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穎: 廖大爺相親

─民事記事

曾穎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5月4日訊】廖大爺是我的一位長輩,她的妻子是我母親的同事,三年前去世了,彌留的時候,她拉著我母親的手再三叮囑,一定要幫老廖找個新的好老伴,而且一定要勸他甚至逼他答應。說完這話之後,廖大娘就去了,眼角上挂著濁濁的一滴淚。這滴淚很重,使我母親三年沒有緩過氣來。

在廖大娘死的這三年裏,母親和左右鄰居沒少爲廖大爺操心,但廖大爺很執拗地堅持掃大家的興,理由很簡單:老伴屍骨未寒,不忍。

大家看著他傷感的表情,也不再堅持,只是偶爾想問問廖大爺究竟什麽時候廖大娘的屍體才會在他心中冷下去,但話到嘴邊卻又忍了回去。

三年時間緩慢但很堅定地過去了。這天,廖大爺來到母親的小飯館,臉上帶著很靦腆很害羞而且明顯感覺得出是不常喝酒但卻猛喝了幾口酒的紅光。他和母親上不沾天下不沾地地聊了一通今年暴熱的天氣以及中東和海灣等大好和不好的國際國內形勢之後,見母親還在忙自己的活兒,就坐不住了,起身告辭,出門時,又心有不甘,鼓了半天勇氣之後,才說:他嬸,你們以往說的那事……

他沒說下句,但母親腦袋裏的小鈴當一下子就脆響了一聲。廖大爺的眼神有點像把屎拉在褲子裏的小孩很緊張很擔憂的樣子。母親不再往下問,她知道該怎麽做了,這天是廖大娘去世的三周年祭辰,1095個孤身獨處的黑夜使廖大爺變得很憔悴,沒有老伴的黑夜,黑啊!

整個街道開始總動員。不動不知道,一動嚇一跳,從四面八方傳來的訊息表明,在本街道的數千口人中,符合廖大爺條件的竟然有不下十個老太太和准老太太。

經以母親爲首的評委會一致裁定,三個候選人最終成爲廖大爺的相親物件。他們決定確定一個好日子給廖大爺來一場黃昏選親秀。

廖大爺的兒子和媳婦很支援這項活動,獨家贊助200元茶錢,讓老人分頭去三家茶樓與三位老太太見面。兒子臨出門時還和老爺開玩笑說:想不到我爹60多歲了還成了極品男人了,真讓人羡慕。

看著兒子和媳婦歡快的表情,廖大爺含在口裏隨時準備吐出的“還是不見面的好”這句話最終吞進肚裏,他覺得兒子出生30多年來,除了出生那天,就數今天最逗人愛。

第一個見面的是歲數最年輕條件最好的易阿姨,易阿姨40歲左右,下崗待業在家,平常同住一條街,雖不算太熟,但也還打過照面,也不算太陌生。他們在茶樓裏坐下,易阿姨開門見山問了廖大爺退休工資多少,兒子工作狀況怎樣,然後提出自己的條件,她說她的女兒正在讀大學,我就是因爲老公供不起她讀書才想改嫁的,對方人怎麽樣無所謂,只要每個月給孩子出400元生活費,一學期負擔2500元學費就成,這事你琢磨琢磨,給我回個話,同意我趕明兒就搬過來。

易阿姨說話乾脆簡潔,沒等茶冷便結束了會見,廖大爺覺得她忘了說點別的什麽,譬如她們之間的感情什麽的,但人已走得很遠了。

接下來是和稍大一點的吳嬸見面,吳嬸更是快人快語,說:我想再婚主要是爲了想讓兒子能結婚,兒子現在沒工作,大齡了,好不容易找個打工妹,打工妹覺得城裏啥都好,就是吳嬸家的房子不好,又窄還矮而且通光不好。如果廖大爺願意搬進她家,把房子騰出來做新房,他們的親事明天就可以辦。

廖大爺還沒回過神,吳嬸就走了,這回倒是把茶錢也給省了。

接下來是見曾婆婆,曾婆婆比前兩位年紀都稍長,人也算老實,開門見山不打彎說:我的兒女都長大成人了,沒什麽拖累,就是我這身子骨稍差點,我又沒有醫保,如果你每月能開得了幾百塊錢的藥錢,我就跟你了……

語氣乾脆得像是成交了一筐蘿蔔。

廖大爺姑算了一下,以自己700多元的退休工資顯然不具備討以上三位中任何一位做老伴的條件,於是就做駝鳥睡覺狀,縮頭不再出聲。

直至十幾天後,還陸陸續續有人給廖大爺介紹物件,有的甚至是自報家門來的。但都沒有談成,母親對我講這事的時候,搖頭感慨道:想不到每月有700元錢固定收入這一個條件的誘惑力這麽大。

截止本人發稿之日,廖大爺還在相親中,廖大爺最苦惱的就是,對方極少有人和他談感情的,他甚至還悄悄問過我:這年頭老人再婚是不是都不流行說愛情了?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曾穎:舞蹈家阿霞
曾穎:死囚室最後的一夜
曾穎:盼望停電的女人
曾穎:母親與油燈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許家印跳樓 自導自演還是另有意圖?
【未解之謎】韋伯新發現 挑戰宇宙起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