懷疑的某種被迫害遭遇),起到迷惑一般群衆的目地,利於特務工作。即使特務被揭發出來,由於大家的恐懼心理,自然對其他有類似經歷的同仁産生無端懷疑和隔離,也仍然可以達到破壞的目地。結果,真正被迫害的同仁們被孤立,而中共的人卻掌握了該團體的資源和領導權。

所謂投其所好:是指中共特務在活動時,有時出錢、有時出力、有時出技術,幫目標團體解決一些困難,以取得目標團體人士(特別是重要骨幹)的信任和私人友誼,然後,就可參加團體重要活動,伺機篡奪領導權;也可影響團體內人士的決策,並在其信任與保護下,掌握聯繫網路,繼續伺機搞破壞。

所謂渾水摸魚:簡言之就是有矛盾要深化矛盾,沒有矛盾要製造矛盾,借目標團體打擊目標團體,對團體內人士拉一個打一個,用多種面孔出現,如果能夠指鹿爲馬最好,否則就得虛晃數槍,讓人墮入雲裏霧裏。

所謂一石三鳥:假設某個組織的某負責人是中共特務所派遣、或者已經被中共收買或脅迫成爲代理人,他的言行都具有極大破壞力,特別是當他以組織的面孔出現時,情形更爲不可收拾。首先,身爲負責人時,表現得越惡劣,就越能損害團體內人士的形像,誤導人以爲該團體裏面沒好人,從而斷了團體的支援力量;其次,負責人因爲表現惡劣而被揭發時,就容易激起同仁們的驚弓之鳥心理效應:連他都是特務啦,還有誰可以信得過?進一步加劇猜疑和分裂危機,導致對抗和冷漠情緒。最後,負責人爲了更深的迷惑同仁,可能會不斷對人施以小恩小惠,取得信任之後就可以誤導同仁,造成更加持久而巨大的危害。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紅色政權在美國:媒體滲透
【特稿】越親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
【紀元特稿視頻版】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
【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微軟買TikTok 扎克伯格轉彎
【新聞第一現場】發源地疫情再起 武漢再爆確診
【重播】川普總統簽署「美國大戶外法案」
【十字路口】微軟買抖音?納瓦羅暗指不適合
【拍案驚奇】美欲黃岩島開戰?閆麗夢再揭內幕
【有冇搞錯】李克強受辱 習近平的北戴河危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